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纳入政绩 基层疲于应付

2012-03-08 07:01:17
去年9月始,在台州市某街道团委工作的公务员马莹经常披着“××共青团”的马甲四处求粉。2011年中,她接到团市委通知,各镇(街道)团委均须开通政务微博。“中心镇3000粉,街道1500

本报记者 韩玮 发自上海

马莹最铁的“死党”记得,一天,自己刚发完微博,抱怨工作太累,一条来自“××共青团”的“关切”尾随而至,而且,这个账号还加V。“我这是招惹谁了?”她有些吃惊。“我是马莹,粉我。”这个加V的账号提醒道。

去年9月始,在台州市某街道团委工作的公务员马莹经常披着“××共青团”的马甲四处求粉,××是她所在街道的名称,希望记者替其保密。2011年中,她接到团市委通知,各镇(街道)团委均须开通政务微博。“中心镇3000粉,街道1500粉,每两天更新一条微博。”得知年度考核指标时,马莹傻眼了。

彼时,北京市环保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杜少中已运营自己的公务微博“巴松狼王”多月,他正被庞大的粉丝群和网友拖入一场关于PM2.5的唇枪舌战中,招架之时颇感“压力”。

在被称为“政务微博元年”的2011年,此类性质的用户注册量飞速增长,据武汉大学互联网研究中心发布的政务微博研究报告,截至2011年11月30日,腾讯政府微博达到1.9万,其中,机构微博11420个,公务人员微博7580个。若加上新浪微博,政务微博总规模可能超过5万,但在2011年初,这一数值仅为3000—4000。

而数以万计的“官”博中,微博质量两极分化,既有入选“全国十大公务人员微博”的“巴松狼王”、颇具口碑的“上海发布”,也有不少只为完成工作量的“共青团”系列账户,更有数量巨大的僵尸微博,比如“西藏发布”,坐拥3万粉丝却至今零更新。

“如果政务微博就是摆个样子,就是为自己部门说好话,对别人的批评不予理睬,其实你得的是负分。所以,(政务微博)有本事你开,没本事就别开。”刚刚开幕的两会上,央视名嘴崔永元如此“辣评”,而这不失为一番道理。

“官”博求粉

说起市里为何要求各单位开微博,马莹的声音突然变小了,生怕旁人听到“内幕”。“省里一位组织部领导开了微博,特别火,为了支持他、响应他,市里要求组织部和团委自上而下一律‘开微博’。”

马莹的说法可以从该市组织部、团委的其他公务员口中得到证实,“‘内幕’不好说,但开设微博确实为‘上头’布置的任务”。

在街道办事处里,1987年出生的马莹年纪最轻,接受过良好的高等教育。为了方便与各村的团支书分享信息,她建立了团委QQ群,将最新的资料置于“共享”文件夹内,但这样的做法似乎过于“先进”,“常有团支书打电话来问,‘共享’里的内容如何下载?”

而2011年9月,当骏莹召集大家,希望共同经营街道的共青团微博时,他们大多一脸疑惑,什么是微博?“迫于工作职责,我们街道的组织部长也来‘不耻下问’,微博是什么。”

那一阵子,马莹逢人就解释、演示,但效果甚差。“各村的团支书看起来挺‘潮’,但对‘微博’没有兴趣。”而她帮街道组织部长注册的微博,一开通便“死”了,从未出现过任何动静。

于是,1500粉,两天一条微博,这便成了马莹一个人需要突击完成的额外任务。“转发些时事消息和天气预报,再把团委的活动信息贴上去。”这些并非难事,挑战来自于1500粉。

“幸好,微博里有很多互粉群,我就充分利用这一点,每天做完手头工作后至少花2个小时‘互粉’。”开博半年来,马莹终于明白了一句话,“现在不是权势而是粉丝时代”。

截至3月6日,该共青团账户发出微博244条,关注近2000人,收获粉丝1596人,其中绝大多数都不是该街道的共青团员。

而据时代周报统计,截至2月4日,新浪微博中经过实名认证的发布系列微博共207个,比如“北京发布”,其中,微博数量少于5条的账户共109个,占比52.7%,而这些沦为“摆设”的微博,粉丝多则几万,少亦有数十,其中,“僵尸粉”的占比甚高。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2月28日—3月1日,福州市下属的五区八县,除平潭县外,短短几天里全部开出“发布”系列微博。直至3月4日,这12个微博各自更新的内容都不超过5条,但粉丝数量均已达到750—850的规模,而且同质率较高,甚至每天增加的数量也高度一致,保持3—5名。

而将“台江发布”作为测算样本,按照僵尸粉统计器设计者“陈传亮Peter”的界定标准,只要满足“已注销的用户、粉丝数低于5、微博数低于5”三项中的任意一条,即可认定为僵尸粉,那么,至3月4日止,“台江发布”的833个粉丝中,僵尸粉占比64%。

“僵尸粉占比高的原因一般有两种,第一,被僵尸粉附身,第二,购买了僵尸粉,但前一种情形不太可能将比例推高至六七成。”曾参与上述政务微博研究的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副教授沈阳对时代周报分析道。

“将政务微博纳入政绩考察范围,这确实是不少基层政府的做法。”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副教授张志安去年对政务微博展开过内部调研,他告诉时代周报,“很多基层政府机构开设微博并非自身意愿,而是一把手的命令,要求‘全面覆盖’,要求‘有条件的要开,没条件的创造条件也要开’。”如此,各种怪象便接踵而来。

而步入2012年,马莹已懒得打理微博了,因为,今年的考核指标尚未更新,没有对下一阶段的粉丝数量提出具体要求。“去年底的考核,好多镇(街道)都没有达标,我们属于成绩较好的。”马莹说。

新闻发言人成“靶心”

2011年1月5日,杜少中的公务微博也开张了。与马莹不同,这位北京市环保局副局长兼新闻发言人,以官员身份自愿开博,初衷是宣传科普、推动环保。

“上半年还算轻松”,但下半年,微博里掀起了一场PM2.5大讨论,强烈的质疑夹杂着某些情绪,矛头直指环保部门,而被新浪微博认证为“北京市环保局新闻发言人”的杜少中成了舆论的“靶心”。

其实,早在2008年,杜少中就曾经历向1400名外国记者解释北京空气质量的场面,但那时,他只需将问题讲清,而这一次,还要让国人信服。

“我曾对媒体说过:是‘官员’但不能居高临下,是公仆也不能低三下四。特别是微博交流,讲究的就是一个心诚、一个平等。谁要是信口胡说,我也拍砖,当然得值得,‘脏’口的一概不理。这儿说环保及其感悟,咱也非诚勿扰。”2月23日,杜少中在微博中写下这样一段经验之谈。

“我表述的是自己对于微博的态度,总体了解民情民意后,那些‘骂’声若责备得有理,我们应该吸取,而若无理,那权当一种提醒。”杜少中告诉时代周报,即便陷入PM2.5风波时,他的态度也一直如此,“正确对待,积极回应”。

不过,回应不是一件简单的活儿,“越描越黑”便是反例。“过去,环境保护的介绍、宣传太少,大家对基本知识、概念弄不清楚,正因公众的环境信息与我们不对称,解释起来就十分费劲,麻烦皆出于此。”

而浏览“巴松狼王”,时代周报发现了这样的信息:有人问我,怎么有时好几天不写微博。其实这是个误解,我几乎每天都在写,只是更多的写在评论和回复里。这样的交流与互动为杜少中带来了64万粉丝(截至3月6日),也让很多人逐渐了解北京的空气现状。

“当然,也有不被理解的时候,但我的性格如此,若伸头、缩头都是一刀,那么,这一刀轮到我时,我宁愿伸出头去。”

2012年1月,新浪举办的一次大型活动中,受邀的杜少中碰到了另一位名微博“宁财神”。“他一见我就说,‘我认识你,你就是那个不承认北京有空气污染的局长’。”这番开场白不免让人尴尬。

“他如何会有这样的印象?”事后,杜少中思忖良久,或许,“宁财神”是对的,不少人可能都如此认为。

由于工作关系,杜少中经常接受媒体采访,去年底的“露脸”次数则更多,而当他谈起北京的空气质量,必定要用三句话做“全面、仔细”的介绍:第一,跟自身比,北京的空气质量逐年有所改善。第二,跟国家标准、群众要求甚至发达国家比较,差距还很大。第三,北京需要继续努力。

“这三句,每句都包含丰富的内容,而等我阐述完,因为篇幅有限,报纸、杂志等往往无法刊登全部内容。而从媒体的角度出发,前一个专家认为空气质量差,若再突出我的观点中‘空气质量有所改善’的部分,那么,整个报道就呈现出冲突,有了看点。”杜少中有些自嘲地说,“新闻出彩了,我也被大家记住了—那个不承认北京有空气污染的局长。”

不过,因为开了微博,这一点已不是杜少中的顾虑。“若我的意思被曲解了,那么,大家可从我的微博中看到准确、完整的表述。”根据杜少中的定位,“巴松狼王”是一个严肃的自媒体,若内容存在错误,他会补发“更正”,而若用字错误,在无人评论时,他会修改原文,否则,亦采取补发的对策。

2011年12月,在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发布的2011年新浪政务微博报告中,“巴松狼王”被列为全国十大公务人员微博之一。

政务微博的“淘汰赛”

政务微博的林子太大,什么鸟都有。不过,“两极化发展的趋势正日趋明显”,这是武汉大学互联网研究中心在近期报告中的点评。

该文章解释道,一方面,一些无所作为、装聋作哑的形式微博将沦为“僵尸微博”、“空客微博”,失去生命力;而另一方面,继续活跃的政务微博通过政府主体性地位以及掌握的主动优势,将逐渐成为网络社会的“意见领袖”。

鉴于目前不少机构微博表现乏力,“上海发布”的运营其实颇具参考价值。据上海市新闻办相关人士介绍,“上海发布”拥有一个10人团队,1名美编,9位“记者”,后者由借调自沪上《新闻晨报》、《新民晚报》等报纸的媒体工作者以及该部门的公务员组成,而且,9人的“条线”划分清楚,包括经济、文化、微访谈、书目推荐等。

“他们最大的特点就是把政务微博当作富有个性、影响力,符合区域发展特点的独立媒体来经营。”张志安如是分析道。而具体表现之一便是,为“上海发布”工作可以获得收入,但“共青团”微博之于马莹纯粹只是工作的“增量”。

“目前,大多数政务机构微博是自上而下的命题作文,这种方式使得地方很难根据自己的实际需要,因地制宜、因部门制宜地摸索合适的运营机制,尤其当资金和人力得不到保障时,这些微博的发展就难以持续。”

张志安告诉时代周报,办好政务微博至少需要三方面的力量,首先,专业的人才配备;其次,充裕的资金投入;第三,完善的信息供应链条。而杜少中认为,好的“官员”微博必须要以专业知识为依托,可以有一些娱乐,但重点在于业务信息。

此外,就管理而言,“上海发布”管控的是发博数量以及质量,譬如,上线百余天,该账号保持每天20条的更新速度,同时,栏目多样、语言活泼。与之截然不同,更多如马莹一样的微博工作者面临的却是求粉压力。“这背后反映的是一种类似于GDP增长的绩效观,本身就是一种可笑的逻辑。”张志安说。

而更值得深思的是,当人才、资金、信息供应三大条件尚不成熟时,不少政府机构为何也被要求开设微博?

“我认为,首先,应当鼓励官员上网,了解社情民意,同时,线下也应与百姓密切接触,了解民众疾苦,从这一角度,开设微博能够为官员开启一扇与民众交流的窗口。其次,服务于民生的职能部门以及宣传机构可以尽快开设微博,而其他较少与公众直接接触的机构应当缓一缓脚步。”

“至于公务人员微博,其实,我们并不希望官员成为‘微博控’,否则,这必将影响他们处理政务,但如果官员能够通过微博了解百姓心中的所思所想,快速解决所反映的问题,那么,目的就已经达成。”沈阳教授说。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攻陷微博、搞崩QQ,出道19年的周杰伦到底凭啥让粉丝疯狂?
自如疫情期间租金大涨,CEO微博称是“极个例”后秒删
攻陷微博、搞崩QQ,出道19年的周杰伦到底凭啥让粉丝疯狂?
“抗艾滋病药治新冠肺炎”登微博热搜,宾大教授提醒:不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