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三角或将先行发布PM2.5数据

2012-01-05 05:15:31

本报记者 洪若琳 马欢 发自广州

在刚刚过去不久的2011年当中的最后一个月,PM2.5无疑是最重要的环保关键词。

质疑始于北京,2011年12月初,北京官方公布的空气质量标准(下简称“AQI”)数值,与美国驻华领事馆发布的直观的PM2.5数据相比,后者与前者不同。

公众根据自己的感受,以北京为始点,想进一步了解各大城市的空气质量,于是,各地形形色色的民间自测活动也随之铺开了。

民间施行自测

陈嘉俊是环保组织“拜客广州”的负责人,最近,他得到了一台PM2.5自测仪—LD-6S多功能激光粉尘仪。仪器操作很简单,选择采样时间、切割粒径,然后,按开始键,一分钟后,监测结果就出来了。2011年12月29日,在位于广州海珠区客村21层的居民楼阳台上,自测仪获得的数字是0.153毫克/立方米。“哇,好恐怖,超出标准这么多。”嘉俊自己都吓了一跳。

在微博上,北京公共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告诉“拜客”们,国家环保部拟采用的PM2.5新标准是日均浓度限值为0.075毫克/立方米,0.153的数据,超出标准一倍有多。

当天,环保部华南环科所在网站上公布广州的颗粒物数据为0.10388毫克/立方米,同样不容乐观。

并不是只有民间组织才关注广州的空气质量。

安雪峰,环境顾问,美国人,因撰写《北京的“蓝天”掩不住健康风险》一文而为媒体所熟知。曾经在珠三角地区呆过一段时间的他,同样关注广州的空气质量。

“比如说,这是2011年12月11日早上十点,中国环境监测总站发布的广州地区PM10值,如果你有仔细观察,你会发现,在麓湖公园、花都师范和市五中的PM10明显高于其他地方监测站,广东商学院却明显低于其他监测站的平均值。”安雪峰拿出一份数据材料,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

安雪峰提供的数据来自于中国环境监测总站发布的全国重点城市空气质量发布系统,每天,他都会留意和统计该网站的数据。和华南环科所类似,这个网站主要检测全国重点城市二氧化硫、二氧化氮和可吸入颗粒物值(PM10),每小时更新一次,但数据并不提供下载,PM2.5也不在检测范围内,尽管如此,该网站的数据仍然具有参考价值。

此前,通过整理北京市环保局七个监测站的数据,安雪峰发现,北京市环保局通过调整空气监测点,获得更理想的检测数据。

据安雪峰透露,早在2008年,纽约时报就曾刊登过相关的报道,关注广州等城市的空气质量,和该报道的观点一样,安雪峰认为,广州有可能采取北京的做法,通过更换检测地点来获得更低的检测值。

除了这些非官方的研究机构,其他国家的数据也成为了大家关注的焦点。自从美国驻华大使馆在北京安装了空气检测站以后,美国在广州的总领事馆也在广州沙面增加了一个空气监测站,并在推特和微博上更新每小时的检测数据。

据美国大使馆新闻发言人包日强介绍,美国使用的检测仪器是BAM2010型细颗粒物监测仪,这是美国环境保护署认证的唯一一种在美国境内监控PM2.5浓度的颗粒物连续监测仪,也是美国环保局在本土用于检测PM2.5和PM10的仪器。

美国领事馆在广州沙面检测的PM2.5数据同样不容乐观,仅2011年12月12-28日这段时间内,检测的数据所对应的健康建议均为对敏感人群不健康和不健康。

早就具备能力

不过,正如美国驻广州领事馆发表的官方声明一样,自测只能作为衡量领事馆在沙面办公室附件的空气质量的一个指标。“该监测的目的是为了给美国领事馆人员提供健康方面的非官方的咨询。整个城市的空气质量是无法通过单一空气监测站的数据得到的。”

官方对民间自测的行动则表现出不置可否的态度。广州市环保局副局长杨柳表示,民间自行监测和发布空气质量结果没有什么明确的限制,但他对其结果的准确性和代表性提出了质疑。广州市环境监测站有关负责人更表示,个人监测的意义不大,因为灰霾并不只是PM2.5一项,而且仪器的使用、检测位置的选择、检测方法的运用都会影响最终结果。

广州绿点青年环境教育中心总干事张立凡也支持这个说法。“楼下的工地一开工,PM2.5数据自然就上升了。”张立凡与陈嘉俊亦师亦友,一个星期以来,那台PM2.5自测仪所监测的地点,就是绿点办公室的阳台。“有些时候确实数据比较低,你看,这一次才测到0.05多一点。”陈嘉俊翻看着历史数据说道。张、陈两人并不偏执,仅仅陈述自己看到的。

在创建绿点之前,张立凡是一名公务员,1997-2007年,他先后在广州荔湾区环保局做过监测工作,随后又在广州市环保宣教中心上班。十年的环保部门工作经验,张立凡知道,PM2.5不是新鲜事。

事实也的确如此,广东省环保厅环境监测中心副主任钟流举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广东省现有97个环境空气质量国控监测点,其中,广州10个、深圳8个点全部具备PM2.5监测能力。

“PM2.5一直是纳入常规监测的。我们现在看到的AQI指数,是以空气当中的最大污染类型来做代表的,比如说以前是烧煤的,二氧化硫是最严重的污染物,所以什么PM10、PM2.5、氮化物,都不是最影响指数的。后来烧煤少了,汽车尾气的问题比较突出,就变成氮氧化物污染。AQI指数的主体一直在变,只不过现在,转而变成PM2.5和臭氧为主要污染罢了。”做过空气监测工作的张立凡解释道。

“在以前,二氧化硫污染是可以毒死人的。当时二氧化硫污染严重,其中是包含着PM2.5的,说不定那时候的数字是三百四百都说不定。”张立凡直言。

这样的说法,在北京市环保局局长杜少中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得到佐证。“1998年采暖季134天,二氧化硫超标天数106天,到2010年的采暖季,只有6天超标。这意味着PM10和PM2.5都在下降,才有了今天可能研究PM2.5的问题,如果我们还在1998年以前的那个状态,那根本谈不上研究PM2.5。”杜少中说。

既然一直在监测,为何不选择公开发布数据呢?张立凡摆摆手,“是否公布,完全看环保部的规定。政府体系是个金字塔,上面让公布什么就公布什么。”

汪洋支持纳入监测

“其实我们自测空气,更多的是希望培养公众拥有独立求知的精神,倒逼政府有所作为什么的,倒没有怎么多想。”达尔问自然求知社的负责人冯永锋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拜客”的自测仪,就是达尔问提供的。自测空气的活动,达尔问一直在做,从室内甲醇到二手烟污染,这回的PM2.5自测,活动范围有北京、上海、温州、武汉、广州等地。

“我认为要和官方达成沟通,必须得民间组织自己拥有对话能力才行。”多次尝试,让冯永锋知道,政府沟通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然而这回针对PM2.5监测,官方的反应如此迅速,是他没有想到的。

“珠三角已具备监测能力的城市将及时公布PM2.5数值,目前广州深圳条件成熟。国家公布新标准之日,就是PM2.5发布之时。”2011年12月28日,钟流举在新闻发布会上如此公开表态。

话音刚落,两天后,2011年12月30日,在环保部部长周生贤主持召开的环境保护部常务会议上,审议并原则通过《环境空气质量标准》。新修订的标准调整了污染物项目及限值,PM2.5平均浓度限值便涵括在内。

公众的感受是最直观的,就连广东省委书记汪洋都公开表态,“2008年广州公布200多天的优良天气。我的感受却不一样,一天到晚感觉广州天色灰蒙蒙的。后来才知道,灰霾没有纳入到广州的空气质量监测中”。汪洋说:“PM2.5纳入监测后,对环保是个考验。一开始数据可能不好看,但是我们可以做工作,让市民可以呼吸更好的空气。”

事实也确实是如此,近年来,摆在地方政府的面前的难题,是经济效益和环保任务的冲突。空气质量指标不好看,来自环保部门的压力影响城市形象,直接影响一系列创文、创卫,城市环保考核评比排名的成绩。然而一旦进行环境治理,对当地的经济效益影响又不可避免。

同时,国内环保考核的地位正在迅猛上升,有一个细节不容忽视。2011年12月20日,在第七次全国环保大会召开当日,国务院公布《国家环境保护“十二五”规划》,首次明确将环境保护纳入地方政府政绩考核,并实行环保“一票否决”制。在此之前,中国只有计划生育等少数政策有“一票否决”的考核地位。

日益收紧的环保指标、新增的减排任务,环保部对地方政府的压力不可小觑,PM2.5掀开地方政府的新一轮环保考核挑战的序幕。

“看到像广州这样的地方政府,把环境保护放在面子问题、经济利益之前,的确很振奋人心。”马军对官方自上而下的积极举措很是感慨。

各方都在尝试改变,继广东的积极回应之后,南京也有所行动。新年首日起,南京空气质量每小时一发布,项目包括二氧化硫、氮氧化物、PM10,而公众关心的PM2.5预计在6月份发布。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最严法规、PM2.5…这些问题生态环境部都回应了
人工造雨,减霾新招?
TCL李东生:将雾霾治理纳入政绩考核
珠三角治霾成绩单:十年间PM2.5浓度从爆表到达标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