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战争鹰派”博尔顿被炒,谁会成为继任?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9-09-11 18:34:03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无论博尔顿是被特朗普“炒鱿鱼”还是自己主动辞职,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他离开了白宫。而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表示,下周他将会任命一位新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

    文/时代财经    刘沐轩

    随着美国总统特朗普一条推文的发布,又一名美国政府高级顾问被解雇。

    当地时间9月10日,特朗普解雇了他的第三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约翰·博尔顿。“我昨晚通知了约翰·博尔顿,白宫不再需要他的服务。我像政府中的其他人一样,强烈反对他的许多建议。因此我要求约翰辞职,他的辞呈是今天上午交给我的。我非常感谢约翰的服务。下周我将任命一位新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

    4.png

    特朗普社交媒体截图。

    随后,博尔顿公开否认了特朗普的说法,并坚称是自己主动辞职。

    3.jpg博尔顿的辞职信。

    然而,无论博尔顿是被特朗普“炒鱿鱼”还是自己主动辞职,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他离开了白宫。白宫副新闻秘书长吉德利宣称,博尔顿的副手查尔斯·库普曼将暂时代理担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直到继任者出现。

    “鹰派”坠落

    耶鲁法学院出身的博尔顿曾在里根、布什和小布什三届政府种担任要职。作为美国保守派的代表人物,他一贯奉行单边主义和强硬的外交政策,经常出言不逊。也正因为此,博尔顿的离开使得一些对其强硬外交态度反感的国家拍手称快。

    委内瑞拉工业部长Tareck El Aissami在社交媒体上称:“历史真相已经战胜了战争的恶魔!未来是我们的!”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消息,伊朗政府发言人阿里·拉比埃11日在社交媒体上评论博尔顿辞职:“几个月前约翰·博尔顿曾信誓旦旦地说,伊朗在3个月内将不复存在。我们至今仍在,而他走了。”

    拉比埃称,随着战争和经济恐怖主义的最大支持者被免职,白宫在了解伊朗真实情况方面遇到的阻碍将会减少。而就在正式宣布解雇博尔顿前的几个小时,特朗普在白宫向记者透露,愿意与伊朗总统鲁哈尼会面。

    随着9月24日联合国大会的日益临近,特朗普的外交环境依旧面临着严峻的挑战,而美国国家安全小组高层人物之间的关系也高度紧张。这导致由约翰·博尔顿领导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工作人员与其他美国政府部门之间存在着严重的脱节。

    CNN在5月份的报道就曾透露,博尔顿与美国国务卿麦克·蓬佩奥之间已经发生了长达数月的摩擦,并在5月变得更为糟糕。据三位消息人士表示,博尔顿和蓬佩奥当时很少在正式会议之外的场合发言,在那一段时间里没有相互交谈。

    “我从来没有感到惊讶。”美国国务卿蓬佩尔周二(9月10日)在发布会上被问及博尔顿被免职时说道。

    特朗普和博尔顿的组合似乎从一开始就是一个不稳定的关系。博尔顿因在乔治·W·布什政府时期大力支持美国向伊拉克发动战争而家喻户晓,但特朗普此前曾公开表示反对伊拉克战争。

    在朝核问题上,博尔顿主张采取军事手段先发制人,不断批评特朗普的和解策略。2019年5月26日,博尔顿向媒体谴责朝鲜的导弹试验违反了联合国安理会决议。而特朗普随即在社交媒体上表示,“朝鲜发射的一些小型武器似乎扰乱了一些人,但不是我。”

    在伊朗问题上,博尔顿也一贯强硬。2019年6月,博尔顿支持美国对伊朗发动空袭,以报复美国一架无人侦察机被击落,而特朗普否决并取消了这一行动。

    而在阿富汗问题上,据CNN援引知情人士消息,博尔顿和特朗普曾就是否在戴维营接待塔利班领导人的问题上产生激烈争论,博尔顿坚决不肯让步。

    “花”落谁家?

    值得注意的是,在任时长将近一年半的博尔顿已经是特朗普上台以来,做得最久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

    迈克尔·弗林是第一个成为特朗普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然而不到一个月,便因为被曝出与俄罗斯有关的争议事件后辞职,随后由约瑟夫·基斯·凯洛格(Keith Kellogg)代理这一职位。在凯洛格代理这一职位的一个月零两天后,特朗普任命赫伯特·雷蒙德·麦克马斯特(Herbert Raymond McMaster)为第二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

    但麦克马斯特的任期也没多长,他自2017年3月15日上任,而特朗普于2018年3月22日在“推特”上说:“我开心地宣布,约翰·博尔顿将是我的新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2018年4月9日生效。”任期约一年零一个月。

    在这样的情况下,谁将会成为特朗普的第四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对此,CNN整理并列举了10名候选人。

    undefined布莱恩·胡克(Brian Hook),美国驻伊朗问题特别代表和国务卿蓬佩尔的高级政策顾问

    胡克是前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的班底成员,当蓬佩奥接任时,他仍然是该团队的重要一员。据CNN报道,他最近与白宫高级顾问、特朗普女婿的贾里德·库什纳一同前往中东旅行,并在白宫受到好评。

    undefined

    瑞奇·瓦德尔(Ricky Waddell),美国陆军后备军少将

    瓦德尔曾担任特朗普副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一年,白宫正在讨论瓦德尔作为替代博尔顿的选择。沃德尔去年离开政府,与特朗普前参谋长约翰·凯利关系密切。

    undefined

    史蒂夫·比根(Steve Biegun),美国驻朝鲜问题特别代表

    据消息人士称,比根也在被考虑担任下一任副国务卿,他与蓬佩奥关系良好,并且在与朝鲜谈话中的表现以及他在福特汽车公司担任执行官的背景,给特朗普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罗伯·布莱尔(Rob Blair),白宫代理参谋长米克·马尔瓦尼的国家安全顾问

    一位政府官员表示,布莱尔可能是最受欢迎的,因为他得到了马尔瓦尼的支持。

    格雷内尔=0.jpg理查德·格雷内尔(Richard Grenell),美国驻德国大使

    格雷内尔表达了他对这项工作感兴趣。由于格雷内尔是博尔顿的盟友,这可能因此成为他晋升的障碍,但他的大使工作被白宫认可。

    Pete Hoekstra.jpg

    皮特·胡克斯特拉(Pete Hoekstra),美国驻荷兰大使

    胡克斯特拉在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工作了七年,并被视为一名经验丰富的官员。特朗普上个月被问及他时说:“我非常喜欢皮特·胡克斯特拉,他现在在荷兰做得很棒。”

    基斯.jpg

    基斯·凯洛格(Keith Kellogg),副总统迈克·彭斯的国家安全顾问

    凯洛格是一名退休的陆军中将,此前曾任代理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在白宫内部讨论期间,他的名字也被提及作为候选人。

    Macgregor_Douglas.jpg

    道格拉斯·麦格雷戈(Douglas Macgregor),退役美国陆军上校

    麦格雷戈经常出现在福克斯新闻上讨论国家安全问题。他最近公开敦促特朗普退出阿富汗。消息人士透露,白宫也讨论过他。

    Jack Keane.jpg

    杰克·基恩(Jack Keane),退役四星上将

    基恩经常在国家安全问题上“非正式地”向总统提出建议,包括与塔利班的谈判。虽然他的名字已经出现在白宫官员的讨论中,但熟悉基恩的人表示,基恩可能不会接受这份工作。

    Fred-Fleitz.jpg

    弗雷德• 弗莱茨(Fred Fleitz),博尔顿的参谋长

    作为博尔顿的参谋长,弗里茨也是人选之一。周二,在博尔顿宣布离职前不久,他在椭圆形办公室向总统发了一张自己的照片。但他与博尔顿的密切关系可能会导致他从名单中被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美国 外交 博尔顿 特朗普 的报道

  • ·中国轮胎巨头出走美利坚,国内制造业优势不再?(2017-09-25)
  • ·联大再次通过决议,要求美国解除对古巴封锁(2017-11-02)
  • ·叙利亚加入“巴黎协定”,美国成孤家寡人(2017-11-10)
  • ·特朗普首次投下安理会否决票,搅乱中东一锅粥(2017-12-19)
  • ·美国众议院现超级乌龙,税改草案需要二度投票(2017-12-20)
  • ·四大障碍难清除,美国政府面临关门危机!(2018-01-18)
  • ·美债正在被抛弃?中国减持126亿美元(2018-01-18)
  • ·遭美国背叛,土耳其对叙利亚库尔德控制区开战(2018-01-24)
  • ·打响新年贸易战第一枪?特朗普拟征高额进口关税(2018-01-24)
  • ·去年涉华贸易救济调查案件75起 数量和金额双双下降(2018-01-25)
  • 周小川口中的Libra,就是6月18日社交媒体Facebook正式发布的加密数字货币,项目一经推出便引起全球热议。有人将Libra视作是一种超主权货币,也有人认为,Libra会重塑国际货币金融体系。

    中央预算支持是普惠养老、城企联动的政策重点。蒋洪卫:“与试行方案相比,此次发布文件最鲜明的特点就是中央预算内投资对普惠养老的支出力度进一步加大。”

    农业部公布数据显示,7月份400个监测县生猪存栏环比减9.4%,同比降32.2%,全国规模以上生猪定点屠宰企业屠宰量1730.34万头,环比减1.6%,同比降11.3%。

    “十四五”时期,我国经济发展进入高质量发展的关键时期,将更多追求质量和效益,特别是追求创新驱动、市场驱动的增长。

    在董登新看来,职业年金覆盖范围有限,企业年金才是“第二支柱”主体,只有企业年金继续扩面增量,才能做大做强“第二支柱”。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市场准入负面清单(2019年版)》在保持原有框架的基础上,进一步缩短了清单长度、减少了管理措施、优化了清单结构,既确保了清单的稳定性和连续性,又增强了清单的科学性和规范性。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