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檀:不冻结债务 地方政府就会破产

2013-08-01 01:26:08

本报记者 胡秀 发自广州

7月28日,来自审计署网站的一则31字的公告,使得“地方债”再次成为各方关注的热点。

审计署公告称:“近日,根据国务院要求,审计署将组织全国审计机关对政府性债务进行审计。” 7月30日,时代周报就“地方债”问题专访了复旦大学历史系博士、财经评论员叶檀,在她看来,地方债问题已经严重到有的地方政府已经发不出公务员的薪水,甚至有些地方政府很明显的连高利贷都借不到。

如何控制地方政府性债务继续膨胀?叶檀认为很困难,“因为地方政府现在手头上的项目就要完成,不完成就是一个烂尾工程。所以现在要控制,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暂时冻结债权债务关系。否则,马上会陷入破产的境地。”

时代周报:近年来,地方债务还在不断攀升。在您看来,地方政府性债务膨胀的原因是什么?

叶檀:原因就是地方政府公司化。作为一个公司,它当然会有资产和负债,每一个公司它都希望自己的资产越多越好,所以负债就越来越多。

我国的法律,即预算法不允许地方政府举债,但要规避也很容易,地方政府成立一个国有控股公司、投融资平台就可以了。地方债膨胀的方式主要包括地方政府通过投融资平台借债、借贷,然后是信托,以及资产置换等。

时代周报:在并非例行审计的时间点,审计署再审地方政府性债务,原因是什么?而多次摸底地方政府性债务,有什么意义?

叶檀:十八届三中全会马上要举行,中央政府要制定未来十年的经济发展规划,这时候如果连家底都没摸清,可能规划也做不出来。

起码要弄清楚现在情况有多严重。有哪些城市可能是要破产的,未来要怎样来挽救这些破产城市。事实上,是对于以前发展模式的一个梳理。我们都说地方政府公司化了,那么,如果是公司化的话,一定是债务和资产的膨胀。所以,我觉得这个发展模式有可能要全面的整改,否则的话,摸清家底之后,你给他解决了,比如注资了弄一个坏账公司,坏账全都出来,那以后还是会出问题的。

时代周报:据您预估,目前地方政府债务余额有多少?面临破产的地方政府占比例有多少?

叶檀:没人会真正知道。现在从审计署公布的15万亿左右,一直到有的机构说20万亿,最悬乎的说法是大概50万亿以上,这些数据相差太远了。但可以说,不同地方,情况可能不太一样。

第一,从总量上来看,形势肯定是非常严峻的;第二,有的地方已经事实破产了,比如,有的地方政府要借债给公务员发薪,说明这个地方已经破产了,泡沫已经崩溃了。如果是按照房地产市场的风险排行榜来看的话,那么风险排名前50位的城市,我觉得都比较危险。

时代周报:中国审计署外交外事审计局指出,两年来,有4个省和8个省会城市本级增长率超过20%,有9个省会城市本级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率已超过100%,最高达189%。这样的数据意味着什么?

叶檀:这样的一个数据就意味着,这个地方政府不吃不喝,所有的预算收入包括卖地收入等都拿去偿还,大概需要两年时间。这两年中,它的公务员都是零薪酬,地方所有的项目都停建,与此同时,它的财政收入还预计能保持往年的平均水准。在这样的情况下,地方政府要两年才能偿还,而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时代周报:有专家认为,地方政府已丧失偿债能力,而且越是经济欠发达的基层政府,财政困难越严重。您认同这种说法吗?

叶檀:债务最严重的地方是有特点的。第一,它比较厚发,它的扩张规模和要求比较迫切,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开始大肆兴建,例如建新区等,但相对来说,它的资产厚度不够。比如,神木曾经提供全民免费医疗,这个没错。但长期以来,钱主要流到那里的几千个人手里去了,而大部分民众还是没钱。

时代周报:在地方债不断膨胀的过程中,银行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一旦出现问题,对哪些银行的冲击比较大。

叶檀:银行是最重要的推手。到目前为止,从总量上来说,地方政府的债务里,70%以上来自于银行贷款,高的时候达到80%。从去年开始,银行要清理平台贷,这时候地方债就通过信托和其他的方式来补上。

90%以上的债券集中在银行间市场。所以持有债券、尤其是高息债券越多的银行,显然是越危险的,要是说国有大行或城商行那倒是不一定的。

时代周报:地方债问题将对机构和市场带来什么影响?

叶檀:如果不维持信心的话,那么地方债的价格会大跌,然后会影响到债券市场。现在持有地方债的主要是银行性机构,那么,银行的资产就会大幅缩水,但同时地方政府的负债又高企,那么马上就会影响到银行。如果影响到银行,银行手上最多的抵押资产是土地,如果银行出售土地,房地产市场会随之崩溃。

时代周报:目前来看,地方政府性债务处在可控的状态吗?

叶檀:我觉得不能一刀切,这与房地产市场是密切相关的。像一线城市的房价还在节节上升,然后今年上半年一点几万亿的卖地收入,主要是集中在大中型的城市,尤其是一线城市,所以一线城市相对来说日子会好过一些。那么,那些风险度最高的中小型城市,尤其是所谓的金融城市,如鄂尔多斯、神木、大同等的日子就难过了。所以,现在不是全国一盘棋,而是各有各的问题。如果说地方债的问题的话,显然中小型城市s 最严重的。

时代周报:怎么控制地方政府性债务继续膨胀?

叶檀:这个基本上很困难。因为地方政府现在手头上的项目就要完成,不完成的话就是一个烂尾工程。那么,我认为现在控制的话,如神木等地方,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暂时冻结债权债务关系。否则的话,马上就会陷入破产的境地。冻结后,可以向美国学习,缩小它的政府部门,出售地方政府的资产。我们的地方政府,资产是最多的,从土地到国有股都是它们的。

叶檀

1973年生于上海,复旦大学历史系博士,专攻政治史与经济史,财经评论员。央视财经频道特约评论员,《每日经济新闻》主笔、《解放日报》经济评论员。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数读中国上半年财政收支账:聚焦养老、教育、民生,政府过“紧日子”
广东地方金融扶贫“五个扶zhi”
财信研究院副院长伍超明:基建获财政政策“放量”支撑,受汛情影响较弱
中小银行领涨A股 专项债利好逻辑拆解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