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亡者曾伟

2011-07-14 07:14:11
继“涉嫌行贿”之后,地产富豪曾伟的人生被刻上新的“烙印”——香港廉政公署“通缉犯”。2011年7月4日,曾伟被指弃保潜逃。“曾伟行贿案”将如何收场?其人又在何方,是继续弃保潜逃

本报记者  明鹏  发自北京

继“涉嫌行贿”之后,地产富豪曾伟的人生被刻上新的“烙印”—“通缉犯”。

因涉嫌向工银亚洲职员提供430万港元贿赂、清洗230万港元的犯罪收益,裕汇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曾伟早前被廉政公署起诉,随后获准以80万港元保释外出。7月4日,本是曾伟出庭应讯的日子,然而当天,曾伟的身影始终没有出现于香港区域法院,香港廉政公署随即决定,暂委以法官沈小民签发出手令,通缉曾伟归案。

从西南一隅转战海南岛,从银行界跨足地产圈,从北京豪宅棕榈泉到深圳湾畔的高尔夫球场……曾伟的人生一直颇具传奇色彩,然其“星光”般的人生霎时“暗淡”。2010年10月,曾伟因涉嫌行贿在香港被捕,2011年7月4日,曾伟被指弃保潜逃。

接下来的疑问是,如电影剧情“高潮”之后,“曾伟行贿案”将如何收场?其人又在何方?是继续弃保潜逃,或是归案之后择时再出“江湖”?

行贿现场被抓

2010年10月5日,内地地产开发商曾伟与中国工商银行(亚洲)有限公司公司业务部主管陈宝奎二人碰面,前者正在向后者交付某物品之际,香港廉政公署人员突然出现,将二人逮获。现场,曾伟正给予陈宝奎230万港元贿款,期望陈宝奎协助其延期支付所欠工银亚洲的到期贷款,这便是香港廉政公署为曾伟、陈宝奎等人量身定做的“轰天雷”行动。随即,与该案件有关的工银亚洲前房地产及融资部主管、现任职香港永隆银行助理总经理陈翊耀等其他4人也被拘捕。

一石激起千层浪,曾伟被捕一案,成为工商银行、中国银行和中国建设银行三大行在香港上市以来最大的一宗贿赂丑闻。据香港廉政公署2010年10月7日发布的声明称,因涉嫌贷款事宜受贿,中国工商银行(亚洲)有限公司的一名高管及另外两名人员被捕。

香港廉政公署新闻组工作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陈宝奎涉嫌收受曾伟共230万港元贿款,以让曾伟公司延期支付所欠工银亚洲的到期贷款,而该笔贷款高达20亿港元。陈翊耀涉嫌收受曾伟共200万港元贿款,作为协助曾伟向银行提出贷款申请时拟备放款建议书的报酬。据了解,该三名人员已于2010年10月7日被控以贪污、行贿及处理犯罪得益共9项罪名,并被带往东区裁判法院应讯。之后曾伟在缴纳了80万港元获准保释,而陈宝奎及陈翊耀缴纳50万港元之后获准保释。

去年11月18日,曾伟案曾第一次提堂,因控辩双方对相关法律解释存在争议,法官决定将此案押后。11月30日下午,此案在香港东区法院再次开庭,身着黑色西装、系黄色领带的曾伟出现在法庭上,这次开庭主要聚焦于曾伟向法官提出,要求第二次保释,并暂返内地。辩方律师指出,因为曾伟要出席在北京公司董事局的会议以及会见投资人。其理由是,该会议关于公司的融资计划,如果曾伟本人不出现,对公司的形象和财务会造成影响;其次,曾伟女儿在北京治疗,计划接受手术需要曾伟照顾。

然而香港廉政公署认为法官不应同意这一请求。理由是曾伟案涉及金额较大,达到20亿港元,且证据确凿,之前廉署已提交曾伟行贿时的闭路电视;此外,如果曾伟暂返内地,一旦弃保潜逃,极有可能不再返港。

辩方律师随即指出,曾伟在香港清水湾有物业,且与太太及子女在港居住15年,又成立一家高尔夫球会,大约有2000名会员,故此其逃离香港的机会非常微小。如果曾伟逃走,面临置业、名誉毁坏以及经济损失等风险,还极有可能成为社会边缘人,曾伟不会冒这么大的风险。

几度辩论之后,最终,法官当庭以家庭原因批准了曾伟请求,批准其于2010年12月19-23日期间,返回内地,但要向香港廉政公署提交航班号、内地住宿地址以及行程安排,并再度交纳80万港元的担保金。庭审后,曾伟在法院门前向媒体表示,“对香港的司法体系有信心”,但拒绝对案件作任何回复。至此,曾伟消失于公众的视线。

“祸起”烂尾楼

曾伟为何要行贿工银亚洲职员,为何要向工银亚洲贷款?又为何要延迟还款期限?知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曾伟涉案缘由正是北京的烂尾楼项目。

2006年,将朝阳公园旁边的高档楼盘“棕榈泉国际公寓”开发完毕后,曾伟在北京并无新项目上马。另一边厢,号称“京城第一烂尾楼”的瑞城中心闲置已久,该项目位于朝阳区小亮马桥48号,隶属于北京燕莎商圈,占地面积、建筑面积分别为3.27万、25.4万平方米。瑞城中心曾是北京售价最高的楼盘之一,在上世纪90年代启动,后因资金问题已搁置十余年。原本计划由一栋超5星级酒店、一栋写字楼、二栋公寓及独立俱乐部等建筑组成瑞城中心,目前仅修了一座二十多层、没有竣工的大楼。

在北京业界人士看来,并不愿意冒险插手这种年代已久的“烂尾楼”,然而被业界称为“胆识过人”的曾伟,毅然联合凤凰卫视董事局主席刘长乐组成收购联盟,于2006年10月通过收购瑞城国际有限公司接手该项目。据媒体报道,收购联盟除要支付30亿元左右的转让金,还需动用至少3亿元的资金用于项目内部改造。至今,曾伟成功接盘的原因还是个谜。

随后,曾伟和刘长乐在支付了几千万元的首付款之后,便再未有投入。在收购10个月之后,甚至有媒体担忧瑞城中心再度搁浅。事实上,曾伟正在为瑞城中心的融资问题四处奔波。

2008年1月,瑞城国际有限公司(刘长乐为公司董事长)用所持有的长青有限公司52%股权为抵押,向工银亚洲贷款20亿港元。曾伟代表瑞城公司签署相关法律文件和申报材料,工银亚洲方面签署该贷款协议的授权代表,正是陈宝奎和陈翊耀两人。

随即,瑞城中心得以复工,并更名为“北京四季中心”。然而复工背后,曾伟也涉嫌正在贿赂工银亚洲两位职员。据香港廉政公署透露,曾伟于2008年9月25日,涉嫌向陈宝奎提供一部手提电话,作为协助延迟曾伟及其公司尚欠工银亚洲贷款还款到期日的报酬;2010年10月5日,曾伟涉嫌以相同目的向陈宝奎提供一笔230万港元的贿款。

相比陈宝奎,曾伟似乎更早一步接触陈翊耀。据媒体透露,陈翊耀则被控于2007-2009年间,收受曾伟提供的葡萄酒、手表,其中2009年8月7日,陈翊耀涉嫌得到曾伟一笔200万港元的贿款,作为曾伟及其公司向工银亚洲提出贷款申请时协助拟备放款建议书的报酬。

在今年7月4日,作为曾伟行贿对象之一,陈宝奎承认了2009-2010年间,两度接受曾伟共330万港元贿款,与廉政公署指控中提及的230万港元有些出入,对此香港廉政公署新闻组工作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现在还没有确切证据表明曾伟另外向陈宝奎提供了一笔100万港元的贿款。

陈翊耀方面,则对涉嫌之事予以否认。据香港法院系统向时代周报记者发来的资料显示,7月11日、12日,香港区域法院曾两度审讯陈翊耀。而区域法院也计划7月20日执行判刑聆讯。

昨日辉煌

内地地产商在香港被通缉,曾伟并非个案,就在稍早前,中新地产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前主席郦松校因涉嫌串谋诈骗,也遭到香港廉政公署通缉;更早前还有上海地产控股有限公司前主席周正毅。然而曾伟的人生阅历绝对不逊于上述两位,其精彩程度更是堪比电影剧情。

据公开资料显示,现年48岁的曾伟祖籍是四川省,1983年毕业于重庆西南农学院农业经济系,随后进入当时的建设部。一年多后,曾伟转调四川省委,从事农村经济和农村政策研究。可是曾伟显然不满足偏安西南一隅,和那个时代有理想的年轻人一样,曾伟将目光瞄向了处于改革开发热潮中的海南。

1988年,时年26岁的曾伟从四川某单位辞职,来到了海南。20年后,曾伟曾如是描述这一段历史,“早在20年前,我从西部的内地城市到了刚刚改革开放的海南岛。湛蓝的海水、洁白的沙滩,给了我无限的遐想。我毅然放弃了内陆优厚的生活,投身于海南的改革开放热潮。这段经历改变了我的观念,我的事业从那里扬帆。”

到了海南之后,曾伟先后在省政府、省人民银行工作过。30岁之际,已成为招商银行总行行长助理的曾伟,再次作出大胆的决定。放弃这个令人羡慕的银行高管职位,下海开始从商生涯。

初涉商海,曾伟做了一家投资银行,但他的第一桶金并非来源于此,而是1996年涉足房地产而得。资料显示,曾伟于1995年在香港成立裕汇集团,旗下主要子公司包括:棕榈泉置业有限公司、深圳沙河高尔夫球会有限公司、长青有限公司、海南棕榈泉实业发展有限公司、重庆棕榈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北京茏林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裕汇投资有限公司等。

而此时,后来让曾伟名扬京城的“棕榈泉”项目也在酝酿之中。曾伟曾参观过美国棕榈泉,并为之深深震撼:“100多年前,那里是一片荒漠,现在变成了美国西部的人间天堂。沙漠变绿洲,顽石变宝石,我被深深吸引了。”

2002年,当时北京房地产市场热方兴未艾,更是罕有高档豪宅项目,曾伟全面引入的美国棕榈泉概念豪宅的北京棕榈泉国际公寓一亮相,不仅让北京地产界为之一震,全国各地的开发商也是慕名前往参观考察。

北京棕榈泉大获成功,加上之前让盈科中心“起死回生”,曾伟得以名扬业内,并于2005年及2006年获得过“中国地产十大企业家”、“北京地产十大风云人物”等奖项,算是记录了其“昨日的辉煌”。

另一边厢,曾伟也将棕榈泉这一品牌复制到重庆、成都等其他城市,其地产业务也随之铺展开来。根据官方网站介绍,这期间公司先后在内地投资发展了多个项目,业务范围涉及房地产开发、休闲度假等领域,开发的物业形态囊括公寓、别墅、酒店、高尔夫、商业、写字楼等类型,累计投资额逾80亿元。

住宅地产之余,曾伟在1995年就涉足高尔夫,并成功创立并拥有“沙河高尔夫”这一品牌。从最初9洞灯光球场及小会所的开业,到如今,由高坛巨将加利•皮亚倾情打造的27洞球场及1.2万平方米豪华会所,位于深圳湾畔的沙河高尔夫球场成为珠三角、乃至全国炙手可热的球场之一。

从上世纪80年代末离开四川,到如今成功打造棕榈泉豪宅、沙河高尔夫两大品牌,曾伟的奋斗史似乎很好地诠释了信奉的座右铭“有梦想就要去做”。然而,擅于实现梦想的曾伟弃保潜逃,下落不明。

项目销售或受影响

“行事低调、胆识过人、有战略眼光”—业界曾如是评价曾伟。事实上,无论是对于裕汇集团、抑或棕榈泉控股有限公司,曾伟都是灵魂人物。如今,弃保潜逃的曾伟,将如何规划自己的下一步?裕汇集团的方向在哪里?棕榈泉控股又将何去何从?

时代周报记者尝试就上述问题联系棕榈泉控股人士,其表示领导都不在,且这几天都非常忙,没有时间解答媒体。事实上,棕榈泉控股高层人士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公司对于曾先生所发生的事情,在没有股东授权的情况下,不进行任何表态,因为棕榈泉是非上市公司,所以也不进行任何信息披露”。

此外,棕榈泉控股有限公司也通过官网表态:“此前,曾伟先生且已辞去棕榈泉控股有限公司全部职务,并将其名下股权全部转让予第三方。曾伟先生与本公司业务已无关联。公司对于该案件的进展及其曾伟先生个人行为,并不持任何立场。”

对于曾伟一案会否波及棕榈泉控股业务的开展,其官网表示:“自从2010年10月5日香港相关机构着手调查有关案件后,目前公司及其子公司的业务经营正常,并与相关合作方及金融机构保持正常的业务往来。各项管理工作在公司管理层的领导下有序进行。”

时代周报记者就此联系棕榈泉控股北京、重庆的项目公司,其表示销售情况正常,并未受“案件”情况影响。此外,记者了解到裕汇集团旗下另一项目,沙河高尔夫球场也在正常营业之中。“通缉一事刚刚发生,无法衡量对项目销售的影响。不过,曾伟虽然已与棕榈泉控股没有任何关系了,但棕榈泉与曾伟还是有很深的渊源,曾伟一案必然会伤及棕榈泉的品牌形象,或将因此影响项目销售。”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北京地产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的确,虽然曾伟离开了棕榈泉控股,但棕榈泉控股依然有很深的曾伟“烙印”。据媒体报道,一直以来,曾伟旗下公司的管理风格带有浓厚的家族企业特点。曾伟的太太杨蓉蓉,也担任公司执行董事一职,较多参与公司管理业务;杨蓉蓉之弟杨海金,生于1976年,操盘公司北京、深圳、三亚等地业务。曾伟之弟曾刚,则主管公司在重庆、成都等地的业务。

曾伟潜逃一案对裕汇集团、棕榈泉控股的影响尚难定论,对其自身而言,必然是不利的。根据香港的司法惯例,一个刑事被告人如果在保释后违反规定不按时到法庭听讯,是很严重的违法行为,法官将会直接裁决羁押或通缉。对于曾伟而言,他即便现在返港听审,也难逃被羁押的命运。

北京市中银律师事务所律师胡功群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曾伟弃保潜逃,必然会加重判刑,是非常不明智的选择。只要曾伟抵达与香港签订了刑事司法协助条约的有关国家和地区,极有可能会被当地警力抓捕并引渡到香港;此外,大陆地区的检察、司法机关也可能根据香港方面提供的证据,依法对曾伟进行刑事调查、抓捕并起诉。

(本报记者邓全伦对此文亦有贡献)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秒光、千万验资……北上深富豪集体出手,豪宅爆卖
疫情下的全球富豪:巴菲特乐观抄底
数看2019胡润百富榜:千亿富豪广东最多!
全球财富迁移地图:去年有12000名富豪迁入澳大利亚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