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州打造国际科创中心 三年规划助力弯道超车

    大湾区 > | Time Weekly - 2018-10-09 01:29:18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去年广州高新技术产品产值9000亿元,同比增长9.5%;而深圳同期数据为1.73万亿元,同比增长11.2%。

    时代周报记者 潘展虹 特约记者 陈佳慧 发自广州 

    9月21日,广州市政府发布《建设国际科技产业创新中心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下称《三年行动计划》),提出通过推动创新链、产业链、资金链、人才链深度融合,构建广州特色的创新生态系统,力争在2020年初步建成国际科技产业创新中心。

    数据显示,广州去年研发投入强度占全社会研发投入(下称R&D)2.5%,低于深圳的4.13%。广州研发投入强度在珠三角城市群中退居第四位,与天津、杭州、苏州等经济体量略低的城市也有差距。

    广州大学广州发展研究院、广州市蓝皮书研究会发布《中国广州科技创新发展报告(2018)》(下称《发展报告》),去年广州科技创新发展在专利创造保持增量提质的良好发展势头、高新技术企业连续实现爆发式增长、创新人才政策取得突破方面有亮点,但存在科技创新政策供给不足、科研投入长期性不足、创新资源整合缓慢、严重缺乏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引领性科技企业等问题。

    多名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表示,广州以商贸为主的产业机构,加上新兴产业科研成果转化较慢,或是科技创新“落后”的原因。如今,广州在努力摆脱这样的局面,通过立法保障自主创新。广州市科技创新委员会政策法规处处长陈发传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正在促进《广州市科技创新促进条例》修订工作,预计明年列入市人大立法项目。

    规模效益尚未显现

     “去年广州科技创新在专利创造提质增量、高新企业连续增长方面有明显突破。”广州大学发展研究院曾恒皋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从调研数据来看,这是广州科创的亮点,其中高新技术企业连续实现爆发式增长。《发展报告》提到,近三年广州高企数量增长迅速。2011–2014年间增长数量维持在100家左右,直到2016年开始爆发式增长,去年新增3951家,使广州高企总数达到8690家。从数据来看,广州稳坐全国第三的位置。

    这也是广州创新能力和科研力量提升的重要依据。然而,快速增长的高企数量并没有带动广州高新技术产业规模增长。“缺乏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引领性科技企业,高企规模效应还没释放。”广州大学广州发展研究院如是说。去年广州高新技术产品产值9000亿元,同比增长9.5%;而深圳同期数据为1.73万亿元,同比增长11.2%。

    高新技术力量的释放,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创新科研成果的落地转化率。去年深圳高新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重达到65.6%,东莞比重达到39%,全省同期平均水平为28.8%,而广州仅为12.2%,落后于珠三角地区。

    “广州高校和科研机构众多,在‘产学研’方面具有‘学、研’优势,但科技成果技术化或产业化并不乐观。”广州大学科研处副处长、教授马玉宏认为,广州市区域内仅高校就有82家,但在科技成果转化链条上仍存在不足。其向时代周报记者提供的《推进在穗高校和科研机构科技成果转化的思考与建议》提到,转化成果与需求之间的结构性矛盾、科研人员开展成果转化工作积极性不高、技术转移转让专业服务体系和政策支撑不完善、政府层面缺乏对“中试”环节的政策、资金扶持等问题,都是造成科技成果技术化或产业化不乐观的原因。

    以转化成果与需求之间的结构性矛盾为例,马玉宏提到,科研机构科研工作以国家科研导向和资金投入为轴心运转,科研成果基础理论研究为多,具有商业价值的应用型科研成果体量不足。此外,应用型基础研究科研导向多来自珠三角城市群或省内企业短平快解决问题的需要,即使有进入产业化、市场化技术成果,由于与本地市场需求关联度不够,也不适合在广州市转移转化。

    身处“科研圈”的工学博士黄云海跨界进入“产业圈”,对上述问题有深刻感受。“我希望将自己的研究成果能转化应用,而不是在纸上、实验室里。”

    他对时代周报记者说,近几年受利好政策影响,科研机构与企业、高校等合作开展产学研的项目不少,机构也在鼓励科研人员开展成果转化,但和他有类似想法的科研人员不多,“主要是开展成果转化工作有不少顾虑,科研成果转化时间较长就是其中之一。”转化后是否能够满足市场需求,需要一段较长时间来验证,生物医药类的验证时间更是以年为单位计算,这就使大部分科研人员却步。

    三年行动计划先行

    从近五年的研发数据来看,广州正努力成为一座创新城市。

    2017年广州地方财政科技支出经费为114.6亿元。广州R&D占比从2013年的1.83%逐步增长至2017年的2.5%。但放至珠三角范围来看,广州是排在三强之外。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年初广东省内各城市政府工作报告发现, 2017年深圳R&D超过900亿元,占GDP比例提升至4.13%,研发投入强度仅次于北京;珠海、佛山则分别以2.9%、2.7%位列第二、第三,广州、东莞均以2.5%并列第四位。

    放在全国而言,广州的数据也算不上“好看”。尤其是与一线城市北京、上海相比,其R&D均超过1100亿元,占GDP比重分别为5.7%、3.78%,位居全国研发投入强度的第一、第三。 

    广东省社科院宏观经济所研究员万陆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广州过去以重化工业为主导的传统产业结构明显,导致有限资源过多投入到资本密集型产业中,对创新投入形成挤出。如今商贸产业对科研投入要求不高,加上新兴产业的科研成果转化较慢,也是影响研发投入强度的原因。

    在《三年行动计划》中,广州决心在创建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培育科技产业创新主体和加大对外科研合作开放上发力。

    预计到2020年实现具体目标:高新技术企业超过1.2万家,科技创新企业超过20万家,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设立研发机构的比例达50%;全社会研究与试验发展(R&D)经费占地区生产总值(GDP)的比重达到3.0%,科技进步贡献率超过64%,每万人发明专利拥有量达30件以上。

    同时,立法和制度也将为创新提供保障支撑。已实施五年的《广州市科技创新促进条例》总体实施效果较好。“对广州行之有效的政策上升为地方性法规层面,经过实践取得较好效果。”陈发传对时代周报记者说。但存在部分竞争性政策门槛较高、科技创新政策缺乏与其他机构有效对接机制等问题,需进一步在政策服务精简化、政策宣传推广、R&D考核指标督导等方面优化。该条例有望明年列入立法项目。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的黄云海为化名)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科创 弯道 广州 的报道

  • ·广深科创走廊延伸至港澳 大湾区科创合作再升级(2018-08-28)
  • ·广州打造国际科创中心 三年规划助力弯道超车(2018-10-09)
  • 随着中央各部门“三定”方案(定职能、定机构、定编制)的落地,中央政府机构改革逐步深入,新一轮地方政府机构改革大幕也正式拉开。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顾云昌主张,保障房需求应由下而上申请,这一点与其他几位专家不谋而合。中央应该建设统一、公开的保障房申请制度,从申请到核实再到建设,进行精细化管理。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两件大事:其一是正式兼并中纺,其二是公布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根据央行解释,降准约将释放1.2万亿元资金,其中4500亿元用于偿还10月15日到期的中期借贷便利(MLF),此部分MLF当日不再续做,实际将释放约7500亿元增量资金。

    为防止各地“一律关停”“先停再说”等懒政、敷衍做法,实行差别化管理的大气污染治理思路,但他同时提醒严重污染企业,莫心存侥幸,一定还要按照错峰生产要求该停则停,该限则限。

    “从政策层面,政府能做的首先是兑现承诺,改革现有金融制度:开放更多的民营银行,彻底的利率市场化。其次,让地方政府各司其职,赢回民间投资者的信心。”唐大杰表示。

    南方云教育将在这次的南国书香节上为学生和家长带来一系列科技感十足的教学新工具。其中,南方云创客作为集大成者,汇聚了VR、AR、3D打印、机器人等最新技术,且已经应用至教学层面。

    据统计,2017年各级银监部门共披露2451张罚单,合计罚款26.98亿元。截至2017年年底,全国银行业理财产品存续余额29.54万亿元,同比增长1.69%。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