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率战:美国谁操盘

2010-10-28 02:02:38

本报记者 葛晓光  张子宇

“不要压迫人民币升值。”面对美国在汇率问题上的咄咄逼人,10月6日,中国总理温家宝在布鲁塞尔出席第六届中欧工商峰会时发出呼吁。温家宝解释说,如果人民币汇率不稳定,企业、就业、社会都会不稳定。

“温家宝总理的讲话显然是针对美国中期选举打‘中国牌’的回应。”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的张家栋教授对记者指出。

为了在中期选举中保住自己的位置,美国民主和共和两党的议员们纷纷将矛头瞄准了中国。

“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选举语言,在美国也不是头一次出现,因此不值得大惊小怪。” 张家栋认为。

香港中文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张伟华博士的观点则比较尖锐:“相比于共和党,民主党政府看起来特别针对中国。民主党一向打经济牌,指责中国人抢了美国人的工作。但其实,美国很需要中国的廉价产品,特别是低收入群体,如果沃尔玛没有来自中国的廉价商品,这部分靠救济的人日子将会非常难过,压力最终会落到美国政府身上。所以说,民主党不懂经济。”

据统计,在过去的两周内,从美国东部的纽约州到西部的加利褔尼亚州,至少已经有29名候选人推出了竞选广告,谴责对手同情中国而使美国蒙受损失。针对中国成为两党议员竞选广告攻击目标这一现象,美中商会前会长罗伯特·卡普日前在《纽约时报》的文章中感慨道:“我从没见过美国政客如此明目张胆地把中国当作出气筒。”

“在对华经济政策制定上,美国国会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议员们来自全国50个州,他们都代表着一部分选民和团体的利益,因此为了当选他们必须攻击中国的经济政策。”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刘建华教授对记者指出。

在刘教授看来,对于两党候选人来说,经济问题是今年的中期选举的一个核心问题,“候选人都要将自己打扮为选民利益的‘守护神’,否则就可能落选,这具有鲜明的美国政治特色”。

州势力掣肘白宫

美国宪法规定:国会与总统分享贸易权。因此,在这一权力格局下,国会不仅是美国贸易政策的主要决策者和主要监督者,而且也是贸易问题“政治化”的主要推动者。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刘建华教授认为,“美国的国会制度是一种以地理(以选区和州为单位)为基础的代议制度,这为产业依其所处的地理位置影响选区议员、进而影响国会政治提供了最为直接的条件。”

“在制定对华经济政策上,美国政治具有鲜明的地方特色。”刘建华表示。

美国两党政治的沧桑,导致国内“地缘政治”的深刻变化,反映了美国已故众议院议长奥尼尔(Tip O'Neill)关于美国政治的名言:“所有政治都是地方性的。”这句话的意思是美国选民的喜恶,受到地方性因素的有效制约。

共和、民主两党势力和命运消长中的强烈地域性,显示美国南部与加州及东北部之间的显著文化和经济利益差异,而不能不对奥巴马政府的内外政策产生相应的影响。

比如,从2003年起,来自东南部、东北部和靠近五大湖区中西部州的议员不断向国会提出中美贸易不平衡与人民币汇率问题的议案。其中来自纽约州的民主党参议员舒默认定人民币币值低估是其所在纽约州过去5年流失10万个制造业工作的主要原因。

2005年2月3日,舒默向参议院提出要求美政府施压人民币汇率升值的议案,随后他又与来自南卡罗来纳州的资深共和党参议员格拉姆一起,向参议院提出一项修正案,要求政府部门对中国采取强硬措施。

“支持人民币升值大多数议员都来自东北部制造业州和东南部纺织产业州。”刘建华教授对记者指出。在刘教授看来,“美国的产业地理分布格局同时也意味着一种政治权力分布格局,而这就是它们影响国会对华经济决策的权力基础。”

首先在农业问题上。中西部地广人稀的十多个州,它们主张对华自由贸易。包括生产小麦的堪萨斯、蒙大拿、北达科他、俄克拉荷马、华盛顿等州;生产大豆的伊利诺伊、爱荷华、内布拉斯加、南达科他和威斯康星等州;生产玉米的明尼苏达、印第安纳等州;生产棉花的密西西比等州。

其次是传统制造业。他们倾向于贸易保护,这些传统制造业(包括纺织业、服装业、钢铁业、铸造业、家具业等行业)主要分布在人口稠密的东北部和大湖区以及东南部的纺织区,地理上主要包括缅因、佛蒙特、纽约、康涅狄格、马里兰、宾夕法尼亚、密歇根、俄亥俄、伊利诺伊、南卡罗来纳、北卡罗来纳等州。其在参众两院(特别是在众院)均享有较农业州更大的影响力。

最后是美国的高科技产业。他们倾向于对人民币汇率施压,这些高科技产业包括飞机制造、电信、计算机、半导体等,大多分布在美国东北部-大湖区、西部和南部的多个州,包括纽约、马萨诸塞、康涅狄格、新泽西、马里兰、密歇根、宾西法尼亚、伊利诺伊、西弗吉尼亚、华盛顿、加利福尼亚、亚利桑那、得克萨斯、北卡罗来纳、南卡罗来纳、佛罗里达等州。 

选举政治玄机

“作为代议制机构,赢得连任的必要条件是关心选区和选民的利益,反映选民的要求,”张家栋向记者介绍,“密歇根、伊利诺斯、俄亥俄等因制造业的衰落,失业率飙升的地区候选人,很喜欢采用这种选举策略。”

据美国媒体报道,最近几年来,密歇根州的汽车制造业不景气,工人失业率较高,因此出生于汽车城底特律的众议员桑德·莱文便对中国大加指责。他一方面指责中国“不公平贸易”,另一方面又对中国“操纵汇率”穷追猛打。

来自东部西弗吉尼亚州、共和党人士梅纳德日前便打出一条反对众议院议员拉霍尔的竞选广告。在广告里,不仅播发亚洲音乐,还出现中国国旗。其广告语是:我们的牛仔裤甚至孩子的玩具上都标着“中国制造”。

最离谱的是来自俄亥俄州的民主党议员斯皮茨。为了打击政治对手、共和党人吉布斯,斯皮茨在竞选广告旁白中说,“吉布斯想和中国搞自由贸易,但俄亥俄州怎么办?中国偷走了俄亥俄州9.1万个就业机会”。

不过,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刘建华教授也认为,“美国产业地理格局并非一成不变,一些产业在美国产业结构调整中的变化自然影响到其在对华贸易政策上的立场及政治行动”。在刘教授看来,尽管中国无法阻止美国政客们在选举政治中“打中国牌”,但这并不表明中国对美国就“无计可施”。中国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多做“文章”,并可能由此而取得一定程度上的主动:

第一,选定若干重点州或地区,加大与它们的经贸交往密度,力争使其继续在美国会两院特别是参议院表决中支持中美贸易。

第二,继续保持和扩大与美国中西部农业州的合作,力争使其成为抵制东部贸易保护势力推动对华不利议案的阻击线。因为,美国中西部农业的外贸依存度较高,在中国有大量的出口利益。美国农业州为数众多,而中国又是农业大国,因此,做好美国农业州的工作非常重要。

第三,加大对美直接投资的力度,使中国投资当地化、选区化,扩大中美贸易的地理支持面。经过改革开放多年的发展,中国一些知名企业完全具备了“走出去”的实力。美国各州为振兴地方经济、增加就业机会,也在不断出台吸引外资的优惠政策。因此,增加对美直接投资,是经济全球化的必然趋势,也有利于重塑中国投资所在选区、所在州的两院议员的对华贸易态度。

“当然,任何事情都不可能一蹴而就,对于这种美国特色的政治,中国应该从容应对,并逐渐寻找到恰当的应对之道。”刘建华教授对记者说,“这无疑是未来中国对美外交的一个重中之重。”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4月份进口下降10.2%,出口今年首次正增长
一文看懂“汇率操纵国”:看似王炸其实作用不大
一文看懂“汇率操纵国”:看似王炸其实作用不大
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签署后,人民币汇率持续攀升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