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议司法不公 河南警察检察院内剖腹

2012-03-01 06:17:43

本报记者 何光伟 发自河南方城

河南省方城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副大队长王军生在2月22日上午于该县检察院内剖腹,王的家人称他是为了抗议司法不公。

但方城县检察长随后则表示他涉嫌刑事犯罪,为保住警察职务,曾多次鼓动家人闹事。官方认定他是属于“自伤”,并非剖腹自杀。

王军生因1999年一次自己并未参与过的打架而被关押8个月,他从看守所出来后一直四处喊冤。

由于其间和方城县检察院交涉多次无果,他无奈之下才来到方城县检察院挥刀自剖。

挥刀剖腹

2月22日上午11时,王军生在河南省方城县检察院二楼大厅里,挥起一把水果刀插进了自己的腹部。

王军生是得知其二姐到检察院为自己交涉所涉案件无果,在电话中声称要跳楼后随即写完遗书就赶到了方城县检察院。

王军生说自己也不想活了,他赶到检察院办公楼内就用刀刺进了腹部。他的弟弟王海生赶到现场时,他已被救护车送走。

医院的诊断证明显示,王军生“右上腹部可见横形约2cm伤口,边缘齐,深及腹腔,稍出血”。目前王军生仍然住在方城县人民医院治疗。

现年39岁的王军生,是方城县二郎庙乡后林村人,曾在新疆服役,其间获得当地党校文凭,转业后安置于方城县公安局。

王军生兄弟一共5人,他排行老四。在涉案之前,王军生的身份是方城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副大队长。

从2005年起,后林村有数百亩地被征用,补偿款每亩2万多元,但村民们却只领到9000多元。

按照王海生的说法,王氏兄弟自2005年起带领村民上访抗议不合理征地,得罪了从村到县的各级领导。

方城县检察院在2009年拘捕了王军生和他的几名兄弟加一个侄子,控告他们涉及10年前的一宗斗殴事件。王家表示,殴斗案早已和解,政府10年后翻查是“报复”。

王军生先后被关在湖北的老河口等地看守所,最后转至方城县看守所。他在羁押8个月后取保候审,但他却再也不能回方城县公安局上班了。

王军生从看守所里出来后,曾多次前往方城县的各个部门讨说法。直到他在2月22日上午到方城县检察院抗议司法不公,才不得已挥刀剖腹。

有关王军生“剖腹自杀”的事情,王家也主动联系媒体,王海生还和香港《凤凰周刊》记者杨桐一起做客搜狐微博访谈,这条信息在网上迅速传开。

但当地官方并不认同“剖腹自杀”的说法。方城县政府在次日通报表示,王军生正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而受查,但没有交代其犯事日期。

政府通告还称,王军生当日到检察院要求撤销起诉期间,用水果刀弄伤腹部,属于“自伤”,并非剖腹自杀。

方城县检察院检察长梁志敏也声明,王军生因涉嫌刑事犯罪,为保住警察职务,此前曾多次鼓动家人闹访。

王海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王军生住在医院里每天都有方城县公检法的人守着,他们很反感王家联系媒体。

王军生现住在方城县人民医院101号病房,只要王家人发一条微博,马上就能接到方城官方的批评电话。

息访互告

按照王家人的说法,从2008年开始,王海生和他的兄弟们就开始举报时任二郎庙乡后林村村支书王现在征地中的经济问题,涉及挪用截留征地款金额高达517万元。

仅中电投的风力发电项目征地款,就有230万元。但王现只给十几个村组长分钱,关系好分两三万元,关系不好的也能分一万元。

而村民们则是一分钱都没分到。王海生先是实名举报,然后在方城县的各部门递材料无果。最后他们不得不去南阳、郑州,一路到北京举报。

王家兄弟告发王现,最初是涉及私事。在2008年5月抢收小麦的季节,王家老二王运恒请一台联合收割机来割麦,但刚割一亩多地,就被王现的弟弟叫停。

王现的弟弟带几个人来到王运恒的麦地,硬让收割机停下来,他要求王运恒必须雇用他的收割机割麦。

王家兄弟从此便与王现家结下了梁子,更让他们不能忍受的是,他们的母亲还被王现的弟弟辱骂。

为了咽下这口气,王家兄弟才开始递材料举报王现,控诉他在征地过程中截留补偿款等。

村民们见王家兄弟都在举报王现,还有其他村民也跟着举报。还有人举报王现私藏枪支、打架斗殴、涉黑、贪污等。

方城县审计局在2008年的一份审计报告指出,二郎庙乡后林村2005年12月到2008年6月在多晶硅、风力发电等项目征地时存在问题。

报告显示,仅附属物补偿就有十三大问题,滞留征地及附属物款一项就高达69万多元,其中资金还曾遭到挤占、漏记、重支、公款私存、白条顶库和无依据发放奖金等。

方城县纪委官员李荣玺此前曾透露,他们为此成立调查组进驻后林村,有些村干部主动退出一笔款项,数额较大,但具体数目不详。

李荣玺还表示,“该款都退到二郎庙乡了,不清楚具体数额”。

当时方城县纪委调查组给出的处理建议是,给予后林村原村党支部书记王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至于法律责任,处理意见并未提及。

王现随后因王家兄弟举报他拉两车人,去一村民家砸玻璃而被以“聚众斗殴未遂”在2010年判处缓刑2年。

为了反击王家兄弟,王现也不甘示弱。由于双方的互相告状,这让方城县的信访部门相当头疼。

由于王军生拥有警察身份,方城县平息上访的工作便在他身上找到了切入口。

当时方城县公安局的领导要求王军生给村里人做工作,不要去上访。王军生并没参与家人的上访,但他回去后立即做家人的工作。

王海生说,“我们家的人可以不去上访,问题是村里人不会停止上访”。无法完成息访任务,这给王军生造成了巨大压力。

王军生的领导便威胁要将他“整成黑社会的保护伞”,按照王海生的说法,王家兄弟不断上访,触犯了方城县委主要领导的利益。

王海生认为,“村里将征地款推给村民了,他们得不到那么多钱,所以牵涉面太广”。

其实到2010年初,王军生等人与王现在当地官方的调解下,双方都在一份调解书上签字,以“消除不稳定的社会因素”。

调解书称,由于双方相互不断上访,给县乡两级政府工作带来极大麻烦,这种行为“不利于社会和谐大局”。

旧案连坐

王家兄弟和村支书王现之间的争斗,在2009年发生了本质变化。当时南阳市“打黑办”派来了一个专案组,专司王家兄弟事宜。

“打黑办”突然将王家兄弟五人及一个侄子控制起来,他们不受理王家兄弟投诉的那些事情,而是只追究他们在10年前参与的一起打架事件。

王海生是这起打架事件的主角,他1999年在二郎庙街开了家香河烩面馆。适逢庙会有歌舞团在面馆对面表演,陈村村民陈江来面馆吃面。

陈江随后跟王海生要歌舞团门票,王海生说没有,他们就发生了争执。随后陈江那边叫来几个人,王海生和他大哥、二哥几个一起上,用钢管和木棍打倒了陈江。

而王军生当时不在现场,他并没参与打斗。陈江也公开承认,“王军生好像是后来赶过来的”。

陈江提供的医院病历本显示,他的腹部留有一条15厘米长的疤痕和肠管破裂、弥漫性腹膜炎,并有脑震荡和头皮挫伤等。

双方事后签署了和解书,当时王家赔偿陈江6000多元钱。他们之间的那场打架,也就算了结了。

但按当地官方的说法,这个案件的民事部分双方可以和解,可这个案件也是一个重伤害案,并不因为当事人和解就可以不追诉。

所以时隔10年后,南阳市“打黑办”专案组来到陈江家找他。专案组人员向陈江核实当年打架的一些细节问题,陈江就随口如实跟他们谈了。

而王海生兄弟则认为是他们上访惹了麻烦,得罪了上面的领导。而陈江受领导指示,最终拿出这桩陈年旧案告发他们。

2009年7月16日,王军生他们兄弟五人加上一个侄子全被收押,分别被关了8—14个月不等。他们被放出来后,有4人被判了缓刑。

8个多月后,王军生在2010年1月24日被取保候审。王海生表示,王军生并未参与当年的打架,关押他不合法。

而方城县检察院检察长梁志敏则透露,王军生之所以没进入审判,是因为其父母和姐姐、嫂子多次闹访,其嫂子还曾在接访领导面前当场服毒,要求检察院撤诉,因此慎重处理。

梁志敏还表示,到了2009年,后林村有三股势力争斗,互相告状揭发,警方于是重新立案。

王海生则认为王军生是因为他们10年前的旧案连坐。其间方城县检察院既不起诉,也不开具不予起诉通知书,导致王军生无法回方城县公安局上班。

加之王现家不守信用,在签署和解协议息访后他仍领着当年斗殴的受害者到处告状。

更要命的是,在此期间王父去年去世、王母也多次被下病危通知书、王军生又与妻子离了婚。

王海生说,打架的事情跟王军生没关系,法院的判决书上也有,这样报复他让他实在“没办法活下去了”。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孟晚舟案迎来“双重犯罪”裁决 ,华为呼吁加方司法体系还其清白
【财报头条】葵花药业(002737):去年净利同比增长33% 实控人关彦斌股权被司法冻结
【财报头条】葵花药业(002737):去年净利同比增长33% 实控人关彦斌股权被司法冻结
打压升级?华为回应美司法部新诉讼:纠纷已和解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