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于轼这样一个老人

2009-07-14 23:31:46

2009年伊始,茅于轼老人迎来了他八十华诞。这个好岁月,他该放下世间所有的烦劳,含饴弄孙,但这个老人还在工作。我们是比茅老更年轻的人,因为他的工作而得以围绕在他身边,在内心深处,不知道该说是幸福,还是不幸。

说幸福,是因为茅老自有其魅力。他的优雅宁静,淡泊安详,举手投足发言,都令人在不知不觉间心折感化。他以身体力行,可以说是给年轻的学人和志愿者们做了活的示范。他的学问,他推行常识、重视经验,踏实诚恳的学风与作风,还有诲人不倦的细致耐心,在他身边的人,不管学问经验资历深浅,总是各有收获,而这收获恰与在他身边停留时间长短成正比。他可以说一直都在发着光,然而这光温和,温暖,似三月春阳,人沐浴其中而无压力,只有舒服、解放、自在,甚至可以说是不断地感觉到自己随着这春光的熏陶而成长。如果倾听内心,我们也许还能听到灵魂不断拔节高升的声音。

说不幸,是因为我们不能够把自己的工作,推托给已经工作了一辈子的老人,我们应该承担起自己的责任。但是,更年轻、更应该多工作的我们承担不起。这是我们的更深一重不幸。他们义无反顾,为了我们的未来,可是我们做得不够。这是一个深刻的悖论命题。

几年前作为北漂的我,在北京的一个小型聚会上,见过茅老。他是如此亲和而善于倾听,以至于隔着几十岁年龄的我对他,竟有了一见如故的感觉。后来我和高战送他出来,他推着自行车,那是深秋的北京街头,已经有了一地的黄叶,起了秋风。他戴着白线手套,耐心地听完我们的提问,做了细致的解答,才互相道别,骑车而去。那时他七十五岁。

2008年年底,茅老来到广州,做时代沙龙的演讲。在演讲前,我们与几家媒体一起准备了欢迎仪式,作为对茅老八十大寿的祝贺,和对这一双老人的诚挚祝福。茅老八十高龄甚至生日宴会都在演讲,向我们像谈心一般地传递生活的常识和真理,用晚年的余晖,来弥补年轻时代不能工作的损失。同时,他总把生活“幸福的一面”展现给我们看。“我从未感到孤独。我的人生极完美,不想和任何人交换。”这是怎样的阔大情怀,怎样的人文精神,怎样的内心力量?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广东全省养老机构暂停来访探访、不接收新入住老人
甘肃小城春节一瞥:泡汤的大理过年计划和用抖音、快手拜年的老人
关键当口,96岁老人再访中国
360手机无心恋战,原舵手转向研发老人智能表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