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罗兆慈:南沙发展要谋定后动

2011-06-16 05:25:09

本报记者 王丽榕 发自广州

广州市南沙区正热切期盼广东省委的第二个现场会。如无意外,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将出席这个现场会,这是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汪洋向广州市委书记张广宁许下的约定。

“现场会大概在八九月举行,我们正等着汪书记给南沙送来大礼包。”6月7日,南沙区委宣传部副部长汤佐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今年,南沙区发展写入国家“十二五”规划,南沙开发上升至国家发展战略层面,但南沙将如何利用政策优势再次起飞,仍是未知数。而这个即将到来的现场会,广东省委省政府很可能将会释放相关信息。

这个新的发展契机,对南沙来说,来得并不容易。

南沙地处粤港澳几何中心,地理位置得天独厚,自1985年香港实业家、全国政协原副主席霍英东投巨资进行路桥等基础设施建设以来,南沙的发展,越来越受重视。

然而在产业发展上,南沙曾遭受重挫。2004年公布的《南沙发展规划》形成了“大工业、大物流、大交通”的发展思路。此后,南沙陆续引进了广汽丰田、中船集团、广钢集团和日本JFE钢铁株式会社合作的项目。而投资600亿元的中国与科威特合作的炼化一体化项目,在2006年也基本确定落户南沙。2009年,由于环评争议很大,中科炼化一体化项目最终搁浅。次年,广钢整体搬迁至南沙的计划又生变数,广钢最终与宝钢合作,西迁至湛江。南沙在重化工业道路上,大大受挫。

不过,很快南沙迎来了新的发展契机。2010年6月,广东省委省政府决定在南沙成立CEPA(《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先行先试综合示范区,不仅要进行粤港澳项目合作,而且要探索体制上的突破。今年初,南沙被写入国家“十二五”规划,南沙开发上升至国家发展战略层面,被赋予“深化粤港澳合作,共建中华民族共同家园”的使命。

尽管南沙已经获得很高的定位,但是一直关注南沙发展的广东省社科院研究员丁力质疑,南沙究竟要发展什么,至今仍不明确。曾参与南沙早期规划的中山大学规划学院教授袁奇峰也表示:“南沙石化和钢铁搬走之后,我至今找不出发展动力在哪里。”

从历史中曲折走来的南沙,将如何把握新的契机?未来将走向何处?如何迎战发展道路上的问题?就此,6月7日,已在南沙工作10年的南沙区区长罗兆慈接受了本报专访。

发展基调一直未变

时代周报:有言论认为,一直以来,南沙的定位摇摆不定,而这是因为政府当初制定规划时,没有与南沙的实际情况结合起来,多是政府一厢情愿的做法,作为南沙的拓荒者之一,你怎么看待这种观点?

罗兆慈:南沙大开发是2001年开始,2002年4月28 -29日,当时的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李长春同志组织省委省政府在南沙开了两天的现场会,应该说对南沙的定位、发展的思路,还是很清晰的。

那时候讲到规划先行,环保优先,项目带动,滚动发展。当时的定位是最适宜创业,最适宜居住的滨海新城。从产业来讲,是要搞四个基地:汽车基地、造纸基地、钢铁基地、石化基地。一直以来,我们都是按照“两个适宜”去做。同时也把规划做到最好,我们的规划是从国际竞赛中挑选最好的方案。

2002年,南沙的GDP是60亿元,去年GDP是485亿元,年均增长30%左右。那么我们的生态呢?刚开始,有接近100个石场,烟尘滚滚。我们停掉了,花了四五亿元,全部复绿。还有一个数字,你们可以注意,二氧化硫排放量过去最高的时候是一年2.5万多吨,现在是六七千吨。

一个是最好的规划,一个是坚持生态优先,一个是环保,所有环保不过关的企业,我们都不让它们进来。曾经,有一个江门的造纸厂,几十个亿的产值,就是因为它的排放差一点点,我们没让它过来。

在项目带动这块,我们的项目不是一般的项目,都是按照这几个基础产业,延伸产业链条。一般的劳动密集型企业,我们都不引进。有污染的企业,我们也坚决不让它进来。这几年我们引进了300多个项目,没有一个是做鞋的、做衣服的、做木板的。曾经黄埔有一个木材加工厂,说要过来,我们说木材加工厂是低附加值,没让它来。我们都是围绕汽车、造船等来延伸产业,基本上还是按照2002年4月28日所定的原则来做。

重化工受挫之后

时代周报:但是,当时规划的四大产业,两大石化和钢铁项目分别在2009年和2010年决定西迁湛江东海岛,南沙发展重化工业的思路面临重大的转折。

罗兆慈:当然,我们的发展思路、定位和规划,也要随着实践的变化而调整,我们也不是一成不变。大石化走掉了,我们就搞临港重工业,比如东方核电,生产核电设备,还有挖隧道的盾构机,很牛的,广深港隧道也是用我们的机器,还有高压输变电、造纸的机械,都在我们这里搞。而且产业链条越滚越大,比如,核电几个部分我们都引进了,核电的容器、电机、燃气轮机、还有法国的U形管—核电的发热管。

大石化没做之后,我们还是做了调整。当然,我们不去论证大石化放在南沙对不对,有人说对,有人说不对,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小谷岛的化工区,原来是配套大石化的仓储和运输,现在我们没做那么多原料化工的储运,降低了比例,转而做精细化工,还有生物医药。

毛主席讲过认识论,从认识到实践,从实践到认识,反复循环,不断深化。实际上我们对南沙的开发思路,有个基本的原则,但也随着发展不断调整。比如,我们现在搞CEPA示范区,也是充分利用南沙毗邻港澳的优点,跟香港、澳门进一步加强现代服务业的合作。

时代周报:定位在调整过程中,是否打击企业进驻南沙的信心?

罗兆慈:南沙发展,是以我为主,不是以企业为主。我是这里的管理者,进入南沙的企业一定有门槛,好多企业都想来南沙买地,但我不是囫囵吞枣,都吸纳进来。所以要以我的产业导向为主,符合了,我就鼓励你,支持你,不符合的,我们只能谢之门外。我不能因为某个企业有意见,我就放开门槛。你说石化,科威特的项目很想来,我们也谈得很好,但是省里要调整,我只能服从,科威特也只能按照我们国家的思路和政策去做。所以不存在打击的问题,它来南沙之后,我服务不好,不到位,那就是打击它。来南沙之前,你有你的选择权,我有我的选择权,我的选择是我的产业导向。

时代周报:现在CEPA先行先试示范区是南沙在大石化及钢铁项目远去之后打的重点牌,南沙每年都去香港招商,你们重点向他们推介什么?

罗兆慈:现代服务业。比如港口物流,尤其是物流发展,我们的前景非常广阔。比如进出口交易会里的东西,参展之后可以在南沙保税,其实可以把交易会的部分功能延伸到南沙,在南沙是不用打税的。也包括大宗的物流、港口、金融。

最大优势是连接港澳

时代周报: 广州现在有广州、南沙、增城三个经济技术开发区,与其他开发区相比,南沙应该怎样差异化发展?

罗兆慈:别的开发区我不好说,但是南沙有自己的保税港区,这是其他所没有的。第一,港口、物流、集装箱,是我们的优势。

第二,有港口物流之后,就有临港的现代产业,比如大型的装备运输,其他地方是不可能的。比如汽车,我有滚装码头,汽车进去很方便,其他地方也没有。

第三,我还有国家的特殊政策,比如毗邻港澳,坐车去香港、澳门都是一个小时,坐船也是一个小时,很方便。我们五点半下班去香港,七点钟就可以在那里吃晚饭。人流物流都很方便。同时,国家“十二五”规划里,讲到南沙的定位是,连接香港,服务内地的商业服务中心、科技创新中心、教育培训基地、临港产业服务配套合作区。这些他们也没有,所以我们是粤港合作的核心区域。我们觉得在南沙打造中华民族的共同家园,最有条件。

第四,南沙是科技创新中心。上星期,我们跟中科院的三个研究所签订合作协议。之前,我们跟华南理工大学和中山大学都有合作,跟香港科技大学、霍英东研究院也有合作。

所以,南沙不要急,不要忙于一般的项目,按照现在的话来说,就是要从容,谋定而后动。跟其他两个开发区相比,我们有自己的长处。

时代周报: 有人将南沙与上海浦东、天津滨海放在相同的位置,还有深圳前海,他们在国家政策层面上都比南沙先行一步,那么南沙到底应该怎样后发制人?

罗兆慈:据我所知,珠海横琴、深圳前海都纳入了国家 “十二五”规划,在国家的支持下,给予相对宽松的政策,南沙也正在做发展战略研究,请了中国社科院、国务院研究室专家。也在研究,如何在新形势下,向上级、向国家拿一些优惠的政策。

但我认为,有几点是万变不离其宗的。第一,是CEPA先行先试的示范区,是连接港澳、服务内地的结合点。前海对着香港,横琴对着澳门,面积都不大,而南沙刚好在港、澳、穗、深、珠五点的中间,背靠广州,有广州作腹地来支持,所以我觉得南沙应该是粤港澳合作很重要的地方。第二,很多香港的管理办法,一些现代服务业,金融、中介、担保都可以在南沙先行先试。包括香港的社会管理制度,都可以尝试,比如香港的消防队,一个队伍,多个功能,不仅灭火,也有抢救的功能。另外,物流、科技培训、临港工业都是发展方向。最重要的是,南沙的环境优美,人口也比较少,有人说像欧洲的小城。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股权划拨中国绿发后,鲁能“发狠”一日连夺两地
标杆诚意之作 南沙灵山岛金茂湾受追捧
潮起世界湾,悦启岛居传奇 佳兆业悦江府南沙盛放
南沙推人才购房新政 引外地客秒签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