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迪达斯关厂"后遗症"

2012-08-16 06:55:34
尽管阿迪达斯一再否认其关闭在华工厂无关涨薪和库存,但他们此前也曾暗示中国的代工商们将去东南亚发展。跟阿迪达斯一样拥有众多代工厂的外企一旦撤出中国,将会让中国的代工商们患上

本报记者 何光伟 实习记者 彭戈 发自苏州

刘玉红(化名)是阿迪达斯苏州有限公司一名老工人,她拥有15年的工龄,与这家工厂同龄。

15年以来,刘玉红没有像其他很多中国工人那样通过跳槽来实现收入的增加,她选择一直为阿迪达斯苏州有限公司服务。

她很担心以后的日子,因为她并不知道除了会加工衣服和鞋子之外自己还能做什么。今年10月31日后,她就要离开这个她在20来岁时就开始为之服务的工厂了。

刘玉红和她的工友们只知道阿迪达斯总部已经决定,将关闭他们的工厂。他们并不明白这个好好的工厂为什么要被关停。

自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受劳动力成本上升、人民币升值、出口利润减少等因素影响,中国的服装制造业等行业正开始向东南亚等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国家转移。

尽管阿迪达斯一再否认其关闭在中国的工厂,无关涨薪和库存,但他们此前也曾暗示过,中国的代工商们将会去东南亚发展。

跟阿迪达斯一样拥有众多代工厂的外企一旦撤出中国,将会让中国的代工商们患上“后遗症”,他们不得不面临迁移或效益下滑等生存困境。

阿迪达斯关厂

在外企林立的苏州工业园区,位于星汉街5号新苏工业坊C幢3F的阿迪达斯苏州有限公司并不起眼,若无标牌提醒,外人很难知晓那是这家德国企业在中国唯一的一家直属工厂。

阿迪达斯苏州有限公司是全球运动服装巨头阿迪达斯100%的全资子公司,这里的厂房已有15年左右的历史。

就在此前的伦敦奥运会即将开幕之际,作为官方赞助商的阿迪达斯宣布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关闭在华唯一一家直属工厂。

来自阿迪达斯官方的信息显示,他们关闭工厂的理由是以精简制造业务和基于“重新整合全球资源的策略”。

阿迪达斯发言人SabrinaCheung称,中国仍是该公司的主要采购市场之一。他们将把产品生产外包给中国当地的制造商,阿迪达斯已与约300家中国供应商建立了合作关系。

Cheung表示,此举是阿迪达斯通过中国及全球业务重组以提高效率、扩大规模的相关举措的一部分。

该发言人指出,苏州阿迪达斯工厂约有员工160人,该公司已在几个月前向他们发布了关厂通知,并会向这些员工提供相应的补偿。

阿迪达斯苏州有限公司的工人们证实了Cheung的说法,所有员工将就地解散,遣散方案早在今年4月份就已在内部公示过。

按遣散方案,阿迪达斯会对正式员工执行“n+1”的补偿标准,其中“n”是指在厂里工作的年份,超过6个月即按一年算。离开工厂后,工人可获得“n+1”个月工资的离职补偿。

经过两年的低迷,阿迪达斯去年在中国的销售重回快速路,销售收入同比增长20%以上。

尽管阿迪达斯也是第一批进入中国市场的西方品牌服装销售商,但随着GapInc.和瑞典品牌H&M(Hennes&MauritzAB)在华广设门店,这一市场的竞争日趋激烈。

阿迪达斯作出关闭其苏州工厂的决定,对为阿迪达斯正做着同样工作的至少300家阿迪达斯代工商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直接为阿迪达斯苏州有限公司服务的10家代工商,也收到了终止十几年合作的通知。对于另外至少290家代工商,来自阿迪达斯的订单也正在减少。

上海东隆羽绒制品有限公司早在2006年就与阿迪达斯签订了长期加工合作协议,但该公司也在此次被终止与阿迪达斯合作合同的榜上有名。

阿迪达斯与代工商签订长期加工合作协议规定,这些代工厂至少70%的产能必须为阿迪达斯服务,并且每家代工供应商每年都必须制定且不断更新3年战略规划。

在此次终止合作合同中,产能100%为阿迪达斯提供服务的代工商是明年4月份终止合作,其余的则将在今年10月份终止合作。

这十家代工商大有被阿迪达斯欺骗的感觉,他们已经抗议并开始酝酿讨说法。但阿迪达斯认为,他们“从来就没有保证过苏州工厂关闭后,不会与代工厂终止合作”。

代工商们很焦虑

随着苏州工厂的关闭,阿迪达斯在华约60%的订单生产业务,将直接并入其国际采购部门。

按照阿迪达斯的说法,他们是出于“优化全球采购架构”,才作出与10家供应商合作伙伴终止合同的决定。

上海东隆羽绒制品有限公司此前每年与阿迪达斯的订单都在100万件以上,该公司谴责阿迪达斯“出尔反尔”,并抗议他们的“这种做法欠妥当”。

由于阿迪达斯与代工商签订的长期加工合作协议规定,代工商们必须要保证其设备和工艺跟上阿迪达斯的需求,这让代工商们为此耗资不菲。

被终止与阿迪达斯的合作,对上海东隆羽绒制品有限公司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他们将为工厂的设备损失付出高达300万元的代价,他们希望能获得一定的设备补偿。

但阿迪达斯的答复让这些代工商们近乎绝望,阿迪达斯表示,会“遵守书面协议中的所有承诺,但没有法律义务进一步承担损失”。

就在2011年11月份,阿迪达斯中国财务运营总裁兼阿迪苏州工厂直接负责人ErickHaskell曾专门召集代工商们座谈,他否认阿迪达斯苏州工厂即将关闭的消息。

ErickHaskell还口头承诺,在2015年前不会终止合作,他希望供应商们继续支持阿迪达斯的订单。不料,半年后,代工商与阿迪达斯的关系就要发生改变。

此次若阿迪达斯强行切断合作,将给代工商们带来不可估量的巨大损失,包括他们的设备和工人等。

在中国经济理论创新奖副秘书长袁飏看来,中国的代工厂严重依赖这些公司订单;一旦取消,生存堪忧。

上海漫浪纺织品有限公司也是阿迪达斯的代工商之一,该公司直言,“如果对方单方面终止合同,他们仅在解聘员工这一项的损失预计就将超过3000万元”。

公开数据显示,为阿迪达斯服务的中国代工商有300多家,这些代工商拥有近30万名员工。

尽管这些代工商暂时无法确定是否步上述10家企业的后尘,但代工商这几年接到阿迪达斯的订单呈逐渐减少态势已成事实。

以上海东隆羽绒制品有限公司为例,该公司在2008年前从阿迪达斯接到的订单数为150万件左右,但随后订单数量开始逐渐减少,2011年的订单只有60万件。

湖南省有10家鞋企为阿迪达斯代工,尽管他们暂未接到终止合同的通知,但来自阿迪达斯的订单也明显在减少。

衡阳荣阳鞋业有限公司是荣诚集团的子公司,其代工的品牌中阿迪达斯占90%左右。该公司在2010年的旺季时,每月可加工25万-30万双阿迪达斯的鞋子。

但自去年开始,来自阿迪达斯的订单骤减;尤其是在去年的8-10月,每个月加工的鞋子仅15万-20万双。

荣诚集团是为阿迪达斯代工的大户,该集团也证实,来自阿迪达斯的订单正在逐年下滑。

尽管阿迪达斯表示尊重对中国市场的承诺,“本次重组不会导致中国工人就职岗位总体数量的减少,因为空出来的制造业岗位将会由中国的其他代工厂填补”。

但中国的代工商们依然担心,一旦与阿迪达斯解除合作,那将意味着他们的工人会失业。

对于是否会影响就业,经济学家、北京邦和财富研究所所长韩志国警告,肯定有影响,虽然现在并不明显。

“就业压力增大毋庸置疑”,研究德国经济政策的杨佩昌博士也担心,阿迪达斯等外企终止与中国代工商的合作,会影响中国工人的就业。

“替补”来自东南亚

阿迪达斯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赫伯特•海纳此前曾表示,没有理由离开中国,因为阿迪达斯每年数亿件鞋产品和服饰中大约有一半是在中国生产的。

他在2007年访问北京期间表示:“我们已建立起制造技能和诀窍,还有供应链,这日益成为迅速开辟市场的竞争优势。”

海纳当时还表示,“我们的供应商已经和阿迪达斯建立了如此紧密的联系,要分开它们并不容易。所以,未来几年,我认为我们在中国生产这一点不会有太大变化。”

但事实证明,也就是从2008年后,阿迪达斯与中国代工商的订单在逐年减少。

由于中国用工成本大幅提高,但资本利润率却下降。在宁波缘美纺织品有限公司总经理林峻看来,他们不得不转移到用工成本更低的地区。

刘玉红现在的月薪只有3000元左右。作为正式工,她最初每月的工资只有600元。她要“经常加班,还没有加班费,‘五险’到了第二年因有员工抗议,工厂才去给补交。”

现在,她能拿3000元左右的月薪,而这得益于2010年江苏省上调最低工资标准的政策。

江苏省是中国第二大出口省份,其出口超过巴西和南非两国总和。在最近一次全球金融危机后,江苏省成为中国新一轮上调最低工资标准的排头兵。

过去两三年,中国的劳动力成本以每年15%-20%的速度上涨。劳动力成本不断挤压企业的利润空间,这让“中国制造”面临考验。

但在东南亚的孟加拉,该国工资水平是中国的20%-30%,工人每周工作48小时,相比之下,中国的法定劳动时间是40小时。

中国商务部副部长钟山此前曾表示,现在越南的平均工资约每月1000元(人民币,下同),印度大概是600元,而中国东部沿海是2500-3000元。

钟山承认,中国的劳动力成本,已经大大地高于周边国家。

迁移的压力显而易见。尽管阿迪达斯否认关闭工厂无关涨薪与库存,亦不会在其他地点重启苏州的这家工厂,但有消息指其可能迁往缅甸。

当地媒体《苏州日报》的报道称,阿迪达斯此次政策调整的直接结果是苏州工厂的关停,下一步工厂将迁往缅甸。

至少有两家阿迪达斯的代工商也证实,阿迪达斯曾暗示过他们要去东南亚发展,因为那边的生产成本更低。

深圳当代社会观察研究所所长刘开明博士也认同阿迪达斯的说法,他认为阿迪达斯以代工为主,自己的工厂就是为做实验,在生产上并不重要。

刘开明表示,中国的劳动力成本几年前即已高过越南等东南亚国家,中国自身也面临劳动力短缺、很多工厂招不到工人的现状。

包括耐克在内,他们的全球布局很重要。在刘开明看来,对于阿迪达斯来说,缅甸等东南亚国家,既有劳动力成本低的优势,也是一个新兴的市场。

刘开明认为,外企将工厂从中国转到东南亚仅仅是一个战略,他们跟代工厂之间只存在生意关系,这些都是正常的。

(齐鲁晚报记者龚海对此文亦有贡献)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歌华有线近26亿股权出资 中国广电组建进入读秒
苏州敏芯:14载炼就“我的中国芯”
滔搏首份财报:疫情影响明显 主销耐克阿迪
跻身中国婴幼儿奶粉市场零售额第一系列 飞鹤星飞帆再启动配方升级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