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商集团非洲“敌意收购”

2012-11-01 04:43:54

本报记者 刘丽琦 发自北京

10月23日,鸿商集团与其合作伙伴中非发展基金发布公告称,在执行尽职调查的要求被澳大利亚铜矿商DiscoveryMetalsLtd.董事会拒绝后,它们将向DiscoveryMetals的股东直接发出每股1.70澳元的现金收购要约,这起敌意收购对DiscoveryMetals待估值将达8.3亿澳元(约合52.9亿元人民币)。10月稍早,鸿商集团与此相近的收购报价遭Discovery董事会拒绝。

鸿商产业控股创始人于泳在声明中表示:“在没有任何合理理由的支持下,Discovery董事会作出拒绝尽职调查及进一步接洽的决定,促使鸿商产业控股决定绕过Discovery董事会,直接向Discovery的股东递呈收购要约。”

“由于我国国内铜矿的自然存储量不是很大,且品位不高、开采困难。基本上80%都需要国外进口。而国外铜矿资源‘自然垄断’的经济现象所带来的铜矿出口国家‘坐地起价’是很自然的现象。”富宝资讯分析师王学雷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收购要约已获批

这项交易的核心是DiscoveryMetals位于博茨瓦纳西北部的Boseto铜矿项目。该项目已于今年上半年投产,并计划使年产量提高至36000-50000吨。

Discovery董事会在给股东的一封信中称,董事会仍然认为每股1.70澳元价格低估了公司的价值,并请股东们不要采取任何行动。

鸿商集团与中非发展基金表示,DiscoveryMetals董事会没能给出任何信息,以证明其有理由获得更高的估值。

DiscoveryMetals10月11日称,鸿商的收购报价没有反映出该公司旗下业务和扩张计划的应有价值,以及通过进一步勘探扩大旗下资源的潜力。

但鸿商认为,与10月初指示性收购提议发出前的30个交易日内DiscoveryMetals的加权平均股价相比,其收购报价含有51%的估值溢价,同时也高于8月初DiscoveryMetals以每股1.20美元向机构投资者配售新股融资5000万美元时的配股价。

该交易需获得至少51%的DiscoveryMetal股东同意才能进一步进行。此项交易尚需监管机构批准。Discovery将于2012年11月在澳大利亚布里斯班召开2012年股东大会。

鸿商集团表示,收购要约已经获得中国监管部门批准,收购资金来源于和国开行达成的定期贷款协议以及公司现有的流动资金。

鸿商集团官网显示,该公司创立于1998年,属内资民营企业,旗下产业涉及数据通信设备、航空运输、机电自动化、矿业投资、金融投资、风险投资等领域。

业内专家解释,敌意收购又称恶意收购,是指收购公司在未经目标公司董事会允许,不管对方是否同意的情况下,所进行的收购活动。中投顾问冶金行业研究员安海轩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鸿商集团此举“颇有风范”,公司斥巨资“敌意收购”非洲铜矿的做法值得肯定。此次收购对我国铜矿市场将会起到巨大影响,国内铜矿供给量有望增加,铜矿市场价格或面临打压,同时,此举也将对国内其他铜矿企业起到“敲山震虎”的效果。

“鸿商集团能否收购成功,还要做进一步尽职调查。Boseto铜矿不仅有优质的铜矿资源,还有一部分白银储量,年产量也在110万盎司。鸿商集团之所以出高价收购,除了Boseto铜矿的开采量还有勘探能力,开采量是可以预估的,但勘探能力具有很强的随机性,潜力很难估量。从国际市场来看,铜价还会持续走低,国内企业不要太急于收购。”王学雷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

铜矿资源匮乏凸显

世界铜矿资源主要集中在智利、美国、赞比亚、秘鲁、俄罗斯等国。中国是铜矿资源的最大需求国。铜消费量占全球近40%的份额。而精炼铜产量只占世界的20%左右。更为关键的是我国铜储量只占世界的5.5%。随着我国工业化进程的不断推进,我国铜资源供求矛盾不断加剧。中国一直在非洲、南美和中亚等地寻求矿业投资机会,以满足国内日益增长的需求。

“受地质结构的限制,我国的铜资源一直都比较紧缺,铜加工企业却在不断上马,目前很多中小铜冶炼企业所需要的铜精矿80%都依赖于进口。”王学雷告诉记者。

今年3月国土部信息中心研究员张苺在“第七届上海铜铝峰会”上表示,即便我国现有电解铜生产能力和消费量都不再增加,到2015年我国仍有60%以上的铜矿产品需进口。依据我国未来20年经济发展的目标,我国铜矿原料供应严重不足的状况将长期存在。

张苺指出,鉴于地质勘查和矿山建设周期较长,一般大型和超大型矿山从勘查到采矿至少需要8-10年。目前,我国可提供近期建设的大型和超大型矿山屈指可数,大多数国内矿山储量、埋藏状态和矿石品位先天不足,生产成本高,国际市场竞争力差。

“国内铜矿市场发展状况不甚理想,产能过剩、结构失衡、企业盈利能力较低等问题亟待解决,国内铜矿巨头的核心竞争力还有待加强。”安海轩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随着我国对铜矿资源需求量的不断提升,国内铜矿供给很难满足市场需求,因此对国外铜矿的需求不断增加。”

目前,我国在境外投资年产能在15万吨以上的大型铜矿项目至少有6个,主要实施主体是中国铝业集团、江西铜业公司和中国有色金属集团等。其中,中国金属矿产公司投资智利铜业公司的GABY铜矿项目获取该矿25%的股权,年产能15万吨。紫金矿业收购秘鲁RIOBLANCO铜矿79.9%的控股权,年产能25万吨;江西铜业公司联手中国冶金科工集团投资28.7亿美元获得阿富汗埃纳克铜矿100%股权,年产能在18万-20万吨之间。该公司还曾于2007年投资4亿多美元购买秘鲁北方铜矿公司21%的股权,年产能预计20万吨。该公司还收购了加拿大红十字铜矿项目75%的股权,该项目铜资源量为290万吨。此外,中铝集团于2007年收购了加拿大秘鲁铜业公司91%的股权,在秘鲁获得特罗莫克toromocho铜矿项目,年产能15万吨。

“目前很多企业在海外的铜矿投资,还面临多方面的不确定性,比如江西铜业与中国中冶等在阿富汗的铜矿投资,就由于勘探时地下发现文物而一度受阻;而公司在秘鲁投资的铜矿,也因为当地搬迁问题而拖延。”一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市场前景不容乐观

铜是重要的工业原料,被广泛应用于电子工业、机械制造和建筑行业等诸多产业中。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脚步不会停止,对铜的需求量会稳步提升,铜行业未来发展前景非常可观。随着我国铜行业结构不断优化升级,铜资源开采技术、效率将会大幅提升,铜资源的市场蕴量有望得到进一步释放。尽管如此,铜价的走势仍不乐观。

“从市场的反应上看,铜价将持续走低。未来一两年内,铜价会呈长期震荡走势,牛市很难再出现。”王学雷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

海关数据显示9月中国铜进口增加11%至39.5万吨,但这部分铜会用多久的时间、在多大程度上转化为实际需求,依旧存疑。

王学雷称,目前上海保税区的铜库存可能已突破65万吨。此外,上海期货交易所所监控的仓库内铜库存也在增加,上周铜库存跳涨逾8%,自6月初以来已增长了48.5%。这些都是中国用铜下游需求不旺的信号。

从全球范围来看,第三季度铜现货库存量已经降至历史低点。“第四季度也不被看好。”

“今年全球铜矿生产受到工人罢工、老矿品位降低影响,尽管今年需求一直没起来,但铜供给仍可以用‘短缺’来形容。”王学雷说。

力拓指出,全球前十大矿产企业去年的铜产量较2010年减少了60万吨。该公司预计,铜矿关停将导致未来五年的铜产量下降180万吨,而老矿产出品位下降将在此基础上导致铜产量进一步下降160万吨。换句话说,要想使铜供给持平,铜产量需要新增340万吨,相当于今年产出规模的五分之一。

“收购仅仅只是全球化战略开展的第一步,鸿商集团收购成功后还面临着资源整合等方面的诸多难题,尤其是跨国企业在管理模式、人文思想、制度建设等方面存在较大差异。鸿商集团能否很好地将非洲铜矿的资源“为己所用”还有待进一步观察。”安海轩分析说。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两会专访 上汽陈虹:软件将支撑汽车全生命管理
香江集团总裁翟美卿两会建言:适度调整房地产政策
祈福集团孟丽红:建议拓展港澳医保保障地域
深圳农商行创新资本补充工具 集团经营开启新篇章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