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议题] 西安“摘星”误读与批判

2012-04-19 06:27:58
三星和西安共同签署了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内陆地区外资投资项目的协议后,有媒体报道西安拿出了2000亿的“聘礼”,这一消息引起舆论争议。

2000亿是误读,应思地域核心竞争力

易鹏

4月10日,三星和西安共同签署了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内陆地区外资投资项目的协议后,有媒体报道西安拿出了2000亿的“聘礼”,这一消息引起舆论争议。

当三星拿出这个巨额项目时,中国各地政府采用包括巨额补贴在内的竞争手段就成为必然。三星这个项目投资的一期为100亿美元,其中第一阶段为70亿美元,第二阶段为30亿美元;第二期为70亿美元;第三期为130亿美元,总投资届时将超过300亿美元。第一阶段的70亿美元的投资就已经创了中西部地区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招商引资项目的纪录,如果最终300亿美元都落实下来的话,就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全国最大的招商引资项目。面对如此巨大的项目,中国各区域都会参与到激烈的竞争中,这次就包括了北京、重庆以及其他省区。

在西部地区,西安这些年有些沉寂,与西三角的重庆、成都差距在拉大,甚至有被鄂尔多斯赶下西北第一GDP城的危险。主要原因是西安的工业发展乏力和外向型经济不够,三星这个大项目的进入无疑正好补了西安这很明显的两条短腿。为此西安肯定是在最终付出大血本的情况下拿下三星这个项目。不过2000亿元确实严重误读。根据报道此事的媒体文中的描述,仅土地方面西安就将付出约250亿元规模的支持,因为文章是按照商业用地的价格500万元一亩的价格来算工业用地的价格,西安目前工业用地普遍在20万元一亩。就这一项成本就相差几十倍。最荒唐的是这份2000亿元账单里面最大的一笔是减免税费的1485亿元,此文是按照项目一期公布的660亿元的年产值、外资企业15%税率保守估算,在15年内西安将至少减免税费1485亿元。稍微懂点常识的人都会明白,这种以产值和税收当作最简单的线性对应关系,产值100元就必须缴15元的税收的计算是错误的。15%是所得税,其必须以扣除成本、费用、折旧等以后产生的毛利润作为基数来算。这样计算的基数就相差太大,远没有1485亿元这么吓人了。媒体误读的还有很多,比如三星此项目没有落地西安,这减税都无从谈起。至于为三星项目开工高速公路和地铁,这本身就是城市发展需要,不能够将城市公共设施的投入都算入到三星项目中去。

但失真夸张的数据有价值,那就是让我们产生思考如何更好地进行中国区域经济发展的竞争。之前中国地方政府之间的通过包括财政补贴在内的竞争,很大程度上提高了中国整个经济的发展效率,推动了中国经济的发展。但凡事有度,现在到了如何让中国区域经济之间的竞争变得更理性点,更多的实现双赢而不是零和的时候了,到了公平对待外资和内资的时候了,也到如何培育出自身区域经济发展的核心竞争力的时候了。也只有这样,中国各区域经济的发展才是可持续的。

作者系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中心研究员

西部不要盲目复制东部发展道路

刘胜军

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副院长

地方政府招商引资导致的恶性竞争存在已久且长盛不衰,主要原因在于目前过分单一的GDP考核标准,使地方官员更多关心自己任内的经济成就,而忽视公共利益。招商引资可以带来很多好处,但同时也可能付出诸多代价,比如环境污染、生态破坏,而地方官员是流动的,只要任内不出事,就无须担责。为吸引外资,而进行税收减免,提供土地优惠和配套资金,这就相当于拿着公众利益来换取地方官员个人的好处。现在各地政府都把招商引资作为重点,其结果是造成了一个无序的竞争环境。三星要到中国投资,很多地方政府都想拉拢,于是争相提供优惠,最终损失的是中国整体的经济利益。西安之所以给那么多优惠补贴,是因为兄弟城市的竞争逼得它不断加码,这样对中国的经济利益会造成极大损害。造成这种乱象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中央对地方招商引资能够给多少优惠没有统一规定,地方政府有很大的自主空间;二是地方政府没有财政民主,不需要人大投票表决,也缺少相关信息的公开透明,地方官员可以自行决定给出的优惠条件,这里隐藏着巨大的寻租空间。

西部发展是一个梯度转移的过程,这两年已经发生了,比如说英特尔迁到成都,富士康到了郑州,这主要是由于成本压力,沿海地区制造业太密集,出现了用工难与环境承受能力问题,未来几年会有越来越多的沿海企业,以及外地企业向内地迁移。我并不反对内陆省份吸引外资企业,只是不能不惜代价,这是核心问题,因为这花的不是地方官员的钱,而是国家公共资源,牺牲的是纳税人的利益,这个问题必须引起重视。西部地区的发展不能简单照搬东部模式,因为目前的市场发展阶段已经跟原来不一样了。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中国整体市场的开放度、消费市场与产业结构,以及外资企业的技术水平都有很大变化,在这种情况下,中西部地区应该结合中国经济发展的转型背景,实现超越性发展。不能过度依赖过去简单粗放式的环境消耗型制造业,应该更多地发展高技术、高附加值产业。而且,中西部地区具有东部地区所缺乏的资源优势,,不能盲目重复东部发展道路。

地区竞争仍是中国发展成功经验

史世伟

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特约研究员、对外经贸大学教授

从长远来看,三星公司的投资可以带动很多相关产业。中国改革开放的经验,是地区之间的竞争,通过招商引资促进经济发展,其中又主要体现在对外资的竞争上。这当然会有一定弊端,因为过去政策的引导,投资一般倾向于沿海地区,其结果就是地区经济发展不平衡。2010年12月,很多外资企业的超国民待遇取消了,但是因为考虑到中西部省市招商困难,于是在政策上规定西部地区可以继续给予优惠政策招商,西安就是利用了这个政策。

技术含量很高的大规模跨国公司,它们的投资对国家的技术发展很重要,不论是化工还是汽车,这些企业能够推动国家经济上一个台阶,同时也能促进就业。对我国的产业升级,这些高技术含量的企业作出了很多贡献。当然,西部发展战略也可以有其他方案,但是总体来讲,我们已经对用优惠政策吸引投资有了路径依赖,即便它会造成一定恶果。

不能说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吸引外资没有政策引导,我们在外资比例、出口份额、外汇平衡、经营许可等很多方面都有控制。加入WTO也是一个很大的变化,首先政策放开,让外资进来,接着慢慢消除超国民待遇,外资企业跟国内企业同步竞争,在东部是这样,西部还需要复制这样的路径。对个别企业的优惠,的确会产生不公平竞争,但这需要慢慢消除,市场经济的关键是竞争,但竞争的前提是要有多种企业存在,招商引资就是创造这样的前提。国内的竞争对手千方百计取得对方的技术,哪怕取得技术的方法是非法的,也比没有动力取得技术要好。各个地方政府的竞争,最终得益的是外资企业,这就是市场竞争的必然。现在跨国公司在全世界范围内组织生产,经济基本上都是被大型的跨国公司垄断,中国要是不纳入世界经济体系当中,经济发展就会更差。但是在具体实施上,企业不能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地方执行难免会有一些问题,因此国家的宏观调控还是必要的。

有时候必须牺牲一定的公平

汪浩

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

吸引投资首先要考虑量的问题,就是需要作出多大的牺牲,比如说减税、修地铁公路之类的。如果这个量相对于三星给西安带来的好处足够小的话,那就是划算的,是值得做的,反之就不合适了,至于这个量是否合适需要更详细的论证。如果西安政府作出的让步合理,我觉得问题不是很大,因为吸引投资对当地的发展有非常大的作用。一方面解决了当地的就业,另一方面,即使直接的税收有很多的减免,各种间接税收对当地还是会有好处。免税使政府财政收入相对少了一些,但是即使没有三星的投资,高速公路、地铁这类公共设施同样有益于社会,所以把高速公路、地铁全部算在三星的账上不合适。

三星落户西安之所以引起这么大的关注,一个重点在于它是外资企业,而西安对它的优惠不在于它是外企,而是在于它的巨大投资额,如果它是国内企业,只要是同样的投资额,我相信西安还是会开出同样的优惠条件,所以这并不存在对国内企业的歧视问题。实际上国内企业到各个城市投资,也需要跟当地政府谈判。即使在同等投资量的情况下,给外企更大的优惠,仍然要具体分析,因为投资给当地带来的好处不仅仅取决于投资金额,还有一些其他因素,特别是技术和销售网络带来的额外好处。

通过优惠政策招商引资,有可能带来的不公平就是使得大企业变得更大,小企业更难以发展。这是企业做大以后产生的规模效应,是难以避免的,但要实现高效率的发展,有时候必须牺牲一定的公平。

有人说对个别企业的优惠政策会破坏市场竞争环境,政府之手应该完全退出市场,但我认为,政府退出市场并不意味政府不能在宏观层面进行调控,这是两个概念,当然协调的过程中有可能会出现腐败,但如果政府在招商的过程中,做到透明公开,一切为了当地经济发展着想,我觉得问题不会太大。

(本报记者 徐伟 实习生 巫秋君 采访、整理)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零关税、低税率……四大方面详解海南自贸港
放宽银行资本债投资门槛 监管再度为险资解困
稳健还是激进投资?养老金要成资本市场压舱石,先回答这个问题
今日头条副总裁柳甄离职,曾主导多个重大投资项目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