中信内部遭打压 金石原董事长跳槽淡马锡

2013-09-19 00:49:02

本报记者 陆玲 发自北京

9月17日,淡马锡控股发布消息称,委任吴亦兵博士为其中国区总裁。吴亦兵目前就职于中国中信证券直接投资公司金石投资有限公司,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同时担任中信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裁。

“我这个时候实在不方便评论此事。等过段时间再说好么?”9月18日,吴亦兵电话里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据记者了解,任命从2013年10月1日起生效,吴将携手淡马锡中国区联席总裁谢松辉,加强淡马锡对中国的投资。现任总裁丁玮将于10月1日起出任淡马锡中国区高级咨询董事。

空降淡马锡

“吴总工作换得好快。好像没在中信待多久吧。怎么感觉刚从联想控股出来一样,又去职中信。”一位得知此消息的圈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吴亦兵,今年46岁,出生于湖南长沙。先后获中国科技大学分子生物学学士学位和美国哈佛大学生物化学博士学位,曾担任哈佛大学分子和细胞生物系的博士后研究员,哈佛大学行政管理部从事高技术转让的咨询员。

1996年进入麦肯锡公司,后一直做到麦肯锡全球资深董事、亚太区并购整合业务总经理。2004年,联想集团并购IBM PC业务时,吴亦兵以麦肯锡顾问的身份经历了联想谈判和收购的全过程。2008年,吴“空降”至联想,接手联想控股推出的直接投资业务。后被任命为联想集团母公司联想控股的执行副总裁。

2009年12月1日,吴亦兵空降至中信产业基金任总裁。2011年,吴亦兵又空降至中信证券旗下另一个投资平台—金石投资任董事长。从联想控股到中信产业基金到金石投资再到现在的淡马锡,短短不到4年的时间,完成华丽转身。

淡马锡成立于1974年,是一家设立在新加坡的投资公司,在亚洲和拉丁美洲拥有11家子公司和办事处。截至2013年3月31日,淡马锡拥有总值2150亿新元的投资组合,其中对中国投资占23%。

淡马锡近两年开始加码对中国的投资。淡马锡2013年年报显示:“我们增加了在能源与资源领域的投资,净投资额达40亿新元。” 9月4日消息,途牛旅游网宣布,公司已完成D轮由淡马锡投资、DCM公司等联合投资的约6000万美元融资。

“吴亦兵在金融、能源、消费及科技领域拥有丰富的投资经验和专业知识,将有助于淡马锡对中国的投资。”接近双方机构的人士告诉记者。

中信系内斗

毫无疑问,吴亦兵的去职,对于中信系来说,是个不小的损失。

“吴总是个很有才能的人,中信平台也不错。但吴在中信有种很难施展拳脚的感觉。”接近中信的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最近中信产业基金调整很大,不少人离开。”

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中信产业基金对行业非常了解,寻找项目的能力也很强。相比很多外资PE,中信产业基金更了解中国企业和政府的需求。吴亦兵办公室里满桌子的水晶牌便是对这位中国PE界元老级人物业绩的最好肯定。

2011年,从联想“空降”至中信,彼时吴亦兵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承:打造像黑石、KKR一样世界级的私募股权基金管理公司,才是吸引他加盟中信产业基金的最大动力。

据了解,2011年下半年,中信产业基金开始着手打造完整的一二级市场投资平台,为此引入华商基金原投资总监庄涛、原嘉实主题明星基金经理邹唯等著名的二级市场投资人才加盟。彼时,“中信产业基金专门成立一个股票投资部门,意欲组建一个20人左右的投研团队,负责产业基金嫁接二级市场”。

受到监管政策的影响,中信产业基金计划发行投资二级市场的基金进展不顺利。今年4月,随着昔日聘请的明星基金经理邹唯又因“种种复杂原因”回流到嘉实基金,宣告中信产业基金二级市场投资业务胎死腹中。

2011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及未来时,吴亦兵坦言,“战战兢兢。”说自己最担忧的不是环境,而是“害怕被投企业出事,不只是在回报方面。目前,中国经济状况整体向上,PE行业还有良好的声誉,但如果经济周期变化,那么情况可能完全不同”。

自去年以来,宏观经济持续低迷,资本市场估值回归,募资难度与日俱增,随着行业跌入“寒冬”。在一次论坛上,金石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吴亦兵抱怨,停止银行发布PE产品的决策初衷可以理解,但是不应当“一刀切”。

吴亦兵负责的另一部分业务—金石投资,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虽然账面风光,其实并没有脱离中信证券投资部的性质。” 

“吴在中信难以施展拳脚,另一个原因或许是整个中信系内部的竞争”。上述圈内人士告诉记者。

资料显示,中信资本成立于2002年,在香港注册,主攻另类投资。中信产业基金成立于2008年6月,是中信证券从事投资业务的专业公司,旗下目前管理着四只基金。金石投资是中信证券经中国证监会批准直接股权投资业务试点后,于2007年10月成立的全资子公司。

“中信资本是中信国际下面的,中信产业基金相对独立。打个比方,金石投资和中信产业基金是兄弟关系,与中信资本是堂兄弟关系。”一位接近金石投资的相关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现在市场上大家能看得见的盈利的业务很聚焦,所以业务存在一些类同。”

对于中信集团内几家PE的关系,中信资本董事长张懿宸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坦承,“90%以上的时间我们是集体对外作战,但也有10%的内部竞争”。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两会专访 春秋航空董事长王煜:民营企业应发挥更积极作用 鼓励出行提振旅游业
招商局集团董事长李建红:加快构建交通物流融合机制
华润集团董事长傅育宁:建议将物业费定价权交由市场
西凤酒百亿之忧:成中信弃子,包销顽疾难解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