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锅有毒

2012-01-12 06:02:24
47岁的高州亿万富豪龙利源想不到的是,向猫肉汤投入断肠草使其成为致命毒药的人,竟是和他共进午餐的八甲镇农业办副主任黄光。这两个看似完全不同的人却“狭路相逢”。

47岁的高州亿万富豪龙利源,坐在八甲火锅城二楼包间时,也许未曾想到,面前的这碗猫肉汤,会是自己最后的午餐。

龙利源更想不到的是,向猫肉汤投入断肠草使其成为致命毒药的人,竟是和他共进午餐的八甲镇农业办副主任黄光。

本报记者 梁为 发自阳春、高州

2011年12月23日。

8时50分左右,高州富豪、广东省人大代表龙利源,要去阳春市八甲镇办事了,但同行的黄文还没到。于是,他在云谭街口和小贩们聊起天来。

平常,龙利源会和小贩们在街边打“升级”,“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亿万富豪”。和小贩们聊了一会后,黄文来了,两人上车出发。云谭和八甲两镇都在133省道上,相距35公里。

这段35公里的路城,龙利源曾往返无数次,但这一次,却是夺命之旅。

半小时后,两人到达八甲镇,黄光这时正在开会。黄光是八甲镇农业办副主任,“一般村里,卖山木,或出租山地,到最后的开山、清山时,都必须通过黄光,因为他是镇政府里管山地、林业方面的官员”;“当然,每次请黄光动身,都要塞个千儿八百(块钱)”。

龙利源和黄文便去到八甲镇站前路的八甲火锅城坐着等。火锅城只是一栋普通的四层民居,一对夫妻开的小饭馆。店主夫妻阿万和阿珍热情地招呼着他们,给他们泡了一壶茶,两人一边看电视一边等黄光。

在等黄光的过程中,龙利源对火锅城老板说,中午会回来吃饭,让他宰一只猫,炖一锅药材猫汤,再炒一个青菜。

11时10分,电话里得知黄光开完会,龙利源和黄文去林业站接他,三人一同出发去看山。

而这时,火锅城夫妇已经宰好了铁笼里两只猫中较小的那一只,放在锅里炖着了。

黄光其人

龙利源是高州源兴木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源兴木业离云谭街口不远。在公路边上,站在厂门口,可以看到开阔的场地上堆满了木材。厂里聘的是季节性工人,忙的时候有200多人。

在龙利源妹妹的叙述中,龙利源从18岁起就先后烧炭、收购鸡鸭、开作坊缝制蛇皮袋,到乡下收购四季豆等,做一切能挣钱的生意。一直到上个世纪90年代初,龙才在东莞开了一个手袋厂;到2000年,厂里聘有工人近600人,承做HP的电脑包。但这时,龙利源将东莞的工厂交给弟弟打理,他回到高州从事林业承包。

黄文就是从此时开始给龙利源打工的。这10年下来,他们已经在高州、阳春甚至是四川种下了四万亩的松树,砍了不知多少山木,并在2007年成立了高州源兴木业有限公司。

这一年,龙利源由高州市推选为广东省第十一届人大代表。有了省人大代表的身份,再加上东莞高州商会会长的头衔,龙利源无论是在高州政界、商界,还是民间,龙都拥有很高的声望。让龙利源没想到的是,这些在与高州毗邻的阳春市,却起不了作用。

龙利源的事业在阳春的困境与绝路,从表面上看来,源自于这个叫黄光的人。

45岁的黄光系阳春石望镇人,1980年代末从湛江农校中专毕业后,被分配到八甲炮管办工作,并很快做到炮管办主任一职。

在1995年之前,八甲镇有许多做炮竹的家庭作坊,各村往外销售炮竹时,必须得到炮管办的签字放行,否则会被没收、罚款。所以,“黄光在做炮管办主任时赚了很多钱”。这期间,他娶了镇上一个铁匠的女儿为妻。

1994年前后,黄光在炮管办主任任上遭到审查。当时,与他一同被审查的还有八甲镇国税所所长黄世端。“黄世端被罚没30万,坐了一年多的牢,因为举报黄世端有功,黄光只被关了一段时间,没有获罪。”

从拘留所出来后,黄光先是包下街上的一排棚屋,右边开大排档,左边开卡拉ok厅;之后,他又包下一栋楼房,开了一家“竹园大酒店”。后来,黄光疏通了关系,再次进入镇政府工作,任职镇农办,并一直做到了镇农办副主任的职位。

2011年年中,黄光和妻子离婚。但离婚后,黄光的妻子仍然和他的父母住在阳春市建设路自建的一栋楼房里。而黄光的“女朋友”,则住在市区里一套商品房里。去年,黄光的“女朋友”给他生了一个男孩。

对于黄光赌博“六合彩”的传闻,黄光的妹妹说:“是的,我哥会赌六合彩,有时候一万两万的去买。”

这两个看似完全不同的人却“狭路相逢”。

5000亩林地的纠纷

2009年6月,在黄文的介绍下,龙利源和黄光相识。初次会面,龙利源先向黄光说起了八甲蓄能水电站项目的事情。

阳春八甲蓄能水电站是中广核建设的阳江核电站配套项目,用于低峰抽水蓄能、高峰放水发电。项目地址在八甲镇九折河,水库建成后将淹没周边5000多亩的林地。龙利源问黄光,将要被淹没的林地上的树木,有没有办法卖给我?当时,黄光的答复是,回去看看。

不久后,“黄光说行,说他会跟镇长说(黄文语)”,但前期疏通很重要,龙利源立刻给他打去1万元的办事费。过了几天,黄光又索要更多。龙利源依然很大方地给他汇款5万元。龙说:“我会一共给你150万,不管你怎样弄,只要搞定了这个事情就行。”黄光听了这话,就让龙利源先付70万元的定金。2009年9月,龙利源向黄光的私人账户汇去70万。黄光给龙写了一个收据。

当时,黄光对龙说,关于这近5000亩木山的出售事宜,阳春市政府是要进行公开招标的,但我能在公开招标之前就搞定。70万汇过去不久,黄光说事情搞定了,要求龙利源付剩下的80万,以签订合同。此后一段时间,龙利源给黄光汇过去一笔又一笔钱。

2009年年底,黄光拿来一份合同给龙利源看,“那份合同上盖着八甲镇镇政府的章,但黄光只给龙老板看了一眼就收回去了,说是要拿到阳春市林业局报批,因此,现在我们手上并没有这份合同(黄文语)。”

其后,龙利源还给黄光汇过去26万的木山契税。但山木一直未能砍伐,因为八甲蓄能水电站一直在做周边的道路建设等。到了2010年,此项工程由中广核移交给南方电网。

2011年底,南方电网开展水库周边征地工作。这时,黄光再次向龙利源提起此事,说“已经完成征地了,很快就要开工了,不如让我给你办一个施工证,揽一些电站的配套工程来做”。

“龙老板当然知道我们是木业公司,不是做工程的,但他说,只要他黄光说能办就让他办吧,花个一百几十万没什么,如果资质能升级也是一件好事。”

于是,据高州源兴木业公司的现金日记账记载,2011年7月26日,给黄光汇过去80万,“是办证的钱,但证件也没能办下来”;11月29日,又给黄光汇过去30万,“黄光说广州一个建筑企业转让施工证,转让费为30万”。在这一段时间里,除了这些大笔的款项外,还有每笔几千到几万的办事费几十笔。

据源兴木业公司现金日记账及相关汇票记录,从2009年9月至今,龙利源一共给黄光累计汇款330万元。

龙利源的妹夫阿水说:“大约2011年12月2日,黄光终于把证件拿回来了,但只有一个复印件。黄光说,原件在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备案,但我一看就知道是假的。证件上面有一个编号,我到网上查,没查到。黄光又说,要20个工作日才能联网。很明显,他这是骗人。”

于是,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龙利源开始向黄光追债。有一次,龙利源甚至说,如果黄光不还钱,就让东莞高州商会的人去找他。而另一次在与黄光的争吵中,龙利源当着黄光的面,拨通了他一位在检察院任职的朋友的电话。

龙利源之死

2011年12月23日。

1:00,三个人看完山地途经林业站时,黄光下了车,自己开车去了火锅城,“在车尾箱,有一包断肠草切片”。

一回到火锅城,黄文就问老板猫汤炖好没,老板说差不多了。黄光吩咐老板炖久一点。

在二楼包间里,龙利源和黄文喝茶的时候,黄光的电话响了。黄光走出包间接电话,十多分钟后才回去。等他回去后,汤也随后送上来了。这时,黄光分了一根烟给黄文,两人一起抽烟,龙利源不抽烟,动手给每人装了一碗猫肉汤,然后自己先吃了起来,吃了几口后说:“怎么没放盐?”黄文也说:“是啊,怎么没放盐?”便大声叫老板上来。

老板上来后,尝了一下,说:“是有点淡。”就往汤里面加了一些盐,同时还往每人的碗里加了一些。黄文喝了口汤,问:“这汤怎么那么苦?会不会有毒,不要毒死人喔?”

老板刚想说什么,黄光抢过话来:“不怕不怕,药材多一点好,良药苦口。”黄光一边说,一边用勺子捞了一下锅底,“你们看,姜片都没黑,我以前做过酒楼,懂得一些这个,姜片没黑就是没有毒,吃吧。”

龙利源没怎么说话,继续吃着,黄光也继续吃。但黄文觉得苦,不再吃了。

一会,除了碗猫肉汤,龙利源还吃完了一碗泡了汤的饭。而黄光和黄文碗里的猫肉汤都没有吃完。此时,龙利源开始说“有点头晕”。黄文赶紧叫来火锅店老板阿万,两人一起搀扶着龙利源下楼,上了车,由黄文开车送往邻街的八甲卫生院。饭店老板也跟着去了。

1:34,龙利源被送到医院。

“护士安排我们到了住院部二楼,一个姓范的医生帮龙利源量了血压,做了心电图,说龙老板心跳动过快,把他安排到三楼的302病房。随后,医生、护士就走了,十多分钟都没出现。我就跑去二楼,和医生吵了起来。最后,医生和护士回到302,让我帮忙拉下龙老板的裤子,给他打了一针。打完针后,护士让我和黄光去水龙头那边给自己灌水,抠喉咙,我吐完第一次后,回去看龙老板,老板的鼻子、耳朵都变成黑色的了,我就忍不住哭了起来……这时,饭店老板拉住我说:‘你们老板是不是和黄光有过节?’我才注意到黄光。

1:55,“龙老板快不行了,护士叫我不要哭,不要吵,让我到另一个房间去”。

2:10,家属来了。“这个时候,老板的脉搏还在跳动,但已经不省人事”。

3:00,救护车送黄光与黄文去65公里外的阳春市人民医院。“但老板已经不需要去了”。

现场指认

2011年12月26日早上,在阳春人民医院的ICU病房躺了三天后,黄文对医生说他要出院。签了责任自负书后,黄文跑过去跟黄光说话。“我跑过去问黄光,你怎么做这样的事?他回答说,这个事情说不清楚,反正我儿子也有人照顾了。”

在他们躺在ICU病房的三天中,外面发生了很多事。先是龙利源的弟弟和妹夫带了200多人到八甲镇,引起很大轰动。“这200多人基本是厂里的工人,我们也没做什么事,就在镇上转了一圈。”另一件事是,高州市委书记郭元强、市长赵广辉派官员赶赴阳春,高州市20位人大代表联名督促阳春警方破案。这一点对于普通人来说,是无法想象的。

当黄光在江门打工的妹妹赶回阳春时,她在医院看到了许多陌生人。“那几天,医院里有很多陌生人进进出出,不知道哪些是记者,哪些是黑社会的。当我哥2011年12月27日从ICU转到普通病房后,我就一直在他身边。29号晚上,我哥哥在我的劝说下,回家吃了一顿晚饭,吃完饭后,就接到了警察电话。警察说,你们是不是逃跑了。我说,没有逃跑,我是怕有危险,回了家吃饭,警察说‘不用怕,我们派人24小时保护你’。当我们回到医院,看到有两个警察站在病房门前。12月30日,我跟警察说,如果你们要审问,不如把我哥带回警察局去审问,这里不安全。那个时候,我相信我哥哥没有做。”

黄光被带回了公安局。30个小时后,警察宣布破案,并在1月2日向媒体发布新闻通稿。1月5日,在省公安厅专员的安排下,当地警方在阳春悦华酒店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播放黄光指认现场的视频。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阳春市刑侦大队长陈华文说:“我们做了很多调查,最后认定黄光是最大的嫌疑人,黄光也作了认罪。龙利源确实向黄光追过债,龙说要是黄光不还钱,就叫东莞商会的人来向他要钱,龙是东莞高州商会的主席。”

而这时,警方也向法院申请冻结了黄光的银行账户,但对于记者提问黄光账户里有多少钱,陈华文表示不便透露。

黄光指认现场的视频,只有短短的两分钟。在视频中,黄光被剃了个短发,穿着黄色囚犯马甲,非常听话,他在出事的厨房里拿起一把捞筛,旁边警察问,“你放了多少片断肠草”,他低声回答,“放了大约10片”。“煮了多长时间”,“2-3分钟”。“煮完后呢?”“我拿到厕所里冲掉了。”“剩下的呢?”黄光就走到厨房外的一个冰箱边,指指冰箱顶,旁边的人问,“还有多少?”“还有二两”。

这些视频经各个电视台剪辑播出了。黄光的妹妹当然也看到了。自从2011年12月30日黄光被带走后,她就没有再见过黄光。

1月5日,黄光的妹妹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说:“几天前,我两个嫂嫂去看了我哥哥,我哥说他没做,他一直口口声声说他没做。我要给他请律师,如果他没做,我就会一直去为他打这个官司。如果真的是他做的,我也不帮他,他罪有应得,我也没什么遗憾的。”

阳春山林承包乱局

1月5日,龙利源妹夫阿水和几个亲戚再次来到八甲镇。这次,他们是带一家电视台的记者来拍摄的。但他们一直在车上,没有出面。阿水说:“我们出面不好,现在不敢得罪当地政府,我们还有很多生意在阳春。”

源兴木业在阳春确实还有很多投资,而“蓄能水电站木山项目”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小的一笔。首先是包山栽树的部分,在阳春另一个镇三甲镇,源兴木业包了9000多亩的山地,其中,6000亩已经种下松树,“最早种下的已经碗口粗了”。在八甲镇官河村,包了1400亩山地,在2011年初种下了其中的600多亩;而买下的山木还没砍的,包括三甲镇有1000多亩,八甲镇乔连村2000多亩。

乔连村村长伍绍栋说:“这2000多亩是上一任村长在2006年承包给另一位老板的,山地租金是10万元30年。至于山上原有的杂木,我不清楚。2011年初,经黄光办理,那位老板转让给龙利源,原始合同不知在谁手上,转包合同我签字后,黄光拿走了,说是要到农办签字盖章什么的,反正我手上没有。因为是转包,龙老板不需要付钱给我们。”

虽然不知前一任乔连村长在2006年收第一位老板多少钱,但龙利源向另一位老板交付的转包费是160万。而在官河村,保背分队妇女主任则透露,那1400亩承包出去的山地每年每亩才10元,而龙利源却付了70万。

这中间的差额去了哪,没人知道。

在阳春某镇长期承包木山的商人谢某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一般向一个村委包一座山,假设是1000亩,你首先要搞定村长,市场价是80万的话,你就给他50万,而他会对村里说是30万,到了砍树的时候,还需要请农办管林业的人算林木契税,阳春的契税是每方木材80元,但1000亩山有多少方木材却是他们随意定的,这时候塞点钱就很好办事。你看,龙利源在‘蓄能水电站木山项目’上的账那么不分明,甚至汇钱到黄光私人账户上,就是因为这其中的蹊跷。”

而在八甲镇的山洞里养娃娃鱼的阿彪,就是龙利源在官河村包山的中介,他说:“我的中介费是山上木材的20%,有合同的。龙老板是个好人,不计较,他死了很可惜,他在三甲八甲种下的松树再过几年就可以割松香了。松香现价是18000元每吨,到时候每棵松树每天能流出1元的松香,每亩80棵,在阳春有7000多亩,你想想,这是多少钱?”

尽管如此,但对于阳春的生意,处于悲痛中的龙利源家人是无心打理了。龙利源的妻子说:“我不想再到那个地方去了,剩下的生意,如果有谁要,我们就转让给谁好了。”

当被问及是否担心八甲镇政府不承认经黄光签订的“蓄能水电站木山项目”150万合同时,龙利源妻子叹着气说,他们当然不会承认。

黄文回忆,2009年9月,黄光曾带龙利源和黄文见过时任八甲镇镇长的刘成敏,刘成敏当时说了一句:“木山的事你找黄光,让黄光办。”

今年1月6日,时代周报记者找到八甲镇农办主任伍世达时,伍说:“我不知道有那个150万的合同,那全是黄光个人行为。”而现已调任阳春环保局副局长的刘成敏几天前还用的手机号码,却暂停使用,现任八甲镇镇委书记叶标的电话在接通后,听说是记者,一言不发就挂了。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疫情下的全球富豪:巴菲特乐观抄底
数看2019胡润百富榜:千亿富豪广东最多!
全球财富迁移地图:去年有12000名富豪迁入澳大利亚
数看2019胡润百富榜:千亿富豪广东最多!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