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信房产12年难清算 花地湾1500亩土地搁置

2019-08-18 15:18:58

本报记者 肖素吟 发自广州

一个昔日纵横广州市甚至广东省的最大地产航母,广东省信托房产开发公司(广信房产),如今已经沦落为被剥夺自主经营权,徒有“虚名”的开发商。

然而,自“广信事件”爆发以来,母公司广东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广国投)破产清算已逾13年。但是时至今日,广信事件余震未了:在花地湾、在文德路、在荣华南,广信房产仍有许多项目至今尚未开发。

花地湾退款风波

时间,大约是1994年10月的某个夏日。广州越秀区童心路上,广信房产售楼处热闹异常,购房者纷至沓来,无不被庭中气势磅礴的沙盘所吸引—这就是占地面积将近1500亩的广信花地湾住宅区。

彼时,广信房产早已家喻户晓:广信房产、珠实集团和越秀城建,是当时广州房地产市场的“三大家”。它们都背景雄厚,资源丰富,共同主导广州房地产市场。其中,背靠广国投的广信房产更是鼎鼎大名的“最大的财主”。

在购房者中,何芳(化名)夫妇更是难掩兴奋,为此购买了花地湾紫薇苑中的一套房产,这是他们的婚房,建筑面积占69.17平方米,将在1996年12月交付使用。但是,他们万万不会想到,这竟然成为噩梦的开始。

“按照合同,广信房产应在1996年交付,但是交付时间却一再延迟。后来由于广国投破产,整个项目的建设在1998年年初彻底停了下来。直到1998年7月,广信房产跟我们协商换房或者退购房资金。因为所换房屋较为偏远,我们就选择了退款,计划重新购房,但是没想到,从我怀着女儿到现在女儿上高中,17年了,退款问题还没解决。”何芳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道。

根据双方签订的退购房款的协议书,广信房产应在当年按照总计6期/每月一期退还何芳的购房款,如果不能按期退款,自逾期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一年期贷款利率支付利息。

“1998年广信房产退了两期购房款之后,就告诉我(何芳),由于母公司破产牵连子公司,暂时不能退款。直到2010年,我接到一个匿名电话,说是可以马上退款,但是只能按照剩余退款额的60%退款。之后广信房产经办人员又称,可以申请按剩余退款额的80%退款。经过多方追讨,直至2011年年初,有关人员才答应,可以退还本金余款,但不执行利息赔偿。”何芳对此疑窦丛生,“现在房地产价格已经翻了几倍”。更何况,目前剩余款项达18万元,利息初步估算已近10万元。

“清算组给我们的政策本来就是,按剩余房款的六成退款,如按八成退款。就不是由我们公司所能决定的。”广信房产经办人员对时代周报记者坚称道。

不过,分管此类事宜的广信房产副总经理则直称,这纯系员工操作失误。他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绝对是百分之百向业主退款。广国投破产之后,由于债权人的公正公平,也许还债比例不到60%,当时确实定的是按六成还款,后来定的是八成。但是,随着土地升值以后,才决定按100%退款。如果业主要索赔利息,只能向法院起诉,由法院判决。我们才有权向上面申请,判多少我们就赔多少。”

事实上,何芳不过是在广信房产退款事件中挣扎的一员。

记者随后辗转到了花地湾紫薇苑。物管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该苑3、4、5栋由广州南雅花地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接管,即广信房产的早期合作伙伴,但是其中近1/3属于空置房,未交付使用。

“绝大多数空置房根本就不让动、不让卖,还有绝大部分未开发土地还处于停顿状态,必须保留‘整体处置’原有资产”,广信房产办公室李主任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广信房产拖累芳村发展

鲁迅说过,悲剧,就是把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其言,也无疑是芳村衰落的真实写照。

站在门可罗雀的广信房产大厅中可以看到,昔日磅礴的广信花地湾沙盘,尘埃早已褪去其光鲜色彩。

走出广州地铁一号线花地湾C或D出口,你看不到花地湾沙盘中秩序井然的住宅群,取而代之的是“广州市越和花鸟鱼艺大世界”(花鸟世界)等无数临时建筑。其中,仅花鸟世界就占地达10万平方米。

“在花地湾,你现在能看到的地铁上盖的绝大部分建筑都是我们的,临建部分,包括花鸟世界,也都是我们的。这严重影响到了整个花地湾乃至荔湾区的规划建设。如果按照当时的模型来开发,花地湾就完全不一样了。”李主任不无惋惜地谈道。

事实上,广信房产与芳村花地湾之间的渊源在广州土地出让变革史上亦有浓墨重彩的一笔。

1988年,广州市芳村区政府为筹措修筑花地大道的建设资金,将花地大道两侧1.07平方公里(约1500亩)商品住宅用地,以底价6000万元(花地大道预算建设资金)附加无偿投资建设该住宅区内市政、公共服务设施为条件招标出让。

1988年8月27日,广信房产以高出标底价3.7倍的2.808亿元竞得该地块,楼面地价仅为218元/平方米,开创了广州市土地出让“招拍挂”的先河。

按照规划,花地湾将以花地大道为中心开发高层商贸区,周边布局多层和低层的居民住宅,同时配套公园、医院、中小学和体育场等,是为芳村新中心城区,建筑面积达150万平方米,居住人口达5万-8万,并计划10年内完成。

如果这个开发规划能够完成,如今的花地湾板块足以媲美于华南板块和天河北板块。不过,就在广国投破产之际,一切都戛然而止。花地湾板块不得不沉寂至今。

“广信花地湾至今开发面积还没有达到三分之一。”李主任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道,“清算的程序是,广信房产所有项目全部停止,就算房子盖到半截,框架出来了,也得被迫停止。广州市一直没有将它作为闲置土地来处理,就是因为它特殊。”

“全世界,地铁通到哪里,哪里的土地就会大大升值。可是一号线虽然通过花地湾,但是这么多年来,花地湾还是兴旺不起来。”合富辉煌集团市场研究部首席市场分析师黎文江调侃道。

“就是由于土地还没有清算完毕,还没有盘活。由于广信房产占的土地面积比较大,对芳村的整个房地产格局的影响非常大。广信房产,已经拖累了整个芳村的发展。”他对时代周报记者解释道。

他表示,目前土地溢价幅度已经非常高,“当年的土地价格是218元/平方米,现在来说,从中铁、保利夺标的高尔夫地块来看,楼面地价已经达到7000元/平方米,而且地块区位还是比较偏僻的,远远比不上花地湾地铁上盖的土地位置好。”

值得注意的是,芳村花地湾并非个案。在文德南路的街铺闹市区,同样隐遁着广信房产的未开发资产。该地块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拆迁,至1993年,广信房产承诺5年内,1998年即可回迁。但是,原属于居住用地的拆迁地块目前仍作为商铺等临时建筑出租经营。

李主任称,“在旧城区改造上,广信房产之前负责开发两个路,一个是文德路,一个是荣华南。当时,广州市批准广信房产参与旧城区改造,首先要对老住户进行拆迁,之后再开始建设,但是这两条路的开发建设也是因为广信房产母公司的破产而停顿。”

清算12年尚无定论

“广信房产成立于20世纪80年代,是广州最早开发房地产的开发商之一。目前,包括羊城八大景、牡丹阁、红棉苑、春兰花园,都是由其开发的。广信房产开发的小区的住户已经超过40万人。”李主任谈及广信房产彼时的辉煌,脸上充满了自豪。

然而,时过境迁。广信房产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广信房产是广国投的全资子公司,所有的投资权益归广国投,跟随着广国投一样被监管。现在的状况是,广信房产没有自主经营权,没有开发权,全部由清算组来监管,等清算资产评估全部出来以后,将家底全部摸清楚了,再由高院作出裁定,决定广信房产该何去何从。”李主任表示。

广信房产副总经理进一步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道,“我们就等于是帮助破产清算组看住公司。广国投破产后,广信房产确实没有破产。当时,广信房产已经资不抵债,但是因为有点土地,后来土地升值了,房价升了,这样才没有破产。但是不让我们启动房产开发,只是让我们守住,等政府清算组推出方案来,卖给别人。”

盛衰之变,一夕之间。一个纵横广州市甚至广东省的最大地主航母,如今沦为被剥夺自主经营权,徒有“虚名”的开发商。这一切都是缘于13年前的“广信事件”。

自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后,由于经营管理混乱,广国投出现外债支付危机。1998年10月,中国人民银行决定对其实行关闭清算,但由于其负债沉疴,行政手段已无法挽回,遂决定对其实施破产。1999年 1月16日,广国投正式进入破产程序。这亦是中国首宗非银行金融机构破产案。

值得注意的是,广国投早期贷出的款项多是用于基建项目和房地产。

然而,清算至今已逾12年,始终尚无定论。广信房产人士对此颇感无可奈何。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珠三角外贸企业主求生 抵押房产证贷款150万
精装缩水、名校消失 房产消费纠纷渐涨
贝壳找房牵手浦发银行,足不出户交易房产
英国欲对海外买家加征房产印花税,莫慌!只是“洒洒水”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