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率市场化提速 股份制商行谋转型

2011-09-22 04:48:19

本报记者 李意安 发自重庆

随着我国进一步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时机的日趋成熟,进程也在不断推进。

日前于重庆召开的“2011全国股份制商业银行行长联席会议”上,包括浦发、招商、兴业、中信、光大等在内的12家股份制商业银行行长、副行长对当下经营状况进行了总结,并对未来发展进行了展望,其中,应对利率市场化的举措,成为几位行长不约而同提到的重点。

推进利率市场化

兴业银行行长李仁杰指出:“利率市场化是种必然趋势。现在看来,这种利率市场化进程可能会大大超出我们的预期。”

广发银行行长利明献也认为,同其他国家利率市场化的过程相比,中国目前正在形成或初步具备了一个条件。“以前在美国、日本、韩国等进行市场利率化时,历史背景一样,都是想金融创新摆脱管制,国内情况同样如此。现在的宏观环境条件比较成熟,要具备比较成熟的金融体系、金融工具。此外,微观层面包括资金市场,中国目前已具备这样一个条件。”

同时,利明献表示,银行主动应对利率市场化时,市场结构将发生改变。其中,存贷款利率面临资金紧缩,间接融资的成本上升,利率频繁波动相关风险也会上升。广发银行将主动应对利率市场化的改革,在未来五年提出新的战略发展规划,将零售业务和公司业务并重,加强中小企业金融业务,向零售银行转型。

“在未来的几年当中,外部环境需考虑的最大一个因素就是利率市场化。这个会改变原先的资源分配,也会改变我们在竞争方面的一些驱动因素,同时会改变客户体验。”深圳发展银行行长理查德·杰克逊说,利率市场化中有关定价方面,银行要正确理解风险和回报,在风险曲线上要非常精确地知道目前所处的位置。传统的成本收入比指标还是不够,要引入成本费用分摊的方法,“单位成本”概念的引入对于利率市场化应对非常重要。

他认为,利率市场化是目前银行面对的最大的外部变化,从而带来了客户群定位、银行定价和成本费用分摊的各方面的变化,为应对此变化,今后深发展的一大核心就是以贸易业务为中心,围绕中型企业平台开展业务,运用综合金融战略来进一步发展零售业务获取更多的零售客户。

除此以外,理查德·杰克逊还透露,深发展正在实施“主动型的资产负债管理” ,包括但不限于FTP,进行组合管理。传统银行采取的“收入成本比率”指标不够精确,面对利率市场化,深发展正在考虑引进单位成本概念,更精确了解自身处在风险成本曲线的位置,充分运用科学技术改善内控环境,提升服务质量。

道路应曲折前行

利率是资金逐利于市场的风险价格。但业内人士认为,从更宏观的层面分析,中国经济的最大风险并不完全来自于市场,很大程度也来源于行政力量的干预。面对同样的市场,政治待遇不同,风险差异迥异。

从中国的现状来看,长期的利率非市场化已造成了金融资源的配置向垄断企业和政府扶持项目倾斜,而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却难以从金融机构获得足够的信贷资金。即使这些企业愿意提供更高的利率,银行资金却因为各种原因无法流向这些企业。

事实上对于大多数民营企业而言,银行业所能给予的资金支持依然十分有限。银行虽然提供安全的低息贷款,但审批流程严格把关,客观上催生了民间借贷利率的居高不下,也为寻租空间的滋生提供了温床。

目前整个贷款市场乱象丛生,中国利率市场化改革的内生动力或源于此。

纵观我国利率市场化的历史进程,自1996年央行启动利率市场化改革以来,2003年2月,人民银行在《2002年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公布了中国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总体思路:先外币、后本币;先贷款、后存款;先长期、大额,后短期、小额。把中国利率市场化改革的目标确定为逐步建立由市场供求决定金融机构存、贷款利率水平的利率形成机制,中央银行通过运用货币政策工具调控和引导市场利率,使市场机制在金融资源配置中发挥主导作用。我国的利率市场化进程实质上分为货币市场的利率市场化、资本市场的利率市场化和金融机构存贷款的利率市场化进程。2010年底,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在一次公开会议上表示,将在“十二五”期间推进利率市场化的改革。

对应于利率的市场化,非市场化利率的典型表现即“直接信贷”。主要体现在,银行将贷款定向投放给一些企业,而这些企业往往是有着一定垄断背景的国有企业,使金融机构丧失了寻找更高收益的机会,事实上也丧失了管理信贷风险的能力。同时,直接信贷也往往是滋生腐败的温床,寻租空间开启,间接冲击法律体系,最终造成不良贷款率大幅度上升。

利率市场化争议

存款利率一旦放开,国有银行和各家股份制商行甚至城商行就被放到了同一竞争平台上,竞争优势严重下降,同时,中国经济现行的二元化结构,国有银行承担着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绝大部分贷款,这些贷款很多是基础设施和基本建设贷款,建设周期长,收益更多地体现在社会效益,它们只能承受同期基准利率水平。现在这样的贷款占国有银行贷款总量的40%-50%。若存贷款利率大幅度提高,这些项目只能停贷,形成坏账。

除此以外,业内人士也表示,存款利率一旦放开,存款大战合法化,有可能倒逼基准利率提高,推升通货膨胀。

当然,每个硬币都有两面。利率市场化的实施,因此也有利于市场资源的合理配置。在管制利率下,由于价格机制被严重扭曲,信贷资源被“低价”配置给垄断企业和政府,因此造成了信贷资源的浪费。而利率市场化的实施,则要求各市场实体面对自身实际的融资需求和成本来竞争金融机构的信贷资源,在市场充分竞争的条件下,市场资源也能被更有效率地配置,从而促进整个社会的经济发展。

而从整个货币政策的角度考虑,利率市场化也有利于货币政策的有效执行,在管制利率下,利率并不能反映经济的实际需求,因此对利率政策的调整,其作用和效果也就存在很大的疑问。而在利率市场化的条件下,货币管理当局不仅可以通过自身的政策调整来配置市场资源,更重要的是,市场也能够通过对政策的反应,来对货币当局的货币政策形成有效的反馈,如此一来,货币政策才能够被有效地执行,其政策效果也才能够被准确地评估。

利率市场化改革势在必行,但道路曲折。按照利明献给出的分析,市场利率化将会对目前银行现行盈利模式带来的冲击主要体现在三方面。首先是市场结构将发生变化,存贷款利率将全面上浮,间接融资成本上升,大客户将转向直接融资,利率频繁波动,“贷长贷大”风险上升;第二是整体利润水平将会下滑,尤其在利率市场化的初期,存贷利差将会收窄导致商业银行利润水平下滑;第三,银行对利率变动的敏感性可能不够,利率定价模式或许还较为简单,缺乏多维度的考量。

“利率市场化改革需要通过试点去摸索存款吸纳机构。”在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专家委员李稻葵看来,利率市场化改革应该寻找个别地区和若干机构进行试点,逐步放开利率管制。他认为,由于银行要为自己长期盈利负责任,因此长期来看利率市场化没有风险,但短期之内存在哪些问题,目前还无法确定。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金华银行两方案获全国城商行优秀案例奖
润丰股份:科技创新 打造可持续发展内生动力
近代银行服务升级史,智能化背后是越来越多的人性关怀
时代点金(1204):彩虹股份7连板压不住,两股东抛大额减持打压!阿里攻陷芒果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