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电“集群”开发隐忧

2012-09-06 00:37:45

本报记者 胡非非 发自四川凉山州

在一片争议声中,西南地区水电开发一路高歌猛进,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一道道宏伟大坝、一座座梯级水库、一个个规模电站相继建起,中国水电界不断创造世界奇迹。

独立地质学家杨勇,将近年来西南地区密集的水电开发称为“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高密度、超大规模、集群式的”,他并认为,这种开发是“混乱和无序的”。

仅仅在3个多月前,针对金沙江上25级电站、不足百公里就有一座梯级水库的密集开发计划是否过度,杨勇还和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爆发了一场激烈的论战。

杨勇表示,雅砻江的开发密度丝毫不逊于金沙江:包括锦屏一、二级水电站在内,雅砻江中下游目前有十多座水电站处于启动开发状态,装机规模和库存规模都非常大。

与金沙江一样,问题在于:雅砻江流域脆弱的生态和地质环境,能否承受住如此密集的开发?

如白鹤滩水电站、锦屏水电站这般,极端恶劣天气影响下,水电开发地区不断爆发的严重地质灾害乃至死伤事故,无疑让公众和环保人士对当下超大规模的水电开发合理性、必要性的质疑变得更加强烈。

在杨勇看来,所谓的“清洁能源”、“落后地区开发”、“国家经济发展”等开发理由,都不过是利益集团打着的旗号和幌子,从根本上暴露的是利益驱动的私心及相关规划、管理的失控。“这完全是利益集团绑架国家和地方政府导致的结果。”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研究员赵章元亦表示,在利益驱使下,部分地方政府和官员已被水电部门完全拉拢过去,“挡都挡不住,这非常可怕。”

如核电一样,水电的过度开发同样可能引发灾难,关于三峡工程的争论至今尚未平息,新一轮的水电开发大跃进又开始了。

在杨勇看来,目前西南地区的水电开发在地质灾害威胁评估、预防灾害的意识和对策、灾害应对措施等方面,都远没有做好准备。“盲目开发,遭受的损失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情况。”

真相,尤其是生态和环境遭受的影响已经逐步显露出来。现在是国家和政府重新审视现状,并下决心调整、改变的时候了。而作为利益集团,也应正视并面对严峻的现实。

“再不警惕,再遮遮掩掩,这样的局面继续发展下去,后果将是灾难性的。”杨勇警告说。

文中部分锦屏水电站员工使用化名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华为鲲鹏“高飞”:2亿美金扶持开发者,携手腾讯进军云游戏
华为背水一战:得开发者得天下
中天精装IPO诊断报告:新客户开发受阻,疫情下坏账风险或
确诊人数激增!新型冠状病毒新药开发难度巨大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