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中求进:中国经改探路

2012-12-20 02:04:45
相较于去年10年来最晚召开的一届中经会,今年的中经会依然强调稳中求进,本身就预示着中国当下经济的复杂境地,调控政策的信息该如何汇总?诸多的争议会集中在哪些方面?

本报记者 陈无诤 发自香港 北京

稳中求进—一切似乎都在意料之中,刚刚落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下简称“中经会”)的主基调,还是落在了这四个字上——毫无意外。

2013年的中国经济到底会是什么形态?就整体性政策来看,中央政治局会议强调,要保持宏观经济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着力提高针对性和有效性,适时适度进行预调微调,加强政策协调配合。稳中求进,成为未来一年宏观经济政策总体的指导思想。

相较于去年10年来最晚召开的一届中经会,今年的中经会依然强调稳中求进,本身就预示着中国当下经济的复杂境地,调控政策的信息该如何汇总?诸多的争议会集中在哪些方面?

虽然2012全年经济数据尚未出炉,但按照《人民日报》等官方话语的阐释,我国经济走势从缓中趋稳走向筑底回升的脉络已经清晰可见,GDP增长7.5%以上,CPI全年不超过3%,稳增长、稳物价的“双稳”目标实现在即。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张立群认为,“稳”就是要通过宏观经济政策的不断完善,保持经济平稳发展的态势,“进”就是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谋求更高质量的经济增长。

“稳中求进的关键,在于抓住实体经济。”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金融学教授孙立坚一语中的地道中实质,尤其要重视会议上提出的“要牢牢把握发展实体经济这一坚实基础,努力营造鼓励脚踏实地、勤劳创业、实业致富的社会氛围”的重要性。

“中经会政策基调较预期积极。”高盛高华中国经济学家宋宇提出,但经济增长面临下行压力,产能过剩问题仍然突出。会议强调城镇化是扩大内需的最大潜力所在,继续强调了维持价格稳定的必要性。

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对此表示赞同,明年货币政策将中性偏松,伴随着基建增加和企业“去库存”拖累变小,明年中国经济会较今年小幅反弹。

稳中求进总基调

今年的中经会,再次确定稳中求进的总基调,并把促进经济持续健康发展作为明年经济工作的首要任务。

“‘稳’就是保持经济平稳发展,这样才能为扩大就业、改善民生、稳定全局创造条件。”国务院参事室参事汤敏说,“稳”要实现增长和物价的双稳,从国内各机构发表的一些领先指数来看,明年中国经济稳增长的目标经过努力是完全有可能实现的,但今年低通胀的局面十分脆弱,明年稳物价这根弦丝毫不能放松。

如何增强消费的基础作用?成为摆在中央政府面前的重要难题。在汤敏看来,推动经济持续健康增长,要牢牢把握扩大内需这一战略基点,特别是要提高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改革开放30多年来,居民收入年均增幅7.4%,落后于同期GDP高达9.8%的增幅,直接造成内需不足,消费不振。”

在当前严峻的国内外形势下,如何创新流通发展方式,进一步发挥流通业作为国民经济中的基础性和先导性产业的作用,是商务部门待解的课题。

为此,商务部日前召开全国内贸专家座谈会,商务部副部长姜增伟主持会议,商务部将从市场运行调控、流通网络布局、转变营销方式、规范市场信用等方面入手,发挥流通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基础性和先导性作用。

统计数据显示,2009-2012年,我国农村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已经连续4年超过2万亿元。今年1-9月,我国农村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到2万多亿元,增长14.4%,再次超过2万亿元。我国农村社会消费品流通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阶段。

中国市场学会理事长高铁生表示,发挥流通业的先导性作用,应该创新交易方式,完善供需之间的匹配机制,使得每种重要的商品都能找到高效率的匹配路线图,包括有形的、无形的、实体的、虚拟的、即期的、远期的、现货的、期货的等。

商务部的举措,同样在国家发改委得到回应。12月18日,国家发改委主任张平在全国发展和改革工作会议上表示,在全球经济增长动力依然较弱、经济企稳回升的基础还不稳固的背景下,要进一步发挥消费和投资的作用,促进经济稳定增长。

数据可能说明一切。今年到11月份,中国进出口的增长只有5.8%,进口是增长4.1%。所以到9月份我们统计国内生产总值的时候,内需的拉动作用大体上是105.5%。

“今年以来,我国国民经济呈现出增速合理、结构优化、物价稳定、就业增加的良好态势。由于这几年外需形势严峻,外贸增幅相对放缓,经济增长主要依靠内需拉动。”张平说。

城镇化再突围

中经会将城镇化这项长期任务单独列出,而学者们担心的是:警惕以城镇化为名放大房地产泡沫,房价继续上涨成为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的最大障碍。

目前,我国近7亿城镇人口中,有2亿多进城农业转移人口还没有“市民化”。据测算,一个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将拉动投资40万元以上,每年消费需求将增加1万多元。张立群认为,城镇化是扩大内需的最大潜力所在,也将形成新的强大的经济增长动力。

城镇化已被中共中央列为明年经济工作六项主要任务之一。学者就此提出,从相关信息看,城镇化有望成为中国扩大内需的一个重要支撑,这是项长期任务,不过,这一概念也可能成为一些人鼓动房地产开发的最好旗帜,并致房地产泡沫扩大。

中经会将“积极稳妥推进城镇化,着力提高城镇化质量”作为单独一项任务列出,这是本届年度会议有别于往年之处。

“高水平、高质量的城镇化,关键是要有序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汤敏认为,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也应稳中求进,遵循自愿、有序、分类、统筹的方针。

今年以来,负责经济事务的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曾多次强调城镇化是未来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在日前的《人民日报》上,他再次强调,城镇化是扩大内需的最大潜力。

根据瑞银证券的最新居民调查数据,2011年城镇居民人均收入为23979元,农村人均收入为9833元,约占城镇居民收入的41%;城镇居民人均消费15161元,农村人均5211元,约占城镇居民人均消费的34%。

为此,李克强强调,我国城镇化率刚超过50%,如按户籍人口计算仅35%左右,远低于发达国家近80%的平均水平。差距就是潜力。从现代化发展规律看,今后一二十年我国城镇化率将不断提高,每年将有相当数量农村富余劳动力及人口转移到城市,这将带来投资的大幅增长和消费的快速增加,也会给城市发展提供多层次的人力资源。

不过李克强也提醒,城镇化不是简单的人口比例增加和城市面积扩张,更重要的是实现产业结构、就业方式、人居环境、社会保障等一系列由“乡”到“城”的重要转变。

美银美林经济学家陆挺认为,中国农村的集体土地制度是城镇化的最大障碍,进一步推进城镇化的关键即是农村土地改革。加速推进城市化,既可以提振消费需求,又可以提高农业生产效率,对于中国新领导人来说,没有比城镇化更好的方式来“稳增长促和谐”了。

结构性减税主阵地

明年宏观调控的主阵地—结构性减税,已成为诸多业内人士的共识。中经会在确定明年经济工作的主要任务时提出,“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要结合税制改革完善结构性减税政策”。

根据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日前发布的《中国宏观经济运行报告2012》,中国2000年小口径的宏观税负(只体现税收对GDP的比例)与中口径宏观税负分别为12.7%和13.5%,而2011年,小口径的宏观税负为19.0%,中口径的宏观税负(体现财政收入对GDP的比例,不仅包括了税收,也含有罚金、费用等其他行政收入)水平为22.0%,两种口径的宏观税负都有明显的上升。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将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这说明当前我国经济增长基础还不稳固,还需要国家继续扩张财政支出,同时继续实行赤字财政。”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副所长白景明说。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院长高培勇表示,进入2012年以来,我国的宏观经济政策的布局,包括结构性减税的布局发生的最大变化就是同时追求多重目标,而不是只瞄准保增长和稳增长一个目标。

而在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李曙光看来,目前不仅要关注税收如何收的问题,还要关注如何用的问题,即政府预算,在这方面也有很大的改革空间,新的《预算法》修正案正在修改,下届政府应该会在这个方面有所改进。

高培勇表示,进入2012年以来,我国的宏观经济政策的布局,包括结构性减税的布局发生的最大变化就是同时追求多重目标,而不是只瞄准保增长和稳增长一个目标,哪个方面的目标根据经济形势变化显得更加重要,整个宏观经济政策的操作就向哪个方向去倾斜。哪个方面的目标根据经济形势变化显得更加重要了,整个宏观经济政策的操作就向哪个方向去倾斜。

今年两会期间,财政部以新闻发言人的名义正式发布了实施结构性减税,主要的动作是瞄准小微企业和个人所得税,同时又出台营改增计划。但是到4月份之后,结构性减税的力度和节奏开始加大加快,特别是进入9月份,结构性减税已经变成了宏观经济政策的主战场。

步伐逐渐加快。原来只是1月份在上海实施营改增,在9月份试点扩大到北京,12月份又陆续扩大到全国10个省市。从这样一个运行的轨迹可以看到,一是经济形势变化促使宏观经济政策操作的重点在随之发生变化。此外,随着经济形势越来越趋向于“保增长”这样一种格局,结构性减税的节奏和力度逐步地加大了。

“结构性减税是为了宏观调控政策的需要,且目前多流于表面,事实上从没有哪个部门明确解释结构性减税的规模有多大。”孙钢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是说。

高培勇表示,总体说来,如果从研究的角度来评价结构性减税,特别侧重的是评价两个方面:一是这一年结构性减税的规模究竟有多大,减多少税;二是减什么税,结构性减税的对象是怎样的。从这个角度来看待2012年的结构性减税,在规模上做得还不够,在对象上把握比较准。今年结构性减税的重点实际上都放到了间接税,放到了增值税身上。

稳健货币政策常态化

货币政策并未太多变化,中经会为明年货币政策指明了方向—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注意把握好度,增强操作的灵活性。要适当扩大社会融资总规模,保持贷款适度增加,保持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切实降低实体经济发展的融资成本。

分析人士指出,经济形势、货币环境复杂多变,需要货币政策谨慎权衡,增强调控的前瞻性、针对性和灵活性,继续把握好经济增长、物价稳定和风险防范三者的平衡。工具选择上会坚持公开市场操作的灵活性,同时存款准备金率以及基准利率均有下调的空间。

在九华山庄内部会议上,发改委副秘书长李朴民建议,明年的宏观经济政策还是要以稳定为主,要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宏观经济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

事实上,从2011年10月份以来,尽管中央银行一直在释放定向宽松和局部宽松的信号,甚至出乎预料地下调了存款准备金率,但这些举措尚不足以成为货币政策转向全面宽松的依据。

央行12月18日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19.8%的银行家预期明年一季度货币政策将趋松,较今年第四季度的判断提高13.9个百分点,39.5%的企业家认为宏观经济偏冷则为政策趋松的调查提供了佐证。大部分专家认为,明年的货币政策将在稳健的基础上实现稳中有进,即会有一定幅度的放松。

为此,国家开发银行研究院副院长曹红辉预计,明年货币政策将会“稳中有进”,而且很可能会下调贷款利率以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则认为,明年社会融资总规模将比今年有所增加,预计在16万亿-17万亿元。明年可能最多降息0.25个百分点。

调查结果似乎比较乐观。对下季度,银行家预期有所回暖,60.7%的银行家预期宏观经济“正常”,34.5%的银行家预期“偏冷”。银行家宏观经济信心指数为55.1%,较上季大幅上升13.1个百分点,较去年同期下降4.3个百分点。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研究员陈道富认为,明年将加快研究为民间融资提供信用系统,提高民间融资效率,增加社会融资规模。截至今年11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实现14.15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2.60万亿元,新增人民币贷款7.75万亿元,同比多增9191亿元。

目前以及未来一段时期,经济形势、货币环境均复杂多变,这需要货币政策谨慎权衡。根据中央经济工作会议,2013年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注意把握好度,增强操作的灵活性。要适当扩大社会融资总规模,保持贷款适度增加。

一些金融业人士认为,上述表态意味着,2013年的中国货币政策虽然继续保持“稳健”的基调,但是将比今年有所放松,而不是偏紧。“这意味着,2013年中国的货币投放将比2012年有所放松,但也不会突然大幅增加。”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张跃文说。

不过亦有专家对此表示异议。他们称在呼吁货币政策建立利率机制,发挥利率的杠杆调节功能,这样才能真正培育市场化的主体,从根本上推进市场经济的建设。“当然,要发挥利率杠杆的作用,一个潜在值得思考的问题是传导货币政策的银行体系要作出结构性调整。”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确诊超8万,欧洲这个“抗疫优等生”终于建议民众戴口罩了
北大李玲:“全民免费医疗”制度改革时机已成熟
数据预示中国经济率先回暖?234份一季报预告出炉,77%预盈利!
从线下到线上:中国“互联网殡葬”服务缓慢升温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