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宝广州造城 提振广东-东盟合作

2009-07-14 14:18:14
      6月10日晚,身为广州知识城项目中方工作组组长、知识城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的薛晓峰,带队飞往新加坡,与吉宝集团董事长林子安再谈知识城建设事宜。
      虽然按照计划表,还有近3个月,这一被称为粤新经贸合作标志性项目的知识城才会展露真容,并且在随后的四个月,双方还将进行数轮艰苦的商业谈判。
      知识城项目的启动表明,在中国—东盟经贸合作中,广东已然决心要做领跑者。
知识城进入倒计时
      3月24日,广州市委常委、广州开发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萝岗区委书记薛晓峰和新加坡吉宝集团董事长林子安在广州签署了共建知识城的合作备忘录,仅仅20天后,由中新双方共97人组成的“粤新知识城可行性研究工作组”就正式成立并召开了第一次工作会议。
      “知识城”项目可研面积为50平方公里,项目起步区3-5平方公里,为推进可研工作,中方工作组下设6个专题组,分别涵盖城市规划、产业规划、生态规划、开发规划、商业可行性研究和项目管理等六大领域,与新加坡方面相应的6个专题组正式对接,组成共同工作小组。8月底必须拿出可研报告,年底前完成商业谈判,明年初正式动工。
      目前,共同工作小组已就上述6个专题进行深入讨论,包括对“知识城”选址区域进行SWOT分析,明确土地用途布局,制定环境可持续发展的指导方针,确定新项目的开发战略等内容。
      薛晓峰表示,开发区在与新方的洽谈过程中,在产业布局、合作模式、工作分工、费用分担、规划区域面积等各个方面,已与新方原则达成一致。
      产业规划完成后,将尽快出台产业引导政策,争取国家重大科技专项、国家级研究机构和重点实验室优先布局“知识城”,制定“知识城”产业指导目录,全面对接新加坡国际招商网络,组织开展国际招商。
      薛晓峰说,在可研阶段对商业可行性研究的基础上,还要探索政府推进的更有效模式。要站在粤新合作的高度和层面,来推进“知识城”项目尽早进入开发建设阶段。
私企推动政府支持
      对于“知识城”的详情,吉宝集团至今未透露更多信息,新加坡驻穗领事馆商务处工作人员表示,将在商业谈判结束后,协助安排记者采访吉宝集团,“但现在时机不成熟”。
      据了解,“私企领军”是广州知识城与天津生态园最大的不同。3月23日,新加坡资政吴作栋在广州表示,天津生态园是政府提议私企执行,“知识城”则由私企推动政府支持,新加坡政府会给予“知识城”全力支持,尤其是在软件方面。新加坡国家环境局、市区重建局、公用事业局、腾飞及盛邦新业都将参与该项目。
苏州工业园区是第一代新加坡工业园区,天津滨海新区是第二代的工业园区,广州知识城是第三代,属于最高端的,从现实的角度来说,是产业跟研究相结合的模式。
      “与苏州工业园区和天津生态园相比,‘知识城’的发展模式不会有很大的区别。”广州开发区一位负责人称,“政府主导搭台,具体运作的还是企业。”
      在这样的思路下,开发区拟计划要求和省市国有资产共同组建中方投资财团,初定与吉宝集团牵头的新方投资财团按照50∶50的比例成立合资公司,共同开发“知识城”项目。
      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一专家表示,企业先行,表明“知识城”模式的市场机制因素更为明显,更符合珠三角地区的经济社会环境。
      此外,据知情者称,未来也不排除该合资公司在中新两地上市的可能。
      据了解,双方不同的合作阶段,有着不同的重点合作领域和方向。从初始阶段来看,合作领域包括城市规划、港口管理、物流、教育、环保、信息、通讯、科技、基础设施、旅游等等。
      显然,知识城的使命是:广东乃至中国以知识和创意为本的新经济崛起发展的重要载体,产业园区建设的样板。
领跑东盟合作
      毫无疑问,“知识城”落户广东,将成为广东与东盟合作的一个标志性的龙头项目,使中国与东盟(10+1)自由贸易区的合作得以提升,形成广东、新加坡等东盟地区、港澳等地“多赢”的局面。
      广东已成为新加坡最大的省级贸易伙伴,第二大贸易投资目的地。新加坡是广东第五大投资国。在新加坡交易所上市的150家中国公司中,26家来自广东。
      “新加坡非常高兴参与到广东重组经济的过程中。”吴作栋表示,新加坡可以提供资金、技术、先进的服务和理念,也可以成为沟通东、西方的桥梁,沟通广东和东盟的桥梁。
      扩大对外开放、实施国际合作多元化战略,尤其是进一步扩大与东盟各国的经贸合作,是当前广东外经贸工作的一个重点,更是中央对广东的要求。如果“知识城”落户广东,将成为广东与东盟合作的一个标志性的龙头项目,同时,必将使中国与东盟(10+1)自由贸易区的合作得以提升。而在当前全球金融危机不断扩大蔓延的背景下,启动“知识城”项目,有利于增强外商投资广东的信心。
暗藏的隐忧
      随着“知识城”越来越热,对知识城发展路径中可能存在的变数也不可掉以轻心。
      “(对于广州知识城的发展,)我至少有两个担忧,”广东省社科院区域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丁力教授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第一个担忧是,新加坡究竟有没有能力搞‘知识城’,第二个担忧是,‘知识城’建设会不会变成房地产开发。”
      丁力认为,与香港相比,新加坡在产业转型上多走了一步,即发展了重化工业,但在发展高科技项目上,并无突出的优势。
      同时,目前“知识城”存在诸多挑战,广州科学城北区内村镇建设相对落后,区内缺乏配套服务设施。因此建设初期房地产建设开发任务很重,避免沦落为地产开发,是一个必须关注的问题。
      据一不愿披露姓名的发改委专家表示,从目前来看,与此前已有的高科技产业园相比,“知识城”的“高科技味道”并不突出。据他了解,在规划“知识城”时,必须要结合当地实情,最初选址是想借助广州五山一带科研机构和大学比较密集的优势。在中国,园区落地还是必须以产业为主,这与中国现在的工业化现状和中国的体制是密切相关的。纯研究机构,如果没有利益的话,很难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广州技术力量不如北京和上海,比较现实的一条出路还是要以产业为主,但也不能放弃高新技术。
      “关键是如何把产业规划做好,这样‘知识城’才不会沦为房地产开发。”显然,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广东省委书记汪洋的批示已经给地方决策者和建设者提了醒。
      知识城的使命是:广东乃至中国以知识和创意为本的新经济崛起发展的重要载体,产业园区建设的样板。      “关键是如何把产业规划做好,这样‘知识城’才不会沦为房地产开发。”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如此批示提醒。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畅通“二脉”绘新篇——新发展格局的“广东突围”
疫情后广东省保险消费调研报告:居民保险需求显著提升
广州出大招!3年计划新增60家上市公司,“广州板块”要来了!
3年筹集200万套 建行广东省分行持续探索发展住房租赁市场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