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投抽身在前GL一键清仓紧随 康辰美景难料

    大健康 > | Time Weekly - 2019-09-17 02:06:33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从公告来看,两大股东此次计划减持比例都不低,GL甚至计划“一键清仓”。而在公司层面,康辰药业长期以一款爆品打天下,依靠销售费用推动的增长能维持多久,仍是一个问号。

    时代周报记者 章遇 发自深圳

    前脚刚刚解禁,康辰药业(603590.SH)两大股东便迫不及待宣布减持。

    9月11日晚间,康辰药业披露减持公告称,公司股东GL GLEE Investment Hong Kong Limited(以下简称“GL”)拟于未来6个月内通过集中竞价、大宗交易以及协议转让方式合计减持不超过1656万股,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10.35%。

    9月12日,康辰药业跳空低开,全天走势低迷。截至当日收盘,康辰药业股价报40.40元/股,跌幅3.86%,对应总市值64.64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半个月前,8月28日晚间,康辰药业另一重要股东北京工业发展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工投”)才宣布了减持计划,拟于未来6个月内通过集中竞价和大宗交易的方式减持不超过960万股,约占总股本的6%。

    GL与北京工投计划减持的股份均为IPO前取得的原始股。截至2019年8月30日,GL持有康辰药业10.35%股份,北京工投持股9.64%,分别为康辰药业的第二、第四大股东。

    从公告来看,两大股东此次计划减持比例都不低,GL甚至计划“一键清仓”。而在公司层面,康辰药业长期以一款爆品打天下,依靠销售费用推动的增长能维持多久,仍是一个问号。

    拟减持套现10亿

    位于北京的康辰药业是一家主营血凝酶类药物的制药企业。从股权结构来看,第一大股东刘建华目前直接持股31.74%,同时通过北京普华基业投资顾问中心(有限合伙)间接持有公司6%股份。另一位创始人王锡娟通过其控制的北京沐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有10.15%的股份。刘建华与王锡娟通过直接和间接方式合计控制47.89%的股份,并通过一致行动协议安排成为康辰药业的实际控制人。

    资料显示,康辰药业脱胎于北京康辰医药,其前身可追溯至1999年刘建华与王锡娟共同创立的康辰医药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辰发展”)。早期的康辰医药所涉业务领域较为分散,在药品研发之外,还涉足药品代理、药品批发及零售业务。

    为梳理上市,康辰医药设立了康辰药业作为上市主体,并将新药研发、药品生产与销售等业务整合至康辰药业。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早在2007年康辰发展进行第二次增资扩股时,背后投资方就出现了北京工投的身影。北京工投当时共计认购和受让了约1824.31万元康辰发展的注册资本(约占16.44%)。

    GL的入股则在4年之后。2011年9月,GL以等值于7100万元人民币的美元入股康辰药业,获得后者15%股权份额。

    经过一系列股权腾挪,康辰药业于2018年8月登陆A股。作为财务投资者,GL和北京工投在上市后的持股比例分别被稀释至10.35%、9.64%。

    然而,一年限售期刚届满,两大股东便火速抛出大额减持计划,原因分别是“自身经营需要”和“企业资金需要”。按9月12日收盘价40.40元/股估算,若减持计划完成,GL和北京工投合计套现或超过10亿元。

    单一产品独撑

    目前,康辰药业仅有一个已经批准上市的产品“苏灵”(注射用尖吻蝮蛇血凝酶)。

    苏灵于2008年获得新药证书和生产批件,2009年正式上市销售,目前是国内血凝酶制剂市场唯一的国家一类新药。这一款药物撑起了康辰药业几乎全部的主营业务收入。随着市场饱和及竞争加剧,风险暴露无遗。

    事实上,尽管苏灵享有的专利保护期至2029年,但市场上并不乏竞品类药物。诺康药业的巴曲亭、兆科药业的速乐涓、奥鸿药业的邦亭等都是苏灵在血凝酶制剂市场上的竞争对手。

    从业绩表现看,康辰药业近几年的增长并不稳定。数据显示,2016―2018年,康辰药业分别实现营业收入3.46亿元、5.91亿元、10.22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20.62%、70.58%、73.08%。

    “这个收入端的增长不是真实的增长。‘两票制’在全国推开之后,大部分药企的销售模式由‘低开’转为‘高开’,与配送商的结算价格大幅提高,造成表观上的收入和毛利双升。实际上,原来由代理商承担的销售推广费用也会转移到药企这边,总体上对净利润影响不大。”9月13日,上海某私募机构医药研究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2016―2018年,康辰药业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91亿元、4.78亿元、2.63亿元。上市后首份年报净利润就大幅下滑44.88%。

    康辰药业方面称,2018年度净利润较2017年大幅下滑,主要受非经常性损益的影响。2017年3月,公司向国药股份(600511.SH)转让国药康夺49%股权,产生投资收益3.52亿元,扣除所得税后对公司当年净利润影响金额达2.86亿元。

    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影响,康辰药业近三个年度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68亿元、1.69亿元和1.88亿元,增长缓慢。

    产品销售量亦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其增长的乏力。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2015―2017年度,苏灵的销量分别为327.7万盒、263.24万盒、299.09万盒。2018年销量有所回升,实现329万盒的销量。

    今年上半年,康辰药业实现营业收入5.44亿元,同比增长11.45%;扣非归母净利润1.36亿元,同比增长38.64%。事实上,除了苏灵销量增长之外,上半年利润增长更多来自于利息收入的同比增长。

    销售费用高企

    为改变过分依赖单一产品的局面,康辰药业亦着手长线布局,抓紧新药研发。

    据2018年年报披露,目前,康辰药业的在研产品主要针对肿瘤和血液领域,包括4个境内外均未上市的抗肿瘤一类新药,以及2个血液治疗的仿制药。

    从研发进度来看,在研的4个一类新药品种里,有3个品种仍处于临床前研究或者临床Ⅰ期的早期阶段。其中,研发进展最快的项目“迪奥”(注射用盐酸洛拉曲克),正处于补充Ⅲ期临床试验的阶段。

    “做境内外都未上市的一类新药固然很有前景,但很考验企业的研发实力,不确定性很大。”前述医药研究员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越早期的项目,研发失败的风险越高。国内资本市场对临床Ⅰ期甚至Ⅱ期的项目很难给出估值,更不用说临床前的项目了。”

    作为康辰药业最重磅的在研品种,“迪奥”的研发进程走至审批关口时就遇到了挫折。

    据了解,2000年12月,康辰医药与第一军医大签订《项目转让协议书》,从第一军医大那里受让了处于临床前研究阶段的THY―110项目(即“迪奥”项目),包括该项目的科研成果及原料、制剂生产的全套技术和制备工艺等全部知识产权。

    购买上述技术成果后,康辰药业自主进行了“迪奥”的临床前研究以及随后的Ⅰ、Ⅱ、Ⅲ期临床试验。历经近14年的研发后,“迪奥”于2014年8月向原国家食药总局申报新药证书。

    然而,“迪奥”的注册申请并未直接获得核准。2016年4月,原国家食药总局的《审批意见通知件》要求康辰药业进一步补充相关临床研究。直至目前,“迪奥”仍在进行补充Ⅲ期临床试验。

    从研发费用来看,康辰药业的研发投入并不高。2017―2018年度,康辰药业的研发投入金额分别为3216.6万元、8024.75万元,占当期营收的比例仅5.45%、7.85%。2019年上半年,康辰药业的研发支出达5182.41万元,占营收的比例提升至9.53%。

    相比之下,其销售费用却居高不下。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由于“两票制”推行后销售模式调整,康辰药业的销售费用由2016年的7697.63万元激增至2018年的6.03亿元,销售费用率高达58.98%。

711.3亿美元的意向成交额、7000多位境外采购商、91万的进场人次——持续一周的第二届进博会交出了一份亮眼的成绩单。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今年前三季度共有12个省市房地产开发投资占固投比重超过全国平均占比水平(19.5%),其中上海、北京、辽宁、海南四省市占比较大,分别为56.3%、50.9%、44.8%和42.4%。

仔细翻看地方交易团的“购物车”,不难发现,众多的签约项目虽然涉及多个行业,但基本和当地主推的产业相关。进博会成为国内很多省市实现产业转型升级的新动力。

此前,国内政策对虚拟货币“挖矿”的限制较多,但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货币仍具有一定的市场前景,“挖矿”产业非但没有停止发展,反而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

国资国企改革是2019年经济体制改革的重头戏,中铁总已经打响今年国企混改第一枪。

70年来,中国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绩,居民出行方式发生巨大变化,交通运输业发展成绩斐然,在世界交通运输史上创造了举世瞩目的“中国速度”和“中国模式”。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