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霾肆虐广州 烧煤难辞其咎

2012-11-23 15:17:12

本报记者 郭丽萍 发自广州

11月20日,在广东省环境信息综合发布平台网站的空气质量监测地图上,广州城区位置是大片令人触目惊心的橙色,多个监测点的PM2.5浓度超过国家标准规定的75微克/立方米。

PM2.5是导致灰霾天气的元凶。中国环境科学院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说:“珠三角、长三江、京津冀、四川盆地和沈阳等地城市群,大气细颗粒物污染日益严重。”亦有资料称,上海、广州、天津、深圳等城市,灰霾天数占到了全年天数的30%~50%。

素有“黑色金子”之称的煤炭,在供养着广州城的同时,也加剧了这个城市的空气污染。广州如今每年用煤量为2900万吨,已经超过北京、沈阳等传统的烧煤大户,在能源消费结构中的比例也早已超过50%。而环保部的数据显示,广州煤炭燃烧带来的污染,预计占到广州空气污染总量的近4成。

转变能源结构,使用更清洁的替代能源,成为广州避不开的城市命题。

电煤污染深重久远

媒体报道,10月26日,在广州市政府邀请国内空气污染防治专家举行的座谈会上,环保部环境规划院副院长王金南感慨:“世界上没有哪个城市空气质量很好,每年还烧几千万吨煤的。”

随着城市和经济规模的扩大,广州市能源需求量也在急剧增加。广州市仅煤炭每年就要消耗2900万吨,超过了北京、沈阳等城市,在能源消费结构中的比例早已超过50%,主要用于火力发电和工业锅炉。而2011年广州的天然气消费总量接近11亿立方米,仅为北京的1/7,上海的1/5,深圳的1/3。

中山大学园林及生态经济规划设计研究所所长钟晓青在一篇研究广州能源结构的论文里指出,广州市一次能源(主要是水力发电)自给率不足能源消费总量的2%,电力供应以火电为主,60%左右的煤炭消费是用于火力发电。

燃煤是PM2.5的主要排放源之一,其中火电厂的PM2.5排放量就占了广州地区PM2.5来源的20%。燃煤会产生许多细微颗粒灰烬,电力企业现有的除尘设备,多数只能过滤大粒径的颗粒物,而PM2.5颗粒往往直排入空气中。燃煤排放的大量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在大气中经过日照等外界因素刺激,通过一系列化学变化和物理变化,又再次凝聚成PM2.5颗粒。

绿色和平气候与能源项目主任周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虽然近年国家开始逐渐提高污染物排放的指标,但是早年间的宽松和放纵,直接导致了火电企业和燃煤锅炉的遍地开花。广州纳入国家环保部监控的大型火力发电企业便有9家,共有装机容量10万-30万千瓦不等的发电机组近20多台。

钟晓青分析,广州乃至整个珠三角,总共有8个航道,东南边的从广州黄埔电厂、东莞虎门沙角电厂A厂、B厂(深圳控股)到汕头电厂,沿着河边都是火电厂。西南方向的从南沙、顺德、中山、珠海到江门一线,也是一路的大烟囱。这些烧煤的大户均位于广州夏季主导风向的上风向,污染物会从南边带到城区。

钟晓青说,由于附近黄埔电厂的影响,以前他在员村居住的时候,晚上根本不敢开门窗,他亲自组织规划的龙头山森林公园也成天雾霾笼罩,“看不到太阳”。

在今年6月省环保厅公布的2011年广东省重点污染源环境保护信用评价结果中,广州发电厂有限公司被评为环保严管企业(红牌标识)。据媒体报道,2011年纳入环保信用评级的重点污染源包括549家企业,其中有105家被“红黄牌”警告。广州发电厂原本获得的评级是“绿牌”。但在公示期间,广东省环保厅接到对广州发电厂污染的投诉。5月29日晚,广东省环境监察局到现场对投诉情况进行核实,监测结果显示,“其西北厂界夜间噪声超标9.8分贝,有一个脱硫塔烟尘排放浓度超标1倍以上”。广州发电厂原本快要到手的“绿牌”,一夜之间跌为“红牌”。

今年6月,2002年投产的广东连州火电厂更是被披露造成大量儿童血铅严重超标。出席血铅超标事件专家意见汇报会的专家组组长吴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是由于电厂排烟长期积累在一些生活环境周边,由于小孩个子比较小,容易吸收到的量比较大,人们吸收到空气中的积尘,导致了血铅超标。

中国疾控中心的数据显示,长期以来,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是影响中国大气环境质量的主要因素。全国烟尘排放的70%、二氧化硫排放量的85%、氮氧化物的67%、二氧化碳的80%,都来自于燃煤,而来自燃煤电厂的污染,占比达到一半以上。同时,燃煤过程中还产生多种有致癌效应的大气污染物,如多环芳烃类(PAHs)物质、重金属元素(如汞、镉、铅)以及氟和砷等。

连番整改小火电厂

为了缓解燃煤带来的空气污染,广东省亦采取过几次大力度的整改措施,但是均未能从根本上改善和根治。

2007年3月,由于煤价高涨带来的小火电经营亏损,以及积弊已久的环保问题,广东省政府下发《广东省小火电机组关停实施方案》,明确规定要关停的五类小火电企业,包括单机容量5万千瓦以下的常规火电机组,运行满20年、单机10万千瓦级以下的常规火电机组,按照设计寿命服役期满、单机20万千瓦以下的各类机组,供电标准煤耗高于390克/千瓦时的各类燃煤机组,未达到环保排放标准的各类机组。并计划在2007年关停的小火电机组约280万千瓦。

然而这一计划却因为大面积缺电而受阻。2007年5月,广州挂出红色电力预警,许多本计划关停的小火电厂仍然开足马力发电,对于关停的限令,更多的小火电厂选择了观望。

然而,随着2010年广州亚运会的临近,关停小火电企业的计划再次被提上日程。2008年4月,广州市政府下发《广州市2008~2010年空气污染综合整治实施方案》,明确规定将逐步关闭单机容量5万千瓦以下常规发电小电厂。文件指出,在2008年底前,要累计关停小火电机组107万千瓦;2009年底前,要累计关停小火电机组233万千瓦;并要求在2008底前对广州发电厂、员村热电有限公司等8家重点污染企业实施脱硫改造。

根据以2007年为基准的第一次全国污染源普查数据显示,广东省氮氧化物排放量为140.9万吨,其中火电行业排放量为58.92万吨,约占41.8%。氮氧化物是主要的大气污染物之一,是造成区域酸雨频率居高不下的重要原因,也是生成臭氧的重要前体物之一,会产生包括灰霾天气在内的多种二次污染。

2011年,根据环保部要求,为了达到环保部要求的“十二五”污染物总量减排控制目标,《广东省火电厂降氮脱硝工程实施方案》正式印发实施。方案要求,广东省在2014年底前,完成区域内60万千瓦以下、12.5万千瓦以上燃煤机组降氮脱硝工程改造,共计59台发电机组,2306.5万千瓦装机容量。其中,珠三角30万千瓦以上火电厂将在2012年底完成降氮脱硝任务。对不按方案规定时间进行降氮脱硝治理的火电厂,将在满足电网安全稳定运行及电力供过于求时,暂停其机组发电。方案还要求,火电厂降氮脱硝将成为各级地方政府环境保护责任考核、总量减排考核的硬指标。珠三角作为重点地区,将最先从严控制。

2011年第26届深圳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开幕前夕,广东省环保厅环境监察局更是组织联合督察组,分别驻守在深圳、东莞、惠州、广州、珠海等市,对当地大气和水环境保障工作开展为期两个月的无缝督察。火电厂治污改造和小锅炉治理改造正是此次专项行动工作的督察重点,降氮脱硝未达标的火电厂一律改造,未达到广东地方标准的小锅炉一律整改。

“煤改气”的争议

今年5月,广州市政府常务会议通过了《广州市2012~2016年空气污染综合防治工作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方案》在征求意见稿中提出,将在未来5年投资60亿元对空气污染进行治理,到2016年底,环境空气中可吸入颗粒物(PM10)、细颗粒物(PM2.5)、二氧化硫、二氧化氮年平均浓度力争较2010年分别下降12%、7%、12%、10%以上。

广州市环保局提出了几个措施,包括调整广州能源消费结构,增加天然气、电力等清洁能源的供应量,同时,削减煤炭消费总量,到2016年,全市煤炭消费总量比目前减少14%。2016年底前,全市“禁燃区”面积达到建成区面积八成以上,所有锅炉、窑炉、大灶等禁止使用煤、重油。针对电厂的空气污染,环保部门要求,所有的燃煤电厂都要置换成天然气。

但早在今年4月,广州市环保局召集电企座谈,提出不再新上燃煤机组,并加速燃煤机组向燃气机组的过渡时,就当场遭到电企集体反对。

电企的理由是,将燃煤电厂改燃气电厂,有很多手续要批,需要按规则办事,现在广州能源结构做不到脱胎换骨。另外,改天然气发电后,刚完成的脱硫、脱硝改造十几亿元的投入就打了水漂,还要花数十亿元上马天然气发电机组,企业吃不消。

不过,黄埔火力发电厂倒是率先尝试,计划投资超过32.4亿元,新建两台390兆瓦的燃气机组,2014年投产,由此估算,一台燃气机组的投入在16亿元左右。广州9家电厂近20台机组则需要300多亿元。

另外,天然气价格比煤贵,因此电企还将面临成本上升的问题。而且,广州市能源自给率不高,如果改为天然气发电,气源也是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即使新建两台燃气机组,黄埔火力发电厂也并不打算关停电厂原有的两台燃煤机组。

周嵘曾建议,广州在推行煤改气的过程中,不可期望毕其功于一役,应稳步缓行扎实推进。她提出三条对策:今后坚决不上新的燃煤锅炉,控制住老旧燃煤锅炉的排放,达到报废年限的锅炉,应强制更换为新能源发电装置,如天然气、风能等。

炉龄越长,发电机组的能耗成本就越高,同时维修成本也就越高,污染物排放的比例也会成倍增加。周嵘查看过环保部的网站,发现广州多家发电企业的机组炉龄都超过或接近20年。周嵘建议,广州首先就要淘汰这些拥有老旧高龄锅炉的发电机组。

今年1月,国家标准《火电厂大气污染排放标准》从今年1月1日开始正式实施。其中要求,新建机组从2012年开始、老机组从2014年开始,氮氧化物排放量不得超出100毫克/立方米,被业内称为“史上最严排放标准”。火电企业的发电成本进一步增加。

担任广州市政协委员的钟晓青表示,组织政协小组讨论的时候,很多电企出身的政协委员每次都发资料维护两个方面:一是表示能源紧张,想要再上火电项目;二是煤炭涨价,电价也要涨。

煤炭消费总量控制

由于广州远离煤炭产地,且燃煤造成极大的空气污染,钟晓青素来反对广东搞火电项目,而极力倡议加大力度研发新能源,使用清洁能源。

中国高碳能源占能源消费总量的85%,钟晓青说,广东省对高碳能源的依赖比例甚至高于全国平均数,仅占5%的核电也是供香港使用。

早在2010年5月,由环保部、发改委、能源局等9部门出台的《关于推进大气污染联防联控工作改善区域空气质量指导意见的通知》首次提出,中国将在“三区六群”地区开展区域煤炭消费总量控制试点,即京津冀地区、长三角地区、珠三角地区,辽宁中部城市群、山东半岛城市群、武汉城市群、长株潭城市群、成渝城市群、海峡西岸城市群。

北京率先在2011年发布《北京市清洁空气行动计划(2011-2015年大气污染控制措施)》,计划到2015年,北京市燃煤消费总量控制在2000万吨以下,天然气在能源消费总量中的比重达到20%。资料显示,2010年北京市煤炭消费总量大约为2700万吨标准煤,能源消费以每年5%的增速在增长,如果不对其中的煤炭消费加以控制,北京的大气污染难以控制,空气质量无法改善。为此,北京环保局计划在“十二五”推行两项主要措施,一是新建项目原则采用天然气等清洁能源,不再新建、扩建使用煤、重油和渣油等高污染燃料的建设项目;另外是实施天然气替代煤炭计划。

广州市长陈建华也表示,准备对广州2900万吨煤炭的消费量进行控制和治理,着力点在于取消工业锅炉用煤,采用天然气集中供热,这样可减少1000万吨用煤,而电厂进一步进行改造和减排。

今年11月初,陈建华代表广州市政府,喻宝才代表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共同签署了清洁能源战略合作协议。根据协议,双方将充分利用各自在政策引导、资源配置等方面的优势,开展全面合作。中国石油将通过西气东输二线、三线优先向广州供气,全力提高广州天然气供应量和应急保障能力,保障广州工业锅炉和电厂“煤改气”、天然气电厂、分布式能源项目及城市燃气等方面的用气需求,支持将广州建设成为天然气产业利用示范区。这将为广州加快清洁能源天然气的推广应用,促进能源结构调整,改善空气质量,建立完善优质、高效、清洁的能源供应保障体系提供有力支持。

较之煤炭,天然气具有清洁、高效的优点。有统计数据预计,西气东输二线全面投产后,中国每年新增3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供应量,相当于2007年全国天然气供应量的一半,使得天然气在中国一次能源消费比例中由现在的3.5%提高到5%以上,每年可减少排放二氧化碳1.3亿吨、二氧化硫144万吨、氮氧化物36万吨、粉尘66万吨。

钟晓青对此并不感到太乐观。他说,高碳能源如煤、石油、天然气、可燃冰都是排碳的,会引起全球气候变化,将来肯定是要退出历史舞台的,而且,50~200年之内,高碳能源将无法继续满足全球的需要,因此研发、推广新能源是必然的趋势。“虽然目前国内新能源还不是很成熟,但是就像人类历史上刚刚发明火车的时候,人们觉得马车更稳当一样,但是最后马车还不是被取代了。必须坚定地朝这条路上走,必须替代高碳能源。”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最严法规、PM2.5…这些问题生态环境部都回应了
人工造雨,减霾新招?
TCL李东生:将雾霾治理纳入政绩考核
珠三角治霾成绩单:十年间PM2.5浓度从爆表到达标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