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金改力撑实体经济

2013-01-03 19:01:52

本报记者 王珏磊

继温州、珠三角之后,福建泉州近日获批成为第三个国家级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有别于温州和珠三角,泉州金改方案的最大特色在于明确了“实体经济”指向,旨在通过一系列改革探索,寻找金融扶持实体经济发展的新路径。

泉州主动寻求金改

新年伊始的泉州,人多欣快,石材商陈晋却有点烦。“天天有人催账,哭都来不及,哪有好心情?”

一大早,陈晋都会被手机铃声吵醒,开始了一整天与要债者艰难的周旋。他的三部手机少有停息,午夜后才能安枕。

陈晋原本做些石材买卖兼设计,小日子过得滋润。“都怪自己扩张太大,现在真后悔。”祸起两年前,一个投资扩张的机会来临,陈晋不甘放弃,但资金缺口巨大,向银行贷款无门,一咬牙借了高利贷。“借债就像吸毒,越借越多,难以了断。”年关更是讨债时,这些天,陈晋血压都高了,身边带着药,头晕目眩的时候就咽下一粒。他告诉时代周报,在泉州,像他这样举债维持的小微企业为数不少,他们大多难有银行贷款的照拂,犯险求助高利率的民间借贷,“每天债务都在增加”。

不过,最近陈晋们有了些模糊的期盼。2012年12月21日,《福建省泉州市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综合改革试验区总体方案》获得国务院批准通过。有别于温州金改和珠三角金改,泉州金改方案的最大特色在于明确了“实体经济”指向,旨在通过一系列改革探索,寻找金融扶持实体经济发展的新路径。

素被誉为“民办特区”的泉州,民营企业总数达6万余家,经济总量已连续11年名列全省首位。在4万多家工业企业中,90%以上为中小企业,其中与银行有信用关系的仅占四分之一,近3万家中小企业只能通过民间渠道解决融资需求。民间借贷十分活跃,被列入民间融资十大重点监测地区。

不过,相较温州惨烈的民间借贷危机,泉州的状况相对缓和。泉州在水暖、运动品牌、纺织、厂材等产业已形成完整产业链,产品有集群效应,且以内销为主,受国际经济影响略小。不过,在成本上涨、信贷收紧、订单减少等多重压力下,泉州企业也已进入发展平台期,急需转型升级。

“主要是中小企业遇到了发展瓶颈,要想办法运用资金和金融手段,帮助他们‘二次创业’。目前中小企业间接融资困难,金融服务水平不高,与实体经济距离较远,企业直接融资渠道又较狭窄。这些都需要进行改革。”泉州市发改委一位工作人员对时代周报表示。

而泉州发达的民间借贷也暗伏危机。“和温州不一样,泉州是主动寻求金改,走在问题的前面。”泉州发改委官员称。

两大“抓手”服务实体经济

以发展“实体金融”为主要着力点的泉州金改,提出了服务实体经济的具体举措。《总体方案》称,将加大对小微企业及民生的金融支持力度。支持银行业金融机构加大服务小微企业专营机构建设力度,开辟小微企业贷款审批“绿色通道”,提高审批效率。

此外,《总体方案》称,将扩大直接融资规模,支持符合条件的企业上市,支持符合条件的企业发行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企业(公司)债,支持开展区域集优票据试点。

可见,泉州金融服务实体经济主要依托两大“抓手”:一是依托股市、债市,提高企业直接融资比重;二是通过健全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问题的体制机制,鼓励各类金融机构积极开展适合中小企业需求的金融产品和信贷模式创新,缓解企业间接融资难题。

对此,民进中央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认为,这些做法贵在坚持。“用民间资本设立大量为中小企业服务的金融机构,将有助于扩大企业间接融资的规模。用民间自己的钱来借贷,来之于民,用之于民。此外,再拓展直接融资新渠道,认真做下去,对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支持实体经济发展能够发挥作用。”

北京理工大学经济学教授胡星斗也对时代周报表示:“应鼓励企业更多地直接融资,特别是大力发行企业债券,目前这块还很不发达。另一方面还是要推进间接融资,创新各种金融产品,使民企能得到更好的服务。”

《总体方案》提出,将开展石化、鞋业、纺织服装产业投资基金试点,支持设立创业投资引导基金,加大政府对创业投资引导基金的投入。

对当地支柱行业进行资金“输血”,促使资金、技术和企业结合完成产业升级,被一些专家认为是泉州金改最具特色之处。以产业链上龙头企业为主设立创业投资基金,产业链上互相调剂资金余缺,既可救资金饥渴企业之急,也可让资金提供方获得合理回报。

对此,泉州市委常委、副市长付朝阳称,“预计引导基金的母基金规模将超过20亿元,初期以泉州市当地的大型企业投入为主,未来基金规模将逐步扩大。”

“泉州与温州的金改还是有点不一样,温州更多的是规范现有的地下钱庄、民间借贷,泉州也许在创投基金管理方面可以摸索出一套制度,积累经验,可能更有利于一些高科技企业的发展。”胡星斗称。

“招安”民资吸引侨资

为实体经济提供金融支持,在泉州的设想中,还与做大做强金融主体机构密切相联。据付朝阳透露,泉州金融改革的主攻方向是“纵向推进,横向贯通”,即在促进金融主体机构根深叶茂的同时,使大量的民间资本能够浮出水面,实现规范化、阳光化,最终促进金融的血液在实体经济的肌体中畅通无阻。

作为著名侨乡的泉州,民间资本加上侨资规模超2万亿。因此,《总体方案》在鼓励民间资金根据有关规定发起设立或参股村镇银行、贷款公司、农村资金互助社等新兴农村金融机构之外,也表示将适当放宽港澳金融机构来泉准入条件,支持符合条件的台湾金融机构进驻泉州,允许在泉注册并符合监管要求的台资企业投资入股泉州地方法人金融机构。“招安”民资、吸引侨资,壮大金融机构,最终投向实体,乃泉州思路。

据记者了解,2012年以来,已有各类金融、投资机构入驻泉州。截至目前,银监会批复各银行机构在泉州辖区开设的支行已接近20家。总部在马尼拉的首都银行中国有限公司泉州分行于9月10日正式对外营业,是为泉州吸引台港澳侨金融资本的首个案例。

“泉州与台湾有地缘、亲缘联系,选择泉州金改试点,应已考虑这一特殊因素。侨资入股金融机构,在中国加入WTO以后就已允许,但涉及到比例问题。泉州的金改试点对这方面应有所促进。”中央财经大学财政金融学院院长助理应展宇告诉时代周报。

泉州投资咨询师黎明对时代周报表示:“很多泉州企业对侨资进入金融机构颇有期待,他们认为台湾对中小企业融资很有经验,信用度也高,中小企业可能会因此受益。”

台商田寿昌在泉州已生活5年,在他看来,台湾由政府和银行共同推进的中小企业融资体系比较成功,泉州可以借鉴。“但要解决两个问题:一是银行是否有动力。贷款给中小企业风险高,麻烦多,全球中小企业融资都是大问题,银行缺乏动力。而当市场无力或不愿出场的时候,政府应该出手,补市场缺漏。这样的政府才可爱。二是企业也要有做实业的坚韧和耐心。”

泉州已拟向台湾学习。付朝阳介绍,泉州计划向国家申请设立全国首家中小企业银行,“台湾在这方面做得特别好,泉州刚好有很强的对台优势,所以我们希望设立一个中小企业银行,专门为中小企业服务,规模不是很大。”

金改并非万用灵药

看过金改方案,陈晋还是有点疑虑。“感觉还是有点虚,也看不太明白,融资难到底能不能解决,我们心里还是没底。”

金改方案中的种种举措,是否足以对实体经济形成坚实的金融支撑?对此,黎明认为:“在信用体系不健全的情况下,民资搞村镇银行风险很大,万一卷款潜逃怎么办?泉州已有先例。此外,利率要实行市场化,而且不能国企独占低利率,民企与国企要一视同仁。”

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易宪容则对时代周报表示:“利率必须要市场化,价格机制不改革,什么都没用。民间借贷公司注册政府认可的借贷机构,在承担过高的借贷风险的同时,也要有相应的风险定价权。实际上,他们在风险承担与权益获得上存在严重的不对称,从而使得多数民间资金不愿意进入这个市场。中小企业融资难就很难缓解。”

在做实业不如炒两套房、虚拟经济收益远高于实体经济的状况下,金改显然也不是扶持实体经济的万用灵药,还应佐以别的“药方”。“要给中小企业减税。否则大家肯定做投机去,培养了赌博心态。”黎明称。

胡星斗也认为:“结构性减税是重中之重。目前企业增值税税率还是很高,应该降到9%以下。此外,企业承担的五险一金负担也很重,可以改成社会保障税,并且降低税率。”

易宪容开出的“药方”则是把房价泡沫挤掉,“不挤掉没有人来搞实体,炒两套房子就等于干一年企业,谁还干企业?”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东莞制造”逆市谋出路,经济指标企稳向好
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A股一旦站稳3000点,将进一步向上拓展
打财阀还是稳经济?文在寅两难选择下,三星“太子”或逃牢狱之灾
全球疫情失控!印度、巴西确诊人数暴增,美国经济重启计划“破产”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