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企业”徐州非法集资逾3亿

2019-08-14 14:25:00
鼎亿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涉及3000多名债权人,涉案金额在3.28亿以上。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在其老板胡大胜跑路前10天,鼎亿在徐州3•15晚会上,刚被评为该市2011年度“诚信经营示范企业

本报记者 郭丽萍 发自江苏徐州

4月9日,一名中年男子拖着两个沉重的行李箱,只身行走在长沙岳麓大道上。

时间已晚,巡逻路过此地的岳麓区金星派出所民警,想要提醒这名男子注意安全。警车一靠近,中年男子撒腿就跑。

在派出所,男子被打开的行李箱令人咋舌:成沓成沓的百元人民币,总额510万元。

中年男子正是江苏鼎亿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鼎亿”)的副总经理徐传林,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刑拘在逃。

据媒体报道,4月9日当晚,潜逃的徐传林与另一名男子开车经过湖南长沙星沙收费站后,丢弃了自己的小车,拖着两个共装有630万元现金的行李箱上了出租车。在行进途中,徐传林拿出120万现金给同伙。细心的哥见此情形觉得可疑,当即拒载,让两人下车。

第二天,在广州被抓获的鼎亿董事长兼总经理胡大胜也被押回徐州。徐传林是胡大胜的表舅。

据债权人不完整统计,鼎亿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涉及3000多名债权人,涉案金额在3.28亿以上。眼看毕生积蓄被套牢,一些债权人代表除了忙各自的工作外,还要不断询问案件的进程,集体商讨统计鼎亿资产、如何追回本金。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在胡大胜跑路前10天,鼎亿在徐州3•15晚会上,刚被市消费者协会、徐州广播电视台评为2011年度徐州市“诚信经营示范企业”“安全消费自律联盟单位”。

领导成非法集资“活道具“

贾汪区泉东村48岁的赵西华,在得知鼎亿投资高层卷款潜逃深感借出的钱无望追回后,喝药自杀。赵西华第一次喝药的时候,抢救及时,救了回来。而第二次,他没再醒来。

2011年10月,赵西华出借9万元给鼎亿,期限半年,年息24%。据一些债权人了解,赵西华身体不好,这9万元可能是他的全部积蓄,而且是瞒着他老婆出借的。

除温州、鄂尔多斯,徐州亦是民间集资重灾区。有媒体做过统计,仅过去两年,就已有近10起涉高利贷老板跑路事件。债权人蒋妍(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说:“他们是3•15诚信企业,看了很多他们老板和政府领导的合影,感觉还不错,才敢投钱的。”加上其父母的15万元,蒋妍在2011年11月总共向鼎亿出借50多万元。

债权人收集鼎亿高管及其下属业务员的数据,统计得出,鼎亿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涉案金额在3.28亿元以上。当地人对鼎亿董事长兼总经理胡大胜并没有很深的了解,也不知道他的发家史,只知道他父亲精神不好,母亲没有直接参与公司的管理。协助胡大胜的,主要是他的爷爷和表舅徐传林等。多数债权人在案发后得知,胡大胜生于1989年,仅23岁,惊讶不已。

徐州当地人们对于胡大胜的普遍评价是,胆大,会利用政府关系。有关人士透露,胡大胜本人承认,除了支付利息,公关费用也是这些资金的主要流向之一。

徐州广播电视台内部人员表示,这两年鼎亿在电视台广告投放金额很大,不仅在新闻、经济、文艺频道黄金时间频繁播放广告,还连续两年在徐州电视台春节晚会上全程冠名。在2011年和2012年徐州市的“3•15晚会”上,鼎亿是大赢家,总共捧回4块徐州市消费者协会和徐州广播电视台联合颁发的奖牌:2010年度“诚信经营明星企业”和“消费者信赖品牌”,2011年度徐州市“诚信经营示范企业”和“安全消费自律联盟单位”。

2011年8月,鼎亿实业集团旗下的徐州市金甲化工有限公司开业,请到铜山区刘集镇书记朱信军和镇长张桂敏到场剪彩、发言。公司大门上,挂着“热烈欢迎各级领导莅临指导”的横幅,彩旗飘扬。公司高层与书记、镇长戴着橙色安全帽在厂区并肩视察,全程都录了像并拍了大量照片。

胡大胜在当地电视台与市委书记曹新平、市长张敬华、电视台台长李爱彬的合影,更是成为其大肆宣传“受政府大力支持”的证据。债权人表示,这些合影和鼎亿各种相关证件、牌匾齐齐挂在鼎亿投资一楼大厅墙上。

与领导合影、3•15诚信企业,这些宣传无形中获得了徐州当地人对鼎亿的信任(最后的心理防线)。

债权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当地其他多数投资公司对金额都设有门槛,一般要求在5万元以上,而鼎亿未设任何门槛,5000元都收。时代周报记者拿到的一份内部“客户利息表”显示,债权人放款金额从1万到50万元不等。而那些放款1万-2万元的债权人,多是年过花甲的老年人,年纪最大的甚至已过80岁。鼎亿投资公司一名内部工作人员透露,还有几名债权人“是政府里的公务员”。

对于普通放款人,每张借据背后都有一个辛酸故事。一刘姓债权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房地产不景气、徐州工程机械生产基地萎缩,由于没有其他更好的投资渠道,相信了鼎亿的宣传,今年1月,他将房子抵押了,从银行贷款23万元,加上家里积蓄,在鼎亿放款40多万元。胡大胜跑路后,在上访过程中,他还看到队伍里有一位老太太带着孙子。询问得知,她放款的钱来自儿子出车祸后成植物人的赔偿金,儿媳早已离开。而一位等着做肾移植手术的病人,在还未等到肾源的情况下,为赚取那两分月息,也将手术钱投进了鼎亿。

4月底,新华社在一篇时评里写道:“一些从事非法集资活动的公司开业时,有的领导端坐在主席台上;公司周年纪念时,有的领导到会侃侃而谈。领导干部和这些公司‘老板’们的合影挂满了这些公司办公室的墙壁,视察公司的照片占据公司宣传册最显要的位置。虽然领导干部绝大多数都是无意间充当了非法集资的‘活道具’,但其巨大的广告效应正是这些骗子公司梦寐以求的,客观上起到极大的误导作用。”

鼎亿资产悄然蒸发?

鼎亿一名高管表示,债权人最后一次领到利息是在3月23日上午;当天下午,鼎亿公司就拿不出钱了。而他媳妇的姐姐,在当天上午还往里投了5万元。一名业务员甚至在3月24日下午,还让朋友投了17万元。

3月25日,胡大胜本人已经联系不上。高管向债权人表示,老板“筹款去了”。而胡大胜的爷爷,亦召集高管开会,表示“公司资金链断裂,但可以以鼎亿大厦作抵押,向银行贷款”,要求不要报案。

一名高管则质疑称,公司并没有出现资金链断裂。鼎亿一名会计透露,3月份是鼎亿还本金的集中期,总共需要还1个多亿。

也是在3月25日,债权人亦获知老板“消失”,紧张且愤怒的他们纷纷报案,并涌进鼎亿投资公司的大厅抢夺桌椅、柜子、电脑等。

5月6日,时代周报记者在现场看到,“鼎亿大厦”几个大字已经被摘下。鼎亿投资公司的公司标牌也已不在,大厅紧锁,玻璃门后,一片狼藉。大楼外表的空调均“莫名失踪”,只剩下支架。一名债权人表示,空调这东西不是一般债权人能拆走的。

胡大胜被抓之初,公安部门还向债权人公布,鼎亿相关涉案人员有24辆高档汽车和十几套房子,但未公布其现金和存款。

3月26日,一名债权人通过徐州市房管局产权处的朋友查得胡大胜名下有5套房子。但案发后不久,即4月中旬,她却发现其中一处房子已被悄悄过户。新住户告知,是通过法院办的过户。物业人员估计,这套房子价值300多万元。

另一名债权人从一家轿车4S店的朋友处得知,鼎亿已有3辆宝马车被拍卖,牌照也摘了。

债权人担心,胡大胜和鼎亿的资产在一点点地被转移和消失。

债权人曾多次到徐州市政府、徐州电视台、信访局等地聚集,要求公开案件进展,建议“缩短鼎亿集团财务审计时间”“加快处置鼎亿集团资产进度”和“制定鼎亿案件受害人还款计划”。债权人在建议书里写道:“很多家庭都在煎熬中度日,等不下去了。如果此事一拖再拖,必然会给群众带来许多不好的猜想和误会,势必造成更大的动乱。”

然而,公安相关部门至今未对债权人的要求和建议作出正面公开的回应,徐州市公安局分管经侦的一名副局长的态度也令债权人心寒。债权人表示,案发后,徐州市公安局找人评估鼎亿大厦,现今大概价值1.7亿元。因此,他们建议“尽快将鼎亿大厦过户,不要因为鼎亿大厦两证问题制约其变现价值,可采用市场价出售或变卖”,按比例先偿还部分债权人的本金。而政府表示,要等着鼎亿大厦增值。4月14日,多名债权人在市政府门口集体下跪,有的人甚至以死相挟。债权人说,这名副局长扔了句“死了白死”就走了,他们对这名“全国人大代表”感到失望。

当地媒体对鼎亿事件也都噤声。时代周报记者在徐州市公安局官方网上查不到任何有关鼎亿的信息,其公布的经侦支队的联系电话也是空号。

“心碎了。”债权人蒋妍说,“工作这么多年,再苦再累都没关系,现在真的心碎了。”



 

鼎亿式“金融传销”

本报记者 郭丽萍 发自江苏徐州

鼎亿投资公司在一份资料中这样介绍自己:公司成立于2010年9月1日,注册资本为6105万人民币,公司的核心业务主要用于发展大中小型企业,同时与国内各大银行成为合作伙伴、强强联手共同开拓金融市场,解决企业资金周转缓慢、银行红线、商户联保困难等难题。

投资公司真正的集资时间,始于2011年1月。鼎亿也以各种“项目”来提升员工和债权人的信心。

鼎亿投资公司一名业务经理(债权人称其为“高管”)表示,2011年,鼎亿一项“看得见”的项目是拍下了位于徐州市泉山区繁华地段的不良资产普一大厦,并改名为鼎亿大厦。

鼎亿原计划以1.35亿元拍下整栋楼,但由于楼里有些商户不同意,最终以9300万元价格买下大楼一到三层。

胡大胜曾向员工表示,计划装修后出租或转卖。他还宣称,一到三层价值3个多亿,有人要以2.8亿的价格买下,但他没同意。

鼎亿的名号也依次从“徐州投资公司”“江苏鼎亿投资公司”变更为“江苏鼎亿实业控股集团”。这名高管表示:“感觉公司发展得还挺好。”因此,满怀信心的他,像其他债权人一样,加上父母的18万元,一口气往里投了100多万元。

然而,除董事长跟他们宣传的公司“大项目”,即使是公司的业务经理、会计,也不清楚公司的具体运作和资金去向。

鼎亿在2011年5月1日拟定的一份《财务管理制度》规定员工,“严格遵守保密制度,不该看的不看,不该说的不说,不该听的不听。”

上述高管知道的是,鼎亿实业旗下金甲化工有限公司亦是收购而来,除收购价2700万元,鼎亿还投1000万元进行生产。

广告里的江苏鼎亿实业集团公司,致力于发展大中小型企业和5大银行合作,强强联手共同发展。公司旗下拥有徐州金甲化工有限公司、徐州九里开发有限公司、徐州惠君房产开发有限公司、徐州红楼商务娱乐有限公司等担保机构。

但除金甲化工公司和胡大胜老婆经营的龙顺喜相逢酒店,鼎亿实业旗下的公司或项目多数名不副实。

这名高管透露,九里开发公司、惠君房产公司本来是有的,但后来胡大胜又突然宣布“不跟他们合作了”。

债权人借据上显示,债权人投的款汇往一个叫“鼎佳贵贸易公司”的账户。

多名高管怀疑,这个公司仅为金甲化工公司进些原料,实为虚设。而鼎亿旗下另一个公司—东嘉装饰公司,则被人们怀疑是鼎亿的地下钱庄。

对于其宣称的另一项目徐州彭城饭店,这名高管表示:“别人早已经买了,实际上没有这个项目。”

年后,胡大胜宣布拟斥巨资扩建千佛寺,并经营“功德园”墓园,但胡大胜跑路的速度明显快于跑审批手续的速度。

鼎亿花大钱打造的金帝豪高级会所,还没赶上3月28日的试营业,公司却已群龙无首了。

直到老板跑路后,债权人们方才醒过神来,质疑鼎亿是金融传销。一债权人表示:“鼎亿是两条腿走路,一楼大厅,都是两分息,合法合规。楼上拉的存款,类似金融传销,有业务员、经理、高管,分上线下线,下线业绩算上线的,到什么业绩坐什么位子。”

鼎亿有25名业务经理,每个业务经理下线有多名业务员,并且有着森严的分配方案和业务考核晋级制度。从业务员到业务经理,业绩越高,提成越高;其中,业务员最高提成可达6%。鼎亿规定,“业务员业绩连续三个月达到300万以上,在本部门晋级使用;业务经理业绩连续三个月达到1000万以上,或连续三个月超过其他部门总体业绩,经董事会批准晋级使用。业务经理连续三个月业绩未达到100万或末尾者,降一级使用;部门经理本部总体业绩连续2个月低于其他部门业务经理或业务员,总业绩连续2个月未达到1000万则降级使用。”

业务员和业务经理集资对象基本为亲朋好友,通用的借据里注明“本借据只限于内部员工及亲朋好友使用”,并“由第三方徐州金甲化工有限公司作为担保”。给借款人的利息,均通过“高管”银行卡账户支付,董事长秘书将钱打给高管,高管再往下分,通过会计打利息。

据徐州市公安局经侦大队内部人士私底下向债权人透露,目前警方正在核账,鼎亿账目混乱,不好核查。“例如,总涉案金额为10亿,胡大胜只认5亿。胡大胜说了三部分资金流向,支付利息、高管提成、公关费用。到账的钱,胡大胜每月按业绩再打到各个高管的账户上以资激励,一层一层地拿回扣,这样账就乱了。”



—链接—

金融传销新动向

2011年以来,全国多个地方曝出了各式各样的金融传销案例。

广西来宾以“国家整合民间资金做投资”为名义的传销骗局,吸引着来自全国各地不明真相的民众;

江苏南通“E玛国际”传销组织以销售“E玛国际”电子股权为名,采取双轨制传销模式发展下线,吸收传销资金1.06亿元;

天津天凯新盛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以传销手段结合时新的PE(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概念,从来自全国20多个省份近9000人手中非法集资10余亿元……

“与传统的传销相比,新式金融传销模式呈现出一些新的特点。”中国反传销协会创办人李旭说,已由传销产品变为“资本运作”,以“富人俱乐部”、PE项目等为名,以高额回报为诱饵,骗取钱财。

与此同时,参与者的层次更高、投资更多,既有不少知识分子、公司白领、退休干部等参与,也有浙江、江苏、山东沿海的一些老板置身其中。“传销不只是穷人玩的游戏,而在向高投入、高智商、高学历‘三高’方面发展。”李旭说。

金融传销的包装也更加隐蔽、更具欺骗性。

与传统传销不同,金融传销没有实体性产品,依靠下线的高额加盟费来获利。但与传统传销一样,花样翻新的金融传销抓住存在于人们内心的“快速发财”心理,传销着“一夜暴富”的神话。

(据新华社)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20次出手,“被迫营业”的哈勃投资为华为打下了哪些江山
国美APP推出九九会员抢购飞天茅台,被用户质疑“非法集资”
小米IPO后首次大规模集资260亿元
美团Q3财报:受益消费复苏重获正增长 投资未来推动行业发展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