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狐补充:治假户口也要打老虎

2013-03-01 13:12:45

本报评论员 令狐补充

神木县公安局近日开始整治重人重户,媒体报道称,公务员、企业老板成为重点清查对象。考虑到这一所谓的清理整治,是在神木出现了一人占有四个户口的丑闻之后,那么,按理就应当喝问一声:神木是不是出现了违法贩卖户口的腐败窝案?虽然“房姐”户口的直接经办人栽了,但负有管理责任的上级主管情况怎样?违法之事不公诉至法院,由本应担责者自查自纠,靠得住吗?另外,北京警方称,被爆有两个户口的山西运城“房媳”,落户北京并未违规——这一调查结果,如果真已经免除了北京警方的责任,那么,面对“房媳”双重户口的违法事实,另一负责户籍管理的运城警方该当何责?

疑问表达完毕,还可以很自然地联想到时下颇为流行的反腐“打苍蝇”和“打老虎”之喻。媒体调查发现,在神木,有权人和有钱人有多个户口司空见惯——这事听上去看起来似乎都很神奇,但客观而言,这些有多个户口亦即有多个身份的公务员和富豪,只不过都是遍布基层的不法权钱交易中的一群苍蝇而已。上述几个地方的户籍丑闻,只不过是蝇营狗苟的结果。类似的腐败现象,尽管分布广,战线长,危害不可小觑,但比较而言,这些人毕竟只是细小的苍蝇,与有毛大虫之称的老虎还有很大差距。

现有户籍制度及其管理,陈旧落后,弊端丛生,不仅吞噬着巨大的社会成本,而且严重地妨碍着社会公平,桎梏经济发展,这早已既是有识之士的共同观点,也是公众感同身受的共识。以上频密显现的户籍丑闻,就是千疮百孔的户籍制度陈腐臭味的一次大爆发大扩散。这一系列丑闻说明,假设所有制度真有笼子的功能,那么户籍制度这个笼子,能够关住的只是手中无权、囊中无钱的黎民百姓,为他们在迁徙、就学就医、婚姻、购房等方面设置障碍,剥夺他们在户籍地之外社会保障和福利,承受着和谐社会不应该存在的歧视和不公。简而言之,是以不折腾名义强加在特权阶层之外的大折腾。

另一方面,事实证明,户籍制度这个笼子,在上述腐败案例中,非但不能关住权力,反而被权力玩弄于股掌之中。制度不幸沦为了公权力在握者捞钱的法宝,权力寻租套利的凶器。以这一样的认知为参照,神木县公安局清理双重和多重户籍之举,不免会遭遇尖锐的质疑,这一举措,真能将一直玩弄户籍制度于股掌的权力,轻而易举关进另一个制度的笼子之中么?

逐臭逐腐,是苍蝇的本性,神木县及其他地方漏洞百出的户籍制度管理,显然是一块苍蝇们酷爱的腐肉。问题在于,只要腐肉还在,拍死了这一批苍蝇,会有更多的苍蝇寻味而来;同时,也切忌妄自以为,确保肉鲜即可,须知老虎爱吃鲜肉,且只吃鲜肉。这里的启示意义是,无论是“打苍蝇”还是“打老虎”,都不如确保制度成为一个坚固密实的铁笼子,而非令权力馋涎欲滴可以偷吃的腐肉和鲜肉。

在户籍制度腐败系列丑闻中,存在着一个自然界类似的现象:招惹厌烦的苍蝇遍布,却罕见令人生畏的老虎。不过,越过神木这群嗡嗡营营的苍蝇,在往事中搜寻,倒也不难发现疑似虎的踪迹。在此不妨提供一个线索:据媒体报道,2012年4月25日,港交所发布公告称,李学明辞任光大国际公司副主席和执行董事。李学明的户籍问题当时不幸被忽略情有可原。但目前多户口问题既然成为了社会热点,这事显然值得一提并加以回溯。毕竟,相较于上述这群苍蝇,无论背景还是身量,李学明都明显要庞大不少,即便不是虎,至少也是其他大型动物——既然他有两个名字,那么探究一下他是否有双重户口,合理合法,如果顺便过问一下他的国籍情况,能拔出萝卜带出泥,就是更富有的成果了。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北京修订6项入户指标,超大城市落户收紧催化溢出效应
宁波力推户籍同城化 长三角一体化再提速
降首付、发购房补贴、送户口,房地产“救市”进入第二阶段
多地打开户籍闸门,发改委称2020年实现1亿人进城落户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