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药价”网上线狙击虚高药价

2011-12-29 02:53:54

本报记者 韩玮 发自上海

2011年的最后一个月,黄老邪(网名)的生活骤变。4个月前,他还是一家医药公司的高管,拿高薪,过生活。12月1日,他创办的“降药价网”(www.jiangyaojia.com)上线。

网站简单,犹如一本电子书,900多页,公开了14000余种常用药品的供货价和零售价,以及1300多种中药材的供货价,而这本“书”的页脚写着:给百姓一个真实的药价。

网站初建的几天,黄老邪看着窜涨的访问量很兴奋,“有这么多人看啊”,没几天,流量超过百万,服务器瘫痪了。黄老邪开始手忙脚乱,一边,网友热心,“你们是否已被封杀?”;一边,媒体渐渐涌来,“您此举的初衷是什么?是否另有目的?”;而另一边,某些制药企业致电恐吓,“马上删了我们厂的药价,否则,……”

黄老邪保持着深喉的神秘感,面对媒体,他化名“卫柏兴”,“为百姓”的谐音。他告诉时代周报,希望通过自己的举动,促进药品降价,让老百姓得到实惠。“如果你们要质疑我,我们可以面对面地对话。”

药价虚高已非秘密,过去也有医药代表等业内人士掀开过冰山一角,但就信息量以及直观的信息公开方式而言,卫柏兴是第一人。

1斤阿胶差价300元

吴晓(化名)是北京一家投资顾问公司的医药行业研究员。12月初的一天,她大清早迈进办公室就听到同事们议论不休,说的正是降药价网。

粗略浏览网页后,吴晓对几种药有了些印象,比如,净石灵胶囊(10粒×2板×2小盒),供货价为6.05元,而零售价达到128元,是前者的21倍。又如,烟酸占替诺注射液(0.3g×2ml×10支)的供货价仅1.1元,但零售价为49.9元,相差近45倍。而差价较大的是一款阿胶(500g/盒),出厂价648.2元,零售价945元。老卫概括道:“五六倍(差价)是正常;十几倍差不多;几十倍少一些;上百倍,可能也有。”

“这些信息非常详细,商品名、通用名、国药准字、生产厂家、药品规格都写得很清楚。如果它们的来源真实可靠,那么,创办人肯定花了不少心思。”在吴晓看来,大部分供货价与零售价之间呈现的差额比例具有一定的可信性。

卫柏兴告诉时代周报,被曝光的药品以中小药企产品为主,供货价即药企的对外招商价,而零售价主要为药企对产品的自主定价。

在医药公司工作时,老卫前前后后花了一年时间收集数据。“这个行业变动很块,有些药厂今天还活着,明天便可能死去或被别人收购,而且,每半年,部分药价就要调整一次,幅度接近10%—20%。所以,为了这些资料,我几乎找遍了全国的药厂,数据反反复复核了好几遍,而花费远不止媒体所说的几十万元。”

对于收集的“成果”,老卫解释道,供货价并不等同于成本价,其中包含了药厂的利润。其实,不少药厂生存不易,2块钱的药可能仅赚2毛,利润很薄。“中小药企的出厂价大多合理,但品牌药企的利润空间较大。”

至于零售价为何高企,“原因不在药厂,而在于流通,在于销售终端,但这不说明高药价与药厂没有关系,事实上,正是药厂对产品定下了高价,否则,下游流通环节无利可吃,他们便不愿卖这种药。换言之,定高价的是药厂,但赚钱的另有其人。”卫柏兴说。

浙江省某地级市三甲医院的一位药剂科主任告诉时代周报,对于老百姓而言,这个网站最大的参考价值在于供货价。买药时可以查询下这个“底价”,如果是6元,那么,你若实际花了12元,那“还好”,而若花了50元,那就“冤大了”。

用“晒病历”来监督医生

“降药价网”一夜走红后,卫柏兴这样规划它的未来:我想做成一个公益性平台,纯粹地监督药价,包括,出厂价、零售价、招标价,等等。

目前,老卫的团队12人,计划将陆续公布一部分保健品、医疗器械以及计划生育用品的价格。同时,他还在网站上设计了一个名为“晒病历”的论坛,鼓励网友上传病历,共同监督医药费用是否合理。

“譬如,一个胆结石患者晒出各项医院收费单据后,我们发现,抗生素原本一种即可,但实际用了好几种,一周一次的例行检查一两天就做一次,出厂价10元的药品卖了100多元,可以断定,这家医院和主治医生肯定存在滥收费、高收费的问题。”卫柏兴声称,打算吸收专业人才,以非实名制方式,让他们在网上实行监督、评判。

“这个点子很好。”广州迈特华制药厂总工李德生告诉时代周报,此前,其在广东省一家三甲医院药剂科任职时就曾将1000多份病历及医生用药进行过比对、研究,并试图向医生指出其中的问题,只是,“不少医生根本不予理睬”。

吴晓亦认为,晒病历的做法具有建设性意义。“在国外,很多病人的医药费都走保险。保险公司在核保时会对病人的病历、用药做细致的审核,若医生存在乱开药、高收费的问题,那么,这笔费用的责任就会落在医生身上。”

“晒病历的设想延续了保险机构核保的思路,对医生用药确实能起到监督作用。不过,我担心的是,他们能否胜任这项工作?”在吴晓看来,对医生的诊断、用药进行审核是一项专业性很强的工作,评判者的权威性以及判别标准都需要权威部门建立制度规范,而不能仅由一个网站或其背后团队决定。“短期内达到这一程度非常困难,除非背后能有国家政策、国家机构的推动。”

“公开药价、监督医生,这些本是监管机构、政府部门的职责,他们未能尽责,反而轮到行业中人代而劳之。这难道不值得悲哀?”安邦咨询医药行业研究员边晨光建议道,既然这个网站是替政府尽未尽之职,那么,有关部门能否考虑归入政府网站?

卫柏兴的期望是,在他之后,更多人能够站出来,对抗高药价。“现在,一些网友、我的同行已开始在论坛上公布他们掌握的药品价格。其实,晒药价有益于这个行业的良性发展,否则,药企因生存不易而挖空心思坑害百姓,这对中国的医药市场将是致命一击。”

政府管制推高药价

除了创办网站,卫柏兴的另一个想法是网上药店。他在微博上谈及,此后,将联合药企,引入投资,取消药品流通的中间环节,开设网上药店。不过,此言一出,引来的不是赞誉,而是质疑,晒药价实为炒作和牟利?

“假如真的有一家降了价的网上药店,大家都能吃到便宜药,为何不为我叫好呢?”老卫认为,自己开店还是为了逼迫医院、药店降低药价,让他们知道“不降价就会被市场淘汰”。只是,一两年内,他自称尚无开店的能力。

权且相信老卫的善意,但药价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以他一人之力,真能撼动坚挺的药价?

其实,“降药价网”的出现确实引发了一些震动。老卫接到的不仅有药店老板的哭诉电话,还有药厂老板的恐吓电话。“他们担心消费者看到价格真相后转买其他同类药品而影响自己的销量。”

一定程度上,这正是卫柏兴乐见的,通过消费者的压力,促使药店、医院乃至流通环节的从业者放弃一些利益,进而实现药价的部分下调。

“这对于降低药价会有一些促进作用,但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变这个问题。”上述三甲医院药剂科主任认为,问题的症结在于公立医院以药养医的机制,如果药品的利润马上砍掉,这部分收入从何补回,这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而具体来看,医院的高药价又与药品招标采购紧密相关。

“在基本药物制度推出之前,药品招标存在的诸多问题都未得到根本解决,而今,以药养医这个制度又沿用至基本药物制度,所以,两者都没有好的结果。”边晨光分析道。

“很多人把(药价高的)症结归咎为医院、药企、流通环节、地方政府,其实不然,根源在于政府制定的游戏规则。”12月20日,在“问诊三年医改”的论坛上,北京大学政策管理学院顾昕教授指出,推高药价的不是招标这一环节,而是政府对药品加成的管制。

“打个比方,如果政府规定餐馆里的啤酒只能加价15%,那么,结果如何?第一种可能,所有餐馆改卖进口啤酒,否则,1块钱的燕京啤酒加价15%就是1.15元,利润只有0.15元。第二种可能,餐馆请燕京啤酒开发商把价格定为3块,自己零售3.45元,当然,这3块也不能全让批发商赚了,餐馆还要2块钱回扣。”

而这正是医药市场的现实。在顾昕看来,解决问题非常简单。第一,政府可以规定药品的“天花板价”,即,所有公立医院的药品售价要等于各省的中标价。第二,医院可以自主采购、加价,但最高不能突破“天花板”。“如此一来,医院就会自动跟药企砍价,选择便宜的进货渠道,而病人的利益也能受到保障,吃到比现在更便宜的药。”顾昕说。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时代医药周报 | 多地开启第三批集采工作,范围扩大趋势明显
医药新股扎堆上市,平均涨幅超400%,26连板万泰生物成新股王
A股半年牛熊榜:超六成医药股股价翻倍,退市股数量创新高
时代医药周报 | 上半年医药行业涨幅居首,多方新冠肺炎疫苗研发齐突破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