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大佬挂靴去 公募精英“大逃亡”

2011-08-04 07:03:28
如今基金管理公司高管的变动都成家常便饭,不禁要问,这个行业究竟发生了什么?当行业第一代人都成了铺路石,不知道该悲该喜?抑或历史使然?

本报记者 陆玲 实习生 张宝荣 发自北京

肖风终究还是走了。

至此,中国第一代老十家基金公司已有九家创业总经理挂靴而去,仅剩华夏基金总经理范勇宏还在坚守岗位。此前这个名单上有国泰陈勇胜、南方熊双文、嘉实洪磊、华安韩方河、鹏华员瑞恒、长盛张佑君、大成龙小波、富国李建国。华夏基金副总经理张后奇在其微博感慨道,“英雄已成往事!”

在公募基金行业发展到第13个年头,毫无疑问遭遇到了最严酷的瓶颈。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据时代周报记者统计,今年以来,公募基金共计出现了15家基金公司总经理变更,以66家基金公司计算占比超20%,这在公募基金13年的历史中极为罕见。

从几年前一位基金经理发生变更就能引起业界的广泛关注,到如今基金管理公司高管的变动都成家常便饭,不禁要问,这个行业究竟发生了什么?当行业第一代人都成了铺路石,不知道该悲该喜?抑或历史使然?

英雄远去:那些大佬的背影

兜兜转转近两年,每有肖风的离职传闻,博时基金总是第一时间否认。但几乎每次基金公司有大的高管变动,“肖风要离职”总是被提及。

作为博时基金的创办人,肖风是目前屈指可数仍活跃在管理一线的基金界创业元老之一。他用了13年的时间来经营这家公司,在其带领下,博时基金曾在2004年度成为国内资产管理规模排名第一的基金公司。用肖风的话,“也算对得起股东”。

肖风的辞任感言否认了奔赴私募的传闻,“只是希望能重新规划职业的后十年”。对于肖的去向,业内传言,总部杭州的万向集团有意邀请肖风加入。肖风向媒体确认,万向集团董事局主席鲁冠球的确多次邀请他,一切都在考虑中。不过,时代周报并未从博时基金处证实。

与肖风一样,此前已有许多大佬在卸任后选择了离开他们最熟悉的公募基金业。年初交银施罗德原总经理莫泰山的“奔私”是个开始。6月初,从筹备期就加入招商基金的总经理成保良离任,转投上海一家产业投资基金,又是另一个案例的开始。

据好买数据的数据显示,今年以来,这个名单上的数据达15家,分别是益民基金的祖煜、天治基金的刘珀宏、华富基金的谢庆阳、浦银安盛的刘斐、民生加银的张嘉宾、天弘基金的胡敏、金元比联的易强、万家基金的李振伟、长盛基金的陈礼华、国海富兰克林基金的金哲非、申万菱信的毛剑鸣、长城基金的关林戈、招商基金的成保良、国联安基金的许小松、银河基金总经理熊科金。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对于基金公司的总经理而言,周旋于股东之间又要面对董事会的严苛任务,压力之大难以想象,而这压力又难以转化为动力—在市场蛋糕规模基本固定的情况下,在业绩、规模的突围上,并没有一条清晰的路径可循。

对于基金高管的离职,分析认为无外乎几种原因:任期内业绩不佳,规模增长乏力,股东权力之争,公司政治。在德圣基金研究中心首席分析师江赛春看来,具体原因因人而异,但核心问题还是股东对管理层的不满意,以及公司治理的弊病。

体制之殇:绕不开的股东矛盾

不幸的是,对于肖风的离职,几种原因兼而有之。有媒体披露,其一在于与股东不和,内部公司政治严重;二是公司近两年业绩不佳,规模自2008年以来持续下滑明显,2010年该公司业绩表现行业垫底,亏损额行业最大;三是核心的投研、市场人士流失严重。

虽然肖风的离职发言否认了与股东不和的传闻。但从博时股东看,招商证券、长城资产持股占比分别为49%、25%,另外还有5家小股东,其中4家是受让了招商证券原股份。在第五届董事会5个非独董席位中,招商证券总经理杨鶤任董事长,且招商证券共占据了三席,处于绝对优势地位。

而近两年业绩不佳则很明显。博时基金管理的资产规模在业内紧随华夏基金,处于第二的位置,南方基金管理公司处于第三,但自肖风离职传闻最盛的2010年起,业绩迅速下滑,2010年底以86.27亿元的亏损居于行业倒数第一,资产规模也被南方基金超越。

此前,招商基金前总经理成保良的离职,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归因于代表股东利益的董事会掣肘太多,当然最近两年招商基金的业绩乏善可陈则是矛盾的导火索。

概而言之,高管任职期内业绩较差,无法完成董事会年初制定的目标,股东不满,矛盾产生,进而离职。这在中小型基金公司中尤其突出,如万家基金、金元比联、申万菱信等。其中,天治基金成立八年来,先后更换了四任总经理,平均每人任职都不到三年,源头即是股东与管理层的摩擦。

而对于基金公司的管理者和基金经理来说,拼命干活,受益最多的却是股东,不平衡在所难免。肖风曾多次在公开场合指出公募制度的缺陷,提出股权激励措施,但都未有进展。肖风曾言,“现在发现私募基金慢慢做成10亿、20亿、50亿的时候不仅仅是一个赚钱的事情,而且可以成为自己的事业。公募基金目前的制度设计确实很难跟他说‘这是你一辈子的事业’。”

此前,政协委员、交银施罗德副总经理谢卫提交了关于探索基金公司股权激励机制的提案,建议允许具备条件的基金从业人员参与新基金公司的发起和设立,同时对已经成立的老基金公司,可通过股权激励鼓励员工持股。但是这一政策短期内看不到任何操作的可能。目前正在进行中的《基金法》修订工作已经进入各部委征求意见阶段,也并未涉及基金公司高管持股。

行业隐痛:公募光环褪色

市场行情不好、老基金持续净赎回规模滞涨、新基金难卖陷入亏损、基金公司大佬纷纷离去,公募基金在发展至第13个年头,前方的道路越来越窄。

天相投顾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61家基金公司的资产管理总规模为2.24万亿份,比年初缩水了约500亿份。若扣除掉上半年新基金首募约1700亿份,基金业资产管理的存量半年间已锐减约2200亿份,占总量的近1/10。

一切都在说明,公募基金的光环已经褪去,基金行业对高级管理人才的吸引力,正在逐渐减退。与公募基金的冷清和边缘化相比,私募股权基金(PE)投资热度不断上升。在很多基金人士看来,二级市场的收益远远低于一级市场。“一个趋势是基金经理去私募基金,因为他们会炒股票;基金公司高管去PE,因为他们有关系。”

此前,成保良从招商基金辞职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则是认为,股权投资实际上代表了今后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紧随成保良,华商基金投资总监、华商盛世成长基金经理庄涛最近亦被证实将跳槽至中信产业基金。对于庄涛欲去PE,而非在基金圈内谋求更高的职位,华商内部人士反问时代周报记者,“你觉得这个行业还有做头吗?已经完全被边缘化了。”

在众禄基金研究中心研究员韦恩源看来,整个基金行业经过这十几年的发展,遭遇了行业瓶颈,公司规模、发展空间受到限制,经营上难以取得突破。未来五年,除了银行信贷和IPO以外,股权投资基金将成为中国第三大融资方式,个人投资者不断增加和保险、银行等机构的进入为未来PE的发展提供无限的动力和发展空间,预期未来五年中国PE规模将上升至万亿。这对基金公司高管来说,相对公募基金,PE更具吸引力。

华夏基金副总经理张后奇在微博上慨叹,那些有志于推动中国规范化发展资产管理行业的创业精英们为这个行业的奠基奉献了智慧、青春、汗水甚至生命。年轻的中国资产管理行业能否通过放松管制、实现公司治理革命而进入一个新的发展时代,拭目以待。




相关文章

肖风卸任总经理 博时否认股东内斗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刘永好:建议设立生猪产业发展母基金
日光基一天卖出150亿:基金发行再现两极分化
“链上海南”:10亿基金打造区块链产业生态
“大满贯”基金经理刘旭出击持有期模式基金 大成睿裕六个月持有期股票发行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