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改政策松绑 地产大鳄争抢盛宴

2011-01-27 06:29:39
广州城中村改造的宽松政策让各路资本闻风而动,富力在这场盛宴的争夺中拔得头筹。

本报记者 明鹏 实习生 韩祯 发自广州

按照广州市政府的规划,将争取用3-5年时间基本完成城市重点区域52个城中村的重建改造工作。

杨箕村、猎德村、琶洲村、林和村……一个个城中村改造正在探索中前行。富力只是众多热衷于广州城中村改造的开发商之一,保利、新鸿基、万科集团等地产大鳄均图谋在这场旧改盛宴中分一杯羹。

然而,旧改的一系列难题不仅让开发商望而却步,也拖慢了改造的进程。旧改仍是一道未完的命题。

旧改统一方案或将出炉

鉴于各村情况不一,城中村改造实施“一村一策”,但都以村民自愿为原则,可自行改造,广州市国土资源局新闻发言人黄文波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这意味着广州城中村改造并无统一模式可言。

2007年之前,相关部门还一直在思索着“是否允许开发商介入”这一问题。“广州曾经担心开发商半途而废,旧改变成烂尾工程”,黎文江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这是政府禁止开发商插手旧城改造的主因。自1999年,旧城改造完全由政府承担。不过从结果来看,进展缓慢。结果“一线城市中,唯独广州存在‘CBD旁边是农村’这一特殊景象”。

2007年,广州计划改造138个城中村中第一个项目,猎德村旧改启动,富力地产、合景泰富介入这一项目,这被业界视为重新对开发商敞开大门的标志性案例。“开发商垫付资金、政府出台政策、村委会协助”—猎德模式一度得到政府的推崇。

就猎德村而言,村委把一部分宅基地改为国有土地,拍卖给开发商去盖商品房,开发商则要承担整个拆迁和村民复建房工程。林和村与猎德模式类似,但已是村委自行和开发商洽谈,新鸿基除了给林和村修建复建房之外,还承诺将商品房30%的利益划归村委,政府的角色在此得以淡化。猎德桥南四村等城中村改造都不引入开发商,而是通过自筹解决改造所需的资金。

“一村一策给村里很大的自主,但也暴露了很多问题。城中村改造统一方案或将出炉。”合富辉煌首席分析师黎文江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新方案将采取每户补偿280平方米的标准,原建筑面积不够三层半的,补偿280平方米新房;建筑面积超过三层半部分,每3平方米住房补偿1平方米商铺,这样很好地解决容积率高的问题。“之前很多项目采取拆1平方米补1平方米的政策,导致开发商修建了大量多余房源。”

各路资本闻风而动

近年来,广州城中村改造的宽松政策,让各路资本闻风而动。本土房企富力在这场盛宴的争夺中拔得头筹。2007年,富力与合景泰富以46亿元将第一个城中村旧改项目猎德收归囊中。在尝及改造甜头后,富力先后于2009年6月和同和村签订协议、2011年1月挂牌取得杨箕村旧改项目。富力地产集团副总裁朱荣斌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这是富力在主城区获取稀缺土地资源的好机会。

广州另一地产巨头保利地产自然不甘缺席这场盛宴。继2009年10月成功接手琶洲村后,保利正在洽谈冼村项目,不过据业内人士透露,该项目进展缓慢,拆迁遇及很大阻力。此外,华南汽贸城、新光商业等商业公司,也在积极接洽城中村旧改项目,但都尚未敲定,或已搁浅。

外地开发商也想在“城中村项目”中分杯羹,但真正有所斩获还是港资地产巨头新鸿基。在加入猎德村项目尝到甜头之后,新鸿基独立斥资9.5亿元操刀林和村项目,并于2010年3月正式签约。

不过,城中村项目更喜欢本地开发商。以杨箕村的出让公告为例,其中就规定了竞拍者须在附近持有15万平米的物业。“外地开发商很少能满足这一条件。”黎文江说。虽然不具谈判优势,但外地开发商往往等本土企业评估好城中村的拆迁风险,做好村民和政府的公关之后,再斥巨资杀入。新鸿基就是通过这一方式斩获林和村。

旧改难题让开发商却步

早几年,开放商还对旧城改造避而远之,如今却为了争夺旧改项目各显神通。

在138个城中村当中,萧岗村、冼村等村已进入拆迁阶段,棠下村、三元里等村的旧改方案也已经出炉。棠下村村委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已有多家开发商上门洽谈旧改事宜。但真正完成土地转让的仅有杨箕、琶洲、林和等为数不多的几家,完成回迁的更只有猎德一家。黎文江认为,开发商与村委在容积率上的争议拖慢了改造的进程。

据了解,杨箕村项目回迁区域整体容积率为7.2,黎文江表示这是一个不小的数字。事实上,杨箕村多次修改过容积率,在2007年9月,广州市规划局对杨箕村的回复函中就提及6.9的毛容积率“超出了规划对周边地块住宅容积率的控制要求”。

“容积率高了,复建房会很密,村民有意见;容积率低了,开发商没有利润可言,难以完成改造目标”,黎文江表示,这是个两难的选择。

新光商业地产总经理韦振杰则认为,城中村旧改项目开发商自建部分商业比例过高,让开发商有诸多迟疑。据了解,城中村项目出让给开发商的地块,往往都规定其中一部分做商业之用。“在杨箕、琶洲、猎德等城中村项目,商业有较旺的市场需求。但在白云、海珠一些偏远的城中村,如果硬性规定做纯写字楼等项目,只会让开发商望而却步。”韦振杰说。据了解,新光商业地产就曾因三元里城中村规划方案中商业地产的占比过高,而放弃该项目。




关联文章

负债率近100% 富力执迷旧城改造

增民间话事权旧改天地宽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卖内衣的也来做地产,都市丽人“杀入”旧改,拿下东莞首宗城市更新地块
地产人四季度狂打“鸡血”,房企拼量拼价抢收“金九银十”
中指院发布《2020中国房地产品牌价值研究报告》
远洋集团获2020年金融界“金智奖”房地产企业“财务稳健奖”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