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江市委书记陈耀光:老百姓的重大利益考验政府决策

2010-12-23 03:57:24

本报记者 韩洪刚 发自湛江

突破的地方就是争议的地方

时代周报:目前,湛江医改已经引起各界关注。你作为湛江的主政者,如何看待“湛江模式”?

陈耀光:湛江模式的本质就是,湛江在目前的社会条件下发挥政府的主导作用和商业保险特有的功能,目标是为了广大人民能够享受到快捷、方便同时又能承担得起的一个好的治病系统,同时医院的医疗和经营也同步得到发展,这是一个多赢的局面。比如医院现在的情况,一是业务量明显上去了;二是赖账基本没有了,湛江农垦中心医院以前有个追债办,现在撤了。说到底,在当前的体制制度下,我们怎样才能够充分发挥机制的作用,寻找到一种机制层面的突破,长久地、制度性地来解决老百姓的“看病难、看病贵”。

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有一个破题的过程,突破的地方就是争议的地方。很多地区都有独特的办法,我们不去议论。我们考虑的是,我们湛江这个办法能不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现在来看,我们的办法主流是好的,本质是好的。当然了,一个事物新出现的时候,不完善在所难免。但我们完全有信心能够逐步地解决它、完善它,而且这个速度不会慢。

时代周报:湛江模式的一个突破或者说核心争议,就是从医保基金中提取了资金购买了大额补助商业保险,而保险公司从中提取了利润,这一点被指违背了医保基金的管理和使用等一些规定。

陈耀光:其实,这还是邓小平说的标准问题,在什么标准下说它好,什么标准下说它不好。中国现阶段的基本特征是全面的改革,那么突破一些现行规定是难免的。全部都按部就班,哪里有创新呢?全部都循规蹈矩,那就没有改革了。我想,标准就是:第一,我们没有违反大的原则,湛江模式与新医改的大方向是一致的;第二,我们老百姓是最大的得益者,是长久的、稳定的得益者,有了这一条作底气,我们就敢扛起这个责任。

商业公司最终会有微利(现在还没有),这是天经地义的。但从政府的角度来讲,我们在管理中减少的投入,比那个微利多得多。否则,钱不是花在商业公司的利润上,而是花在人员工资和管理成本上,这个钱应该会出得更多,不是可能,是一定。

老实说,如果说我们引进商业机构是一个突破的话,其实医保的城乡一体化更具根本意义,城乡居民的待遇真正实现了统一。

可持续的关键是收支平衡

时代周报:我们了解到,目前有一个待解决的问题,保险公司查出了违规行为却不太敢罚,社保部门也不太敢罚,这还需要卫生部门的配合。

陈耀光:我们把城镇居民医保和新农合进行合并,在标准刚制订时有争论,就是由卫生部门还是社保部门来做。我认为,哪个有利就哪个做,从管理水平的角度,从政府职能分工的角度,从有利于发挥社会保险机构作用的角度,社保部门来做更具操作性,更节省成本,而卫生部门就专心致志做好医疗卫生服务。这不是说卫生部门管不好,而是说两个比较起来,社保部门管理更顺理成章。

但是,社保部门也不能孤立地去行使这个权力,因为客观上来讲,怎么规范医院的管理,包括医疗使用手段、医院的员工和领导层的积极性,都需要卫生系统的全力配合,这个问题我们过去是有薄弱的地方,接下来要大力加强。下一步我们还要进一步加强县、区这一级对医保工作的管理,不能因为市级统筹,县里就没责任。老百姓的治病、看病问题是各级政府的共同责任。

时代周报:要让湛江模式有长久生命力,或者说可持续,你觉得关键是什么?

陈耀光:这个模式,方向没问题。我觉得关键的是收支平衡,也就是保证医保基金不能穿底。这就是度的掌握。医保支付和商保赔付的比例、报销的比例应该控制住,医院各个病种的诊疗手段应该规范起来,不要小病用高手段,或者不能一个病全身检查都入账。

现在我们是能够平衡的。明年我们投入会更大一点。一般来讲,国家、省、市各级的投入都是逐年增加,或者两年左右增加一次。我们要看准一点,就是我们先不急着提高报销的比例,同时把管理抓得更细一点、更加规范化一点,我们有信心把这个事情不断完善,应该可以持续。

政府主导不是政府包办

时代周报:我们看到,在对“湛江模式”的总结提炼中,“政府主导”总是被一再强调。你是怎么理解这四个字,又是怎么去推进的?

陈耀光:政府主导说到底就是政府怎样用一个机制来实现所确立的为民、惠民思想。关键是制度的设计和建立,在实际的运行中能够让各方面的力量参与进来、发挥出积极性和各自的作用。政府主导不是政府包办,包办办不了。政府要主导的是一种机制,我们是往这个方向努力。

时代周报:我们都知道,在中国的国情下,任何一个地方的重大改革,主政者的作用都是决定性的。可以说,如果没有市委、市政府的坚决支持,湛江模式是难以想象的。

陈耀光:这个事情老实说,本身是有风险的。如果市委、市政府不是很坚定地支持的话,任何部门的领导都很难支持和推进。所以我想作为一个地方党委政府,在充分领会了中央和省政策的精神后,就应该义无反顾地推进改革。一些改革需要突破口,有了突破口以后,我们就可以举一反三。很多民生问题都可以用改革的方式来推进,否则,我们只是零碎地而不是系统地,突击性地而不是制度化地去改善民生,我们会落后这个时代。

解决问题是我们最大的愿望,我们本身也从来没想过什么湛江模式,我们就干我们的事儿。如果说湛江的医改有了一定的突破,这是一种收获的话,我认为,思想上的解放则更带根本性,它更能推进我们各方面的工作。近年来,湛江港的改革成功、湛江商业银行的改制成功等,其实激励了这个地区勇于改革。只有改革才有出路。如果我们墨守成规,湛江这个欠发达地区永远都欠发达,永远都赶不上别人。所以我们要跨越发展,思想上跨越发展,制度上跨越发展。

时代周报:你曾说过勇气很重要。改革需要胆识,在当前的格局下,胆比识可能更要紧。

陈耀光:老实说,勇气首先要有无私作基础。如果你老是想着个人的得失,永远都不会有勇气。如果你是为这个地区负责,勇气是源源不断的。我想,关键时刻才能考验一个人,老百姓的重大利益也能够考验一个党委政府的决策。一些议论等,真的不会上心头。因为我们本来也没想那么复杂,一些人想得比我们复杂得多。把简单问题复杂化,那是哲学家的课题,不是我们地方干部的事情。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医改新政连环出击 2万亿健康险市场驶上快车道
北大李玲:“全民免费医疗”制度改革时机已成熟
时代投研 | 2020医改政策趋势分析报告:三医联动顶层设计,催创新强监管并举
医改深化,中小医院将承担更多基础诊疗业务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