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燃气或因搬迁争端延缓IPO

2013-07-04 02:42:50
俊峰置业称,重庆燃气下属配气站租借俊峰置业土地已超期4年,但至今未搬迁;而重庆燃气则表示,由于配气站道铺设复杂,搬迁新址难度大耗时长。俊峰置业表示将诉诸法律解决,这对于拟

本报记者 邓全伦 发自重庆

住进新房半年了,天然气还不见通。这让居住在重庆俊峰·香格里拉小区的宋明德郁闷不已:由于没气,做饭得靠电和液化气;燃气热水器没法用,在重庆酷暑的天气里,只能冲凉水澡或烧水洗澡。

宋明德本以为搬进这座花园洋房会提高生活质量,谁知道现在竟变成“受罪”。宋家的遭遇,只是香格里拉小区400多户购房者的一个尴尬缩影。

小区开发商重庆俊峰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俊峰置业”)直指尴尬事件肇始之因,在于重庆燃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燃气”)“鸠占鹊巢”。俊峰置业称,重庆燃气下属配气站租借俊峰置业土地已超期4年,但至今未搬迁;而重庆燃气则表示,由于配气站道铺设复杂,搬迁新址难度大耗时长。

俊峰置业更指重庆燃气甚至以不通小区燃气来阻挠、要挟俊峰置业的交涉与谈判。6月27日时代周报记者试图向重庆燃气求证此事时,截至发稿前,对方未给予回复。

俊峰置业表示将诉诸法律解决与重庆燃气的抵牾,这对于拟上市的重庆燃气,无疑是一场考验,搬迁争端或将延缓重庆燃气IPO进程。

“鸠占鹊巢”超4年拒不搬迁

俊峰·香格里拉小区位于重庆市沙坪坝区石井坡,开发商为俊峰置业。该小区所在665.44亩地块由俊峰置业在2008年6月以2.2亿余元购得。

该配气站是重庆主城区中环天然气管网干线上的一个重要枢纽配气站,目前承担了重庆市沙坪坝、大学城、璧山等地区20万户民用气,日供气量20多万立方米。

按照协议,重庆燃气的租赁期止为2009年6月30日,但在占地租期到期后,重庆燃气迟迟不搬迁。

此前的2009年6月18日,重庆市相关部门表示,童家桥配气站将在3个月内搬迁完毕。但重庆燃气并无搬迁的任何行动,至今已超期整整4年。“4年间,我们多次向重庆燃气发出了关于商请搬迁童家桥配气站的公司函及律师函,但都于事无补。”俊峰置业总经理罗皓满脸无奈地表示,至今重庆燃气既不交还土地,也未就租赁期满后占用土地行为向俊峰置业方支付土地占用费。

“这完全是一种‘鸠占鹊巢’、耍赖的野蛮行为。”罗皓坦承,童家桥配气站直接导致周边土地无法使用,严重影响公司对整个地块的开发速度,带来了巨大损失。

目前,俊峰·香格里拉小区一期开发已经完成,整个项目正在稳步向纵深推进。据俊峰置业的资料称,童家桥配气站位于香格里拉项目规划用地的六组团范围内,该组团用地面积14871平方米,容积率2.32,该地块的建筑总面积近2万平方米,按照现行市场价格11000元/平方米,则减少销售收入约2.2亿元。如果按照规划法规对燃气站设施的硬性建筑退让安全距离要求,将致使相邻约8600平方米的项目用地完全不能建设。

重庆燃气的搬迁难题

在俊峰置业不断催逼下,今年3月起,重庆燃气终于派员和俊峰置业坐在了协商席上,但至今仅当面草草谈判了两次。当然,重庆燃气称搬迁童家桥配气站确有难度。

据双方协商的会议纪要,重庆燃气方对迟迟不愿搬迁给出了理由:童家桥配气站已运行10年,地下燃气管道铺设复杂,搬迁难度大。同时,该配气站新址选择非常困难,目前尚未规划天然气站的建设用地,且建设新站的5条管线走廊无法确定,“若强行拆除将对当地20万户居民的民生保障和社会稳定造成极大影响”。

6月27日,重庆燃气一位中层管理人员亦向时代周报表示,配气站的搬迁在实际操作上确实很难,“首先建成区规划用地特别难,同时新建管线与旧管线的接驳也很困难,因此配气站的搬迁新建,周期将很长。”

事实上,俊峰置业和重庆燃气双方对童家桥配气站搬迁困难的现实情况下,曾协商有两套方案—

方案一,在遵循市场经济原则下,由重庆燃气受让俊峰置业该地块。但重庆燃气受让价格包括但不限于俊峰置业在取得该地块时所产生的土地购置成本费、资金占用成本费、土地增值、土地开发建设所缴配套费,以及因重庆燃气配气站占用土地对辐射区域地块楼盘品质下降所产生的经济损失等。

据测算,此方案所产生的受让投入将非常高,仅占用地块的损失补偿就高达2.2亿元,而且还不包括因燃气站硬性安全距离要求,致使相邻8600平方米项目用地不能建设所造成的损失。

方案二,由重庆燃气续租俊峰置业地块,但需一次性向后者支付赁租补偿金。

据俊峰置业对该地块按照因童家桥配气站的存在而直接导致不能建设的用地面积近8600平方米计算,以市场租赁价40元/平方米每月,直至其对该地块所拥有的权限终止为止。那么,该地块涉及的金额在412万元/年,目前应租赁50年(最终按实际年限计算),则涉及总价2.06亿元。

很显然,选取童家桥配气站的搬迁,或者不搬迁,任何一种方案对重庆燃气来说都是难题。俊峰置业总经理罗皓说,因此重庆燃气对配气站的处置态度一直消极,对协商提出的方案最后都不置可否。

“我们双方还在协商。”重庆燃气副总付秀平接受时代周报电话采访时如此表示。他负责与俊峰置业协商谈判,却不愿意接受媒体的面访。重庆燃气其他高管和人员亦以“现在属于上市缄默期,不方便透露任何信息”为由婉拒采访。

 俊峰置业则称,目前双方的协商基本搁浅,“重庆燃气回避对童家桥配气站处置问题的回应,他们最近明确表示现无权处置童家桥配气站的搬迁事宜,处置权已上交主管单位重庆能源投资集团和重庆市国资委”。

以不通燃气为要挟?

目前,整个俊峰·香格里拉小区已有400多户购房者已接房,其中一部分已入住。但这些购房者都面临一个尴尬:至今未通燃气。

宋明德一家是今年春节前搬进新房的。他表示在今年2月3日至3月5日期间通过气,然后戛然而止。至今,所有入住户做饭只能用液化气灌和电磁炉凑合,家里装的燃气热水器也不能用,生活极其不方便,导致开发商办公楼多次被住户围堵。

俊峰置业认为,小区一期项目的天然气管道早已安装好,涉及的618户中有400多户已挂表(气表),向燃气公司申请了通气,但燃气公司迟迟不予开通。“这是燃气公司在配气站占地谈判过程中,有意以不通气为要挟,强迫我们屈服。”俊峰置业一位负责人表示。

其理由是,俊峰置业就童家桥配气站搬迁提出强烈要求后,“重庆燃气派出的相关负责人在和我们沟通时直接表示,住户通气与配气站搬迁绑在一起谈”。

就此,6月27日时代周报向重庆燃气提出采访,至今尚没有得到其高层确证。

7月2日下午,重庆燃气沙坪坝分公司受集团指示,邀请俊峰置业方召开了香格里拉小区未通燃气的调查会。沙坪坝分公司负责人声称,他们5月9日已接到香格里拉小区开通燃气的申请,至今未通气是因为发现“供气手续不到位,管线安装程序有问题”。

该负责人称,俊峰置业通过委托一家只具有燃气管线土建资质的建筑工程公司,负责香格里拉小区的天然气管道铺设和住户通气,其“私自接业务和谈价格”,属违规操作,将受到处罚。

这位负责人表示,沙坪坝分公司得和俊峰置业尽快完善供气手续,签订供气合同,并对现有燃气管道进行核查,争取早日通气。“如果再拖下去,我们将提起诉讼,用法律手段保护我们的权益。”罗皓说。

而在重庆资深证券分析师王利才看来,妥善处理与俊峰置业有关配气站的搬迁纠纷,对正处上市前夜的重庆燃气而言是一个考验,事件或将影响其上市进程。

作为公共事业单位,重庆燃气在3年多的冲刺上市中,遭受了广泛质疑。业内人士认为这类公共型资产不应该鼓励上市,“公共事业单位不盈利对政府是个定时炸弹,盈利又牵涉到民生问题”。更为重要的是,重庆燃气没有定价权,盈利无法得到保证,市场也难以外延式扩展。

2012年10月10日,发审委公布IPO审核结果,暂缓表决重庆燃气的IPO申请。值得注意的是,发审委“暂缓表决”IPO申请的情况非常少见。证监会官网显示,在目前拟上市的726家排队企业当中,仅有重庆燃气和电子十一院两家处于“暂缓表决”状态。

今年4月15日,监管部门派出的核查小组对重庆燃气进行了现场检查。目前,该公司正焦急等待过会。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时代早课 | 重庆国资委网站已删除四川银行最新进展消息
亿达中国重庆创智广场入选重庆市2020年市级重大项目及北碚区“六大工程”
20亿元投资金康新能源 三场重磅签约助推重庆汽车产业高质量发展
一季度净利下挫六成 嘉士伯注资加持重庆啤酒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