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进程放缓 徽商银行大股东抛售

2012-12-06 04:52:01
与杭州银行、江苏银行、上海银行的异地扩张进程对比,徽商银行错过许多发展机会,并且最终由于节奏拖沓,跟不上政策布局,掉入发展陷阱。

本报记者 刘章号 发自北京

徽商银行在2007年忙于引进战略投资者而错失上市之机,今年再度有与之失之交臂之虞。

似乎一直慢于政策半拍的徽商银行,在上市进程中错失良机,而在异地扩张进程中又由于节奏拖沓致使直至如今仍只有南京分行一家省外分行,与其他城商行相比逊色许多。

而其各家大股东于近年不断转让手中所持徽商银行股份,一方面试图借其上市东风炒作股价,以图套现;另一方面又因为对其上市进程放缓而略失信心,接连将其股权投入信托计划,缓解资金压力。

扩张节奏慢半拍

与杭州银行、江苏银行、上海银行的异地扩张进程对比,徽商银行错过许多发展机会,并且最终由于节奏拖沓,跟不上政策布局,掉入发展陷阱。

时代周报记者对比徽商银行、江苏银行、杭州银行泛长三角地区三家城商行发现,三家银行2006年年末的总资产分别为704亿元、1518亿元、568亿元,总资产规模上徽商银行与杭州银行处于同一水平,而远远落后于江苏银行;主营业务收入方面,徽商银行和杭州银行均为27亿元,但是徽商银行净利润只有2.9亿元,而杭州银行为6.1亿元,是前者的2倍。

由此不难看出,徽商银行在发轫之初并不逊色于同类同地区城商行,甚至还处于中上游水平。

由于是由省内城商行和城信社合并而来,徽商银行2006年在省内布局尚显完整,省内有12家分行,基本覆盖省内地级市。与徽商银行一样从省内多家地市城商行合并而成的江苏银行于2007年初便在苏锡常等省内城市完成布局,并于2008年底开始迅速开设了上海、深圳、北京分行,营业机构已辐射至长三角、珠三角和环渤海三大经济圈。

时任徽商银行主持工作的副行长李和曾在2008年表示,以符合准入条件为前提在当年上半年着手在长三角地区筹建分支机构,年内设立南京、杭州两家分行。

然而这一设想只执行了一半,开设了南京分行而杭州分行却再无下文。

眼见各地城商行跑马圈地风起云涌,徽商银行董事长王晓昕再也坐不住了,于2010年4月对外表示:“我们从南京、杭州然后想到上海,可能到明年以后,我们将会在上海设立一个分支机构,在泛杭三角这一个地区形成一个相对有竞争力的一家城市商业银行。”

而截至目前,徽商银行仅有南京分行一家省外分行。

事实上,银监会在2006年、2009年分别出台政策鼓励城商行异地开设分支机构,甚至表示“符合条件的中小商业银行在相关地域范围下设分支机构,不再受数量指标限制”,也正是在这段时间内各家城商行迅速异地扩张,而徽商银行仍处于纸上谈兵的阶段。

转而到2011年城商行跨区域经营的政策蜜月期已经结束,时代周报记者从银监会网站上能查询到的异地开设分行的批复最近的日期是2011年2月。徽商银行“一年做一家或两家异地机构”的计划也落入泡影,成立七年来仍只有南京分行一家省外分行。

大股东狂抛股份

据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披露,徽商银行股东于近期委托一次性转让约4亿股份,转让价格初定为3元每股。而此前不久,长江产权交易所信息亦显示,徽商银行股东于今年初挂牌转让3亿股份。而至10月22日,时代周报记者从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了解到,徽商银行4亿股份转让尚未挂牌;而长江产权交易所负责本次转让的叶经理表示转让价格“面议”。两家交易所均表示转让方为一家企业,并非多家企业联合转让,是否为同一股东则不予置评。

据徽商银行2011年年报显示,具备单独持有4亿股股份资格的徽商银行股东只有前五大股东,其中除中静四海实业有限公司之外皆为省属国有独资公司。

银监会2010年曾出台《关于加强中小商业银行主要股东资格审核的通知》,明确要求持股5%及以上且属于前三大股东的中小商业银行股东是主要股东,必须承诺自股份交割之日起5年内不转让所持该银行股份。

目前徽商银行前三大股东中唯有安徽能源集团在2007年期末以前持股。时代周报记者曾向安徽能源集团求证上述4亿股和3亿股转让方是否为安徽能源集团,10月24日得到其回复称上述股权转让方均非安徽能源集团。而徽商银行则采取回避态度,不予置评。

 “股东频繁出让股权一方面体现企业发展面临的不稳定因素较多,另一方面也会影响到企业申请、实现上市的步伐,”中投顾问金融行业研究员边晓瑜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徽商银行股东频繁出让该行股权的行为会放缓其上市的进程。

事实上,在2007年宁波银行等三家城商行成功上市之后,入股城商行成为一时的时髦之举。2008年徽商银行立即借助此轮东风实行增资扩股,第一大股东安徽能源集团增持5亿股达到9亿股继续位列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达9.79%;第二大股东安徽省信用担保集团有限公司则将股份从8649万股猛增到7.96亿股;新晋股东安徽国元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入手6.6亿股,持股比例为8.07%,成为第三大股东。

然而,随后城商行上市进程搁浅,一度沉寂五年之久,直至今年年初似有恢复迹象,证监会一度同时受理了14家城商行的上市申请。

本轮定价3元每股的转让价格按照徽商银行2011年年末的每股净资产和每股收益,对应的市净率和市盈率分别为1.44倍和6.99倍,比宁波银行22日市净率1.30倍和6.80倍要高。4亿股全部成交,受让方一次性将支付12亿元,而以2008年增资扩股时的入股价格1.35元每股计算,该徽商银行大股东一次性将套现6.6亿元。

“一方面在不断炒作城商行上市概念,拉升股价,股东接二连三转让股份;另一方面,又对短期内上市不抱希望,或者忌讳上市后的解禁期,股东宁愿上市前套现。”光大证券分析师李健分析徽商银行股权频繁转让现象认为冲击上市是关键性因素。

时代周报记者从安徽股权交易所获悉,除了这2笔较大额股份转让外,徽商银行还有一笔约1227万股的法人股正在等待买家,转让价格为每股2.8元。

“价格基本上是政府来决定的,也是随行就市,今年市场行情不太好。”负责本次转让的安徽股权交易所杨经理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此笔一千多万股股份属于五家政府机关和金融机构的不规范持股,股东资格无法确认,去年政府专门开了一个会议,将这些股份出让。”

城商行的上市热情衰退之后,徽商银行的股价也应声下跌。“价格相对之前降了不少,去年价格基本上是在3块以上,3块3、3块5左右,”杨经理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徽商银行的股权在我们股权交易所托管,所以对其股权变更我们略知一二,去年有两笔几十万的股权转让价格达到4块2。”

股权质押迭出

同业上市公司南京银行在2006年的总资产为580亿元还略低于同期徽商银行,营收只有15亿元净利润却高达5.94亿元,净资产收益率为22.83%远高于徽商银行的9.15%。而在存贷款余额方面,徽商银行也分别超过南京银行约200亿元。然而一年之后,南京银行成功抓住上市契机而徽商银行仍然囿于成见,在异地扩张和引入战略投资者之间摇摆不定从而丧失良机。

2011年末,徽商银行总资产、贷款、净利润同比分别增长23%、17%、28%,比上年增速均有所放缓,2010年其上述三项业务分别增长29%、21%、54%。尤其是净利润增速,徽商银行一直落后于同业,2011年同比增速仅为2010年增速的一半。而与其处于同一水平线的成都银行、重庆银行,去年净利润增速均在35%以上,而江苏银行成立时间虽晚于徽商银行,但资产规模已逾5100亿元,是徽商银行的两倍。面对不利局面,徽商银行在2011年年报中对2012年的经营指标信心不足,其中存款余额增长仅为13.5%,是2011年增长26%的一半。

2006年1月1日施行的新《公司法》规定200人股东上限曾是城商行上市的重要障碍,因为城商行多由城市信用社演变而来,股东人数庞大。2007年宁波银行等三家城商行上市之时曾被作为“历史遗留问题”而越过上市窄门,但其股权不规范问题仍未能得到有效解决。

“打从2010年就开始清理股权障碍,不断的股权转让将近8亿股,大概占到总股本的10%。”一位接近徽商银行的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上个月还在安徽股权交易所挂牌转让政府机关和金融机构法人股,还剩三天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卖出。”

截至2011年底,徽商银行股东数从2010年底的18304户减少到16382户,其中主要是个人股东减少了1886户,国有股股东减少了73户。

然而,其法人股东不减反增,从2010年的234户增加到271户,个人股东仍然多达16013户。并且,前十大股东的持股比例从2010年的61.24%降至去年末的55.64%,股权结构更为分散。

大股东方面奇瑞汽车和恒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已经悄悄退出,两家分别持股2.45%。而从今年年初至今接二连三有大股东通过产权交易所挂牌出售徽商银行股份,7月3日,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也曾发布意向挂牌公告,徽商银行的两项标的3.1亿股和0.8亿股转让,如若不考虑上述转让方为同一股东,则目前市面上有10.9亿股徽商银行股份在寻求出售。

与此同时,自去年至今徽商银行股东屡次进行股权质押,去年11月和12月,中铁信托和紫金信托分别发行了徽商银行的股权收益信托计划;其中中铁信托又在该信托即将到期之际再次抛出徽商银行股权质押产品二期。

普益财富《2011-2012年银行理财市场年度报告》指出,资金面收紧迫使城商行股东面临较大资金压力是徽商银行股权接连被转让与质押的原因之一,更深层的原因是监管层对城商行上市进程踩刹车,致使投资回收期超出部分股东预期。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甘肃银行荣获“金科创新赛”综合智能平台金奖
攀枝花、凉山州两行合并 四川银行组建提速
渤海银行于今日全球招股 拟赴港上市
纾困专项贷款“稳”落地 厦门国际银行解中小微企业“燃眉之急”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