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莱柯生物IPO “漂亮业绩”真相

2012-09-13 01:33:31
营收突破4亿元、净利润上亿,未上市就已经比主要竞争对手的上市公司增长得还快。然而刚披露招股书不久,关于大股东涉嫌侵占国有资产、IPO前大额分红、产品质量连续5年出现不合格等种

 本报记者 韦杏伶 发自广州

营收突破4亿元、净利润上亿,未上市就已经比主要竞争对手的上市公司增长得还快,这对于一家股东全是自然人的兽药企业来说是多么好的业绩。然而刚披露招股书不久,关于大股东涉嫌侵占国有资产、IPO前大额分红、产品质量连续5年出现不合格等种种问题蜂拥而来,终使得瑜不掩瑕。

普莱柯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普莱柯生物”)近日发布首发补充预披露,拟发行4000万股,募集的3.39亿元资金将用于投资动物疫苗扩建以及研发中心建设两个项目。

严重依赖政策优惠

在经济大环境相对萧条的大背景下,普莱柯生物却似乎蒸蒸日上。从其招股书上看到的是漂亮的业绩:2009-2011年,普莱柯生物的营业收入逐年增长,2011年更是突破4亿元,达4.13亿元,较2010年增长了41.10%。

2009年、2010年及2011年,普莱柯生物每年的利润总额均达1亿元以上,净利润也均有1亿元左右。其2011年度实现净利润1.15亿元,较上年度的0.84亿元增长36.90%,比主要竞争对手之一兼上市公司广东大华农动物保健品股份有限公司21.07%的增长幅度还大,同时逼近国内最大兽药生产企业中牧实业股份有限公司45.48%的增长速度。

不过,普莱柯生物并未给出具有说服力的来自下游行业的拉升销售额上涨的原因。而其在招股书中提到,来自政府招标采购的国家强制性免疫用生物制品的销售收入是公司收入以及利润的主要来源之一。

2009年-2012年上半年,普莱柯生物来自政府采购的收入分别为10027.35万元、8481.99万元、10878.38万元和5188.24万元,分别占公司主营收入的38.21%、29.78%、26.66%和27.37%,可见政府采购对其业绩的影响之重。

而位于河南省洛阳市的普莱柯生物则是政府关照的对象。9月4日,洛阳市人民政府和中国银行河南省分行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根据协议, 2012年到2014年,中国银行河南省分行将为洛阳提供不低于630亿元的意向性授信支持,而这期间,普莱柯生物动物疫苗产业化项目成为洛阳市政府的重点支持对象之一。

另外,洛阳将加快推进海绵钛等重大项目建设的消息也传出,9月底前要开工的项目就包括普莱柯生物科技园等72个亿元以上的项目。

对于政府存在的依赖带给普莱柯生物的是业绩变动的风险,因为未来如果国内疫情状况有变或国家政府采购产品偏好发生转移,可能会导致普莱柯生物的政府招标采购业务收入下降,进而引起公司业绩的波动。

裙带关系隐现

普莱柯生物目前的股东是38名自然人,其中有不少股东之间存在关联关系,家族与裙带关系比较明显,且有8名股东在子公司—洛阳惠中兽药有限公司(简称“惠中兽药”)与河南新正好生物工程有限公司(简称“新正好”)任总经理、财务经理等重要职位。

招股书显示,普莱柯生物的实际控制人张许科与股东张志伟系兄弟关系,而张志伟同时也是子公司新正好的副总经理;股东裴守文与普莱柯生物财务总监裴莲凤系兄妹关系,其中裴守文系张许科配偶之弟,裴莲凤系张许科配偶之妹,而裴守文同时也是新正好的财务经理。发行前,张许科持有普莱柯生物44.64%的股份,张志伟持有1.25%的股份,裴莲凤持有0.57%的股份,裴守文持有0.25%的股份。   

另外,普莱柯生物股东张珍与焦黎系夫妻关系,而焦黎同时也是新正好的副总经理。其中,张珍持有普莱柯生物1.58%的股份,焦黎持有0.08%的股份。

与此同时,普莱柯生物实际控制人张许科、副总经理周莉鹏等主要股东与洛阳市月华工业材料有限公司等6家关联方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双方实际控制人大多都是兄弟姐妹或配偶的关系。

此外,普莱柯生物通过收购获得的两家子公司—惠中兽药与新正好均与普莱柯生物存在业务重叠的地方,三家企业都是主营兽用化学药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且均有化药剂和中兽药两类产品,重合程度较高。

在或隐或现的关联关系中,普莱柯生物从2002年成立至今出现过4次个人股份转让,但招股书都没有说明转让原因。而根据汉鼎咨询的《2011年中国主板、中小板、创业板IPO企业深度分析报告》,“历史沿革问题,历次股权变更没有依据”已经成为创业板企业“十封举报信”之一。

时代周报记者就历次股份转让无原因说明的问题采访了普莱柯生物相关负责人张锐,他表示:“这个没什么问题,我们招股书披露出去的基本都没什么问题,现在大多公司的股份转让都不需要说明原因。”

正因为类似这样的频繁转让,普莱柯生物在收购现在的子公司—惠中兽药时被指涉嫌大股东侵占国有资产。

1998年3月,通过股份转让,河南省洛阳白马寺种公牛站(简称“种公牛站”)获得了惠中兽药25万元的出资额,而此时种公牛站为事业单位法人。2002年2月,就在惠中兽药增资至1000万时,种公牛站向张许科转让了惠中兽药的103万元出资额,自己保留82万元的出资额。但这次转让并未严格履行国有资产转让的有关规定,程序上存在不规范之处。2006年2月,种公牛站再次将自己剩余的惠中兽药82万元出资额转让给张许科、李根龙和杨云鹏等人。

尽管洛阳市人民政府于2011年7月确认惠中兽药历史沿革中,种公牛站所持有国有产权实现了保值增值,国有产权变动事项未导致国有资产流失。但普莱柯生物在招股书中针对以上两次出资额转让作出说明时,只提及第二次转让的公开竞价是501万元,却并未说明张许科在受让103万元惠中兽药出资额时的转让款。

被指上市动机不良

如果说依赖政府采购、股份转让存疑等问题都不能撼动普莱柯生物的上市愿望,那么IPO前的大额分红则让坊间对其上市动机产生了质疑。

据招股书披露,普莱柯生物最近几年的未分配利润以及分红都很充足,其2012年上半年依然有1.8亿元的未分配利润,且2008、2009年累计分配的现金股利占两年净利润的20.03%。

2010年,普莱柯生物更是向股东分配了2.15亿元的现金股利。而如果不进行这次股利分配,2010年的大额现金分红加上2012年的未分配利润,普莱柯生物总共还有3.95亿元的可用资金,完全可以自己完成本次募集资金投资项目。也因此,普莱柯生物被指涉嫌上市动机不良。

针对2010年的大额分红,普莱柯生物相关负责人张锐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是公司正常的生产经营决定,而且没有相关的规定,所以这也是允许的。”

而对于在现金充足的情况下,普莱柯生物上市是否存在圈钱的目的,张锐表示他本人“不太方便回答”,而是建议记者等待普莱柯生物主要联系人宋永军的答复,但截至发稿,宋永军并未给予答复。

在未来股利分配方面,普莱柯生物在2012-2014年公司分红回报规划中表明,2012年以后每年向股东现金分配股利不低于当年实现的可供分配利润的15%。这比其在上市前分配的超过当年净利润20%的比例要低,也远低于上海证券交易所(简称“上证所”) 上月发布《上市公司现金分红指引(征求意见稿) 》时鼓励上市公司分红不低于净利润30%的比例。虽然普莱柯生物此次拟上市地点是在深圳证券交易所(简称“深交所”),但与上证所的期望以及公司自身历史股利分配占当年净利润比例之间的差距难令人信服。

对于15%的最低分红比例,普莱柯生物在招股书中表示,“考虑到公司未来资本性支出,主要包括本公司及子公司惠中生物购买土地、购建生物制品车间所需的投入约2亿元以及上述车间达产后必要的运营资金投入。”

事实上,在IPO前一两年内进行大额分红且上市后的分红比例低于历史分红比例的不只普莱柯生物一家。此前,与普莱柯生物在同一天做补充预披露的深圳市崇达电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崇达技术”)因在IPO前夕向老股东派送接近去年底净利润一半的现金而被认为是“意在降低老股东的持股成本,不愿意把利润滚存给新老股东共享。”而其从2009年起连续进行的三次现金分红均占净利润的30%以上,高于上市后计划的20%。

关于普莱柯生物是否也有同样的意图,该公司相关负责人张锐并没有正面作出解释,而只说“这是经过股东大会决定的。”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接盘天山生物 中植系扩张现隐忧
卡位核酸检测试剂 圣湘生物火速闯关科创板
成大生物冲刺科创板,有望成A拆A第一股
华绿生物IPO诊断报告:营收净利增速背离,毛利率下滑超10个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