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一股上市 天津膜天膜抢滩创业板

2012-05-30 19:27:08

正值公众对水质安全提出考量之时,天津膜天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悄然登陆创业板。天津膜天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发)获通过,再次成为质疑焦点。

实习记者 刘章号

低调上市的背后,膜天膜科技露出一丝缝隙,足以让投资者心怀忐忑。

5%的市场份额内觅食

膜天膜科技所自我标榜的三大重点水处理领域,都未有直观数据显示其占据着绝对市场份额。而水处理环保行业内市场竞争主体分为外资企业、国内传统企业及国内新型企业。

对于上述三类企业在业内所占市场份额的比重,北京科净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发招股书有数据显示,外资企业如威望迪集团、法国苏伊士水务集团、英国泰晤士水务公司等国际水务公司,占据了我国水处理总体市场将近36.5%的份额。目标市场为城市大中型污水处理的国内传统水处理环保企业,占据了我国水处理环保总体市场将近58.4%的份额。而国内新型水处理环保企业则紧跟国家产业政策,着眼于国内循环水系统治理、水资源综合治理等新兴水处理环保市场,仅占据着国内市场将近5.1%的份额,膜天膜科技则在这5.1%的市场份额内觅食。

时代周报记者在膜天膜科技官方网站及其招股书获悉,其所涉及到的饮用水项目仅有天津市大港港西自来水厂地表水处理项目一个,规模为每天5000吨。以天津居民自来水价格4.90元/吨计算,一年的水费也不超过900万元。显然,膜天膜科技从中获得的营收与利润则远低于这个数字。

与市政给水净化相比,工业给水净化具有更广阔的市场空间。

然而在膜天膜的首发招股书中并没有找到其在该领域的市场份额。仅以一笔“较难进行系统的统计,公司在该领域的市场占有情况难以进行较为准确的估计”轻轻带过。

在污水废水的处理及回用市政领域,膜天膜科技强调其所提供的规模以上膜法水资源化污水处理及回用解决方案处理规模在行业内占有21.06%,“具有较强的竞争力”。然而,其数据来源依托的是“行业内已建和在建规模以上膜法水资源化解决方案”。

如果舍去这个“膜法水资源化解决方案”的定语,中国水网的《中国城市污水处理行业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10 年12 月31日,按市场化运作获得的控股、参股项目合计污水处理总能力排名,前15 名企的总市场份额为37.12%。其中未见膜天膜科技的身影。

对于工业废水处理及回用部分,膜天膜科技同样以一句“较难测定公司的市场占有率情况”予以回避。

三者之中最具有技术挑战的海水淡化领域,膜天膜科技在招股书中坦承尚处于实验阶段。同时招股书中运用了三句克制性表述,海水淡化在我国“还处于推广阶段”、“形成的膜法海水淡化解决方案数量还十分有限”,“处理规模不大”。

此外,膜天膜对于未来的应用前景也不乐观,“现阶段,海水淡化领域使用的预处理膜多为国外厂家所垄断,国产膜在该领域的应用还十分有限”。

靴子砸中软肋

以提供膜法水资源化整体解决方案为主业的膜天膜科技却面临着盈利模式单一的困境,似乎又是一个作茧自缚的现实版。

水处理解决方案是一项系统处理工程,膜法水资源化解决方案是其中的核心环节。

由于膜法水资源化技术属于水资源化行业中的新兴技术,处于技术推广的中前期,一般水资源化解决方案实施单位(水处理公司、水务公司、环保技术企业)尚未完全掌握膜应用技术,特别是大中型膜法水资源化解决方案实施技术。膜组件的销售依赖于方案提供商对膜法水资源化技术的推广。

另外,膜组件及其应用技术并没有形成统一的使用标准,应用工艺的差异也较大,在原有膜组件使用到期后,较难使用其他品牌的膜组件产品更换原有品牌膜组件,对原有膜组件产品具有较强的依赖性。

正是在此种市场背景下,2009年至2011年膜天膜科技存货余额不断飙升,分别达到4638万元、8462万元和11204万元,涨幅达到142%。其中,未结算工程金额分别占当期存货账面余额的比例为60.11%、84.59%和77.46%。甚至,膜天膜科技在首发招股书中也略带歉意地表示“未结算工程形成的存货占比较高”。

根据目前的市场监测数据,全国范围内仅有个别市政水厂如南通芦泾水厂、山东东营南郊自来水厂、无锡中桥水厂等应用了膜法水资源化整体解决方案以应对“新国标”,但是膜天膜科技并未确认上述供水厂采用的解决方案由其提供。截至2010年末,我国已建和在建的膜法水资源化供水系统供水能力为109.63万吨/日。而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 2010年全国城市供水综合生产能力约为2.80亿吨/日,膜法水资源化供水系统在我国城市供水领域的占比依然较低。

即便如此,靴子仍未落地。膜天膜科技在招股书中透露“随着公司业务规模的不断扩大,未来存货余额有可能继续增加”。而较大的存货余额可能会影响到公司的资金周转速度和经营活动的现金流量,降低资金运作效率,存在存货规模较大的风险。

除却存货规模过大风险,膜天膜还存在着未验收膜工程项目收入确认调整的风险以及主营业务过于集中的软肋。

校产造富局

膜天膜科技股东,绝大多数拥有天津工业大学事业编制,参照股权架构的相关架构校产上市公司,公司前景颇令人疑虑。

现为上市公司董事长的李新民还有另一重身份—发行人膜天膜科技的控股股东膜天膜工程董事长。而发行人实际控制人天津工业大学则是膜天膜工程的大股东。

此外,李新民还曾任天津工业大学教授、计算机中心主任并且至今保留天津工业大学事业编制。

公司成立时,膜天膜科技原有17名人员保留天津工业大学事业编制,其中6人属于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和核心人员,目前只有董事长李新民一人仍然未解除事业编制。

而膜天膜科技在解释这一保留时特别提到现年63岁的李新民如若解除事业编制将无法享受事业编制退休养老政策或者社会保险退休养老政策,并坚持认为“其保留事业编制并不损害公司的人员独立性”。

无独有偶,董事会成员中还有一位前天津工业大学人士,邱冠雄曾任职天津工业大学校长。据了解,该公司自设立以来,实际控制人始终为天津工业大学,未发生变更。

董事会目前有9名董事,其中6名非独立董事有4名由膜天膜工程提名,超过公司董事总数的三分之一。天津工业大学持有膜天膜工程67.22%的股权,在膜天膜工程的股东会作出决策的过程中能够产生重大影响。

发行人对实际控制人的依赖可见一斑。

天津工业大学作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一直从事膜相关领域的基础理论研究。尽管膜天膜科技现有技术、专利均为自主研发或受让所得,但不排除将来天津工业大学及该校控制的企业及其下属企业在承担科研项目过程中形成的相关技术对公司具有一定价值的情形,公司可能存在对天津工业大学的潜在技术依赖风险。

严密的控制链条并不能拴牢股权结构的松散棋局。

膜天膜科技股权结构较为分散,持有公司5%以上股权的股东膜天膜工程、华益公司、高新投公司和中纺公司分别持有公司34.4826%、27.5860%、22.9884%和5.7471%的股权。

膜天膜科技招股书中点破此中风险:股权分散会造成决策效率降低,而股权结构的不稳定可能会影响公司经营政策的稳定性与连续性。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7月A股牛熊榜:20个交易日成交额破万亿,首都在线转战创业板成“涨停王”
第一创业定增收官 获五大券商认购
隆门资本荣登2019中国最佳早期创业投资机构TOP50
为加强国际化,A股应该延长交易时间还是直接上T+0?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