饕餮钢贸盛宴 交行百亿贷款“难消化”

2012-10-12 19:43:48
在银行业面临的风险点中,钢贸类及铜贸类贷款也位列其中。“无锡钢贸行业所涉银行贷款总量有200多亿元,而仅交行一家就涉及贷款100多亿。此外,无锡地区今年下半年会出现一个贷款集中

本报记者 李意安 发自无锡

在银行业面临的风险点中,钢贸类及铜贸类贷款也位列其中。

“无锡钢贸行业所涉银行贷款总量有200多亿元,而仅交行一家就涉及贷款100多亿。此外,无锡地区今年下半年会出现一个贷款集中到期的情况,预计银行不良率还会出现一些上升。”无锡地区一位不愿具名的监管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

据时代周报记者获得的银监系统数据显示,截至今年8月底,无锡地区银行存款余额总量为10518亿元,比年初增长797亿元;贷款余额总量7825亿元,比年初增长546亿元;不良贷款余额总量为74亿元,比年初增长18亿元;不良率为0.95%,比年初增长0.19%。

“这个不良数字并不能反映所有坏账的全貌。一方面是因为不良率的反映会有一个滞后性。随着今年下半年贷款集中到期,不良率还会攀升;另一方面,很多风险已经传导到小贷公司、典当行及担保行业。在无锡,甚至连一些房产中介、地产公司以及其他实业单位都在不同程度地吸储,然后放款,其中潜藏着相当的风险。”无锡担保业协会人士对记者如是说。

逾期贷款成倍增长

“交行在钢贸贷款领域陷得最深,建行次之。”有接近交行无锡分行对公业务部门的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工行稍微有一点,中行还好,农行也还好,各家小银行也都还好,一方面小银行因为怕坏账风险,相对谨慎,另一方面,只是小银行一般额度都是比较小,没有实力揽钢贸那么大的项目。”

同样的说法时代周报记者在监管人士处也得到了证实。

“在整个无锡地区,钢贸贷款总量有200多亿,交行总量就有100多亿。因为交行是最喜欢做钢贸业贷款的,因此对钢贸业的支持比较大,这与他们上面的战略发展方向有关。当时放贷的力度和放款的规模都很大,所以他们今年在这一块相当厉害。”上述监管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据悉,交行无锡分行属一级分行,归上海总行管辖,曾一度在全国交行分行里业绩靠前。

“我们现在采取的办法是以时间换空间。”交通银行无锡分行某领导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现在收贷款是最不明智的做法,因为贷款一收就把企业彻底收死了。9月10月就是贷款到期的高峰期,我们现在策略就是‘总量控制,加固减退’,尽量采取转贷方式来解决。”

该领导向记者透露,目前涉及钢贸行业的贷款,逾期的比较多。“逾期贷款可以说成倍增长,但逾期超过90天的不多,基本上都能在90天内转通,真正形成不良的几乎没有,可以忽略不计。”

建行贷后管理部门人士告诉记者,关于90天的缓冲期确有其说。“就我们而言,逾期90天的项目我们才算作关注类贷款,而90天以后如果担保的公司也无力偿还了,才算作坏账,计入不良,所以这些风险可能现在还没有体现到坏账数据里。”

而90天内资金如何转通,上述领导则只是表示会通过自筹资金来完成,并没有进一步展开细说。对于具体企业去何处筹措资金及何种方式筹集资金,都未有明确答案。

“对这样的问题贷款,银行的资产处置通常分两种,一种是有担保的,一般而言,钢贸类的项目我们都是要求100%担保,一旦出了问题我们就向钢贸企业和担保公司两头追索,”上述贷后管理部门业务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另外一种是用钢材抵押的。2010年的时候我们差不多按照钢材市价的七八折来贷款,2011年的时候也有五六折,低的时候可能再低一点。我们那个时候一般是都是按照上浮30%左右的利率,最低也是不低于上浮20%的利率来放款。这一业务确实做得比较猛,这种项目的风险管理也确实存在很多问题,其中存在很多泡沫,包括对钢材的估值相对高了,当时我们去钢材市场做调查,就只看他们有没有钢材,而这个钢材的所有权到底是谁的,都没有人认真去查验清楚,所有的银行当时几乎都是这样做的。结果发现了很多重复抵押的问题。后来有数据统计说这个推荐抵押的钢材量和市场流通的量大概是三比一,有没有那么多我不清楚,但是这个泡沫确实是很大的。”

另一方面,无锡当地一位银行人士告诉记者,余额抵押的情况在交行及建行等大行也普遍存在。“就是说钢贸企业把自己手头的钢材价值的大头抵押给这家银行,这家银行打个六折,那么就是5000万的抵押物打六折,只贷3000万给钢贸企业。这样操作后,还剩下2000万的余额,而当这家钢贸企业又急需钱的时候,他可以再拿这部分余额去做抵押,此时,银行可能只对钢贸企业打五折,即2000万的余额,再发放1000万贷款,这在大银行是很普遍的,小银行不允许,因为大银行风险覆盖的能力要强很多。”

而为何交行在钢贸泥沼会陷得如此之深,除却钢贸泡沫及风控把握的失衡外,与银行自身的经营模式也不无关系。

“之前交行在开展这些业务的时候,还会搭售一些其他服务,比如搭售一些对公理财产品之类的。现在很多中间业务的很多手续费也不能收了,比较多的做法就是开全额银票,比如说要求开50%的全额银票,就相当于贷出一个亿,企业再放5000万存款在银行,或者是要求企业日均存款不低于几千万等,通过这些方式在存款上面做文章。这些都是比较常见的,所以这么几千万几千万的贷款放出去,对银行来讲是一举多得。”交行无锡分行某下设支行对公业务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殃及担保

钢贸泡沫破灭后,受影响的并非只有银行。

无锡市经信委副主任华少波在全市融资担保工作会议上透露,截至2011年底全市共104家融资担保机构,至今年6月有11家融资性担保公司被取消融资担保资质,其中10家为钢贸类担保公司,此外有5家基本没有开展业务,3家相关钢贸市场已经停业,不过在保余额总量并不大。

华少波还透露,无锡市钢贸类担保公司的数量全省最多,从担保机构的数量、注册资本金到在保责任余额都超过了全省的50%。

他表示,去年下半年以来部分担保公司都发生了不同金额的代偿,全市高额代偿开始频现,钢贸类担保公司面临系统性的重大风险隐患。

“全市50多家钢贸市场,除3到4家由无锡和福建籍商人共同开办外,其余均为福建籍商人开办,2011年市场年交易规模约为1500亿元。钢贸行业属于资金密集型行业,其资金来源主要通过钢贸类融资担保公司担保解决。去年以来钢材价格一路下行,据我们调查,各市场90%左右的商户处于亏本经营的状态,而其资金又主要是依靠银行信贷资金。由于各商业银行去年以来对钢贸行业实施紧缩政策,前几年通过大量复制市场和做大市场融资规模的模式难以为继,银行信贷资金不再有增量进入,总量规模甚至是压缩。”

今年一季度开始,商户信贷资金的还款风险开始集中体现。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各钢贸类担保公司已出现了3.69亿元的代偿。

无锡某典当行经理告诉记者,今年以来全行业的放款都非常谨慎。“以前抵押一处房产都是放七八折的资金出去,现在只能四五折。从去年到现在,整个典当行业大家放钱都比较谨慎,现在市外的项目我们一般都不接了,涉及资金特别大的,千万以上的也都不敢放了,我们市里面规模小一点的典当行百万以上的也都不做了。”

“但担保公司现在也很强势。有时候你一笔款催得紧了,它代偿了,然后别的两笔款到期的时候它就说有问题还不了,对银行来说也很尴尬。”上述建行人士无奈地表示。

对于担保公司的上述“强势”,有意见认为可以“建议人行和各商业银行采取允许适度逾期的政策,给予担保公司代偿一定的宽限期,直到不良记录进入征信系统”。

在新近召开的无锡市融资担保工作会议上,华少波在发言中提到,“建议人行、银监等部门督促和指导各商业银行对钢贸市场不要采取大规模收贷和压缩信贷规模的行为。建议各商业银行对钢贸类贷款在当前这一特殊时期,临时取消存贷汇票,不以任何名义推销、摊派理财产品和收取各种非正常费用,支持钢贸业渡过难关。”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百年交行迎70后行长
铁矿石“妖风” 钢铁厂遇困
钢铁侠马斯克回来了!特斯拉股价暴涨86%,市值突破1600亿
雪松控股并购全球钢贸巨头,中国大宗企业加速“走出去”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