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洗滇池

2013-07-04 02:01:30

本报记者 何光伟 发自昆明

按官方说法,牛栏江—滇池工程是一项水资源综合利用工程,也是滇中调水的近期重点工程,在2020年前重点向滇池补水,并在昆明发生供水危机时,提供城市生活及工业用水。该补水工程分布于昆明市的寻甸县、崇明县、盘龙区和曲靖市的沾益县、会泽县境内。

位于滇中高原东北与黔西高原交界处的牛栏江,是金沙江右岸的一级支流,发源于昆明市寻甸县,流域面积13672平方公里,多年平均径流量49.5亿立方米,云南境内多为山区型深切河谷,河床比降大,少灌溉通航之用。

在昆明霖雨桥北的河道上,堆砌石头改造盘龙河道的工作仍在烈日下进行,这是保证牛栏江—滇池补水工程在国庆节前完工。盘龙江河道是牛栏江饮水工程进入滇池的必经之路。

工地一副“千方百计渡大旱,牛栏江水补昆明”的巨幅标语,足以表明这个城市的水资源是多么短缺。

昆明寄希望由此结束滇池无洁净水补给的历史,官方认为可以极大提高滇池流域水资源条件,并改善滇池生态环境。

这个工程预计投资84.26亿元,工程完工后每年可为滇池提供约5.6亿立方米的生态用水。

但在滇池治理过程中,昆明市就将大量污染企业搬到周边县市。有环保专家质疑这是从源头上污染水源,如今又耗巨资把被污染的水引回来,昆明市已陷入用水死循环。

昆明干渴望湖兴叹

作为中国第六大淡水湖,滇池也是云南省最大的湖泊。这颗“高原明珠”的湖岸线长163.2公里,面积为306.3平方公里,距省会昆明市中心不到5公里。

遗憾的是,守着“五百里滇池”的昆明人,多年来只能“望湖兴叹”。

在2012年12月8日下午,中共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张田欣带着昆明市党政领导就到位于昆明北部的禄劝云龙水库调研,要求落实节水措施,保障供水安全。

是日距张田欣被正式宣布接替仇和出任中共昆明市委书记仅仅5天,缺水已成为昆明当下最急迫的问题。

在此前的4月22日,中共云南省委书记秦光荣在《云南日报》刊发署名文章称,滇池好比一个需要重新换血的患者,滇池的水现在还是一潭死水。

实际上,早在2004年2月,时任总理温家宝在有关调查报告上批示:“滇池污染严重,治理难度大,需要一个科学的切实可行的综合治理方案。”2006年时任总书记胡锦涛也特别了解了滇池治理情况;同年11月,温总理批示“‘十一五’期间,必须加大滇池污染治理的力度”。

而目前的做法仅仅是为滇池补水。 

尽管目前每年有9亿吨补给水进入滇池,刨除3亿吨自然蒸发及1亿吨用于工业生产,滇池每年实际补给水量约为5亿吨。

但这5亿吨水均是被污染过的,官方承认就算经污水处理厂处理后达到一级A标准,其实质也是劣V类水。

按云南官方的说法,一条长达877公里、耗资680亿元的“滇中引水”工程,将于未来的一段时间内开建。这一工程之所以饱受诟病,只因其作用仅为稀释滇池。

而另一个问题是,牛栏江上游的曲靖市,同样饱受水资源短缺的困扰。据时代周报所接触的一位不愿具名人士透露,该引水工程的使用期限仅为17年。“在一份合同里说,2030年,昆明要将牛栏江水水源归还曲靖。” 

然而另一个问题是,作为改善滇池水源的牛栏江上游,却分布着众多高污染企业,被污染的河水,也将流入滇池。

污染企业环绕牛栏江

据时代周报记者获得的一份源自昆明市科协的调研报告表明,牛栏江的污染主要由面源污染、沿江两岸种植业污染、村镇生活污染和工业污染造成。

其中崇明县的工业污染最为严重,其工业废水、化学需氧量、氰化物、氮氨、五日生化需氧量及石油类排放量58%以上,其余总铬、六价铬、砷、镉、铅几乎全部来自崇明县。

更令人担忧的是,纵观牛栏江流域的工业布局不难发现,其两岸分布着大量的高污染企业。

寻甸县在《云南省工业发展规划》中更是八个特色工业园区之一,主要以磷化工、煤化工和建材磷化工、金属冶炼、硅藻土的开发利用为主。

在引水工程竣工后,这类废水将被引入滇池。

中国污染生态学创始人、云南大学教授王焕校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牛栏江原来都是劣Ⅴ类水,他对牛栏江的水质是否达标表示质疑。“如果要保证牛栏江水质在短期内达到III类或四类,只有让牛栏江沿岸源头污水零排放这一个办法。”王焕校说。

但在他看来,不能只为保证滇池的水质而不让其他地方人吃饭,就算停掉污染企业截污老百姓没话说,那些官员也不会答应。

以牛栏江寻甸段为例,按官方要求是削减90%以上的氮排放。当地有官员向王焕校抱怨,别说是关停几个工厂,就是把当地整个县的工业区都停掉也达不到这个要求。

有官方数据显示,滇池治理工程投资规模将达到700亿元,而滇中地区4个调水工程的造价将超过800亿元。尽管其中的一部分资金将会用于治理牛栏江。

但边污染边治理让王岗屯村的村民并没看到太大进展,村民们认为他们受污染的危害一直会持续。

云南一位要求匿名的环保专家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治理的速度远跟不上污染的速度,他对牛栏江现在的水质表示很不乐观。

在这位专家看来,早前的滇池在治理过程中,已经将大量污染企业搬到了周边县市。这是从源头上污染水源,如今又耗巨资把被污染的水引回来。

污染回流将得不偿失

一位参加过牛栏江调水研讨会议的专家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当时有人提出牛栏江的水质其实跟滇池差不多,用牛栏江的水来清洗滇池效果不大,但并未引起与会高层的重视。

在山水自然保护中心气候变化项目主任杨方义看来,想通过调水来解决滇池水污染问题,是治标不治本。他认为昆明应该想想怎么用好现在的水源,并减少污染。 

杨方义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云南水危机和水污染及生态破坏高度相关,单纯只引水,而不解决污染和生态问题,引来的水并不能解决滇池的问题。

杨方义表示,云南旱灾已经常态化,滇中地区旱季降雨量也很小,这样河流中的径流量在旱季不见得能满足调水需要。

杨方义认为,如果从成本上考虑,工程性方案是成本最高的,巨大的投资还不如切实地用于污染治理和生态保护上,从根本上解决水的问题。

7月2日,官方披露了2012年度云南省9大高原湖泊水污染综合防治情况集中考核成绩,滇池以综合评分90分的高分名列榜首。

数据显示,与上一年相比,主要入湖污染物呈下降趋势,其中滇池草海降低55.65%,滇池外海下降7.96%。但这些数据似乎并不能说明滇池治理的作用。

在环保NGO组织绿色流域主任于小刚看来,滇池污染最大的问题是淤泥。

于小刚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滇池的淤泥里聚集了大量富营养物质,即便用清水冲洗,也达不到治污效果。

来自滇池管理局的数据显示,滇池中的污泥达到0.8亿-1.2亿立方米左右。

尽管在过去的13年里,滇池已经清淤近1000万立方米,但这仍不及滇池淤泥的1/10。

于小刚不看好引牛栏江的水清洗滇池治污,他担心如此大的一个调水工程,不排除会成为一个劳民伤财的工程。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国家发改委:将采取五大措施促进消费回升
梁建章戴斌联合撰文:要环保也要旅游
消失的海上别墅群,踩环保红线,范冰冰曾代言的豪宅被拆除
恒誉环保IPO诊断报告:昔日主业几近停滞,第一大客户贡献营收超6成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