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长虹:低调跨界者

2013-07-25 01:58:40
出身中科大少年班的朱长虹成为中国外管局首席投资官,掌管3.5万亿美元外储。他说服上级扩大对美国公司债、股票和房地产的投资,而不是单纯依赖对美国国债的保守但乏味的投资。一位中

15岁考入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并荣获学校最高荣誉郭沫若奖学金,赴美学习量子物理学,却在毕业后放弃学术研究,成为美利坚银行的一名普通职员。仅仅6年时间,做到全球最大的债券基金管理公司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董事总经理。此后“出其不意”地成为中国外管局首席投资官,掌管3.5万亿美元外储,赢得海内外投资机构一片赞誉。超级管家朱长虹,未来是否仍将继续创造传奇?

本报特约记者 陈无诤 发自广州、香港

如今流行玩跨界,之前是马云,号称做互联网做电商的他,暗地运营大数据,搅局互联网金融。

这次轮到了朱长虹—这位低调的中国外汇管理局(下称“外管局”)首席投资官,学生时代是不折不扣的“书呆子”。网络上仅有他一张学生时期的黑白照片,头发蓬松,大框眼镜,眼神明亮。

朱长虹15岁考入中国科技大学(下称“中科大”)少年班,荣获中科大最高荣誉郭沫若奖学金。随后赴美留学,师从芝加哥大学物理学家维格曼,学习量子物理学。

物理学家出身的朱长虹,如今玩起了投资。曾经谜一般的安徽少年,而今却成为传奇。在华尔街和香港的投资界,到处流传着朱长虹的故事。他的豪气和睿智,在全球投资市场上显露无遗—他曾服务于全球最大的债券基金管理公司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下称“PIMCO”),如今他掌管中国3.5万亿美元外储的张力,更令世人好奇。

就连美国《华尔街日报》(下称“WSJ”),也充满敬意地赞美这位隐藏在外管局背后的高人—一位中国官员说,在朱长虹的指导下,外管局去年的表现非常不错。

朱长虹说服上级扩大对美国公司债、股票和房地产的投资,而不是单纯依赖于对美国国债的保守但乏味的投资。美国国债是朱长虹上任前外管局的标志性投资。

按照熟悉朱长虹的知情人士的说法,“外管局在去年下半年投资了日本股票,后来日本股市大幅上涨,这体现了朱长虹更为激进的投资风格。但相关投资规模不得而知。”

然而,中国外汇储备的投资之路,并非一片坦途。央行2013年7月22日公布,中国6月外汇占款余额减少412亿元人民币,至27.39万亿元人民币。外汇占款新增额年内首现负值,专家称逆回购或重启。

10年前,中国的外汇储备还不到6000亿美元,至2013年6月底已增至3.5万亿美元,增量巨大令人称奇。当今中国已是拥有美元外汇最多的国家,但是黄金储备在其中仅占1.5%左右。如何管理好体量如此庞大的外汇家当?朱长虹的投资之路,依然任重道远。

谁会成为中国的PIMCO?在中国,想成为“股神”巴菲特的人比比皆是,但想成为“债券大王”格罗斯的人凤毛麟角。朱长虹是否会创造传奇?

3.5万亿美元超级管家

朱长虹的“媒人”是易纲,这位央行副行长2009年7月开始接替胡晓炼兼任外管局局长。

此前,中国外汇储备运营乏善可陈,国际投资界透露的信息似乎只有“增持美国国债”—这样的操作手法让许多国际外汇市场的顶级操盘手颇为不屑。

“因此,金融危机后,国家外管局决定面向全球招聘外管局储备司首席执行官,确保2.3万亿美元(据2009年数据。截至2013年6月,已达到3.5万亿美元)资产安全增值。”按照接近外管局知情人士的说法,“当时易纲对此非常重视,曾在几次内部会议上提起,要在全球招聘投资官。”

外管局隶属于中国央行,负责管理中国的外汇储备,是全球最有影响力的投资者之一。

2009年11月底,由易纲亲自带队招聘,在纽约举行的大规模招聘宣讲活动过后,低调且拥有丰富投资经验的华尔街高才朱长虹,进入了易纲的视野。

朱长虹当时所任职的PIMCO是全球最大的债券基金管理公司,管理的资产高达近万亿美元。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危机爆发时,PIMCO直接参与帮助美国政府设计金融救助方案。朱长虹在PIMCO负责着对冲基金系列产品的投资管理,作为衍生品部门主管,他还是该公司投资委员会委员。

一位香港的投行老总也不无艳羡地说,“PIMCO作为美国最著名的债券管理机构,一直是国内债券私募从业者的心中榜样。”曾经看起来如此遥远,但从现在看,这种距离已经不再是遥不可及,说不定这几年国内就能出现这类顶尖的债券型私募基金,成为中国资本市场的传奇。

《财富》杂志高级编辑艾伦·斯隆(Allan Sloan)则保留自己的意见。“PIMCO一向以自行其是而自豪,特立独行使该公司在近来的大行情中一马当先。但即使通过PIMCO之类的超级明星公司进行投资,也不可能万无一失。即使是精明的逆向投资者,也不可能百战百胜。”

艾伦·斯隆举例称,比如PIMCO买入其他券商避犹不及的房利美(Fannie Mae)和房地美(Freddie Mae)企业债券,大量持有其他公司大幅折价抛售的通用汽车金融公司(GMAC)债券。“可是,你听不到 PIMCO谈论自己是如何在只占8000亿美元运作资金总额冰山一角的杠杆封闭式市政公债基金上,自行其是而马失前蹄的。”

不过这并不影响朱长虹身上的传奇色彩。“他为人低调,投资风格稳健,与外汇储备经营审慎管理的特点颇为契合。”据接近易纲的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经过反复考察,深入走访,立即决定引进人才。”

随即,朱长虹成为中国外管局首席投资官的消息令全球金融界震动。外管局对外宣称,“我们很高兴朱长虹先生加入外汇储备管理团队,贡献他的投资技能和经验。”

PIMCO为此特别发表了一份声明称:“尽管我们对朱长虹的离开感到难过,但他的领导力和投资能力能够在他的祖国获得认可、被委以重任,对此我们感到骄傲。”

按照WSJ此前的报道,在今年初在中国一个政府部门的年会上,一位名叫朱长虹的前债券交易员因为在投资全球最大的现金储备上的明智选择而大受赞赏。这个现金储备就是中国规模3.5亿美元的外汇储备。

WSJ称,据了解此次年会情况的人士透露,朱长虹的同事们专门改编了一首著名革命歌曲来称赞他。

如今国际的投资现状并不乐观,欧洲仍在寻求资本资源自救,发达国家则担心资源繁荣消退。朱长虹是配置这一高达数万亿美元资产的关键人物。但尽管负责把握中国实现外汇储备多元化努力的方向,并且获得了相当不错的回报,外界对他的了解却很少,中国媒体将他称为“隐形人”。

谁会成为中国的PIMCO?在中国,想成为巴菲特的人比比皆是,但想成为格罗斯的人凤毛麟角。国人的短视和对超常规收益的追逐,往往忽视了长期、稳定收益的投资意义。

朱长虹来了,是否能够改变这一现实?

低调的安徽少年天才

在曾经沦为《伤仲永》现实版的不少少年大学生中,朱长虹是个特例。他出身微寒,性情淡泊,学业精进。

1970年出生的朱长虹系安徽庐江人。1985年,他以15岁低龄考入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2009年底,当有消息指朱长虹即将出任外管局首席投资官时,他特地找到母校当年的班主任及同学,“帮忙低调,不要宣传”。

因此,当年的班主任周跃明几经时代周报记者央求,也只说了“寥寥几语”:当年读少年班的朱长虹与少年班的其他“神童”并无太大差异。“(上世纪)80年代,少年班的学生都是佼佼者,朱长虹也很聪明,数理基础好。”

而在熟人眼里,朱长虹是个不折不扣的“书呆子”。正是这种爱钻研的“呆”劲,让他在1989年大学毕业获物理学学士学位的同时,荣获中科大学生最高荣誉—郭沫若奖学金。随后赴美留学,师从芝加哥大学物理学家维格曼,学习量子物理学。

设立于1980年的郭沫若奖学金,是新中国第一奖学金,也是新创基金会推进的首批中科大资助项目之一。根据新创基金会提供的调研结果,能够获得该奖学金的学生,大多出国深造。朱长虹不过是其中一员。

比如第29届郭沫若奖学金的25位获得者,延续往届获奖学子高深造率的特点,全部选择继续深造。其中72%前往普林斯顿、斯坦福、麻省理工学院等境外研究型大学深造(1位前往香港大学),28%选择在中国科大、清华大学、微软亚洲研究院等国内科研院所学习。

新创基金会的数据显示,上述境外留学的18人中,1人前往香港,1人前往瑞士,1人前往英国,其余15人前往美国。朱长虹的经历,和他的这些同学并无太大区别。2010年7月2日,中科大毕业生代表、2006级安全工程系郭沫若奖获得者赵静在中科大2010年本科生毕业典礼上的致辞,估计也道出了朱长虹的心声。

“最爱(中)科大的莫过于科大的静和净。在我刚进入(中)科大校门第一时刻起,我便感受到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喜爱之情。我就是那样迅速地喜欢上了那一片遮天蔽日的大树和万籁俱寂的校园。这是极为重要的,因为我觉得,如果让我在喧嚣尘嚷的一个地方待上四年,我一定会变态。”

为此,一位中科大的老师也感叹说,“偏安于中国中部城市合肥的中科大,尽管没有北京名校的显赫,但正是这种环境,给朱长虹打下了很扎实的学术底子。”

中科大比朱长虹高两届的朱天华用“聪明”一词来形容朱长虹。他认为,朱长虹在相关领域的经验对于外管局来说非常宝贵。朱天华目前在一家华尔街机构任职。

朱长虹的学长、摩根大通董事总经理及房贷证券部门主管吴向阳对朱长虹的印象是:功底扎实,水平很高。“朱长虹是华人在衍生品方面最顶尖的人才之一。”

而在导师维格曼看来,这个来自中国农村的学生极具物理天分。1994年,朱长虹写出毕业论文《朗道能级内部极化与维格纳晶体》,研究了电子相互强烈干扰并互相缠绕的环境。“这是物理学当前的一个热点领域,有朝一日可能会带来量子计算的突破。”

出人意料的是,毕业后的朱长虹放弃学术研究,去美利坚银行成为一名普通职员。1999年,朱长虹到PIMCO任基金经理,成为知名投资者、有“债券大王”之称的格罗斯的得力助手。

仅仅6年时间,朱长虹升至董事总经理。在那里,他实现了自己的美国梦。根据美国房地产记录显示,此时,他已在加利福尼亚州买了两处豪宅,并在拉斯维加斯买了一套公寓。而他建立的利率和抵押贷款的模式,在美利坚银行利率风险和相对交易价值保护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熟悉朱长虹的人都认为他非常爱钻研。朱长虹太过低调,以致中国网民纷纷抱怨在网上找不到他的一张照片。据熟悉外管局运营的人士说,在外管局,朱长虹只把自己当作是为该部门进行投资决策的一个专业团队中的一员。

中国外汇家该如何当

踌躇满志的朱长虹,能否成为中国的外汇家?中国著名的财经传媒人胡舒立,对此并不特别乐观。

她在7月22日出版的财新《新世纪》上撰文称,外汇储备管理体制的改革,必须下决心从行政管理走向市场化管理,超越部门利益,尊重现实权属,采纳国际经验,作出全局性设计。

“伴随着人民币升值,中美汇率争议热度减退,但外汇的重要性未曾消减。”胡舒立预想,随着今秋改革大幕拉开,汇率市场化必将提速,而外汇储备的管理优化也应提上议程。不久前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创新外汇储备多元化运用,可视为重要政策动向,促使人们对此有更深思考。

外汇储备并非免费午餐,它对应的是人民币负债,每年还需支付高昂的成本,包括维护现行汇率制度的巨大成本。管理外汇储备意味着必须算好经济账。中国可以借鉴世界范围内的成功经验,采各家之长,建立一套有效管理外汇储备的机制和平台。

尽管朱长虹有在PIMCO工作的显赫背景,他现在的中国梦又有所不同。美林公司(Merrill Lynch)封闭式基金分析师乔恩·迈尔(Jon Maier)认为,除了采用非软性选择权债券策略之外,PIMCO在国债下跌上下注过大。结果事与愿违,随市政公债价值跳水,国债价格节节攀升。如此双重打击,吞蚀了PIMCO基金的资产,推迟分红接踵而至。

“中国的现状尽管有所不同,但朱长虹面临的困境重重。”按照一位香港投资家的说法,中国外汇储备的投资,一定要调整观念。中国的外汇储备已经非常庞大,超出传统保险意义的部分,应该通过市场化的途径做投资性管理。

美国国债是朱长虹上任前外管局的标志性投资,朱长虹上任后便说服上级扩大对美国公司债、股票和房地产的投资,不再单纯依赖于投资美国国债。“朱长虹的敏锐和果断由此可见一斑。”一位中投的内部人士感叹说。

2010年5月,美国10期国债收益率下降,价格走高,外管局开始坚决减持,且出现不同以往的大手笔:6月中国减持美国国债240亿美元,其中抛售的美国长期国债高达212.23亿美元。

综合数据显示,中国累计减持美国国债511亿美元。而且,这次中国的减持与其他国际投资者反向操作。但美国国债的走势显示了朱长虹掌舵的外管局储备司“踩点的精准”,在市场逐渐形成弱势美元的共识后,美国国债价格逐波下行。

为此,国际投资界赞叹声一片:这些“手法娴熟、判断准确且目光前瞻的市场操作”令人“吃惊”。值得注意的是,朱长虹原任职机构PIMCO与中国外储的投资方向颇为一致。然而朱长虹所在的投资团队“抢先一步”,于五六月份减持,而且将新兴市场债券悉数收纳囊中。

从2010年初开始,中国连续7个月增持日本国债,据日本财务省公布的国际收支报告统计显示,在此期间中国累计增持额达到2.31万亿日元。但在八九两月间,中国开始反手抛售日本国债,减持量接近2.8万亿日元。专业人士估算,中国外管局在日本国债这宗交易上,收益率约在9%-10%,战果颇丰。

两场完美的战役,奠定了朱长虹的专业地位。外管局一位内部人士由衷地赞叹:“他的专业经验对于外管局来说非常宝贵”。更有海外投资机构称赞朱长虹帮中国外管局“赢得了声誉”。

摆在朱长虹面前的,还有更长的路要走。中国外汇管理投资的市场化之路曲折前行。央行10年前创造性地成立了汇金公司,胡舒立评论称,“其制度意义不仅仅在于用外汇资金支持国有银行改革,也在以公司制的模式管理国有银行金融资产,推进金融改革。”

然而,囿于种种原因,汇金模式最终并未走得太远。6年前成立的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投公司”),标志着中国有了真正的主权财富基金公司,其公司化运作虽屡有诟病,方向却让人称道。

不过业内人士质疑的是,中投公司的资本金,来自财政部发债购买外汇储备,成立之始,便背负着以人民币计价相对较高的国债利息成本,资金却必须投向国际市场收益率偏低的产品。这种先天性的成本与收益严重不匹配,从根本上制约了公司的市场化财务运营和考量。

随后外管局继续新一轮探索,2012年成立了外汇储备委托贷款办公室,向市场提供美元流动性,外管局在做委托贷款时强调市场化原则。但仍存在明显局限:事业单位并非真正的公司,无法建立现代公司的高效治理结构和严格激励约束机制。

国际资本市场已经接受了主权财富基金公司管理模式,中国没有理由不顺势而为。在激烈竞争的国际资本市场,朱长虹掌管的3.5万亿美金外储,何时能够成为真正的“弄潮儿”?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清华大学朱武祥:九成中小微企业仍面临现金流压力
王思聪卸任董事朱战备入局,万达电商重整旗鼓?
深度解读:四大金融监管部门联手抗疫,力保中长期经济稳定
香港抗疫:有公司高管减薪75%,银行推“还息不还本”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