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合作组织:“我们不搞军事政治联盟”

2009-07-15 14:48:41

6年前,上海合作组织第一任秘书长张德广面对北京东四环内的一座三层小楼发愁,“没有任何装修,还是毛坯房,徒有四壁,连一个凳子都没有。”615,胡锦涛主席前往俄罗斯叶卡捷琳堡出席上合组织峰会之际,记者来到亮马桥路41号的上合组织总部,尽管周边车辆稀少,但小楼内已是济济一堂。

“(现在)许多国家和组织愿意与上海合作组织交往合作。”上合组织副秘书长高玉生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

东方超级“经济联盟”

上海合作组织,这个冷战后在欧亚大陆出现的最大型地区性合作组织,从1996年的“上海五国”到现在的“上合组织(6+4)”,其影响力已然溢出中亚。6个成员国的人口占世界总人口1/4 ,领土面积3000万平方公里,占欧亚大陆的3/5。加上4个观察员国(印度、巴基斯坦、蒙古、伊朗),人口占世界人口近半。

“上合组织的成立与发展可以划分为两个阶段,一是从1996年的“上海五国”运作到2001年,这个阶段是上海合作组织的前身。第二个阶段是2001年正式成立到现在。”张德广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说,“当时,中国和苏联独立出来的四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因为边界问题进行了多次谈判,谈判达成的协议在上海签署。当时不仅是边界问题的解决,还包括边界地区实现和解、军事领域相互信任,缓和紧张对峙的关系。在苏联时期,中苏在漫长的边界线上驻扎了很多军队。”

与“冷战活化石”北约不同的是,总结冷战教训建立的上合组织,从一开始就将发展的“两个轮子”定位为经济与安全。

“我们考虑加入上海合作组织,是因为上海合作组织的本质是经贸合作。”伊朗驻华大使曼苏里对伊朗寻求加入上合的目的解释道。对抗美国?“当时的确不乏此说,但是我们不承认这一观点。”

中亚是能源富集区,据统计,上合成员国的石油储量占世界总储量10.9%,天然气储量约占31%, 煤炭约占33%。在组织内,既有中国这样的能源需求旺盛的消费国,又有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等生产潜力巨大的资源国,强烈的互补性使得区域能源一体化合作有着广阔的前景。

对于中国而言,自汉朝以来,西部和北部都在国家安全中占据着首要地位。在经济方面,上合组织是西部繁荣的重要因素,也是中国获取自然资源、进行产业转移的重要基地。中哈边境最大城市伊宁将成为新疆的“深圳”。

军事只针对“三股势力”

2001年,上合组织成立不久,“9·11”事件爆发,美国随即打响反恐战争。安全重要性全面升级。

中亚的费尔干纳谷地在古代是“汗血马”的生息之地,现在则是恐怖、分裂与极端势力的三股力量的策源地。费尔干纳谷地地处塔吉乌三国交界处,边界犬牙交错,地形复杂,山高沟深,洞穴遍布,为极端分子提供了大量藏匿之所和逃遁途径。上世纪90年代,乌兹别克斯坦极端组织“乌伊运”为了暗杀总统卡里莫夫并打通“阿富汗经中亚和俄罗斯至欧洲的毒品运输走廊”,伙同多国恐怖分子和雇佣兵,从塔吉克斯坦进入吉尔吉斯斯坦,制造了长达3个月的人质危机,先后劫持了吉内务部队司令、20多名军警、4名日本地质专家和众多平民。

中国与俄塔哈吉四国有7000多公里的边界线,新疆的“东突”与邻近国家的极端势力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新疆地区发生的破坏活动与中亚国家极为相似。

动荡影响的不仅是国家的安定,对于经济、社会发展的影响更是灾难性的。历时5年多的塔吉克斯坦内战使得近6万人丧生,经济损失100亿美元,投资环境极端恶化。

这样的背景下,上合组织的反恐演习开始在人迹罕至的大山、荒漠中上演,也引来了美国和北约的“莫名担心”。

但高玉生强调说:“没有建立上合组织联合军队这一说法……上合组织不搞军事政治联盟,搞军事政治联盟的思维已经过时了,既不利于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不符合这些国家的利益。”

共赢引发扩容猜想

经济与安全“两个轮子”驶进第八个年头时,上合的会场已经多了几个身影。

尽管,印度、巴基斯坦、蒙古、伊朗成为上合组织观察员国发生在2005年,但给中国民众最直观的“扩容”印象出现在2006年。当年的浦东机场,迎来了穿着西装的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他走下飞机,面对欢迎的人群,右手抬至眉前,有力地行了一个军礼。而作为主席国中国邀请的客人,阿富汗总统卡尔扎伊将赞美之词给了一个一年级的小姑娘:“你的英语很OK!”

OK”的不仅仅是上合组织内的经济、安全与文化合作,欧盟、东盟、海合会等区域和国际组织也纷纷递来橄榄枝。高玉生称:“这是因为上合组织是一个新型国际组织,它的原则和宗旨让人耳目一新。而且,中俄两家都是大国,还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这使它有很足的分量。上合组织在短时间内取得很大成就,这也是使它产生吸引力的一个主要因素。”

对于扩容猜想,伊朗大使曼苏里很坦然:“任何观察员国都还没有成为正式成员。我们并不着急,我们等待成为正式成员国。”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京基集团与广东省阳江市政府成功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京东国美探寻深层合作 联合采购只是第一步
美国版政治正确?首位非裔女副总统或将诞生
上海莱士股权质押危机不断,医药行业股份质押市值超7000亿元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