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乱世”

2011-08-11 05:19:44
在“哀鸿遍野”的各种金融投资品中,投资者们也许乐于看到黄金的“一枝独秀”。作为一种颇受喜好的避险产品,在欧债、美债危机方炽,全球金融市场动荡不宁的形势下,黄金颇有些“乱世

本报记者 王珏磊 发自上海

8月8日,全球金价一举站上1713.20美元/盎司的纪录新高。至此,金价今年已累计上涨20.5%。即便是金银消费的传统淡季7月,今年的黄金也走出了一波耀眼的火热行情。7月18日,国际金价破1600美元/盎司。就连5月初暴跌过一轮的白银,也搭上了金价上涨的“顺风车”,价格开始回升。出于对美国经济增长和欧洲主权债务问题的担忧,投资者纷纷撤离股票等高风险资产,是推动金价上涨的重要因素。

黄金成为“乱世英雄”

在“哀鸿遍野”的各种金融投资品中,投资者们也许乐于看到黄金的“一枝独秀”。作为一种颇受喜好的避险产品,在欧债、美债危机方炽,全球金融市场动荡不宁的形势下,黄金颇有些“乱世英雄”的意味。

7月18日,国际金价破1600美元/盎司。8月8日,全球金市更迎来了“金色星期一”,在纽约商品交易所Comex分部,交投最活跃的十二月黄金期货结算价涨61.40美元,触及每盎司1713.20美元的纪录新高,涨幅3.7%。场内交易结束后,该合约一度触及每盎司1723.40美元的盘中纪录高位。每盎司黄金从1600-1700美元,仅用了20天时间。

至此,金价今年已累计上涨20.5%。而近期的上涨也是黄金始于2001年涨势的延续,目前价格已是当时的六倍有余。

受国际金价上涨影响,8月8日,上海黄金交易所黄金Au99.99收盘于每克352.64元,上涨7.69元;黄金Au(T+D)递延交易品种收盘于每克353.13元,上涨8.25元。

5月初曾一度暴跌至35美元/盎司的白银,也搭上了金子的“顺风车”。8月8日,欧市现货白银一度触及日内高点40.37美元/盎司,报收于39.81美元/盎司。而上海黄金交易所白银Ag(T+D)合约报收于每公斤8488元,比照5月6日的每公斤7914元,也已有不小的回升。

金价的快速上涨,与市场避险情绪的上升直接相关。近期颇为惊险的欧债、美债危机,显然是其导火索。吊诡的是,在目前情势下,欧债、美债危机是否解决,都是促使金价提升的利好因素。

当希腊主权债务问题仍泥足深陷时,7月5日,评级机构穆迪先是将葡萄牙的主权评级连降四级下调至Ba2。12日,穆迪再将爱尔兰评级下调至Ba1,并维持其“负面”展望。因担忧意大利成为下一个受到债务危机冲击的对象,意大利股市11日暴跌。“欧洲五猪”(葡萄牙、爱尔兰、意大利、希腊以及西班牙)不见好转的财政状况和日益临近的还债日期,让风险逐渐上升。

救还是不救,是一个问题。不救,便会提升市场避险情绪;救,最可行的措施便是“欧洲五猪”以财政紧缩计划来换取国际金融机构的资金援助,而这很可能意味着需投放更多资金,维持宽松的货币环境。显然,两种选择都是黄金价格上涨的助推器。

日前,欧洲央行决定干预债券市场,购买葡萄牙与爱尔兰债券,并表示将购买意大利和西班牙国债,同时将无限量贷款政策维持到今年年底。但令市场参与者现在担心的是,欧洲央行将扩大货币供应来为购买国债筹资。

美债面临“技术性”违约的风险,更让市场神经紧绷,其冲击可能更甚于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因为美元资产也通常被视作是避险资产之一,如果连美债都出现违约,剩下的避险资产可能只有瑞郎和黄金。

8月2日,美国提升债务上限法案获通过,让市场暂时松了一口气。但,另一种担忧又接踵而来:不能排除美联储继续购买美国国债的可能性,美联储的印钞机又会加速滚动。事实上,7月13日,美联储主席伯南克表示,不排除QE3出台的可能。尽管14日伯南克又对此说加以否认,但美国宽松的货币政策仍将持续一段时间,已成市场共识。

尽管欧债、美债危机看似暂时缓解,降低全球避险需求,但市场对流动性继续增加的担忧,仍然成为后期金价上升的强劲推动力。

“我绝对看好金子”

随着金银价格的上升,上海资深投资顾问林端方,也经历了一次转忧为喜的心理剧变。他曾经很沮丧,因为重仓投资白银期货,4月底5月初,他经历了投资的一次最低谷。其时,银价在连续上涨的狂欢季节后,迎来罕见暴跌,林端方损失惨重,整日借酒浇愁,“不知日子的滋味”。林端方是退休大学教师,40岁起研修金融,是上海第一批股民,去年初开始投资白银。原本家中日日高朋满座,皆是向林端方咨询银子投资的,4月底一下子消失无踪。

转机从6月份开始。“金价开始上涨,银子也有所回复。来找我的人又多了,到了7月,金价飙升,用上海话来说,我现在又‘吃香’了。现在到处有人找我讲课,出场费不菲。”林端方告诉记者。

现在的林端方,又是神清气爽,精神健旺,每日只睡四个小时,日子过得充实而自得。他手中的银子还没有完全解套,但他信心满满:“解套只是时间问题,银子突破50美元/盎司绝对没问题,我估计是在今年底明年初。不过,我的方向已经有转变,我现在的聚焦点是金子,绝对看好金子。”现在,林端方已经把大量的资金挹注于金子。林端方告诉记者,不少之前视银子为“明星投资品”的温州人,也开始“转战”于金子市场。最近一月间,他已连续三次被邀请赴温州作金子投资咨询。

林端方的信心确有支撑点。本报记者采访的经济学家及期货从业人士,也都对金价“淡季不淡”、大幅上扬,提出了自己的解释。

在五矿期货有限公司首席风险官张天骄看来,这说明黄金市场已成为一个全球资金都偏好的避险场所,与黄金本身的商品属性已无太大关联。

“欧美债危机是近一个多月金价大幅上行的主要推手,避险情绪蜂拥进入黄金市场。再鉴于其他风险市场缺乏赢利效应,也加大了投机资金对黄金的追捧。”成都威尔鑫投资咨询有限公司首席分析师杨易君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金瑞期货经纪有限公司分析师侯兴强则认为,“今年从四五月份开始,美国经济数据如失业数据等都比较差,市场对美国及世界经济恢复的艰难性有一种心理预期,导致市场的避险性在今年第二、第三季度就过剩了。另外,欧债和美债危机的炒作,一些评级机构在其中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这些是金价上升的直接原因。而从根本性的原因来说,从2008年的次贷危机之后,市场对黄金的热度就明显升高,把黄金作为资产配置的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这与以前相比有非常大的变化。黄金的投资需求不断增加,推动金价持续走高。”

种种因素之下,各国央行已开始大幅增持黄金储备,更令金价水涨船高。据世界黄金协会数据,今年各国政府黄金储备增加203.5吨,去年同期增量为76吨。韩国政府8月2日宣布最近购买黄金25吨,所持黄金储备达到39吨,比原来两倍还多。墨西哥、俄罗斯和泰国也是2011年迄今的重要买家。而在2010年以前的20年里,各国政府总体上是在削减黄金储备,各国央行对黄金的态度无疑经历了巨变。

事实上,在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看来,四种因素的因缘际会,合力将金价推向高点。“一是避险需求,其他的主要金融投资如政府债券之类,风险较大。二是处于通胀周期的时候,一般大家都会选择通胀的投资,黄金是一个相对较多的选择。三是投机性的因素,第四再加上各国央行增持黄金。如果这四个需求都达到高峰,就会合力把金价推高,而历史上四个因素凑在一起的机会是不多的,现在正是这么个机会。”

8月5日,标准普尔在股市收盘后将美国信用评级下调至“AA+”,在下一个开市日8月8日,全球股市遭逢“黑色星期一”,全球金市却“火上浇油”,迎来“金色”行情。“避险情绪在上周略为犹豫后,周一早间再度蜂拥入市。”杨易君称。

市场乐观看好后市

令炒银者们欣喜的是,之前暴跌过一轮的银子,似乎也搭上了金子的“顺风车”,驶入了看涨的车道。只是,涨的幅度相比金价明显“温和”。“银价提振的原因,和金子差不多,只不过在5月市场泡沫破裂后,近两个月市场主力运作的意愿不大,对买白银避险不再像5月前那么迷信,所以近两个月银价相对于金价要明显低迷。”杨易君告诉时代周报。

“贵金属的价格走势是一致的,只不过白银相对黄金投机成分更重,因此价格波动非常大。从近几个月来看,白银还是相对理性的市场。但我相信后期市场炒作的热点,还是会越来越多,随着黄金不断刷新历史新高,白银也会有新高的行情。”侯兴强认为。

对后市黄金的行情,市场普遍洋溢着一种乐观情绪。张天骄就认为,“从基本面来看,黄金能够避险,而从技术面来看,黄金没有套牢盘。现在就是历史最高点,往上怎么走都正常,而白银上面有47、48美元/盎司的价格在那儿横着,越过这条线就很费劲,上面有很多的套牢盘。而像黄金这种商品,做到高位以后,用不着特别大的力量,就能轻松把它推上去。因此,从技术上来讲,黄金要涨到哪里,我觉得都是正常的。”

也有谨慎乐观者。杨易君则认为,从近期来看,金价发生调整的可能性远大于继续上涨,故阶段性必须高度注意风险。“当然,调整只是暂时和技术性的,难以避免。欧美债危机的暂缓至少使得避险支撑缺乏延续性,在形成巨大累积获利之后,市场需要技术性修复。如果未来两周金价见到1600美元下方,我不奇怪。投资者切忌头脑发热,跟随消息面继续盲目做多。但我们仍看好中长期走势,因为欧美债危机还会出现中期反复,加上美国经济数据不理想,在这样的前提下,美联储再度推出QE3可能也难以避免,这将形成黄金中期支撑。”

独立经济学家、玫瑰石顾问公司董事谢国忠则告诉时代周报:“金价我觉得暂时会缓一缓,因为很多利好的消息都已经出来了。如果下一轮再要涨的话,要有新的利好消息出来,比如债务危机继续恶化,规模更大的通胀在西方国家出现。一般金价在涨过一轮之后,会缓一缓。”

不过,从长远来看,谢国忠认为,金价仍然会看涨,“一直延续到美国加息,我估计要到一年以后。”

QE3是否推出,已成市场热切关注的另一个焦点。目前,市场对QE3推出的预期空前强烈,也形成对金价继续上升的强大心理预期。

不过,赵锡军提醒,流动性的增加也未必能一直支撑金价。“所谓物极必反。流动性增加是为了刺激经济,当经济趋好,金价会下来,或干脆刺激不上来,陷入一个流动性的陷阱,会出现投机的因素把黄金炒高了,没有人接棒了,价格就会下来了。”

赵锡军也提醒国内“炒金者”,莫盲目跟风国际市场:“很长一段时间内,我国对货币经营是管制的,黄金的输出、入也是要经过批准的,不能自由输出、入。当然,加入WTO以后,各种各样对外开放的渠道不断增加。这决定了国内黄金的供求关系与国际并不一致,国内的金价也不完全取决于国际因素,还有我们自己的因素在。”

林端方同样建议:“中国炒家有其地域性和特殊性,不仅要关注国际经济形势、黄金行情,更要研究国内的经济形势,国内的通胀情况、投资和金融动向,也是重要的参照系。”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准千亿房企新力定调2020:销售再增20%,继续优化债务
“地主家”也没余粮了?疫情加剧全球粮食危机
政府补贴、车企官降来袭,购车黄金机会来了?
危机之下现金为王:五大巨头已囤积5700亿美元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