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资“魔兽”对垒中国

2009-07-14 23:39:01
      正当玩家们对《魔兽世界》新版本充满期待时,415日,《魔兽世界》代理商第九城市总裁陈晓薇的一封致员工信件让整个业界震动,陈晓薇在信中称,九城与暴雪的谈判破裂,并将矛头直指网易,认为网易增大国外公司利益、挤压国内同行,低价收购服务器与挖角。

《魔兽世界》代理权转手,标志着一场围绕《魔兽世界》的江湖暗战被掀开面纱,而随着EA(美国艺电)与暴雪等国际游戏巨头的杀入,中国网游市场即将上演一场真正的“魔兽世界”之战,在九城与网易的背后,是EA和暴雪两大巨头虎视眈眈的超级身影。

博弈最赚钱网游

九城与暴雪的代理权谈判已僵持多日。有消息称,暴雪本打算趁续约之机提高价码,并以新加入的谈判对象相要挟。而陈晓薇早前接受某网络媒体采访时也称“并不着急代理权的事情,没有了《魔兽世界》,九城就是没有《魔兽世界》的九城”。业内人士猜测,九城可能会借EA的合作来向暴雪施压。但最后九城真的成为了没有《魔兽世界》的九城。

416日下午,就在陈晓薇致员工公开信被爆出的第二天,暴雪与网易在上海正式签约,九城的《魔兽世界》日子开始倒计时。有国内媒体称,当天下午,九城CEO朱骏与上海申花足球预备队一起踢球,并且打入两球。

九城失去《魔兽世界》代理权的消息犹如一颗重磅炸弹,迅速波及了九城与网易的股价,九城股价16日便跌了25%417日,九城收盘于8.95美元,跌幅达10.14%,网易则报收于30.80美元,上涨了3.39%。九城股价的下跌无法避免,因为其第四季度财报显示,《魔兽世界》营收占到九城总营收的93.8%

究竟是什么原因促使暴雪放弃九城,最终与网易达成合作协议呢?

“去年夏天,暴雪与网易已宣布联手合作暴雪娱乐旗下《魔兽争霸Ⅲ》、《星际争霸Ⅱ》和战网游戏平台。”暴雪娱乐中国公关部Vale Yu在回复记者提问时说,但暴雪方面拒绝评论九城之前的代理工作。

《魔兽世界》作为全球最赚钱的网络游戏,外界显然对游戏利益如何分配比谁来代理更感兴趣,并普遍猜测,网易以比九城更高的代价获得了代理权。根据国外分析师估计,暴雪与九城合作期间,可以获得22%的特许权使用费,即每年能获得5000万至5500万美元收入,而这次与网易合作,暴雪至少可以获得55%的特许权使用费,每年1.4亿美元。

而后,有国内媒体又爆料称,网易与暴雪的签约金为2500万美元,在合约的三年中,网易承诺每年向暴雪支付不低于1.8亿美元的保底分成。对此,网易与暴雪均以保密约定为由拒绝透露。

“外界一直在传言,网易是付出了很高的代价去获得这次《魔兽世界》的代理权,但事实上,是双方公司的价值观和理念促成了这次合作,而不是商业价格。”网易互动娱乐有限公司市场部公关经理梁晓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对代理费用的炒作,无从评价,该游戏是否带来更大的商业利益,不是网易与暴雪合作的核心点。

“不存在外界所热衷的‘抢代理’的问题。商业合作本来就是一个双向选择,合同到期限,当然可以选择新的合作伙伴,这本来就是正常的商业规则。”梁晓华认为,网易和暴雪的合作,也是一个三年期的合同,也没有人能保证网易与暴雪会一直合作下去。如果他们在未来的三年里做得不够好,就违背了之前合作的基础,那么三年后也一样会失去《魔兽世界》。

遗留问题多多

九城与《魔兽世界》分手已经尘埃落定,但围绕着这款具有超强吸金能力的游戏的后续事件,却远远没有结束。九城的服务器与客服如何处理?《魔兽世界》玩家等相关资料的交接问题?《魔兽世界》新版本的面市问题?这些问题都还没能够得到一个确切的解决方案。

428日,时代周报记者发现了一个域名为http://www.wofchina.com/的网站,上面有着第九城市公司的LOGO,并且称第九城市即将推出“WOF”。随后,记者又再次查访了九城的官方网站,但并未找到“WOF”的相关资料。事实上,该域名与魔兽世界的网址仅有一字之差,并且“WOF”的网页上显示,浏览人数已经达到165万,这让外界不禁猜测:九城是否会效仿当年的盛大,另起炉灶?

有业内人士分析,九城在与暴雪的协议中,玩家的资料应该归属于暴雪,因此,九城就算是“山寨”一下魔兽,也很难达到以前的状态。不过,玩家资料的归属权并未披露,朱骏究竟想干嘛,不得而知。

“《魔兽世界》的相关团队在上海。”427日,网易公关经理梁晓华向时代周报记者证实,网易为了运营《魔兽世界》,正在搭建部门,并在近期大量招人。网易招聘广告显示,《魔兽世界》团队的工作地点就在九城总部的附近,仅仅相隔数米,双方的争战已然剑拔弩张。

有知情人士透露,一些业内公司已经开始通过猎头向九城的员工开出价码,因为“最实用的便是九城之前的相关员工,他们拥有丰富的经验,可以减少网易摸索的时间”。虽然陈晓薇已明确表示“不会裁员”,并派发期权、签署更长时间的竞业禁止等,但未获得九城官方的证实。

除了留人与挖角之战,摆在网易与九城面前的还有一个难题:玩家等游戏资料的交接问题。游戏里面的虚拟财产、玩家装备以及玩家资料能不能实现平稳交接,将直接影响到一百万左右的国内玩家的利益。目前,这些资料成为了九城手上最大的筹码之一。

“当然是希望交接后能使玩家的利益不受任何损失。”梁晓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数据的平移是比较复杂的,因为牵涉到技术与商业谈判层面的问题,目前,他们还在讨论方案,还不到公布相关细节的时候。

九城代理《魔兽世界》时,由于新版本《巫妖王之怒》在国内迟迟没有上市,导致部分玩家流失,时至今日,新版本的游戏依然没能与国内玩家见面。其中主要原因是由于新版本的更新并非完全取决于代理商,而是监管部门的审批。

“因为魔兽世界的西方世界观和中国传统的文化背景和国情确实有很大的差异,因此上级监管部门对它进行严谨的审核。网易显然也不能保证新版游戏很快上市。”梁晓华说,《巫妖王之怒》目前还在上级部门的审核流程中,而他们将提供更多的渠道和方式,让政府监管部门能够进一步了解《魔兽世界》的内涵,了解产品的开发理念,以获得更多的认同。

九城、网易何去何从?

失去《魔兽世界》的九城已走到悬崖边缘,数据显示,截至20081231日,九城的总现金和现金等价物盈余为人民币22.2亿元(约合3.255亿美元),朱骏暂时不差钱。

422日,九城代理EA的足球游戏《FIFA Online2》“悄然”公测。该游戏被九城寄予厚望,朱骏不止一次宣称,《FIFA Online2》将会取代《魔兽世界》,成为九城的主要支柱游戏。

朱骏在接受媒体专访时坦言,《魔兽世界》在过去4年确实给九城带来了很多财富,“拿下代理权的时候,我们赚了1.3亿美元,之后,我把一部分股份卖给EA公司又赚了1.7亿美元,魔兽游戏100万用户同时在线又赚了一亿多美元”。他同时还表示,没有哪个游戏可以长盛不衰地走下去。

但《FIFA Online2》能否挑起大梁,尚难预料,毕竟体育网游在国内还没有成功的经验。此外,九城的《王者世界》近期公测,排在后面的还有《Audition2》等游戏,这些都被朱骏寄予厚望。

事实上,九城并非没有意识到自身的不足,早前朱骏也尝试过自主研发,但效果并不理想。在九城的官方网站上,九城今年新上线的自主研发的游戏将占三分之一,以后每年将有两三款自主研发的游戏上线。未来三年里,九城还将投入5000万美元开展自主研发,建立一支规模达千人的研发团队。

网易得到《魔兽世界》代理权后又如何呢?2008年,在四大门户网站门户广告收入上面,网易排名最后。此前在博鳌亚洲论坛上,网易CEO丁磊为了《魔兽世界》高调发言,不禁让人猜测,网易是否会转型为游戏发行商?

“网易一直以来都是坚持平台战略。”网易公关部梁晓华否认了这一猜测,她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门户网站、邮箱和网络游戏一直是网易的三大核心业务。她说,只是业务的性质不一样,加上网络游戏行业近几年的迅猛发展,所以游戏业务收入的比例会比较高,达到80%以上。

曾有玩家别出心裁地将九城2008年第四季度《魔兽世界》的营收,放入网易2008年第四季度的营收图表中,结果发现网易游戏营收比例与游戏发行商相差无几,这对一家门户网站而言,显得有些头重脚轻。

“游戏”还在继续

几乎所有玩过电脑游戏的人,对于《魔兽争霸》、《星际争霸》、《暗黑破坏神》等游戏不陌生,而这些游戏都出自同一家公司—暴雪娱乐。

“通过中国玩家的热情和专注,我们看到了未来中国游戏市场的广袤前景。我们将不遗余力地为当地玩家和游戏业服务,并与合作伙伴紧密协作,为中国玩家提供最优质的娱乐体验。”从暴雪娱乐对记者的回复中不难看出,未来暴雪将会更多地参与到中国游戏市场的竞争中。

不仅仅是暴雪,国外的游戏巨头们一直觊觎人口众多的中国市场,但由于国内盗版的猖獗,依靠单机游戏打开市场之路显然走不通。

网游与游戏平台特殊的认证方式,让外资找到了在中国盈利的模式。在对暴雪的采访中,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暴雪选择网易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网易拥有平台优势。随后暴雪一系列的新游戏将通过这样的模式来攻略中国市场,《魔兽世界》只是前哨侦察兵。

EA是全球最大的游戏公司,2008年的年营业额达36.7亿美元,拥有丰富的产品线,几乎涵盖了所有的平台,但是与暴雪相比,EA仍然无法坐上世界网游第一把交椅。EA与九城的合作表明,EA绝不会放弃中国网游市场。去年下半年EA就称,一款能与《魔兽世界》抗衡的网络游戏《战锤Online》将面市。

《战锤Online》还未进入中国,未来代理权花落谁家,或许会直接影响到整个国内网游市场的格局。不论九城是否能拿到《战锤Online》代理权,九城与网易的《魔兽世界》之争清晰表明,代理商始终是被人掐着脖子。想要摆脱处处受制于人的局面,只能走自主研发的道路。

新华都实业集团总裁兼CEO唐骏曾表示,在代理权的争夺过程中,暴雪是最大的受益者,其凭借强势的地位,可以随意地指挥任何一家中国游戏公司,说到底这是因为中国网游还缺少核心竞争力。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疫情催变国际粮食出口格局 中国稳字当头
数据预示中国经济率先回暖?234份一季报预告出炉,77%预盈利!
从线下到线上:中国“互联网殡葬”服务缓慢升温
外资控股公募来了 贝莱德、路博迈尝鲜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