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园区难产 区委书记轻生

2012-04-19 06:06:31

本报记者 洪若琳 发自顺德、韶关

顺德涂料商会会长胡景钊今年参加了“人生中最沉重的追悼会”,沉重得“冇晒心机(心情很糟),我都想死”—这是他的原话。

2012年2月17日凌晨,韶关市武江区委书记、区人大常委会主任苏力被发现在其住宅内自缢身亡。经公安机关现场勘查,初步判断为自杀,排除他杀。韶关市官方发出的通稿称,苏力主要是受工作上一些困扰,导致思想上产生很大压力,出现悲观厌世情绪,并且没有很好化解而最终选择自杀。这是三年来第二位自杀的武江区委书记。在此之前的2008年10月16日,苏力的前任、原武江区委书记邬学新从政府办公楼七楼上跳下身亡。

胡景钊参加的,正是苏力的追悼会。

焦虑的不只是胡景钊。苏力死讯公开的那天,一位顺德商人心急火燎地赶回公司,打开电脑,不是为了查询当天一笔可观的款项是否到账,他要确认的是,那个离他近300公里之外的区委书记,是不是真的自杀了,因为这关乎他所经营的涂料生意。像这样关心一个韶关官员生死的企业,在顺德还有162家。

时隔两个月后,十几家企业代表坐在一起开会,气氛沉重,话题还是苏力,以及他们在韶关的生意。

筹备三年被否

本来,韶关的官员和顺德的企业,在2009年之前几乎没有交集,不过这一切因为苏力改变了。

在出任武江区区委书记之前,苏力曾先后担任过顺德团市委书记、顺德宣传部副部长、大良街道党工委书记等职,是地地道道的顺德人。

2008年,广东省委推动“双转移”战略,从珠三角地区选派20名县处级干部到东西两翼和山区担任县级党政正职,苏力便是其中之一。

对于苏力的死,舆论多指向是由于近年来武江区招商引资力度大,但项目“落地”和推进缓慢,苏力压力过大所致。当年带着“双转移”任务赴韶关任职的苏力,上任之后大力发展招商引资项目,特别是依靠自己在顺德的人脉关系,为武江区寻求发展机会。

胡景钊的工作日记上写着,2009年4月26日上午,苏力和胡景钊一起喝早茶,第一次谈到,想让顺德的涂料企业到武江区设涂料基地。

当时,适逢顺德涂料遭遇发展瓶颈,如不提高生产水平、扩大规模,三年一次换发危化品安全许可证将变得越来越困难。但顺德土地面积有限,为此,顺德涂料企业急于转移产业,不能不寻找出路。

两个月后,苏力就亲自带着团队到顺德考察。“高效、贴心、热情、周到,160多家企业,花了几个月的时间,一个一个地走访。”那时候,寻求合作的政府很多,但韶关武江区政府的诚意是最打动胡景钊的。据胡介绍,包括韶关市的科技局、质监局、环保局等各级领导,陆陆续续来了近60人的团队,声势浩大。

由于苏力是顺德老乡,招商工作最周到,开出的条件最优惠,敲定合作的速度也很快,6月开始考察,8月份,第一批计划到武江区投资的涂料企业就和武江区签了投资协议书,共计68家。

资料显示,至2010年2月,共计162家涂料企业及相关上下游产业企业,和韶关市武江区签订了合作协议,计划以集体抱团的方式在韶关市武江区建设一个8000亩的精细化工产业园,全名莞(韶)产业转移工业园,位于韶关市西联镇甘棠村。

在武江区政府于2010年3月制作的涂料基地投资指南宣传册上,还能看到韶关市政府对该园区批复的相关文件,手续齐全。胡景钊对顺德涂料企业的生产安全很有信心,当年的环评也很快通过。至今,在武江区政府网页上,投资武江一栏仍以该园区为重点推介。

然而,看上去前景大好的甘棠园区,却在苏力自杀之后,陆续传出失败的消息。

苏力死后,一些听到风声的企业老板有些坐不住了,不断有企业来找胡景钊要说法,胡也一直在和武江区政府联系,却迟迟等不到确切回复。

“烦了几十天了,终于有消息了。”4月11日,胡景钊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就在前一天,武江区政府口头告知商会,甘棠工业园遭遇瓶颈,企业可考虑退出园区、转产,或由武江区政府帮助转移到别的园区。

由此基本确定,顺德企业之前的担心得到验证了。

园区发展滞缓

4月17日,时代周报记者来到甘棠工业园,现场只有一幅巨大的招牌提示着人们,园区的所在地在此。这是自2月份之后,记者第三次来到该园区。

驱车进入园区,另一幅大型宣传墙孤独地竖在公路一旁,详细介绍了工业园区的规划和规划鸟瞰图。宣传墙的远方,还是一片荒地,和两个月前的景象没有什么区别。远远看见偶尔有一两辆工程车辆载着泥土沙石往返,在这里,看不到火热施工的情景。

据悉,在顺德涂料企业与韶关武江签订协议的两年后,直到2011年5月份左右,顺德涂料商会才收到武江区方面的通知,称该区1200亩的用地指标已经定下,称大约到2011年8月份,第一批签约的25家企业可以动工建厂。

实际上,根据协议,第一批签约的企业本应该在2010年就拿到土地。而原本第一期签约的土地为1700亩,也就是,当时仍有500亩的用地指标未能落实。

而且,直到现在,也未有企业能够入驻园区。

区区1200亩的用地指标就已经等了两年,剩下的6000多亩用地指标更加遥遥无期了。工业园区的发展明显遭遇土地政策瓶颈。

武江区政府在此次和商会沟通时坦言,经济是园区遭遇的困难之一。

坊间普遍认为,正是这各方的压力令苏力无法承受,更没有勇气回顺德面对给足人情的企业。

但令人迷惑的是,一边是征地压力陡增和用地指标紧缺的说法,另外一边,甘棠村多名村民却称,2009年末到2010年初这段时间,有拆迁办的人来自己的家中量过面积,并告知即将开展拆迁工作,然而接近两年多过去,再也无人过问并通知拆迁事宜。一些想盖新房的村民不敢擅自动工,干等着政府征地。

同时,据村民介绍,甘棠村部分集体农业土地,早在两年前就以4.2万每亩的价格被政府征得了。

今年2月27日,记者来到甘棠工业园区的办公地址,想核实村民所提供的信息,一位刘姓负责人对此解释说:“可以告诉你,甘棠村百分之九十五,甚至百分之九十八的房子都不会拆,我们只拆一点在主要干道的,为开路需要而已。”

如此一来,既然没有征地行动,征地压力也就无从谈起了。

“一把手”撒手而去

至今,武江区政府网站上,还留有2010年的招商推荐项目书,在多达43项招商项目中,莞韶产业转移工业园甘棠片区排在第一位,时任武江区副区长的王敏是当时的项目负责人。

如今,许多事情已时过境迁,2012年,区委书记苏力自杀,王敏也不再是副区长,已调职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但这项目书仍然没有更新,进程止步于2010年,园区还在三通一平,未有企业入驻。

记者询问武江区宣传干部,甘棠园区落成可有时间表,对方坦言,目前仍然没有。

时代周报记者在2月份找到王敏,但王敏坚决否认自己是园区现在的负责人。“我和你说了我已经不管园区的事情了。”见到记者,王敏一口回绝了采访要求。

然而在武江区政府领导班子一栏,王敏的职责记录为:协助苏力同志负责区人大日常工作,分管选联任工作委员会,联系人大代表工作,联系产业转移园区工作。

4月17日,记者再次拨通王敏的电话,这回她没有否认自己仍是园区负责人,对胡景钊所表述的事实也基本确认,但表示不能以个人名义接受采访。

4月13日,顺德涂料商会的会议上,得知园区基本被否的消息,企业代表相当困惑,部分人更是气愤难当。

倾尽全力的苏力都没能使工业园区顺利建成,抱团转移的顺德涂料企业,再没有了当年的信心。

据悉,苏力留有两封遗书,有传言其遗书写着“可悲啊!一步错,全部错”的字句,但是否属实,未经韶关官方证实。

“苏力为何自杀,只能是一个谜了,也许他留下的遗书可以知晓几分。”一位常年驻韶关的资深记者分析道。“但考虑到一封是给家人的,属于个人隐私,一封是给市领导的,当中可能涉及到他个人对体制的迷茫和追问,公开的可能性太小了。”

现在看来,2008年应该是苏力事业上风光无限的一年了,在当时,挑中选派的干部,被视为最有前途的一拨人,各自怀揣政治理想赴各地就职。2011年是换届年,时代周报记者通过整理统计,当时这20位从珠三角走出去的干部当中,仍留在当地担任原职的有11位,顺利在当地升职的仅三位,同时,有三位已调离岗位,自2011之后,几乎找不到他们的新闻,不知现在何处就职。而能调回归属地的,仅仅只有两位。

剩下的一位,就是已经自杀身亡的苏力。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贫困户女孩无钱买手机上网课自杀,父亲回应:孩子救回来
网红副县长:延长“官员带货”保鲜期
发展中国家女官员走进汉能 共同领略中国清洁能源领先品牌
解密美国官员差旅标准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