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静苔:洛阳亲友如相问,就说我在抢车票

2013-01-24 03:44:15

特约评论员 柯静苔

据说,地球上每年都有两次大迁徙,一是非洲角马,一是中国春运。有网友在微博上发言称想到三年前特意请一天的假在6点多爬起来摸黑赶到售票点排队,到了地方才发现前面已经排成一眼望不到边的长龙,然后现在终于可以在办公室轻轻一点就购买到票,感觉进步很大。

可批评声依然不少。相比之下IBM给达美航空的全球票务系统造价才花了3000万美元(包括服务器和人员培训)支持162个国家,1774个机场的全球无延迟退订票,日点击率7亿次,目前没有出现过因过载导致不能正常访问情况。而花费是达美航空订票网数倍的12306网站在随时瘫痪着,让用户随时受不了。铁道部却仿佛不知道民间对它的负面评价,还习惯性高调自我肯定:“彻夜排队买票基本消失”。自然,这一标题被网友神奇地加了一个标点,改为更加贴近现状的“彻夜排队买,票基本消失”。

铁路部门一直拒绝商业网站介入火车票业务,自身的服务能力不能满足社会需求,却又死守着一亩三分地,如何让公众满意?

政企不分的铁路客运运输服务一方面作为企业由国家垄断,缺乏有效市场竞争;作为公共服务部门又缺乏应有的运营成本公开和公众监督,火车票定价机制不透明,作为普通消费者几乎没有博弈的余地。最近一段时间微博热议“坐票与站票是否能不同价格”,有网民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将95元的站票降价为75元,他称一等坐票和二等坐票仅仅因为座位的舒适程度不同,就有20元的票价差额,反观原告的无坐票却和二等坐票价格完全一样,显然违背了社会日常生活关于公平正义的一般观念。法院虽然未予受理,然而该网民坚持每天向法院提起诉讼“我会天天去,直到它受理为止”。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站票与坐票同价的争论还没停止的时候,工信部就360等浏览器推出的抢票插件打电话建议中止,上微博的网民多数属于网购一族,消息一传出来,立即在微博上引起极大反弹。法无禁止即许可,在中国没有法律不允许抢票插件购票的前提下工信部这样干涉,当属无法可依。网民吐槽,刷新第一次,没票,刷新第二次,票又抢光了,不用抢票软件能购到票吗?有网民称这是一种形式合法但结果不公的方式,民工不会用抢票插件,用插件抢票将剥夺农民工买到火车票的可能性。但也有网友反驳,农民工这一群体别说抢票插件了,能够用电脑购物的都没多少,更何况是网购高手也很难刷到票的12306网站了。插件来了,对不用插件的人不公平;12306开通,对不会上网订票的人可算公平?公平不是一起不方便、一起倒霉,而是让大家都能够用方便快捷的方法回家。在买火车票这件事上,政府应该出台或者给予更多的方便政策及措施,铁道部那花巨资打造的网站,也该考虑下用户体验了。而“网上代购火车票小夫妻”之案件,应该特殊宽松对待。

有意思的是,抢票软件工信部电话约谈的消息一出来,人民日报旗下“即刻搜索”立即就推出了不用安装插件的抢票工具,并称经过严格测试。这被戏称为“国家队入场”,甚至有网友怀疑“看来工信部叫停抢票插件,是为了替‘国家队’清除竞争对手啊!”是否真叫停抢票插件?工信部回应:“强制叫停于法无据,电话建议不是强制性的。”舆论有声音赞中央部委能尊重法律、尊重民意,不赖。一个“电话建议”惹起一场风波,也敲醒了大家。企业再遇到试水式“电话建议”不能慌乱,要查查法律;政府部门要遵从法律和民意,可别拧着来。

自然,买车票也成为网民进行文学创作的好题材。这次创作以诗歌为主,如“车票如此难买,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昔秦皇汉武,见此遁逃;唐宗宋祖,更是没招!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好骑马往回飙”,又改《水调歌头》“车票几时有?翘首问车站。不知家乡父母,见面是何年?我欲徒步归去,又恐一路风雨,归途不胜寒。”然而,再苦再累再难,都挡不住大家回家的路,就像这首春运诗歌:把他乡故乡梦乡/装进蛇皮袋/把收获期盼塞进塑料桶/剩下的就是匆匆步履。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返程者讲述:被隔离,被推迟,被取消
22日节前客流迎最高峰,地方春运打响防疫战
春运路上的故事:人在囧途,回家特别爽
高速路上趴窝导致拥堵!开纯电动车回乡的“勇士”看过来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