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之灾

2011-05-12 06:42:36

哈金

过去妹妹玉琴和我常通信。信从纽约走到四川需要十几天,我一般每月写一封。玉琴结婚后经常出麻烦,但我倒不必时时都牵挂她。五年前她的婚姻开始破裂。她丈夫跟他的女上司搞起了婚外恋,回到家时常常醉得摇摇晃晃。一天夜里他狠狠地打了玉琴一顿,把她踢流产了。听了我的话,她跟丈夫离了婚。后来她就自己过,好像还舒心。我劝她再找个对象,那年她才二十六岁,但她说这一辈子再不需要男人了。玉琴能干,有一个平面设计的学位,生活也还宽裕。四年前她买了一套自己的公寓;我给她寄去了两千美元, 帮她付头款。

去年秋天她开始给我发电子邮件。 起初我好兴奋,每天夜里我俩都闲聊。我们不再通信了。我甚至都不给父母写信了,因为玉琴住得离他们很近,有事可以转告。最近她说想买辆车。我对这个想法不以为然,尽管她已经付清了房屋贷款。我们家乡是座小城市;骑自行车不用半小时就可以从这头跑到那头;她根本用不着汽车。在那边养车太贵了—汽油、保险、登记挂牌、维修、桥路收费,加在一起是一笔相当大的花销。我告诉她我没有车,虽然每天都通勤,从布鲁克林去法拉盛上班。但她坚持要买一辆,因为她大多数的朋友都有车。她写道:“我要叫那小子瞧瞧我过得多么好。”她指的是她前夫。我劝她把那人从心里抹掉,就像他根本没存在过。冷漠是最有力的蔑视。一连几星期她没再提买车的事。

不久她告诉我她通过路试了,塞给了考官五百元,还花了三千元的笔试费和驾照费。她解释:“姐姐,我必须有一辆车。昨天咱们的小侄女敏敏进城来了,开着一辆崭新的大众轿车。看见那个漂亮的德国货,我觉得万箭穿心。人人都比我过得好,我不想活了。”

我意识到她不光是想要对她前夫炫耀,还染上了全国性的汽车热。我告诉她这太荒唐,简直疯了。我知道她攒了些钱。她每年年终都拿一大笔奖金,晚上还做些自己接的活儿。可她怎么变得这么虚荣,这么固执?我劝她理智些。她却声称这不可能,因为我们家乡里“每个人”都开车。我说她不是每个人,不必跟别人学。可她不听,向我借钱,要我赶紧给她汇过去。她承认在银行里已经存了一笔款,约有八万元。

既然她那么想要车,买一辆不就得了?她回答:“你不明白,姐姐。我不能开国产车。 要是我那么做,人家会认为我寒酸,笑话我。德国车和日本车太贵了,所以我可能买一辆现代伊兰特或福特福克斯。请电汇给我一万美元。我求你了,就帮小妹一下吧!”

真是精神病。外国车在中国卖双倍的价钱。一辆福特金牛在四川要25万人民币,相当3万多美元啊。我告诉玉琴汽车不过是个交通工具,没必要那么讲究,她必须放下虚荣。当然了,我不会借给她钱,那等于牛排打狗,有去无回。于是我说不借。我目前还在付房租,必须攒足首期付款好在皇后区买个小公寓。我家那边总以为我在这里随随便便就能赚到钱。无论我怎么解释,他们都不会明白我在那家寿司店里工作得多么辛苦。我每周干七天,每天十多个小时,侍候顾客用餐。晚上十点下班时,腿都站肿了。我可能永远也攒不够买公寓的头款。我想尽早不干这活儿了,去开个小生意,自负盈亏,像一家指甲店或视频店。我必须每分每角都算计。

玉琴和我争持了两个星期。我真恨死那些电子邮件了! 每天早上一打开电脑就看见她传过来了一个,有时候三四个。我经常想算了,不读它们,但是如果真那么做了,我在班上就发慌,好像吃了什么东西要闹肚子。如果最初我假装没收到她的电子邮件就好了,那样我们就可以继续写信。我以前相信在美国你能重新确定自己跟家人那边的关系—你可以按自己的意愿重新生活。但互联网把一切都搞乱了—我家那头随时都能逮住我。他们就像住在附近。

四天前玉琴传过来这么个邮件:“姐姐,既然你拒绝帮我,我就决定自己行动。无论如何,我必须有辆车。请别怨我。下面是个网址,你应该过去看一眼。”

我上班已经晚了,就没去那个网站。一整天我不断寻思她在搞什么名堂,我的左眼皮跳个不停。她也许在乞求别人捐助。她脑袋发热,想干啥就干啥。夜里我回来打开电脑时,吓了一跳,看见她在那个人气旺盛的网站上登了一个广告。她宣布:“健康的年轻女人愿为您提供器官组织,好买一辆汽车。只要手术后我还能开车,愿出卖任何部位。请与我联系,详情洽谈。”她列下了电话号码和电子信箱。

我琢磨着她是不是在虚造声势,吓唬我。不过她是个愣头儿青,为了一辆该死的车,她可能毫不犹豫地卖掉一只肾,或一个眼角膜,或一块肝脏。我搓着额头,忍不住地骂她。

我必须赶紧行动,以防有人乘机跟她签下合同。她是我唯一的妹妹,父母没有男孩— 一旦她有个三长两短,家那边就没人来照顾老人了。如果我住在他们附近,我也许就随她闹腾去,但现在真没有什么办法对付她。

我给她写过去:“好吧,傻妹妹,我借给你一万美元。赶紧把你的广告从那个网站上撤掉。立刻就撤!”

不一会儿她就写回来:“谢谢啦!这就拿下来。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你是我唯一能依靠的人。”

我回答:“我借给你的是血汗钱。两年之内你必须还清。咱们来往的邮件我都印出了一份,别以为这笔钱你可以一笔勾销。”

她又传过来:“明白了。今夜做个甜蜜的梦吧,姐姐!” 她加上了一个笑脸的符号。

“去你的吧!”我咕哝说。

要是我能几周跟她没有联系就好了。要是我能去什么地方过段安静日子就好了。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派凡科技:用物联网助力医疗战疫
互联网保险转危为机 腾讯微保该如何向善生长
工业互联网护航新赛道 隆力奇智能化领域“全面开花”
从线下到线上:中国“互联网殡葬”服务缓慢升温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