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奈老朽 日本自民党急速陨落

2009-07-09 20:04:37

最迟今年910日之前,日本众议院就要举行新一轮大选。然而,尽管自民党党首、现任首相麻生太郎手握“提早解散国会”的尚方宝剑,但是苦于局势严峻,已经过去了大半年,却仍然找不到拔剑出鞘的时机。种种迹象显示,自民党这个曾经的常胜将军已经凶多吉少。

其实,麻生之前也有安倍晋三和福田康夫。然而,安倍和福田,一个身体不适,一个心理不适,不到一年就都撂了担子,自然倒扣了自民党不少的形象分。这样,四年之内换了四任首相,速度之快自然世界所罕见。

正是在这种局面下,麻生一上任就信誓旦旦地宣称,他担任首相并没有什么别的企图,乃是为了“重整政党、打赢选战”而来的。尽管有人曾寄希望于他的“高人气”,希望他能一举夺下今年的大选,但残酷的是“现在看来,这不失为一个笑话”。

据共同社615发布的最新民调结果显示,麻生内阁支持率为17.5%,比上月调查结果大幅减少8.7个百分点,而不支持率增至70.6%。《朝日新闻》和《每日新闻》同一天发布的民调结果中,麻生内阁支持率也仅为19%,不支持率则高达65%,创下了共同社开始这项电话民调以来自民党执政时的新低,而民主党支持率则节节攀升至38.5%

“距离日本政权交接的临界点已经越来越近了”,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陈云教授对记者说。不仅如此,她还认为,自民党政权也即将“寿终正寝”。

然而,人们不禁要问,自民党这样一个“长寿政党”,缘何会落到如此狼狈的政治局面呢?

“麻生号”要沉了?

其实,麻生刚上任之时,颇有些“临危受命”的意味。然而,没想到的是,“麻生号”一起航便遭遇了金融危机的“恶劣天气”,而且危机造成的伤害也远远超过了预估,创伤了日本的实体经济。

祸不单行的是,麻生组阁不到两个月,他的政治“死对头”民主党党魁小泽一郎就实现第一次逆转,支持率反超。当时,小泽鼓吹倒麻,麻生回应响亮,声称“现在是拼经济的时候,不是窝里斗的时候”。然而,时至今日,在百姓看来,日本经济仍然每况愈下,没有任何起色。

对此,复旦大学日本研究中心主任郭定平教授指出,“麻生犯了一忌—失信于民”。

然而,与安倍、福田的“逃字诀”不同,麻生的“拖字诀”是一个等字—等待日本经济触底,等待自己实施的刺激措施奏效。只是,日本民众似乎并不买账。

事实上,在“看上去”和“做起来”都不让人满意的同时,还有两大问题也让自民党大失民心。

其一是小泉经济改革的后遗症。颇具震动性的邮政改革,提升了社会就业率,也制造了一大批临时工人;创造了社会财富,也拉开了贫富差距;刺激了日本经济,也高筑了国家债台。日本的经济改革,小泉以其铁腕姿态迈出了第一步,虽然卓有成效,但并没有彻底解决问题,需要接班人继续推进,但是,小泉后继无人,而且改革的弊端也在金融危机中暴露无遗。二为养老金丑闻。这个问题早就存在,只是在安倍执政期间才被爆出。五千多万份养老金保险记录遗漏或者错误,这一项政府差错使得无数工人领不到养老金,衣食无着,退休之后还要继续打工谋生。百姓对这样的执政党大为光火。

对此,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的刘江永教授认为,“虽然日本民众思变的意愿并不如当初奥巴马旋风下的美国选民那般强烈,但他们公认自民党在经济上干得不好,也同意给民主党一个机会。没有试过,怎么知道它就不好?”

雪上加霜的是,经济形势的严峻也催生了民众对自民党执政能力的怀疑。与此同时,麻生内阁中,一年竟然下台了三个官员,前国土交通大臣中山成彬“祸从口出”,上任不到五天即下台;前财务大臣中川昭一因深陷“醉酒门”引咎辞职;而就在6月上旬,麻生为维护邮政民营化的改革人物西川善文,不惜让总务大臣鸠山邦夫辞职。

“高层干部的种种不和谐,老百姓议论纷纷,一方面认为麻生的领导能力不足,另一方面则更不看好自民党的前景。”郭定平教授说。

派系斗争“乌烟瘴气”

对于自民党目前的困境,除麻生不佳的表现是原因之一外,自民党内部“派系斗争”也难辞其咎。然而,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自民党独揽大权的日本政坛,不时有阁僚违反政治资金筹集、使用的制度,献金丑闻不绝于耳,腐败现象层出不穷,引咎辞职的官员更是大有人在。在安倍执政期间,甚至发生农业大臣上吊自杀等闻所未闻之事。

“自民党已经好久没有一种朝气蓬勃的新气象了,跟它有关的词语一直是腐朽和衰败,”郭定平教授说。

除了这种“乌烟瘴气”的观感,自民党的执政、决策能力也让民众失望。有“政党的百货店”之称的自民党,内部派阀林立,政策主张难以统一。而2007年参议院选举之后,自民党控制众议院,民主党控制参议院,形成了朝野各霸一方的“扭曲国会”局面。现状就是,国会两院死磕死掐,相互顶牛。执政党的决议、法案总被参议院枪毙,只得拿回众议院三分之二通过。这使得各种意见与法律受到阻隔,甚至遭到否决,也直接导致了自民党在执政过程中决策能力的下降。

对此,陈云指出,“自民党的决策通常是公共利益和私心杂念的双重产物”。其实,熟悉日本政治的人都知道,日本的政党体制事实上从一开始就存在着某种先天不足,所以才造成了今天的这种局面。

19551115,日本民主党与自由党正式合并成为自由民主党,简称自民党。然而,成立不久,自民党即遭遇了两次深刻的党内分裂。第一次冲突中,一方集团是官僚出身的党员,以吉田茂为代表。另一方的党员是二战时的从政者。日本当局曾一度禁止几乎所有的二战政界人士参与战后政治,这使得官僚党员因填补空缺而有了步入政坛的机会。虽然40年代末50年代初这项禁令就被废除,政治家也得以返回政坛,但两者之间的矛盾却直接导致了自民党内部权力斗争的长期化。

对此,陈云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如今,周期性内部派阀斗争,似乎已经成为自民党一个鲜明的政治特色”。

自民党一下子老了

事实上,在这个夏季,自民党似乎一下子老了很多,使日本民众对“年轻的民主党”投以更多赞许的目光。

其实,日本国民看不惯的不仅只有麻生内阁,而且还有麻生本人。出生政治世家的他,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特点有“两大”。其一是大嘴巴,口无遮拦,曾抛出诸如“股民不想流汗只想挣钱,连农民都不如”的言论。其二是大手大脚,挥霍无度。据日本媒体曝料,这位“二世祖”经常光顾东京最高级的料理店,遇到记者质疑时,他却反驳道:“我有钱,你管得着吗?”

“这可以说伤透了日本民众的心,也让人民对只顾选举利益,不顾人民感受的世袭政治家充满反感。”刘江永说。

对此,郭定平也指出,麻生无视经济危机下的民生疾苦,无视低收者、弱势人群的切身利益,反而言辞凿凿,称奢侈消费是自己的习惯,不愿为自民党、为日本百姓有所改变。

不过,与指责自民党无能的观点不同,郭定平还认为,自民党走向腐朽、衰败的本质原因是政治体制的自然老化。任何一个体制,运转得太久,就会走向封闭,走向死亡。“这是一种类似万物更迭的正常现象。”

然而,在人们看到自民党走向没落的同时,人们也必须承认这是个长寿的政党。事实上,在自其成立以来的半个世纪里,自民党只在1993年的很短一段时间里沦为在野党。如此长盛不衰的政权不仅是对自民党在经济成就、社会繁荣上所做贡献的积极肯定,也说明它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的确受到了国民的拥护。

然而,在陈云看来,其实自民党的衰败也有其必然性。

上世纪90年代之后,日本国外,亚洲四小龙开始腾飞;国内,产业结构、竞争力面临调整。这十多年来,日本先后换了十几任首相,不遗余力地寻找能够带领日本完成结构型改革的领军人物,但结果却不佳。除小泉任期稍长之外,其他人都是如同卡拉OK歌手一样,“你方唱罢我登场”,如走马灯一般换来换去。

     “事实上,日本遭遇了改革瓶颈,自民党内部的结构改革一直踌躇不前。”陈云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不过,她同时也认为,“其实,任何政党都必须与时俱进,否则必将落伍,一旦落伍则意味着必然被淘汰”。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日本也要“跟风”美国封杀抖音? 八字还没一撇
大国“芯”事:争夺台积电
TCL押宝印刷OLED,斥20亿入股日本面板商,索尼也是它股东
日本产业链离华?别慌!中国更应该警醒的是这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