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募“一哥”终离去 拷问体制之殇

2012-05-03 06:29:52
王亚伟离职传闻之所以引发业界如此高的关注,不仅仅是因为他是华夏基金的金字招牌。更重要的莫过于,他的离开背后是一直支持他的华夏基金总经理范勇宏的离意。

本报记者 陆玲 发自北京

王亚伟终究还是走了。

特别是这个消息由范勇宏来证实则更显得意味深长。4月29日,在喧嚣了一段时间后,范勇宏向媒体发信息证实:“王亚伟辞职了,谢谢关心。”

王亚伟离职传闻之所以引发业界如此高的关注,不仅仅是因为他是华夏基金的金字招牌。更重要的莫过于,他的离开背后是一直支持他的华夏基金总经理范勇宏的离意。

“如果范勇宏不心生离意,估计王亚伟也不可能走。”近日,有媒体从权威渠道获得证实,华夏基金总经理范勇宏也即将离任,并赴筹建中的中国基金业协会工作。对此,华夏基金市场部相关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王亚伟确实已向公司递交了辞职报告,目前正在走相关流程。至于范勇宏的动向,没有更多确切的消息。

其实自2010年,王亚伟宣布不再担任华夏基金投委会主席以来,关于其离职的传闻从未停止,可就在不少业内人士都“审美疲劳”之际,却突然尘埃落定了。“仿佛之前的兜兜转转都是铺垫”。

范勇宏一旦辞职成真,则标志着曾叱咤基金业的“老十家”基金公司创始人们都已离任,也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结束。没有了乔布斯的苹果还能叫苹果吗?没有了王亚伟和范勇宏的华夏基金又将走向何处?

去向成谜

其实,早在2010年,传过王亚伟和范勇宏要同时离开华夏,但后未被证监会批准,理由是“这两个标杆性人物的离开,对公募基金影响太大”。

此次,离职传言由“靠谱”变为“已成定局”,迹象出现于4月下旬,一季报显示,王亚伟管理的华夏大盘出现了罕见的天量赎回,其份额规模在一季度内从6.22亿份降至4.62亿份,份额缩水比例高达25.69%。这是该基金自2007年以来首次出现大幅赎回。众所周知,王亚伟管理的华夏大盘从不打开申购,传言监管部门官员投资其中,听到风声先行赎回。

作为公募基金的独守者,王亚伟本身已成为基金行业的旗帜和符号。王亚伟掌管华夏大盘的6年半里,该基金的总回报率达到1027.87%,是目前所有基金中唯一一个累计净值在10元以上的基金。王亚伟是目前业内唯一打破“冠军魔咒”的基金经理。

这与范勇宏的欣赏和支持密不可分。众所周知,王亚伟的投资风格凌厉,其对重组股的挖掘和偏爱令人赞叹,同时也饱受诟病,一度传出遭到监管部门的审查。无疑,是范勇宏抵挡了来自各方的压力,并让他当上只管理自己的基金的副总经理。

据悉,范勇宏最信任的两个人,一是执行副总经理滕天明,另一个就是王亚伟。范勇宏是王亚伟当之无愧的伯乐;而王亚伟这么多年的坚守也是对其知遇之恩的回报。

在公开场合,范勇宏与王亚伟均多次表示对公募基金行业的热爱。不过,王亚伟在2009年也曾表示:“如果我的投资风格无法再适应公募基金的要求,也只能考虑其他的发展途径。”

近日证监会召开的闭门会议中,王亚伟延续4月初看空银行股论调,称银行股盈利已脱离实体经济支撑。郭树清打断了王亚伟的话,说:“我认为你不太懂银行业。”虽然后来有媒体证实,郭树清当时“根本不认识市场一哥王亚伟,只是正常的讨论”,但透露的意义不言而喻。

对当前的资本市场而言,格局已发生很大的变化。而对于择股胜于择时,特别是善于押宝重组类个股的王亚伟来说,将面临很大的挑战。“王亚伟激流勇退,给市场留下一个传奇式大师形象。如果一旦市场有效化,价格能正确反映价值,上市资格宽进宽出,他的老一套可能开始不好用,光环也会渐渐褪去。”业内人士张嘉洋表示。

对于王亚伟的去向,有多个版本。至于相对稍微靠谱一点的社保基金,分析认为,如果要成立一个新的自营基金,让王亚伟独立负责,不是没有可能。但最接近的版本则是香港索罗斯基金。此前,圈内多次传言“王亚伟将去香港工作”。不过,对于眼下的王亚伟来说,也许最重要的是,休息一下。

对于范勇宏,有媒体引用权威渠道的消息称,很有可能转任即将筹备成立的中国基金业协会,任职副会长。之前,亦有传闻称,范勇宏可能就职证监会。

“以股本为核心”VS“以人为核心”

至于范去职的原因,业界普遍猜测与大股东中信证券多年博弈未有成效有关。

在最初华夏基金吸收合并中信基金之后,范勇宏亲自写信给中信证券董事长王东明,要求保留华夏基金管理和人事上的独立性。而数年来华夏基金的董事会结构仅董事长王东明、总经理范勇宏,外加三名独立董事,即是两方抗衡的结果。

此后,中信证券目前持有华夏基金100%的股权,因违反规定不得不稀释持有的华夏基金股权。据传,华夏管理层一度自己接洽潜在购买者,试图主导这次股权出让。但最终还是让大股东中信证券占了上风。在中信证券完成华夏基金51%股权转让后,据悉,范勇宏曾多次请辞。作为基金公司股权激励的摇旗者,范勇宏多次表示基金行业应以人力资源为核心,撰文呼吁行业制度松绑。但一直未如其意。

今年初,华夏基金对外宣布,公司将全员降薪,其中高管降薪20%,包括基金经理在内的普通员工则降薪15%,据悉是“新股东方提出的要求所致,对其利润下降不满,对过高的人力资源投入不满”。今年2月,华夏基金被媒体爆出试图通过壳公司筹建第三方销售子公司“华夏人”,其核心高管为实际控制人,拟以此曲线实现股权激励。但经媒体曝光也暂时搁浅。

范勇宏较早前曾对媒体表示:“我们只有建立以人为核心而不是以股本为核心的治理结构,基金行业才能长久健康发展。良好的公司治理结构,切实保护了投资者的利益,制度是核心、是关键。”此前离职的博时基金总经理肖风曾多次在公开场合指出公募制度的缺陷,提出股权激励措施,但都未有进展。肖风曾言,“公募基金目前的制度设计确实很难跟他说‘这是你一辈子的事业’。”

此前,政协委员、交银施罗德副总经理谢卫提交了关于探索基金公司股权激励机制的提案,建议允许具备条件的基金从业人员参与新基金公司的发起和设立,同时对已经成立的老基金公司,可通过股权激励鼓励员工持股。但是这一政策短期内看不到操作的可能性。

不过,耐人寻味的是,在范勇宏、王亚伟离开之际,有媒体报道引用中国证监会副主席姚刚的话称,5%以下的基金业股权激励或员工持股可能会放开。但在一基金公司高管看来,5%的股权远不能与大股东形成制衡,何况还要经过大股东的同意。

华夏基金遭体制困境

对于华夏基金来说,如果只是王亚伟一人离职,或许并没有那么致命。在北京京富融源投资管理公司总经理林海看来:华夏基金为什么能做到公募的第一?不是因为王亚伟,是因为范勇宏。只要有范勇宏在,没有王亚伟也会有张亚伟、李亚伟。

作为华夏基金的掌门人,范勇宏自从1997年筹建华夏基金,一手创立目前的核心团队,把华夏基金树立成一个行业的标杆。对于公募基金业,多年来,王亚伟更像是一个符号,管理着不到百亿的资产,虽然业绩持续领先,但绝大多数普通投资者不能投资其中。已失去代言人的华夏基金,如再失去掌门人范勇宏,则会走向另一个时代。

此次,王亚伟离职,某门户网站推出了一项调查:如果你投资了华夏基金旗下产品,你会怎么做?在“王亚伟一走,华夏基金无人撑场,赎回落袋”这一选项中,得票数占到了六成,而选择“相信华夏基金整体投研能力,维持购买”的投资者比例只有16%。

其实早有迹象。今年初,华夏基金一口气调整了旗下9只基金的基金经理,提拔多位基金经理助理之后,还从银河基金挖来孙振峰任华夏成长基金经理。之所以从外围挖来基金经理,有说法是,华夏基金近年痛失了太多的干将。2010年至今,已有孙建冬、郭树强、张龙、杨爱斌等离开华夏基金。

此前受困于股权问题的华夏基金被暂停发新产品,其资产管理规模正以每年400亿元的速度缩水。去年其股票型基金的整体业绩已不再居于业内前列。王亚伟离开后,坚守公募基金行业超过10年的国内基金经理仅剩华安副总尚志民和汇丰晋信副总林彤彤两位,全行业基金经理平均任职更是缩短至1.63年。

而范勇宏一旦离开,公募基金第一代行业领袖继续坚守的已寥寥无几。这反映了中国基金业积弊日久的困境。如一位基金人士反问的那样:公募未来的出路在哪里?这曾风光无限的行业现在究竟还有什么奔头?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创金合信医疗保健皮劲松:买医药股更要追求“确定性”
传老将崔建波将离职 新华基金挥别“黄金一代”
房企们的多元发展,碧桂园创投牵手保利资本设50亿产业链基金
“日光基”再现!现在股票基金都要卖疯了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