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江逐鹿

2012-11-08 02:41:52

本报记者 邓全伦 发自重庆

重庆两江新区,这个我国西南地区唯一的国家级开发开放新区,正如其管委会大楼穹门下红色奔马塑像一样,扬蹄飞驰,一往无前。

今年前三季度,两江新区GDP总量突破千亿大关,达到1141亿元,这相当于重庆直辖之初全市的经济规模,增幅更是高达20.6%,为重庆经济的强劲增长发挥了龙头作用。

据重庆市统计局通报,今年前三季度重庆市GDP总值为8158亿元,实现了13.8%的增长,较全国平均水平高出6.1个百分点,增速位列西部第一、全国第二。

如今在两江新区,重庆主城北部1200平方公里的区域内,一座座工厂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越来越多的大型跨国集团,谋划着在此占有一席之地—就像当年的上海浦东新区、天津滨海新区,这里正在成为跨国企业、港澳台资、内资逐鹿的热土。

探路内陆开放

两江新区设立于2010年6月18日。是国家在推进新一轮西部大开发时,批准设立的第三个副省级开发开放新区。

然而,两江新区地处内陆,并没有浦东、滨海新区那样天然的地理区位优势,因此它的开放路径和后者显然不同。

按如今学界公认的一种观点,以2008年为界,之前30年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主要源自沿海地区外向型经济的发展,此后,由于金融危机对以欧美市场为主的海外市场的巨大冲击,加之人民币升值、沿海制造业综合成本日益高企,以外需为导向的传统开放发展模式不再是“万应良药”。

探索内陆开放新路径,以找到最为合理的内陆经济发展模式,乃两江新区最重要的任务。据国务院批复文件,两江新区的定位之一就是内陆地区对外开放的重要门户。

难度显而易见。两江新区管委会主任徐鸣说:“内陆开放是人类历史上的一个难题,迄今为止,真正大规模、全面、高水平的内陆开放区域在世界上还没有。”

两江新区成立以来,这里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两年前,这片面积1200平方公里的区域许多地方还是山地,现在却不断冒出平整宽阔的道路和鳞次栉比的厂房。据两江新区负责人介绍,整个新区5年拟投1810亿元进行基建,平均每天投入约一亿元,“几乎两天削平三山头、一周推出一平原”。

“今年前三季度两江新区GDP总量已达1141亿元,增幅达20.6%,全年预计1600亿元。”重庆市长黄奇帆称,新区计划用十年时间打造,到2020年GDP发展到6000亿元,占重庆全市的1/3。

作为中国内陆开放门户的龙头,两江新区的示范效应正在逐步显现。据新区管委会的数据,在全国今年前三季度进出口增长6.2%的背景下,两江新区前三季度进出口呈爆发式增长,增幅近300%,总值168.5亿美元,已超过前两年的总和。

重庆社科院资深研究员田丰伦表示,两江新区对外开放框架已基本形成,而中韩产业园、保税港、江北嘴金融中心、两江国际汽车城等为代表的产业平台的搭建,为两江新区吸纳国内外高端要素提供了重要支撑。

做沿海未做之事

两江新区正在成为跨国企业投资中国的新高地,成为沿海产业西进的标志性区域。据两江新区管委会统计,两年多来,新区累计新签正式合同项目约690个,引进合同投资额3600亿元,已实际利用资金近2000亿元,世界500强企业从成立之初的54家上升为110家,占重庆全市一半之多。

两江新区目前是国内政策最优的新区—浦东和滨海新区有的它都有;浦东和滨海没有的,它可以探索。这给了其改革创新的动力。而该新区已取得的开放成果,无疑得益于它对内陆加工贸易模式的创新。

对两江新区而言,物流成本过高的问题不解决,承接加工贸易转移的愿望只能是一厢情愿。在重庆市长黄奇帆操盘下,重庆采取新策略—“一头在外,一头在内”,即通过产业链垂直整合,沿袭销售市场“一头在外”的同时,将原材料、零部件等生产全部实现本地化,聚集在同一城市和地区,从而大大降低物流成本。

以此策略,黄奇帆亲赴美国,说服惠普将4000万台产能的笔记本电脑生产基地落户重庆。然后他再赴台湾,引入全球最大代工企业富士康。宏碁、和硕等笔电巨头接踵而来,大批代工、零部件企业亦相继跟进。

在加工贸易模式创新的带动下,重庆笔电产业实现了无中生有,并成为世界级的笔电生产基地。作为核心区,两江新区2015年年产量将达6000万台。

与此同时,重庆还促使惠普等企业将结算中心设在了两江新区。“目前,全国只有重庆在做1000亿美元的加工贸易离岸金融结算,会带来100多亿GDP和效益。”黄奇帆表示,重庆最近几年将形成约3000亿美元的结算额。

在黄奇帆看来,模式的创新让重庆同时占有了加工贸易“微笑曲线”的两个高端:当你把零部件集成在此时,高端研发有了;当你把销售、结算放在这里时,附加值高端也有了。

“我们不是在抄沿海,我们现在做的,是沿海从未做过的事!”黄奇帆并不担心模式被沿海复制,“他们也可以将零部件和原材料集成整合,但当物流成本打平以后,加工成本就起决定作用了,因为内地油电煤运输的成本低,我们仍有竞争优势。”

除了电子信息,两江新区亦通过产业链的垂直整合,已构建汽车、云计算、航空、高端装备、医药等八大产业集群,都是新区参与国际分工而打造的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优势产业,10年内总规模超1.5万亿。

两江新区还在建设我国独一无二的“国际离岸云计算特别管理区”。该网络不与国内互联网相连,不经防火长城,通过专用光缆直接连接国际互联网。来自全球的海量数据在这里将完成交换、处理、发送。重庆将因此获得参与全球数据处理外包业务争夺的资格。

新丝路与“欧洲策”

作为一个深处内陆2000多公里的城市,重庆一直受制于崇山峻岭阻隔,对外开放步伐大受影响。为此,重庆曾抛出“一江两翼三洋”国际大通道构想,来破解地理及物流困局,以期和创新的加工贸易模式形成强大的协同效应,助力两江新区在内陆开放上的探索。

其中,渝新欧铁路在2010年9月开通,这是一条连接中欧的国际贸易大通道,被誉为“新丝绸之路”,由中国、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白俄罗斯、波兰、德国铁路部门和重庆市政府“六国七方”联手打造。

它从重庆启程,向西过北疆铁路到达我国边境阿拉山口,进入哈萨克斯坦,再转俄罗斯、白俄罗斯、波兰,至德国的杜伊斯堡,全程11179公里,火车运行16天。

“重庆造”笔记本电脑在内的中国内陆产品为此有了新的出口渠道。与海运相比,走渝新欧铁路时间节省一半;与空运相比,走渝新欧铁路成本节省不少,且更安全。

据重庆社科院资深研究员田丰伦介绍,渝新欧铁路有两大特色,一是仿照欧共体,实行海关一卡通。重庆海关检过的货物,在沿线其他海关都会被承认通关有效。

另一个是“五定班列”,定起点终点、定运行路线、定运行时间、定运输内容和定运输价格。在这种制度安排下,由于始发站在重庆,国内其他地方的货物要经过渝新欧铁路运往欧洲,必须先运至重庆报关。

这样一来,重庆通过制度设计,成为一个国际贸易转口口岸—像沿海地区一样,重庆能分享内陆其他地区进出口货物的关税或增值税(关税是中央税,却能体现在地方GDP中)。

该铁路联结了中国西南、欧洲这两大市场。在田丰伦看来,正好给两江新区创造条件,“成为我国发展模式从主要依靠外需为主的外向型经济转向内外并举的有力探索者”。

两江新区已把对欧开放作为战略重点,正在打造内陆对欧贸易中心,吸引欧洲产品借助“渝新欧”通道拓展中国市场。徐鸣认为,这将是欧洲产品一大捷径,因为重庆处于中国版图的几何中心,与周边六省紧密相连,而相连六省有超过3亿人的消费市场。

对欧中心由六部分构成,包括中欧经贸城、国际品牌港、欧洲进口商品展示交易中心、进口商品物流分拨中心、出口商品保税仓储物流中心、高端消费品制造基地。

徐鸣透露,两江新区还争取国家批准设立第一个内陆陆路口岸,研究提出符合内陆特点的自由贸易政策,使两江新区成为我国内陆地区对欧洲贸易乃至向西开放的“桥头堡”。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打造普惠金融范本 横琴新区机构喜获嘉奖
成都天府新区放松限购?相关部门:没收到通知
港澳创业者 逐梦珠海高新区
汇聚港澳力量 珠海高新区冲刺大湾区创新中心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