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变不惊江丙坤

2009-07-14 19:19:19

这次,江丙坤在南京露面,依然维持着谨慎的微笑,言语、社交礼仪也依然滴水不漏,无可挑剔。他年已78,殊为不易。425日下午,他参观南京明城墙,有人已看出他的疲态,可他勉力支撑,言笑如常,始终如一。

然而,江丙坤也有脾气。在25日晚记者吹风会上,当记者问他是不是会即将辞去海基会职务时,江丙坤面有怒色,厉声回呛:“不是我要走,是你们媒体要我走!”

从穷小子到“台湾之子”

确实,近来江丙坤有点烦。他儿子江俊德从事与大陆的钢铁贸易,从大陆进口材料,本不需许可证,但台湾媒体攻击他得到了特殊许可。一时间谣诼纷纷,不知所以,甚至传出了江丙坤将辞去国民党副主席和海基会董事长职务的消息。不过,马英九对他抚慰有加。

在他来南京前一天,马英九亲往江府探视,连声称他“受了委屈”,而江丙坤则表示,近日他一直考虑陈江会事宜,根本没有心思旁顾其他。这也显示了一个政治人物的处变不惊的风格。

陈水扁竞选的时候,自诩为“台湾之子”,连战则说,江丙坤才是真正的“台湾之子”。江丙坤是家中的第八个孩子,母亲在生下他之后奶水不足,难以抚养,父母只得将他送给别人抱养,幸好二哥积极争取,他才重新回到家庭的怀抱。小学毕业,他读台中农校,每天清晨4时起床,走40分钟到南投火车站,两个小时车程后,再走半小时方能抵达学校。这样的日子他整整过了6年。总结自己的人生时,江丙坤总喜欢说:“穷苦人家的小孩子,如果不去读书,怎么能够出头呢?”

1967年,他获得了东京大学农业经济系博士学位,出任“驻日使馆经参处助理商务专员”。江丙坤说,他现在虽然是以“财经大佬”闻名台湾政界,但是他的外贸生涯是从几篓香蕉开始的。那个时候,从基隆港坐船去日本,码头上的香蕉贩子向他推销,说日本香蕉价格很贵,如果利用海关对游客免税的政策,可以赚钱不少。江丙坤欣欣然地买下三篓,下船后,居然以每篓10美元的价格卖出,获利颇多。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日后自己会因为台湾地区与日本的香蕉谈判问题大动肝火。

他不愿就此谢幕

1974年,江丙坤任“驻南非大使馆商务专员及经济参事”,一驻8年。42岁的他不得不重拾英语,从猛背单词开始。江丙坤的成绩得到了上司的认可,50岁时回台升任“国贸局副局长”,随后平步青云,每两年升官一次,60岁担任“经济部长”,此后又担任“政务委员”等。显然,江丙坤是技术官僚精英传统的继承者。直到今天,尽管他历任多方要职,但只有2003年的“立法院副院长”一职是竞选来的,其他所有高级职务都是被任命的。他的老长官萧万长对他的总结是:“江丙坤的态度诚恳,做事认真又细心,即使再繁琐的事情,他都会耐着性子,把事情有条不紊地处理完成。即使有委屈,也不轻易发脾气。”就连陈水扁在当“立委”时,也称江是政府里最负责认真的官员。

江丙坤最大的爱好就是工作,他不抽烟,应酬才喝酒,不跳舞,唯一的爱好是打高尔夫球,他打球的风格就像他做人一样,一板一眼,认真打好每一杆。辜振甫的侄子辜濂松评价说:“江丙坤球打得很好,可是我们俩一起打的话,大多是他输球,因为他是一位清官,不愿意赢球,赢钱。我则是不愿意故意输球,否则他会看不起我。

2008年,江丙坤接任海基会董事长,再次吸引外界目光。江丙坤曾说:“我追随辜老很久了,他对于事情的了解非常透彻,个性又很温和,我愿意追随他的踪迹,学习他的为人,认真地处理两岸的关系。这也是我晚年的希望与荣幸。”三次的陈江会,江丙坤的表现可谓不俗。

虽然,这次江丙坤遭受台湾舆论呛声,但他在南京的时候,私下向朋友透露:“我希望能够参加第四次两会商谈。”他还不愿就此谢幕。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江丙坤:互动两岸,负重前行
独家专访江丙坤:“台湾两党应当殊途同归”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