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木:减外储须资本项目逆差继续扩大

2013-03-14 04:22:35

特约评论员 林木

国家外汇管理局日前发布的《2012年中国跨境资金流动监测报告》显示,在经常项目继续保持大规模盈余的情况下,资本和金融项目(含误差和遗漏)出现了自1998年以来的首次逆差,规模达到了1173亿美元。全年外汇储备净增987亿美元,是2002年以来首次降至千亿规模以下。

经常项目顺差、资本项目逆差局面的形成得益于近年来一系列放松外汇管制措施成效渐显。从经济结构上看,被称为世界工厂的中国,贸易顺差在一个相当长的时间内还将持续且仍会保持巨大规模。假如没有资本项目逆差冲销巨额贸易盈余,中国已持续多年的外储增长压力将继续放大,由此带来的人民币被动投放压力会成为中国国内通货膨胀的重要诱因。

双顺差局面的消失、一顺差一逆差局面出现对中国国际收支平衡目标无疑是一个好消息。但是鉴于外储仍在继续增长,双顺差局面能否延续尚难定论,现在并没有到可以乐观的时候。

报告显示,2012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流出618亿美元,增长43%;净流出394亿美元,增长49%。作为目前资本项目下外汇净流出的最主要渠道,对外直接投资虽然增长较快,但总体规模仍不能达到平衡国际收支的要求。而且,鉴于国内多数地区对外资还存在给予超国民待遇的现象,各地仍将引进外资作为政绩考核指标,很多对外直接投资最终又以返程投资的形式流回国内,所以并不能因为对外直接投资增长较快就误判形势。

另外,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QDII)全年汇出资金119亿美元,较上年仅增长3%,减去汇入金额之后,净汇出资金仅仅只有4亿美元,较上年下降了41%。这其中的主要原因或许是国际金融市场不景气所致,从金融危机以来,QDII对缓解中国外储增长压力几乎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不过考虑到国际金融市场近两年已逐步走稳,QDII的操盘水平令人不敢恭维,QDII的效果在缓解中国国际收支压力方面基本聊胜于无。

对外直接投资和QDII是当前政策允许的最主要两种资本项目净流出途径。

就现有实力而言,中国企业对外直接投资的能力毋庸置疑。大量的中国上市公司在2012年尝试了对外直接投资。中海油更是在近期成功以194亿美元成本收购加拿大尼克森公司。这样的对外直接投资从平衡国际收支的角度来说是值得鼓励的。当然,以国企为主要载体的对外直接投资会不会导致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的局面不得而知,尽快开放民企和个人对外直接投资或许才是解决这一疑惑的关键所在,少数地区的试点成果应尽快在全国范围内推广。

而QDII推出七年来,在缓解国际收支压力上乏善可陈的主要原因在于机构投资者并未给客户带来有吸引力的回报,金融危机并不能成为业绩不佳的唯一借口。实行审批和核准制的QDII行业缺乏足够的竞争,迄今也仅有107家机构获准开展QDII业务,这也是导致业绩不佳的重要原因。搁浅多年的QDII2迟迟没有推动迹象,这极大地阻碍了资本流出,也在客观上刺激了非法外汇交易。

削减外储增长的最大亮点在人民币跨境收付业务迅速增长,2012年,人民币跨境收付总额较上年增长了约1倍,占到了整体跨境资金流动总额的12%。随着人民币回流渠道的全面打通,人民币跨境流入流出实现了基本平衡。经过四年的飞速发展,人民币结算终于成为缓解国际收支平衡压力的一个利器。

在国内经济形势较好、人民币币值长期稳定的环境下,人民币结算带来的铸币权效益十分可观。外汇局估计海外人民币资产市场规模约有1.2万亿,其中80%在香港地区。香港已成为名副其实的人民币离岸交易中心,这既是一件好事,同时也表明人民币跨境收付过度依赖香港的现实。从长远来看,把鸡蛋放进一个篮子里并不是一件好事,加快与中国的贸易伙伴合作,促使人民币资产在更多的地区发展才符合中国的长远利益。

资本项目没有全面开放是外储仍在继续较快增长的根本原因。在进一步放松资本项目管制的条件下,中国的外储增长势头不仅有可能被遏制,甚至有可能被适当削减。多年来过多外储带来的负面效应已成为各界共识,削减外储不仅需要在现有政策基础上进一步推动,更需要在更多的层面上进一步放松管制,而且,在现有的人民币结算基础上,人民币国际化更进一步,才有可能带来更大的铸币权效益,而这对于未来的中国来说,可能才是最重要的核心利益。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美股再现暴跌!QDII基金受伤最深
QDII业绩首尾悬殊 上投摩根产品领衔
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谭雅玲:后疫情时代,美国会加快打压中国的步伐
小众基金逆袭规模破千亿 还原一季度抄底QDII始末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