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在满:股市的投机比投资更具有吸引力

2010-12-17 14:45:31

本报记者:明鹏

1990年11月26日,上海证券交易所成立,中国股市的序幕就此拉开。

二十年,世事变幻,二十年,沧海桑田。从“摸着石头过河”到交易监管体制不断完善,从最初的十几家上市公司到目前的近两千家,从最初的几万名股民到目前A股帐户超过1.4亿,中国股市已成为世界证券市场一个或不可缺的重要角色。

中国股市诞生的20年对于中国经济的改革意味着什么,又将催生出什么新的变革和机遇?为此,本报记者采访了品牌专家、资深媒体人、《大变局:中国股市20年》作者汪在满。

时代周报:中国股市成立20周年,成效是巨大的,您认为今后中国的股市会是怎样的?

汪在满:中国股市成立20周年,取得最大的成效就是为数以千计的企业实现了融资。总体而言对中国经济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如今已发展到超过2000只;沪深两市总市值已经超过27万亿元,在全球排名第二;两市开户数达到1.32亿户,意味着在中国每10个人之中就有1个人是股民。

理论上认为,随着经济金融全球化趋势的不断增强,资本市场的竞争力和发达程度已成为国家竞争力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与国际上相对成熟的资本市场相比,“弱冠之年”的中国股市还只是一个少不更事的“毛头小伙儿”,就如同一个人的人生需要历练一样,尽管目前有很多“成长中的烦恼”在困扰着他,但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和“阅历”的增加,他一定也会逐步成熟起来。

时代周报:中国股市20年来大起大落成为常态,您认为主要的原因是?

汪在满:这中间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我也不能做出描述。就连美国知名的财经专家和投机者伯恩哈德•巴鲁赫也说:“我已经在华尔街工作了30年,现在不得不承认,我一直都不知道股市到底是怎样运作的”。很多国民有较强的赌博心态,有人笑称“10亿人民9亿赌”,经济学家谢国忠更是认为中国股市成为穷人的赌场。现在投资渠道有限,投资股市能够带来资本的迅速升值。大涨大跌刺激很符合中国人的赌博心态。再说在股市赚的钱,其它领域很难获得同样的报酬。在股市上赚过大钱的人,一般就很难有耐心会去做实业了。

时代周报:中国股市应该怎样加强监管?

汪在满:我国股市监管是借鉴国外的,学的美国模式,还处在一个学习完善的过程中,应该说中国股市监管的完善,才走了一半的路。资本市场的监管是一个国际性的难题,你看尽管国外股市监管严格,但依然也会有很多问题发生,如安然造假事件、高盛欺诈、庞氏骗局等。20年来,中国股市走了很多弯路,怎样把市场的监管和容忍适度投机结合起来至关重要。投机是人的本性,投机有时候是充满魅力的,我认为资本市场如果没有了投机的成分,其吸引力就会大打折扣。虚拟经济的特色就是高投机性,投机的需求和投资需求是一样的,很多时候,投机的需求甚至比投资需求更具有吸引力,这就是资本市场的润滑剂的多重作用。从泡沫层面而言,股市是允许有泡沫的,没有泡沫股市就没意思了。

时代周报:很多企业家在企业上市后不愿意继续努力做实业,反而在证券市场玩起了资本的数字游戏,您是怎么看待这一现象?

汪在满:证券市场属于虚拟经济,它的魔力无穷。我研究新中国股市20年的历史发现,很多不错的实业家就是因为经不住股市的诱惑,才加速了企业的衰亡,有的企业原来发展得好好的,企业家也心无旁骛,一旦进入股市后,暴利的诱惑和虚拟经济的其它各种因素让一些企业家的心态变得浮躁起来,认为辛辛苦苦办企业不如股市的投机来得快,来得轻松,所以很多企业放下企业的经营不管了,一门心思去炒股去了,虚拟经济的数字游戏对他们有很大的吸引力。比如原活力28,康赛等,企业上市不但没起到应有的作用,相反成为了让自己衰亡的致命绳索。有的企业上市圈来了大量的钱,而不是把这些钱拿去发展实业,而是用圈来的钱去套更多的钱,有些企业上市的目的就是为了圈钱,经营者也根本没有把心思用在企业的经营管理上。目的错了结果一定是错的,很多企业就是在过渡的投机中消亡了,这种案例在新中国20年证券市场历史中不在少数。

时代周报:20年前,美国经济学家托宾曾提及在中国经济发展的过程中,银行的功能大于股市,中国更适合发展银行,而非股市?这么多年过去了,您再评价一下托宾这一观点。

汪在满:资金是企业发展的血液。银行和股市均是为企业发展提供血液的,光靠信贷融资的话远远不能满足实体经济的需求。信贷和股市不同,信贷是借,而股市是投资,两者的功能不一样,获利方式也不一样。不同的企业适合不同的融资方式,投资者也有多元化的投资需求。我觉得托宾的观点是对的,现在很多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需要资金,股市的门也没有向他们打开,银行的门也对他们是封闭的。你看银行,现在有很多的钱不敢放贷,很多企业需要资金又不能贷到款,这就构成了一对矛盾,这个矛盾已经困扰我们很久了,改革开放三十年了,国家有关部门也出台了一些扶持中小企业的政策,但这个问题至今仍然没有的得到很好的解决。创业板虽然也已经开局,但根本没不能满足市场融资的需求,很多嗷嗷待哺的、质素很不错的企业,就因为融资的问题而短命而亡,我认为这是有关部门不能忽视的问题。

时代周报:国外证券市场的交易品种远远多于国内,你是否赞成继续增加我国股市的交易品种?

汪在满:发展多层次的资本市场,一直是我们的策略,但怎么发展,还是要根据中国的国情,交易品种也要从实际情况出发,审慎地推出。本次股市经过金融危机的大震荡之后,给中国的股市敲响了一个警钟。在市场金融衍生品比较多的时候,给一些企业带来了很多的危害。中国证券市场才刚刚走过20年,股民对金融衍生品还不是非常了解,股市要以稳妥发展为主,不能盲目增加交易品种。比如股指期货和融资融券,我认为还是搞得太早了一点。创业板和中小板的推出还是非常有必要,解决了大量中小企业的融资需求。

时代周报:怎么看待大盘蓝筹股在证券市场中扮演的角色?

汪在满:大盘蓝筹股对于股市涨跌起着非常重大的作用。就目前阶段而言,运作蓝筹股需要一定的资金量,比如中国工商银行,他的盘太大了。操作大盘股获利少,尤其在中石油把中小股民坑惨了之后,很多股民谈大盘股就色变,不再在大蓝筹股上寄予希望,一般的机构投资者也不敢随便动大盘股。大盘不动,股市就会难以真正启动起来。

时代周报:2010年,创业板周岁。您认为创业板功能的发挥和局限在哪里?

汪在满:创业板出台之后,感觉不到他和中小板有什么太大的差别。创业板原本的特色应该是投资高成长性的企业,但高成长性的企业虽然收益大,但风险大、死亡率更高,所以监管层对创业板企业的审定还是十分审慎的。但这种审慎会让很多急需资金的中小企业得不到他们想要融到的资金,在这种情况下,创业板的作用和能量就难以得到充分的发挥。

时代周报:怎么看待中国股市的内幕交易?

汪在满:内幕交易是证券市场严重的舞弊行为,就好像玩扑克游戏中可以偷看底牌的作弊一样。就算是在华尔街,内幕交易经常发生,美国证券监管机构为此也是伤透脑筋。国内的内幕交易更是司空见惯,人们已经见多不怪了。前不久,国务院等几个部门联合发布一个通知,说要整顿内幕交易。但我始终认为老鼠仓、内幕交易等问题不是短期能解决的。之所以不好解决,关键是内幕交易不好取证,今后的内幕交易只能是更加隐秘,更加难以查处。

时代周报:中国股市的市盈率为什么高于国外股市?

汪在满:买股票是在买未来,中国整体经济的成长性,让投资者长期看好。市盈率高是可以容忍的,但是市盈率太高了就不合理、不正常,风险就会增加。现在很多上市企业尤其是创业板上市企业市盈率奇高,这无疑也是风险。还有,一些创业板企业募集资金严重超过募资计划额度,如果实际募集资金远远大于计划募集的资金,多募的资金没有得到合理的利用,这无疑也会增加投资者的风险。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汽车股3月涨跌榜:15家车企市值全线缩水 上汽蒸发超300亿领跌
上市车企3月市值全线缩水 上汽吉利超200亿领跌
郭英成:佳兆业会继续加大对深圳和大湾区的投资
特高压建设重启 国网投资超1800亿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