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不折腾,中国当有为

2013-04-11 02:45:52

本报评论员 刘科

一年一度,博鳌论坛成为一场盛宴。

中国经济和政治影响力与日俱增的一个迹象是,出席今年的论坛的世界领导人,包括7位总统、3位总理、2位议长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还有比尔•盖茨、索罗斯这样的工商界巨头,并首次增设非洲和拉美等分论坛,将议题扩大到全世界范围,在规模和规格上均创下历年之最。

从2001年开始的博鳌论坛只是一个区域性的对话机制,本届论坛年会显著升级,与中国的崛起有关。除了习近平首次以国家主席的身份在论坛亮相之外,更重要的是,中国新任领导人希望借这个国际性的论坛平台,大力推动中国的大国外交。

这从习近平主席的日程安排就可以看出来—他密集接见了多国政要,阐述对国际问题的看法,甚至破先例地与30位中外企业家代表举行了一个小时的对话。尤其是他在论坛上关于亚洲局势的看法,为中国新一届政府与周边国家的关系定下了基调。

本届博鳌论坛以“革新、责任、合作:亚洲寻求共同发展”为主题。一个显著的事实是,亚洲尤其是中国近些年的发展之势为历史所罕见。根据世行的数据,2000年中国GDP约为美国的12%,2008年为30%,2011年为50%,外界预计在2018年将达到100%。

另一方面,亚洲经济一体化的趋势也日益显现。IMF的数据显示,2011年年底,中国占日本出口总量的25%,美国只占其出口总量的15%,类似的趋势在韩国和其他许多东亚国家也已出现。而在过去,大多数东亚国家与美国和欧洲的贸易要多于彼此间的贸易。

未来几年,亚洲经济一体化的步伐将进一步巩固。2012年,亚洲有约5亿人已进入中产阶层,到2020年,这一数字将增至17.5亿。但比起欧洲,中日韩主导的亚洲一体化水准仍相对较低,独立自主和共同的亚洲政策,只局限于贸易政策和对外经济政策领域。

引人注意的是,习近平主席在博鳌的讲话中向全世界开出了巨大的经济蛋糕。习近平称,中国将加大对世界经济的贡献,在今后5年,中国将进口10万亿美元左右的商品,对外投资规模将达到5000亿美元,出境旅游超4亿人次。

在全球经济仍在艰难复苏之际,中国展示出的规模庞大的经济实力和市场需求,无疑是国际市场所瞩目的。这块巨大的经济蛋糕将对世界尤其是周边国家产生重大影响。

但对于中国而言,光有经济大蛋糕并不够,如果要将经济实力变成有效的战略,还需要外交的配合才能产生真正意义上的影响力。

目前的中国面临多重身份的定位与平衡,以往发展中国家的单一身份,正在转变为兼具发展中大国、经济大国和区域大国的多重身份。

事实上,中国也正逐渐摆脱发展中国家的认同感,以“新崛起的强大国家”的认同感为基础,更加积极地参与外部问题。

亚洲各国内部,一直以来便有各种民族、部族、宗教、领土和文化差异的纠纷,在复杂的地缘政治中维持各方的利益平衡并求同存异,以便降低摩擦风险并防其失控,对于中国而言,殊为不易。

继新任外交部部长王毅本月6日表示“不允许在中国的家门口生事”后,在博鳌的演讲中,习近平主席也点出“不能为一己之私把一个地区乃至世界搞乱”。

这番表态引起全球关注,舆论纷纷猜测中国国家主席到底是批评谁“为一己之私把一个地区乃至世界搞乱”。

目前,亚洲的稳定正面临新挑战,中国不得不正视的现实是—东北亚局势越来越有失控的可能。从表面来看,从朝鲜战争结束迄今的60年间,朝鲜半岛局势似乎再度进入了最危险的时刻,近日朝鲜宣称,核战争已经不可避免。

未来的亚太局势将更为复杂,本区域多个国家悬而未决的领土纠纷及历史伤痕,近年来为本区域犬牙交错的地缘政治添加不少变数。一旦局势失控,亚洲经济一体化的进程,势必受到影响。

某种程度而言,目前的东北亚危局也促使美国加速重返亚洲,“理直气壮”地围堵中国,使中国和平发展面临巨大危险。此前的2009年,美国奥巴马政府调整战略,高调宣布重返亚洲,重申美国在本区域扮演主导者的角色。

对于崛起的中国,美国在本区域留守,制约了中国在政治、经济及军事的投射能力。对于中国的周边国家而言,基于地理及历史的考虑,再加上国力的悬殊,它们在中美两边下注,以从本区域的势力均衡中求取安全。

尤为重要的是,高调拒绝弃核、试射导弹与前后三次核试验,朝鲜已一再让中国陷入尴尬境地。中国能否在朝鲜问题上发挥大国的作用,将冲击到中国与日本、中国与越南、菲律宾南海主权争端的解决。否则,将导致周边各国更强烈地感觉到美国发挥作用的必要性。

对于中国的经济发展而言,不折腾的亚洲地缘环境显得弥足珍贵—稳定才能发展。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战争或战争边缘的状态,都不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

短期来看,中国或许在朝鲜半岛战略上施展空间有限,可战术手段依然可以有所作为。中国的最终目的是半岛无核化、维护地区和平,因此中国理应给朝鲜重返六方会谈留下余地,在回归对话平台的基础上,坚持相互尊重、寻求更多利益契合点,这是解决东北亚危局的一个理性的方向。

长远地看,中国需要用一个大国的定力与智慧,一个更为务实且富有远见的思维,考虑对朝政策。




2013博鳌亚洲论坛专题报道

博鳌之变:从渔村到亚洲发声平台

“下一场债务危机可能在中国”:亚洲经济增长失速,出现债务风险隐忧

新发地董事长张玉玺:“真希望粮食来点危机”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优酷《探世界》出海北美,文化、纪录片节目创中国故事国际新表达
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发布《人身保险电子投保作业规范》等2项标准
专业药房计划遇阻,步长制药距离中国强生还有多远?
美国突发签证新规,“劝退”风险下37万中国留学生何去何从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