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猪”部落化?

2012-12-13 03:00:10
苏格兰、加泰罗尼亚、威尼斯,乃至西西里、巴伐利亚等地的独立运动都在近年开始出现或者勃兴,它们大多系“欧猪”一部分。正当各国为保住欧盟不解体而苦苦博弈时,欧洲各国内部可能会

本报记者 张子宇 实习生 罗晓彤

水城威尼斯正在遭遇大水的袭击,一场暴雨使意大利威尼斯市中心超过七成的区域被洪水淹没,水位高达1.5米,圣马可广场有游客穿上泳衣游泳,景象壮观。

除了大水,威尼斯还面临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该城最近出现了一股独立运动,要求让威尼斯从意大利独立出去。

苏格兰、加泰罗尼亚、威尼斯,乃至西西里、巴伐利亚等地的独立运动都在近年开始出现或者勃兴,它们大多系“欧猪”(PIGS,葡萄牙、意大利、希腊与西班牙首字母)的一部分。媒体担心,正当各国为保住欧盟不解体而苦苦博弈时,欧洲各国内部,可能会出现一种“部落化”的趋势,即因为经济危机导致欧洲各国地方与中央的矛盾加剧。

穷与富的矛盾,税收分配的蛋糕争议,历史恩怨的浮起,如果若干年后欧洲的版图再次改写,那么欧债危机无疑是源流之一。

意大利地方主义严重

自一群罗马帝国的居民来此避难而建城以来,威尼斯在历史上都是一个独立的共和国,并且曾经创造了辉煌的历史,其商业成就、海上霸权和政治制度,均一度显赫于欧洲。正是为了打破威尼斯人对地中海商业的垄断,西班牙和葡萄牙才派船队开启了地理大发现时代。近代以来,威尼斯共和国逐渐衰落,并且为兴起的大国所控制。1797年,拿破仑的入侵结束了威尼斯共和国1000多年的独立状态,最后占领那里的是奥地利人。1866年,新成立的意大利王国逐走了奥地利军队,统一了威尼斯。

自10月以来,受到加泰罗尼亚和苏格兰独立运动的刺激,一些威尼斯人多次在市中心举行游行示威,要求从意大利独立出去。这场新兴起的运动被命名为“独立的威尼斯”(IndipendenzaVeneta)运动,其组织成立于2012年5月。

威尼斯独立分子展示自己立场的方式也颇为本土化。他们乘坐着为游客所熟悉的贡多拉船,穿过大运河,前往政府递交独立宣扬。目前他们已经征集到2万个签名。

如果威尼斯共和国“复国”成功,将包含500万居民。民调显示,支持独立的人在增加,不少人从文化上和地理上对罗马缺乏认同感。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甚至有民调显示七八成的本地人支持独立。

“威尼斯的独立运动显示出他们对现状的不满,尽管这可能只是暂时的,也不一定会到一个严肃的层次。但是其确实让已经深陷地方分裂主义之苦的意大利又平添了很多新的烦恼。”英国巴斯大学(UniversityofBath)意大利政治研究者FeliaAllum博士接受时代周报采访时表示。尽管她并不认为,威尼斯独立运动会最终成为一个大的问题。

该运动的成员明确表示他们从苏格兰和加泰罗尼亚获得了很大的动力。独立的威尼斯的核心洛德维科·皮萨迪(LodovicoPizzati)表示:“我们拥有强大的群众基础,听起来很疯狂,但是我们可能会比苏格兰和加泰罗尼亚更早独立。”皮萨迪原来是世界银行的一名经济学家,现在是威尼斯当地的Ca'Foscari大学的讲师。

尽管在意大利,威尼斯独立缺乏宪法上的基础,但是独立运动成员已经将有关材料递交到欧盟主席曼纽埃尔·巴罗佐(ManuelBarroso)那里。

英国《每日电讯报》认为,意大利的经济危机加重了威尼斯对罗马中央政府的怨恨。“这里的经济状况令人绝望,特别是中小企业在衰退中受到煎熬。我们要交700亿欧元的税给中央政府,却只能直接和间接拿回500亿欧元,这意味着我们一年要损失200亿欧元。”皮萨迪说。

威尼斯的经济确实不景气,5年前仅赌场就可以带来1.04亿欧元的税收,现在这个数字只有不到7000万欧元,并且正滑落至6000万欧元。各种政府开支都在削减,老师们被告知,他们接下来学年的班级可能会有30-35个学生,而过去一个班最多不过25个学生。

“许多历史建筑砖石脱落,由于没有钱修补,也无法从政府那里得到支援。许多房产的主人只能让这些过去美轮美奂的大建筑暂时自生自灭。这种场景生动地描绘了在债务危机中苦熬的意大利的形象。”英国《卫报》写道。

北部的威尼斯尚且如此,南部西西里之类传统不发达的地方就更可想而知了。2011年,西西里地区政府的财政预算为270亿欧元,赤字53亿欧元,其信用评级一直略高于垃圾的水平。在意大利政府削减了财政预算后,西西里处于破产的边缘。一位当地商界领袖警告,西西里正在变成“意大利的希腊”。

1946年西西里成为意大利的自治区,岛上居民的大部分税款都交给罗马的中央政府,中央政府再把钱拨给地方。岛上民众认为,他们该缴的东西都被中央政府收走了,而得到的,只能来自地区政府。因此西西里的政府官员就成为善行施与者,提供就业和好处,从不担心浪费。

这种状况造就了一种恶性循环。政府被认为是祸首,比如他们推高了工资水平,成为企业的对手,让开办公司变得困难,并造成大规模失业。美国《纽约时报》写道,西西里岛雇用了2.6万名护林员,而在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广袤的林地,护林员总数才不过1500人。

与此同时,北方联盟(有时也带有分裂色彩)则抱怨,伦巴第和皮埃蒙特等北部富裕地区正在被南部地区“吸血”。这种状况在西班牙也可以看到,正如加泰罗尼亚的独立思维一样,从全欧洲的格局来看,就可以放大到德国与“欧猪”们的矛盾。

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高涨

因为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的缘故,加泰罗尼亚地区的独立情结一直被世界所熟知。每次巴塞罗那与皇家马德里的对垒,也带有强烈的加泰罗尼亚独立主义与西班牙中央政府对抗的意味。

今年9月11日,有超过100万加泰罗尼亚人上街,参与一个大规模的、宣扬加泰罗尼亚地方主义的游行。1714年的这天加泰罗尼亚军队被西班牙国王菲利普五世击败,这被认为是一个耻辱日。人们挥舞着加泰罗尼亚的条纹旗帜,或举着“加泰罗尼亚不属于西班牙”的标语,称自己的财富被再分配给西班牙贫困地区,导致了加泰罗尼亚的财政压力,迫使加泰罗尼亚地方政府寻求50亿欧元贷款。

加泰罗尼亚地区的地方长官阿图尔·马斯表示,将推动加泰罗尼亚脱离西班牙独立,除非中央政府分配给加泰罗尼亚更多的税收收入。“如果不能达成财政协议,加泰罗尼亚寻求自由的道路就不会终止。”他信誓旦旦地说。

大游行后第二天,反对党领袖阿尔弗雷多·佩雷斯·鲁巴尔卡在西班牙议会表示:“地方和社会紧张局势愈演愈烈,议会对此不能视而不见。”

甚至连目前欧洲运行状况最好,堪称典范的德国也有人搞分离运动。8月30日,一名叫威尔弗里德·斯卡纳格的前编辑呼吁巴伐利亚独立。在历史上很长一段时间里,甚至包括被并入德意志帝国后,巴伐利亚都是一个独立的王国,有自己独立的军队、王国和邮政。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一战结束。

2014,“苏格兰国”诞生?

2012年10月15日,在苏格兰首府爱丁堡,英国首相大卫·卡梅伦同苏格兰首席大臣阿历克斯·萨蒙德(AlexSalmond)签署协议,同意苏格兰在2014年举行公投,让苏格兰人自主决定是否脱离英国。英国政府苏格兰事务大臣迈克尔·穆尔说,这次公投可能成为“英国近300年来作出的最重要政治决定”。

萨蒙德在条约签署后接受记者采访时难掩笑容,他情绪略显激动地说:“我相信2014年苏格兰能够赢得独立……苏格兰将更加繁荣、公正、进步。”

卡梅伦则表示,既然苏格兰人选择了一个主张公投的政党,“我尊重他们的选择,我们可以举行一次合法公正的投票”。

英国分析人士称,这一协议是双方妥协的结果。卡梅伦此前表态说公投应在2013年尽快举行,但协议最终支持了萨蒙德的主张,将公投时间定在2014年。

不过,苏格兰独立并不容易成为现实。有分析人士称,这一决定可能会使英国走向彻底分裂,并使英国和苏格兰均承受难以估量的经济损失。这也是卡梅伦希望公投越早进行越好的缘故。民调公司TNS-BMRB上个星期公布的民调结果显示,仅有28%的受访者赞成独立,而多达53%的受访者反对独立。但是时间拖得久,就给苏格兰独立带来了机会。

“现在去预测苏格兰公投是否会带来其独立还为时过早。因为公投最早也会在2014年秋天发生,两年的时间足以带来许多变数。无论是独立还是维持现状的支持者都需要去说服那些实际上没有什么观点的普通老百姓。尽管民意调查不时显示出一些变化,但是总体来说,多年来,苏格兰老百姓对独立基本就是三种意见,‘是的’、‘不’和‘说不清’,人数基本相当。不过如果那些动摇者相信英国政府不会给予他们更多的自治权利,他们可能会倒向独立。相应的,反对独立的人也要说服中间立场者,英国政府会给他们更多的自治权。”英国格拉斯哥大学(UniversityofGlasgow)政治学系ThomasLundberg博士接受时代周报采访时表示。

“经济也会是重要议题,支持独立的会试图说服大家和英国分家,苏格兰的经济会更好。而反对者则要让大家害怕一旦独立带来的经济危机。”ThomasLundberg进一步分析。

苏格兰王国曾经是欧洲历史最古老的王国之一。1707年,苏格兰与英格兰合并,成为大不列颠王国的一部分,同时保持相对独立。数百年来,苏格兰分享了大英帝国的种种融化,其与英格兰的关系也成为一个现代政治典范。但是1969年北海油田发现后,因油田利益分成等原因,苏格兰内争取独立的呼声开始高涨。苏格兰人发现自己不仅仅拥有三文鱼、羊毛和威士忌,他们认为,单凭石油收入,就可以让人口只有几百万的苏格兰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

1999年,苏格兰议会正式成立,可通过影响苏格兰内务的法律。2007年主张独立的民族党第一次赢得苏格兰议会选举。尽管当时该党领袖萨蒙德就曾考虑过公投,但当时民族党在苏格兰议会的129个席位中仅占47席,无法使公投法案顺利通过。2011年再次胜选后,民族党在议会中获得了过半数选票,萨蒙德表示将在五年内进行公投。苏格兰民族党还表示,如果苏格兰获得独立,英国女王仍是苏格兰的国家元首。

2014年是苏格兰国王罗伯特·布鲁斯战胜英王爱德华二世率领的英国军队、赢得民族独立的700周年,这一历史事件因为梅尔·吉布森主演的名片《勇敢的心》而为世界所熟知。萨蒙德认为届时苏格兰的民族情绪可能会高涨。同样是出于提高公投胜算的考虑,萨蒙德主张将公投最低年龄从18岁降到16岁,卡梅伦最终表示同意。而在公投问题选项的设定上,萨蒙德则放弃了最初要设定三个选项的立场,将“不独立,但增加自治权”的选择排除在外,只提供“支持”和“反对”两个选项。

卡梅伦重申自己反对苏格兰独立的立场:“英国各部分只有团结在一起在国际舞台上才会更强大……英国的经济才会更繁荣。”

不过ThomasLundberg并不认为最近苏格兰的独立浪潮是欧洲经济危机的结果。他认为这是一个传统运动,其进程也比较平稳,和欧债危机没有必然联系。

部落时代重来?

但是,美国《彭博商业周刊》指出,随着金融危机久拖不决,部落时代卷土重来。目前已不仅仅是希腊与德国之间的对立,而是西西里岛与伦巴第、柏林与巴伐利亚、安达卢西亚与加泰罗尼亚之间的对立。当乐观者谈及“欧洲一体化进程”不断推进时,请牢记着:区域性怨怼在整个欧洲大陆蒸腾。问题的根源在钱上—谁掏钱以及谁拿到钱。

去年5月欧盟的一项民调显示,63%的西班牙人认为自己是所在城市、乡镇或者村落的一员,只有49%认为他们和国家关系紧密,和欧盟关系紧密的只有可怜的10%。

剑桥大学的约翰·路格林教授表示,目前的趋势是各国政府正收回原本赋予地方政府的自治权。

但是另一方面则是很多欧洲国家的地方政府在张扬自己的地方主义。从诺坎普体育场的加泰罗尼亚旗帜到英国布里斯托市发行的自己的货币布里斯托磅。尤其是后者,让人对英国的财政状况深为担忧。

“所谓布里斯托磅只是一个噱头而已,目的是让人在本地消费。就和很多店铺发消费券一样,没有更多的花头。实际上欧债危机对于各国的内部问题是双刃的。有些人会觉得独立以后日子会更好过些,但是也有人会觉得在这个时候成为一个更小的国家是危险的。”ThomasLundberg主张。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地缘政治危机引发市场巨变,三星未必能坐收“渔翁之利”
智飞生物上半年净利增31%,重磅疫苗面临协议到期、停产危机
押宝文旅荒废住宅 山水文园盲目扩张显资金危机
14年来销售额最强增长 宝洁笑傲疫情危机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